御气封天

点击 武侠仙侠 |作者:醉橘子| 正版 | [收藏]

御气封天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离国九年,呼啸回乡却逢国破山河,他暗恋多年的女子被敌掳走,从此踏上几经付出性命的追寻之路。期间却落入一座诡异离奇的太玄残墓中……

无人知晓残墓中存有什么,而他却被卷入一阵巨大的阴谋旋涡之中,此间陪他的只有一个离奇古怪的妖物,还有那不知何处而来的女子。

生逢乱世,国将不国。修行巅峰,拳头硬狠,才是唯一道理!我风一戈必定聚气巅峰,御气封天!竭吾一生之全力,护吾一世之爱人!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一章 呼啸沧桑

北徐国都,龙阳。

天色阴沉,大地不时传来马蹄轰鸣的震动。从城外涌进的汉子们站在古香古色的龙阳城街边一角,注视着众多跑动匆忙,神色慌乱的百姓。这些百姓身份各异,年龄性别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向城外疯跑去。

“吁”

风一戈勒住缰绳,自灵兽赤炎宝驹上纵身一跃稳稳落在青石路上。嘴角泛起一抹弧度,双眼充满热泪的注视着眼前景象。

“他娘了个球!这九年的光景真慢,家里变化真大!”风一戈吐了口唾沫笑道。同时紧了紧身上那已经泛黄的白狼毛袄,将那如铁块般的肌肉隐藏起来,又挠了挠似鸡窝般乱蓬蓬的头发。伸出满是伤痕和老茧的手掌轻轻拍了拍面前的赤炎宝驹朗声道:“谢了伙计。去吧,找你主子去。”

那浑身泛着赤炎金光的宝驹嗷的一声立起前面双蹄,似乎听懂了风一戈的话语。随即马蹄落定,绝尘而去。

“真是他娘的上好灵兽,从那回来三千里的路程竟半月就到了。”风一戈望着赤炎宝驹感叹道,“要不是老三的宝贝,老子就不还了。”

一边自顾自说着,一边打量着街上跑动的行人。

“老哥,你们这是要跑哪去啊?莫不成昨夜在自家婆娘的肚皮上折腾没够,还有力气?”风一戈顺手拉住了一个神色慌张似逃难的中年男子,笑着问道。

“快逃命吧。听说东盛国已经打到龙阳了,大家都忙着逃命呢!”男子吓的脸色蜡黄。

风一戈心头一紧:“北徐的士兵呢?”

“那群王八早在两天前就逃走了!”男子无奈道,同时挣脱风一戈的大手逃走了。

听闻此言,风一戈眉头一皱。自己十三岁走的那年,北徐国国力昌盛,在五国也是强大至极,怎么九年后这样衰败了?

事情紧急,他也来不及多想,紧紧握住怀中之物,猛地一个闪身凭着记忆火速奔往那个地方

可当他没跑出去几步后便愣在了原地,猛地一拍脑袋,暗骂道:“娘的,老子忘道了!”

九年光景,龙阳城的变化很大,早就不是那个他印象中的样子。如今想不起来道路也很正常。

轰隆隆

就在风一戈停下脚步的那一刻,一阵轰鸣来袭,大地震动不已。定睛观去,只见龙阳城门已被打开,随着两扇大门轰倒在地的那一刻,城外涌现出无数身着赤红色战甲的骑兵,杀气腾腾的高举利器冲进龙阳城。

不用想,这是东盛国的先遣士兵。这些凶神恶煞的士兵冲进龙阳后见人就杀,他们的长枪十分犀利,一枪下去就会有一个带着血窟窿的龙阳百姓倒下。一时间,鲜血满地,横尸遍野。而面对这样强大的敌人,北徐国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求求你不要杀我!”一位年近六十的老者跪下苦苦哀求。

可那东盛国士兵如同没见到这幕一般,将长枪缓缓收起,慢条斯理的从身背后抽出长刀,瞳孔猛地一紧,手起刀落。顿时将那老者头颅砍飞,鲜血如柱般猛地喷出,老者死尸倒地。而那东盛士兵做完这一切则是轻蔑的一笑,冲进人群继续大死杀戮!

“男的杀光,女人抢走!让兄弟们拿这些贱民开开荤!”一个身着高等战甲的东盛国统领喝道。

此言过后,东盛国士兵更加嚣张,见人就杀。更有甚者,竟将屠戮龙阳的百姓作为乐趣,几个手持利器的士兵竟围住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不断戏弄,最终女子身中数刀,一命呜呼。

“操!”风一戈双眸怒火大冒,拳脚飞起,瞬间将这个东盛士兵打翻在地,常人在他那如铁的拳头下占不到几分便宜。而后不知他从何处抄起一把钢枪,嗡的一声朝着那刚才说话的统领猛地投掷过去。试问天下间那个热血男儿在见到家乡人被这般残忍的杀害后没有丝毫举动?更何况是风一戈这样思乡数倍的血性汉子呢?

那东盛统领见这危险的一幕后欲要快速逃离,但发觉无法离开后便惊慌失措的喝道。“道长!救我!”

“无量天尊!”

就在钢枪快要接触到那统领鼻尖的紧急时刻,天空之上突然响起一声呼号,紧接着风一戈便感到漫天的邪恶蓝色气息,还未等看清,胸口剧烈一震,随即便如同千斤坠般狠狠的砸在了地上,直将青砖石路砸出一个巨大深坑。

“操!”风一戈强行稳住身形,擦了擦角嘴溢出的血渍,双眸冷冷的打量着面前这道士。

此道士约莫四十岁,身材瘦弱,身着一件胸前绣着紫线的金色道袍,头戴九梁道冠,脸色深紫,带有雀斑,鹰凖般双眸,满嘴碎芝麻粒牙齿。此时面带着冷冷的笑意注视着风一戈,语气中没有丝毫感情的说道:“凡人,快快离去,道爷饶你不死。”

嗡!凭空而起的爆裂风动,只见那道人浑身邪蓝光芒大涨,顷刻间便如同一个浑身邪灵的恶徒欲要将风一戈吞噬。

风一戈欲要强行反抗这种压制,但空气中始终有一股强大的压力使得他无法挣脱。

“这就是修行界的实力吗?”风一戈心道,“蓝色气息?莫不成这道人是贤仙的等级?”

嗡!又是一阵鸣响,那道人瞬间将浑身的蓝色气息收敛,与此同时风一戈遇到的压制也消失不见。他知道,那道人方才是在给自己示威,他也知道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可一但自己离去,她怎么办呢?

“看拳!”想到这一层,风一戈那微曲着的双腿猛然爆发,双拳如风的冲了出去,只取道人面门。那九年的经历,令风一戈的战斗方式早就形成,不出手则已,一但出手就是杀招!

虽然知道身为凡人的自己和那修行界的道士实力悬殊,可他还是要奋力一搏。目的无他,只为告诉北徐的百姓,北徐还是有血腥的汉子。

此举虽成为了东盛国眼中钉肉中刺。可他自问不后悔,在这乱世中,对于这样软弱的城民,始终要有人为他们打一剂强心针的!

可风一戈的拳风尚未递至道人面前,便被道人的强大实力碾压下去。道人全身上下被一团妖异的邪蓝色气息笼罩,单手轻轻一挥,风一戈便如同断线的风筝般飞出城外,再次起身时已不见那道人身影

嘭!

一阵响声,大地泥土被震的四飞。风一戈躺在地上强行动了动手脚,双眸怒火大起:“一条腿断了,估计肋骨也折了几根。”凡人在修行界人的手中好似这空气中浮动的尘土一般渺小。

强行忍住浑身传来的疼痛,一瘸一拐的向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但愿小尘没事”一路上风一戈都在喃喃自语。

满龙阳城的人都在慌忙不迭出城逃命,可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满脸是血,一瘸一拐的汉子正在向着龙阳城中间位置进军,双眸闪过异常坚定的光芒。

“大姐,蓝家现在搬到哪里了?”路途上,风一戈拦住一个妇人问道。

“蓝家?北徐首富的那个蓝家?”妇人见到面前这个汉子点点头后接着说道,“就在前面,可能都死了。”

什么?!

这个消息重重的轰击在风一戈心头,过了好半晌他才重新反应过来。无论如何,定要找到她!心中想着,风一戈继续前往蓝家的方位。

约莫行进十几里,果然见到了蓝家的宅子。比起九年前,蓝家更加气派了,门口两棵古槐冲天,宛如两尊气势威严的守护神,气派的朱红色大门,更加彰显出这个家族的地位。想来也是,身为北徐首富的蓝氏家族这样的宅院不知有多少,这只是其中的沧海一粟罢了。可风一戈注视着那朱红大门上溅落的血渍时,心头猛地一沉,而那抹鲜血在他的眼中也愈发诡异刺眼起来。

“贱民!”还没等风一戈进入蓝府。蓝府中便闪出一男子。这男子正是刚刚险些被他杀死的东盛国统领,他也是杀人无数的主,可自从见到眼前这个沧桑汉子双眸的寒意后,心头没来由的一慌。

这个眼神,这种满身冰冷的气势

只有那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才有!

“万法始一,上清无情!太上大道君急急如意令!”统领身后,方才那道人再次出现。符咒随身形落下。双眸射出一阵寒光,一手成掌,一手又捏决,顿时那邪蓝气息又笼罩在他的手掌,和先前的气息无二,只是那邪蓝气息更加浓烈!

道人猛地出手,对着风一戈的面门同时打出掌法和那决印,犀利无比!

嘭嘭嘭!

无数游走在空中的风丝被瞬间凝聚,犹如一枚枚核弹一般,在风一戈身上瞬间爆炸。他再次被轰倒在地,满身的鲜血,那泛黄的白狼皮袄也被顿时浸染成狰狞的血红色。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修行界和普通人之间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这便是实力的强大差距!

就在那道人欲要前来取他性命的同时,风一戈怀中猛地响起烈响,紧接着只见他满身被一种银色的游丝浮动着,银丝汇聚,顷刻之间便被这种温和的银色光芒包围。这光芒圣洁无比,令外界邪恶不容亵渎。

“嗷!”受到这银光的冲击,道人猛地发出一阵凄厉惨叫,紧接着在空中摇身一变,身形扩大数倍,竟幻化成了一个三丈开外长的黑色蜈蚣,那黑蜈蚣狰狞摇头,好似地狱前来的恶灵,欲将风一戈碾杀

第二章 地现异象

满眼杀气的注视着那巨型黑色蜈蚣,风一戈眼中除了杀气,还有些许不甘。

不行!不能让小尘自己承受这一切的危险!

紧咬钢牙,猛地一个鲤鱼打挺,风一戈站了起来,双拳紧攥,铁青色的脸上尽是杀气。纵使知道自己这般乃是飞蛾扑火,纵使已觉出这次凶多吉少,风一戈却已然坚定的站在那里。原因无他,只因自己是带把儿的,就不能让女人受到伤害。

轰隆隆!

就在两人对持期间,大地猛地响起一阵强烈的震动,继而凭空卷起无数飞扬的尘土,顷刻间将这本就浑浊的大地弄得更加激荡。那响声愈来愈烈,甚至将蓝府门口的两棵冲天古槐震倒在地,威力慑人!

“什么”风一戈感到脚下猛地一颤,下一刻竟然自他脚下区域裂开一个直径足有三丈宽的巨大深坑,感受着深坑中返上来的阵阵阴寒之气,和一道道闪耀着妖异紫光的风一戈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体好像被一个巨大磁场吸了进去,不能自拔!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东盛统领和那黑蜈蚣愣住了,待到黑蜈蚣反应过来幻化成人形后,那道巨大深坑已经消失不见,又恢复到刚才那平静的样子,好似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

“无德道长?”那东盛统领抹掉额头冷汗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无德道人擦擦嘴角的血渍,面色惨白道:“盛成将军,那小子怀中之物实在过于犀利,竟能逼出贫道的真身,此人必诛之!至于刚才那大坑,贫道也不知,待到日后贫道恢复法力再做定夺。”

盛成点头,他也知道这无德道长身受重创,而后双目露出凶光,大喝一声:“来人!给我倾尽兵力,追杀那小子!”

无德道人点点头:“带上那女子,我们尽快离开这里。”他体内的真气已经全部紊乱,现在能够做出这样清晰的判断思路已然实属不易,全靠着几千年的修为护体。

话分两头,风一戈被那巨大深坑吸进去后便昏了过去,他被无德道人高尚的道法所伤,能够撑到现在除了本身的体质强大外,那就只能靠对思念之人的毅力。

而昏迷着的风一戈此时正缓缓下落,半个时辰后,他才平稳落地。并未受到什么坠落的重击,只因在落地的一瞬间,坑中那道紫光幻化成一双大手掌将其稳稳的接住,放到地上。

戌时

数道银光好似缥缈的细烟般从风一戈的怀中飘散出来,不一会竟幻化成人的形状,继而幻化成人类少女的模样。那少女缓缓从地上站起,凝脂玉般的小手不停的拍着鼓鼓的胸脯,脸上一阵惊魂未定:“咿呀,真是吓死了,不知道这个大叔怎么想的,一个凡人竟会和修行中人动手。”

而后不知她想起了什么,少女神色骤然一变,提起那可爱的小鼻子,神色有些凶恶,捻着裙边,缓缓来到还在昏迷之中的风一戈身边,蹲下身子试探他的鼻息。而后小鼻子猛地一提:“哼!竟然还活着,这可恶的杀人凶手!”

少女越想越气,猛地抓起散落在地上的一块石头,欲要朝风一戈头上砸去。

“小尘”

“嗯?”少女听闻风一戈的呢喃,缓缓停下动作,仔细的注视着他,心道:他到底要救什么人?刚才战斗时候的样子真是

“你是谁?”这时候风一戈已经睁开双眼,有气无力的问道。注视着眼前这个少女。大约十六七的样子,身着一袭古香古色的淡红色长裙,生的的雪白肌肤、唇红齿白、眸如星辰,一袭乌黑秀发更显其恬静的美感。真是如同画上走下来的仙子一般美丽。

“你是狐妖?”风一戈心头一紧,同时紧了紧怀中之物,这东西可是自己最后的资本,这九年都是为了获得它,可不能被狐妖得到。早年间就听老人说过,修行多年的狐妖会幻化成美貌女子的样子,每当夜晚勾取男子精元,没想到自己这次遇上了。

那少女气鼓鼓撅着嘴:“你才是狐妖呢!我叫云然一!”小丫头目光瞥了风一戈怀中一眼,露出一丝落寞,却也没有说什么。

“人?”风一戈有些愣住了,“人怎么会生的这般漂亮?”

天下女子都爱美,云然一听闻风一戈夸赞自己,顿时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一双眼睛如同弯弯的月牙,双颊的酒窝更显其可爱。

“是你救了我?”风一戈继续问道,想起了那时在蓝府门口,自己被一道巨大的银色光芒护住身体,故此有这一问。

“当然咯,本姑娘可是”云然一扬起小手得意的说道。

“谁让你救我的!”风一戈顿时坐起身子打断了她的话语,可浑身传来的疼痛让他呲牙咧嘴,不过硬是没吭一声,只是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本想着能够救出思念之人,或是陪着她被那道人杀死,共赴黄泉。

此生不能保护思念之人,便要和她一同离去,黄泉地府再好生照顾。这便是风一戈的想法,可是很显然,他的这个想法已经被眼前的救命恩人打破了。

云然一眼中的泪花顿时落了下来,又气又委屈道:“就不该救你!你这忘恩负义之人!”说着便将小脑袋别在一处,不再理会他。

风一戈见不得女孩子落泪,刚刚自己的态度实在有些不好,于是强忍住浑身的疼痛,小声道:“对不起,我态度有些不好。”他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就连道歉也是声如蚊子一般。

“听不见!”云然一的小丫头性子上来了。可是过了半晌见到风一戈依旧没说话,心中不禁着急了:这笨蛋就不能再说一句吗?只要再说一句,我就原谅他了,可就当云然一侧耳倾听的那一刻,她愣住了。

只听闻地面上的龙阳城中惨叫声不绝于耳,且是充斥着东盛国士兵的奸笑,还有那燃烧尸体是发出的刺耳响声。那些哀嚎声在这片污浊的大地上盘旋回环,久久不能散去,好似那地狱的冤魂在叫苦一般。

而云然一注意到,那躺在地上的风一戈紧紧攥着拳头,喃喃自语:“生逢乱世,果然还是拳头狠才是硬道理!”两行热泪自这个铁铸的汉子眼中流出

“大大叔”云然一小心翼翼的用凝脂小手扯了扯风一戈的衣角。

风一戈躺在地上,呆呆的看向四周的一片黑暗,喃喃道:“我是不是特别没用?”一想到龙阳城中的百姓死于非难,他的心中便如同刀割。自幼孤儿的他,十三岁那年便离开家乡,城中也无任何亲人,但他心中依旧不舒服。特别是想到自己无法救出那朝思暮想之人,这种失落令他更有一种丢失三魂七魄的感觉。

“谁说的!”云然一生性善良,不想让他从此颓废便仰怒道,“大叔你是最厉害的,特别是一个凡人面对修行人的时候,很威风的!”

“是吗?”风一戈看着满眼热忱的云然一接着问道,“难道修行真的可以使人变得那般强大吗?”

“当然了!”小丫头扒着那肉呼呼的小手,摇头晃脑的如数家珍,“话说盘古大地开天地后,天地孕育出阴阳两级,而阴阳又幻化出‘金木水火土’五行,而五行又衍生出无数的细小分支,被后人分为不同品阶,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修行属根’。对了大叔,你是什么属根的?”

云然一话语刚出口,就感到不妙。心中懊恼道:怎么这样笨呢!修行界现在就是大叔心中的一块病痛,他不是修行中人,自然不知晓自身是何属性。

“丫头,我今年二十二了,修行还来得吗?”风一戈嘴角有了一丝笑模样,好似一个虚心求教的孩童般。可是双眸中那燃烧的怒火和坚定却令云然一心中一惊。

“当然了!”云然一有些心虚的说道。其实,任谁都知道在他们生存的这浩荡神州上,修行界高手都是自幼修行,因为孩童的骨骼、灵气尚未定性,最适合发展,这些人往往在二十多岁都已经法术小成。而像风一戈这种二十多岁才打算修行的还真是万中无一。

“无妨,你不必好心安慰我。”风一戈心中一暖,而后道,“纵使二十二岁修行,我也能弄出成绩,给老子个机会,他娘的,能把天捅破了!”

云然一被风一戈这种气势惊住了,过了良久了扑哧一笑:“得了吧大叔,别吹牛了。”可心中却是暗定,要帮助眼前这个看似落魄的大叔。

风一戈看透小丫头的意思,微微一笑也不点透。只是躺在冰冷的地上仔细的打探着这深坑下面的环境。四周除了微微拂来的彻骨寒风别无其他。

“丫头,你的家人呢?从哪来的?”风一戈百无聊赖下开口问道。

听闻此言,云然一心中一凛,双眸的精光猛地一暗:“我没有家人”心中那怒火再次升起,心道:你还好意思问,好不容易有个伙伴,还被你杀死了!

可是当她想起风一戈为了所思念之人,面对强敌不退一步的时候,云然一又不忍狠心了。纠结了好久,最终她决定还是不告诉风一戈这个秘密。

嗷嗷

就在风一戈刚想说话的时候,在这一片漆黑的环境中竟然爆发出声声诡异猛兽的呼声。听那呼声,欲要撕裂人心一般

(新书期,力求大家鲜花收藏,您的举手之劳,会增添橘子很大动力。橘子拜谢!)

第三章 上古疑墓

第三更,求鲜花,收藏。橘子拜谢大家。嘿嘿)

“大叔那是什么声音?”云然一捻着裙边有些惊慌的问道。

“应该是某种大型野兽。”风一戈也坐了起来,在那九年中已经让他锻炼出一种鹰凖般的警觉。一但遇到情况便会条件反射般的出现。随手拉起云然一,双眸紧紧的盯着那远方的呼声。

可是停滞了半晌后,那黑暗中的猛兽呼声却也没有了响声。风一戈有些摸不着头脑,回想起刚刚那道突然升起,保护自己的银光,以及事后出现的这个巨大深坑,还有刚才那声野兽的呼啸,这一切是巧合,还是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虽然一切都尚未发生危险,但风一戈心中始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感觉要出什么大事。

“去前面看看,我们不能总困在这里。”风一戈说着便将怀中的火折子掏出来点燃。而后只身挡在云然一身前,欲要向前走去。

嗡!

就在风一戈点燃火折子的一瞬间,四周突然亮了起来,顿时将那沉寂的黑暗驱散开来。二人定睛观瞧,只见他们二人的左右都是厚重的巨石城墙,城墙之上分配着一排排的石制灯架,那照亮黑暗的光芒就是从那里发出。这些光芒直通照亮远方,也令他们看清了远处的事物。

一道巨大的千斤石门,石门两侧还屹立着什么石雕生物,种类面貌现在还不可得知。

而向下看去,两人正处于一条紫玉铺成的大路上。这些紫玉也就是刚才那些诡异紫光的来源。

风一戈面沉似水,眉头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川’字。短时间内也得出了几点有用的关键信息。其一,现在自己正处于一个墓穴之中,而那个凭空裂开的深坑下方正是这个古墓的通道,也就是自己所处的位置。其二,通往古墓的道路都是用上好的紫金玉铺筑而成,想必这个古墓的主人身份、财力定然不低。

其三,这个古墓的主人很有可能是个修行界的人士。使用那些石制灯架的人定是数千年前,甚至更早,而那个时代的灯架还能闪着奇异的光芒,灯火还能这般通明,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它们都是有法力笼罩加持的,并且很有可能这些法力的来源还是这个古墓之中的主人。

虽然风一戈自幼离家,认识的字还不如十根手指多,但在那九年期间,听闻各色各行的人讲述的奇闻异事不少。其中不乏就有一些下墓混口饭吃的贼。

“大叔,我有些怕,这个古墓会不会把我们当成大米吃掉?”云然一小声问道,俊俏的小脸上没来由的一阵白惨白。

风一戈被这个女孩的天真逗笑了,缓缓道:“没事,据我推断这个古墓并没有机关。”

他的这个论断并不是空穴来风,根据前面得出的结论,此古墓葬的应该是一位法力高深的修行者,并且这个古墓修建的十分隐蔽,要不是情况突变,他两人都被深坑吸了进来,外人根本无法进入此地。那就说明,这古墓主人对自己的法术十分自信,他对自己的法力有信心,认为不会有人找到此地。既然都无人能够进入,那么设置机关反而有些画蛇添足。

所以此时在古墓中还是相对安全的。

并且更加证明了一点,这个古墓是主动让自己进入的。那么古墓主人此举又是何意呢?风一戈始终没有想通这一点。

壮了壮胆子,风云二人继续踩在紫玉铺成的道路上继续前行。直至来自古墓大门处才停下脚步。此时,两人都被古墓千斤闸门左右两侧屹立着的石雕神兽所惊住。两人第一眼便认出这石雕乃是两尊面目狰狞的石猴!

那分别立于千斤石门左右的两个巨型石雕猴子足足有半丈高,三棵大树合抱这么粗。两个石猴塌鼻子,凸额头,白头青身,火眼金睛,面部狰狞,身着战甲,手持凝水宝壶,神色十分狰狞且诡异,且在这两座石猴的周围刻有飘动着的波浪纹,那排山倒海的气势仿佛能够吞食天地般犀利。

“这这是赤尻马猴?”云然一小声说道。

“什么是赤尻马猴?”虽说风一戈在那九年期间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生物,但这赤尻马猴的名头还是第一次听说。

“赤尻马猴是四大灵猴之一,善于变化,力敌九龙,且善于控水,就连水神共工也不敢称在控水之术上稍胜他一筹,且知晓人事,实力很是强大的。”云然一倒是对这些稀奇灵物知晓很深。

世人皆熟悉灵明石猴齐天大圣,通背猿猴、六耳猕猴,却鲜有人知道赤尻马猴。此四者合称为四大灵猴,也有人称作‘四猴混世’。

风一戈点点头,眉头皱的更紧了。难道这个墓穴主人法力大到能将赤尻马猴收服后成为他墓穴镇兽?

轰隆隆

就在他百思不解时,情况再次变化,那道千斤重的石门在发出一阵强大的轰鸣后,竟然缓缓升起,无数尘土飞扬。只惹得云然一用那凝脂小手挥舞驱散。

“小心!”风一戈一把将云然一拉到周围,躲开那石门升起后的地方。

那九年中,听有经验的下墓人说过,千年未曾开启的墓穴里面尸气很重,一但活人吸进口中,要不得几天就会全身生出尸斑,最终痛苦的死去。

可当那石门升起,风一戈并没有见到迎面而来的尸气。心怀疑惑,他再三确定后,才拉着云然一小心翼翼的进入墓穴中。临走的时候他还注意到,千斤石门底部有数道明显被割裂的痕迹。

嘭!

一阵闷响,就在两人进入墓穴后,那道千斤石门轰然落下。毫无征兆的将两人困在这里面。

“呀!”刚刚进入墓穴的明殿,云然一便惊吓的大叫起来,拉扯着风一戈的衣角小声道,“大叔,有人在看着我们。”

风一戈飞速将她拉到自己身后,随即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禁皱眉。手指方向的墙角处竟真有一个黑色的人影盘坐在那里。由于视线昏暗,并不能看清他的性别,更看不清他的容貌了。只不过他那盘坐的姿势实在诡异。

一般修行人盘坐基本姿势都是双腿盘起,而那人却是双手交叉倒立在地上,双腿盘在天空,形成一种古怪诡异的盘坐姿势。

“朋友,我二人无心经过这里。还望你高抬贵手。”再三决定后,风一戈出口。此时自己身受重伤,而且身背后还有一个弱女子,只能暂避其锋芒。

可风一戈连续数声,那盘坐姿势诡异的人始终没有搭话。到了这时,他能够确定那人并不是个活人,而是一个死人!

轰!

一阵轻声响起,两人都呆住了,只见那人高高耸起的双腿骤然落下。全身松软的趴在地上,最终化成了一堆白骨,没一会便只剩下一抔粉尘

“生前再风光,也不免死后一抔尘土。”风一戈心有所感。这些年见到的死人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他这二十二岁的青年有着不该这年纪拥有的成熟与沧桑。

天地生出阴阳两面,万事万物亦是有利有弊。在外的经历虽让风一戈沧桑不少,但也让他悟出一个道理:在生死面前,人群堆里那点破事算得了什么?

既然确定没有危险,风一戈便走到那人身边仔细打量着那堆白骨粉尘。打开火折子后才发现地上散落的衣服竟是件深紫色道袍,其上绣有九条狰狞巨蟒,紫蟒道袍一旁还掉落着一个镶着八颗玉珍珠的金质道冠。

而最令人显眼的莫过于紫蟒道袍下面那一道赤色和一道淡蓝的闪动光芒。

撩开紫蟒道袍,只见其下竟是两块形状狭长而锐上,略似剑叶的玉质手板;约莫半寸长短,一块手板上泛着赤色火光,另一上则泛着淡蓝色寒光。

“这是什么?”这时云然一也走了过来问道。

“大圭!”风一戈一下子就认出了此物,而后又细心解释道,“臣下上殿面君时的工具。古时候文武大臣朝见君王时,双手执笏以记录君命或旨意,亦可以将要对君王上奏的话记在笏板上,以防止遗忘。而皇帝手中的那块笏板便叫作‘大圭’!”

见到两块大圭上泛着奇异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御气封天 离国九年,呼啸回乡却逢国破山河,他暗恋多年的女子被敌掳走,从此踏上几经付出性命的追  作者:醉橘子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