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至尊

点击 玄幻奇幻 |作者:十三太子| 正版 | [收藏]

天剑至尊
豆瓣评分:★★★★☆ [epub+mobi]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林虚重生异界,来到天剑大陆,开启了一场与当世无数天才相争锋的逆天之旅,剑道十三重,从此整个世界暴走!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一章 林虚

天剑大陆,一个只属于剑的大陆,所有人都以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剑者而感到骄傲,因为只有成为剑者,才可以算是真正拥有剑的人。

剑者,天剑大陆上一个神圣的职业,也是天剑大陆上唯一的修炼职业,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大陆上,剑者的地位便可见一斑。

成为剑者本就困难,修炼更是难如登天,其等级共有十二个:剑基,剑胎,剑体,剑气,剑灵,剑魂,剑魄,剑霸,剑王,剑皇,剑帝,剑圣。

其实也有人传言说剑者等级共有十三个,在剑圣后面还有一个剑神,不过天剑大陆存在了多久已无人知晓,如此悠久历史,可却从未有过关于剑神的传说,因此天剑大陆的等级也就是十二个。

每提升一个等级都需要修炼很久,蓄积非常之多的剑之力,而且瓶颈更是难以突破,但是一旦突破,其实力也会有质的飞跃。

…………………………

清风城,林家!

盛华帝国最强大的家族,其剑者就有百余人之多,占盛华帝国这个小帝国的三分之一,就是皇族的剑者数量也与之不如,由此可想而知,其地位,身份之高。

有人曾说,如果林家想要做盛华皇族,那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不过这么多年,林家一直都对盛华统治者忠心不二,从未有过异心,而盛华统治者也十分信任林家。

几乎每位林家家主都是盛华的元帅,手中掌控除皇家军以外的所有军队,这任家主也不例外,也是盛华元帅,而且此人修为更是以往元帅中最高的,五十余岁,就已是剑魄修为。

清风城,与其说它是城,还不如说它就是林家大院,盛华帝国国土本就不大,能有一座城作为府邸的也就只有这林家。

林家的等级地位十分森严,实力决定地位,其便分为杂役院,外院,内院,核心部,元老堂,杂役院基本上全部都是林家的仆人,工人住的地方,之所以说是基本,是因为其中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林虚父子。

“虚儿,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呀!”一个中年男子满脸焦急的开口,说话的男子穿一件粗布麻衣,裤子亦是低级麻布所成,此人叫林德,林虚的父亲。

吱!

门开,一个老者走出,林德急忙走上去,问道:“王药师,虚儿他~~~”老者轻叹口气,摇了摇头,道:“唉!你节哀吧!”

听到这话,林德整个人顿时愣住了,双手微微颤抖,表情有些扭曲,“虚儿!”林德咆哮一声,朝屋里奔去,进去后,一把抱住了躺在床上的林虚,用手去摸他的脉搏,他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死。

可是结果是无疑的,林虚身体冰冷,没有任何脉象,也没有了呼吸~~~

“不!!!”林德抱着林虚,望天咆哮,“林通,我要杀了你。”说着他放下林虚,身躯朝外腾去。

刚一出去,就看到外面站着一队人,为首的乃是杂役院的执法队队长,林进。

林进撇了眼林德,冷冷的道:“林德,你的儿子林虚,今天居然公然对外院弟子不敬,身为其父,你难辞其咎,现在我以杂役院执法队队长的名义,罚你到下河司做十月苦力,以还清你的罪过。”

“哼,罚我?好啊!反正虚儿已经死了,我活着也没啥用了,今天,就让我疯狂一会吧!”林德望天,冷视眼前的这群人,他知道,这就是命,成不了剑者,就注定有这么一天。

不过林虚已死,他的心里已经没有牵挂,还不如随林虚同去,说着拔出腰间之剑,剑尖直指林进。

见状,林进先是一愣,然后道:"林虚就是一个废物,死了活该,怎么?你还打算为他报仇吗?”

话语间透着一股十分不屑之意,林德只是一芥莽夫罢了,自己乃是剑者,修为已是剑胎,挥手即可灭杀林德。

现在林进心中暗想:“通少看林虚父子不爽已经很久了,现在儿子死了,如果林德这老东西也消失,必然让通少大喜,到时候如果在霸爷面前美言两句,我的苦日子就算到头了。

哼,只要你一动手,我就出手灭了你,这样也名正言顺,就是监察队也不好说什么。”

可就在他准备等林德出手时,变故发生,一个声音传来,“父亲,不要。”听到这个声音,林德一愣,不过随即眼神就有些古怪,“这个声音~~是儿子的,没错,是儿子的。”想到这里,林德大喜,转过头去,看着站在门前,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年,眼泪刷的落下,“儿子~~”

一个快步上去,抱住林虚,然后仔细看了看林虚的身体,眉头微皱,“你没事了,我刚才明明~~”林德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神色奇异的看着林虚。

“刚才怎么了,我记得我被通少打了,然后昏迷,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林虚满脸茫然的开口。

林德一阵愕然,不过随即便笑了笑:“没什么,你没事就好。”

就在刚才,林虚眼底闪过一丝异色,此时林虚,心中暗道:“既然占用了你的身躯,我会对你父亲好的,会让以前所有报复过你的人都死去,天剑大陆,以剑为主吗?当初我可是武林社会的蓝冰剑圣,虽然灵魂与你合体后修为已经全无,但对剑的掌控,技巧还在,就让我用你的身躯再创神迹吧!”

现在的林虚,已经不再是原本的林虚,他现在的意识是一位来自武林社会的剑法宗师的意识,这剑法宗师也叫林虚,在武林社会被武林中人称为蓝冰剑圣,一柄蓝冰剑,一套蓝冰天剑决,威震天下。

“父亲,不要,他会杀你的。”林虚开口,目光落到前面的林进身上,眼神中闪过一缕冷意,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走上前,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与父亲无关。”

“虚儿!”

“父亲,你不要说了。”林虚压住了父亲,然后继续道:“我愿意去加入军队,进入前锋队伍,为帝国效力,来弥补我的过错。”

“不!虚儿,你会死的。”林德毅然开口,“你是我的儿子,我说了算,林执法,我愿意跟你去上河司,你放了虚儿吧!”

“哼!”林进冷哼一声:“真是感人,不过你们两个都得去,刚才林德你欲对我出手,原本的十月再加十月,林虚你既然没死,而且已十六没有觉醒本命法剑,按族规你本因从军,而且对外院弟子不敬,进前锋赶死也是必然。”

话音未落,林德便怒不可遏,眼睛死死的盯着林进,恨不得把他活刮了,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如果那样,林虚就必死无疑。

林虚也是有些怒了,但毕竟有七八十年的江湖经历,利弊还是看得清楚,他知道,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那林通,在林虚的记忆里有对其的介绍,林通是林家天才,短短一年就到达剑基圆满,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剑胎,这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的爷爷乃是族中长老,修为已是剑魂,在林家中地位仅次于家主和元老堂的几个老怪物。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通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很多人都给他面子,就是一些修为比他高些的也都巴结他,这林进就是其中一个。

林虚知道,今天这件事情只能服从,自己修为没有,仅靠这具已经受伤的身体,是绝不可能胜的了对方,就算是胜,也会引起他人注意,现在修为不足,切不可太过惹眼。

“来人,把林德送到上河司。”林进抬手一指,后面四个人走上前去,林德满脸怒意,却硬是没有动手。

“林虚,三天后我林府会有一批人前往前线,到时候你就和他们一路,也好让他们多照顾照顾你。”林进面色阴险,嘴里勾起一条弧线,语气古怪的对林虚说道。

林虚点点头,“是,如果执法大人没事,就不多留了。”林进闻言一愣,不过也没说啥,冷哼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林虚心中暗道:“真是可笑,想我一代剑圣,居然也有沦落到如此地步之时,林通,今天你给我造成的耻辱,来日必定百倍还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看看这具躯体的资质如何。”

想到此处,心意一动,回房,把门窗锁好,然后开始冥想,很快,林虚脸上便惊喜交加,“蓝冰剑,这是我的蓝冰剑,我还以为此生无缘了,没想到我们缘分还未尽呀,有你,林通必死。”

在林虚的丹田中,一把小剑在不断的旋转,四周不断的有寒气放出,“从这小林虚的记忆中得知,在丹田中的小剑乃是剑者的本命法剑,那么说我的蓝冰竟成了我的本命法剑。”

“本命法剑据着小林虚的记忆所描述,是可以去寻找铭文师铭文剑技,剑技威力惊人恐怖,也不知道我这蓝冰是否可以铭文剑技。”林虚心里慢慢想着。

第二章 神风营 上

现在是恢复实力才是上等,这样到达前线以后才能保命,建功立业,让自己的地位提升上去。

缓缓运气,按照蓝冰天剑决的入门修炼步骤,在体内血脉中游走,为这具破烂不堪的身体疏通经脉,提高他的修炼速度。

时间悠悠,三天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三天里,林虚对这个世界的等级和修炼有了一个了解,这个世界的等级和自己修炼的蓝冰天剑决有所联系,蓝冰天剑决共有十二重,每一重就对应这里的一个等级。

在这三天里,他也切身体会到了小林虚天资差成啥样,小林虚这具身躯经脉细小,而且十分错乱,杂质多的恐怖,这三天林虚是疯狂的疏通经脉,现在连一半也没疏通,林虚也只能心头郁闷。

今天,林虚准备了一个包裹,拿了一把长剑,准备上路。“林虚,可以走了。”一个声音传来,不是林进的,而是林进的一个手下。

林虚望了一眼眼前的男子,没有说话,点点头,跟在男子身后,没多久就来到了城门口,在城门口有一大队人马,足有千人,领头的是一个身穿黑色盔甲,一面红色披风,身体很壮,满脸胡子。

此人林虚并不认识,应该是前线来的,不过此人胸前的那枚徽章林虚却是认识,那是营长才有的红色徽章。

天剑大陆上的军官共有,小队长,旗下十人,中队长,旗下百人,大队长,旗下五百人,营长,旗下一千人,师长,旗下一万人,军长,旗下十万人,元帅,管理一个国家除皇家军外所有军队。

像盛华这样的小帝国,一共才三个师,能够成为营长,第一点就必须是剑体修为的剑者,而且需要有很强的带兵能力。

带领林虚的男子把林虚带到一个小队长面前,然后对那小队长低声说了两句,那小队长便憋了眼他,冷冷的道:“以后你就是我手下的兵了,我说的每句话都是命令,你都必须服从,知道吗?”

林虚闻言微怒,不过并没发泄,而是点点头,道:“知道了。”

“好。”这小队长叫到一声,然后把脚往旁边的马车上一搭,冷笑道:“今天我给你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从我胯下爬过去。”

听到这话,带林虚来的男子大笑道:“对,爬过去。”小队长后面的几个人也跟着起哄,“快爬呀,不爬就是违抗军令哦。”

林虚看着眼前的这群人,顿时怒了,他的修为虽然没了,但是他的人格还在,尊严还在,这,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林虚冷笑不语,触碰到他底线,那么结果就只会有两个,一个他死,第二个就是触犯他底线的人死。

手动,拔剑,挥剑,收剑,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一道剑光掠过,只留下数人愣在当场,他~~居然杀了小队长,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而且他的速度,太恐怖了,这完全是两息之间的事情。

他们愣住,给林虚制造了机会,身躯一动,朝前串去,身躯刚动,一股威压落下,林虚倒吸口气,“好强大。”

“逆贼,杀了我的兵,我岂能让你轻易离去。”一个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道身影落到林虚前方,赫然!此人就是带队营长,满脸胡子的黑营长。

黑营长看到林虚,眉头一挑,“疑!!林家弟子?”然后轻叱道:“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动了我的兵,就休想善了,你还是束手就擒,我可以饶你不死。”

林虚是什么人,武林社会的蓝冰剑圣,岂是会那么容易束手就擒,不过也并非鲁莽之人,既然他说饶我,那我到要看看你想如何?

林虚停下脚步,道:“你欲如何?”

“这就对了,我黑豹从来说到做到,既然说不杀你就一定不杀,而且我的原则是男人,只有战死,你既然是林家弟子,那就应该***在战场上。”

“我这次就是奉命前往前线作战。”林虚脸色阴沉,只要一有机会就脚底抹油。

黑营长脸上露出一缕诡异的笑容:"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杀我的兵?”

“这怨不得我,是他自找的。”闻言林虚眉头一挑,冷冷说道,触犯他的底线,就没有一个人能逃过他的剑。

那黑营长继续开口:“我懒得跟你啰嗦,我的兵已经死了,说再多也没用,你还是跟我去前线吧。”

黑营长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抗拒,威压再次放出,林虚不由倒退两步,心中暗道:“没想到这个世界剑体修为的是竟然如此厉害,看来今天我只有先示弱,然后再寻找机会逃走。”

“好,只要你不杀我,我跟你前往前线,上阵杀敌。”林虚语气激昂,抬头挺胸,让林虚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没想到自己居然又会有拍马屁的一天啊!

武林社会时,林虚最开始也是一普通人,然后被一杀手组织看上,被培育成一位杀手,略有小成之后,又在机缘巧合下获得蓝冰天剑决,凭借恐怖天资,花了四十余载,便修炼到第九重,威震天下,被天下人称为蓝冰剑圣,在这过程中,少不了拍马屁,不过已经三四十年没有拍马屁了,现在拍起都感觉有些生疏,但是拍马屁的注意事项还是知道的。

黑营长微微一笑,道:“这就对了,来人,把他带下去。”

接下来的十天,林虚都一直被“保护”的很好,白天赶路,晚上就为小林虚的躯体疏通经脉,不过因为害怕被“保护”自己的人发现,他必须小心翼翼,十天时间疏通的经脉就连那三天都不如,但好歹还是把经脉疏通一半,杂质也排出不少。

十天后,林虚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前线军营,在这里,有近千的白色帐篷,在帐篷中间,是一座小城,从“保护”他的人口中得知,这里是帝国的第二师,人数约有一万二左右。

现在还没有战争,雷豪帝国的进攻十分具有规律性,一般是每年的三月,四月,和每年的八月,九月,现在是五月,距离雷豪帝国的进攻还有三月左右。

第三章 神风营 中

跟随队伍,林虚进入了一个大帐篷,在帐篷上面坐着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赫然,就是那黑营长。

然后两边坐着两排,每排六人,当头的是一个一个大队长,后面五个都是中队长,对面也是如此。

黑营长憋了眼林虚,冷笑道:“你不是要上阵杀敌吗?我绝对会成全你的。”林虚不语,默默的等待自己下一刻的命令。

“洪涛!”黑营长叫道。

“在!”那右边当头的大队长站起来应声。

随即黑营长又道:“明天,你护送他前往神风营。”

“神风营??”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是有些惊讶,那被叫道的大队长更是面色有些扭曲,显得有些难为,这让历经血雨腥风的林虚都有些好奇。

神风营,那可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住的都是无奈,混蛋,能到那里的,不是帝国死刑之人,就是得罪了达官贵人,才会被流放到那里。

洪涛很想拒绝,但营长的脾气他还是清楚的,只好苦着脸答应,“小四,把这人带下去。”说着那坐在第五个位置的中队长站起来走到林虚身边,冷冷的说道:“走呗!”

在这中队长的带领下,林虚来到了间帐篷,帐篷破烂不堪,不过比他所想象的都要好些,中队长冷冷说道:“今晚你就住在这里,明天我会来接你,碰到你,真是算我倒霉,居然要去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林虚不语,进入帐篷,简单的整理下,勉强能待人,然后又开始疏通经脉,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学习过炼体决,现在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得不说,这具躯壳的资质实在是有些让人想哭。

不过林虚也想的很开,凭借炼体决,最多还需要五天,自己就可以疏通所有经脉,然后便可以开始修炼。

一夜无事,经脉又疏通不少,用水把杂质冲去,身体上出现淡淡的光泽,“小子,该上路了。”一个声音传来,说话的自然是昨天那中队长,不过这次就不是他一个人,在他的后面还有十人,骑着马,穿着盔甲,完全就是跟去打仗似的。

林虚轻轻点头,也不说话,爬上一匹马,跟在中队长的后面,中队长刚开始都还是慢悠悠的走,但出了军营,就开始狂奔,一个时辰的狂奔,一座大城落入林虚眼中。

中队长的速度开始放慢,抵达城门时,守城人望了一眼中队长,淡淡的问道:“跟神风营送新的血液?”

中队长微笑着点点头,用手指了指身后的林虚,道:“就他。”“哦!”守城人略微一惊,“这么年少就被送到那里,看来是得罪了什么达官贵人吧!”

林虚面色阴沉,看着那城门上的三个金字——万靠城,这三个字在小林虚的记忆中是存在的,这是帝国的边界城,外面是一遍数百里的戈壁滩。

戈壁滩两边都是魔兽森林,里面都是恐怖的令那些剑者都忌惮的魔兽,就是剑魄级别的也有陨落在里面,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林虚经过多少大风大浪,什么没见过,正所谓极地出枭雄,只有置之死地才能后生,况且还有三个月才是雷豪帝国进攻的时候,自己在三个月里,应该可以把蓝冰天剑决炼到第二重,到时候就可以使用蓝冰斩以及玄冰一闪,凭借那两招,就是对上剑体级别的高手自己也能战胜。

出城,中队长再次开始狂奔,约莫半个时辰,中队长便停下来,在前面近千米处一座小山进入林虚眼球,在山顶上,一面破损的旗子在飘动,隐约可以认出上面的三个字是神风营。

一座小山看不到人,只有一两个已经破烂的只能挡光的小帐篷。

中队长指着前面的小山,冷冷的说道:“那里就是神风营,我就不送了。”

林虚点点头,诡异的笑了笑,“不用了,但晚辈想要前辈一点东西。”

听到这话那中队长有些不悦道:“都到这种地方了,你还想要啥?”

就在这话一落,空中闪过一道剑芒,然后在这中队长的脖子上便多出一把剑来,不用说,出手的自然是林虚。

林虚冷视着中队长,道:“让你的是马上下马,把自己身上的食物全部拿出来,以及铠甲也脱下。”

“小子,你敢!”中队长大怒,他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会对自己出手,而且动作还如此之快。

林虚闻言不语,只是把剑轻轻一抖,一道血线便出现在中队长的脖子上,那中队长瞬间大骇,立即跪下,“兄弟手下留情,我让他们给。”

然后回头吼道:“没听到这位兄弟的话吗,还不快把铠甲脱下,将身上食物全部送上,真想让我死吗?”

被林虚这么一吓,中队长老实了,立即就按林虚说的去做,那些小兵也知道事情严重,不敢怠慢,把身上的食物,和铠甲都脱了下来,只剩下内裤。

剑自然也不会放过,“你,去把他们全部打昏。”林虚指着一个大汉说道。

那大汉先是一愣,然后把目光投给中队长,“这位兄弟让你打,你就打呀,真想让我死吗?还有你们几个,都给我站着不许动。”

那大汉没有在说话,走过去一人一下,全部都被打晕,林虚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然后又道:“把自己也打晕。”

大汉看了眼中队长,什么也没问,就朝自己后脑勺劈下一拳,也昏了过去,那中队长笑嘻嘻的看着林虚,道:“兄弟,我们都这么配合了,你是不是可以放了我呀?”

林虚微微一笑,“可以”,然后用剑柄在中队长的脖子上重重打了一下,扑通一声中队长也昏倒。

把食物和铠甲放在马背上,把这中队长的空间戒指取走,这是帝国发的,所有中队长及以上的军官都有,中队长的是一枚一立方米的空间,里面有一些金币,一把长剑,还有一点食物,一张地图,以及一些小东西。

现在林虚还记得,自己当初在武林社会中第一次打劫貌似也是十六,今天,这小林虚也是十六,这还真是缘分呀!

把马上的食物全部取下放去空间戒指中,牵着十二匹马,朝着远处的小山走去,只留下了十一个只穿了内裤的男子。

第四章 神风营 下

距离不远,没多久林虚便抵达小山,就在这时,一群人从前面的乱石中腾出,出来人数足有百人之多,当头的是一个对林虚那身板来说可算是巨人的大汉,大汉手中拿着一根破损的狼牙棒,望着林虚身后那十二匹马,眼神中尽是贪婪,在他后面的百人,亦是如此。

大汉半裸着身体,裤子是一豹皮,一点也不像军人,到是有几分山贼的感觉,大汉把手中狼牙棒往地上一砸,道:“小子,我不管你是犯了啥事来这里的,但要想活下去,就把手中的马留下。”

“对,把马留下,我们中队长高兴了说不定会让你进入我们队,但如若不交,那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旁边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开口迎合那大汉。

林虚不语,看着眼前这群无奈,心头没有郁闷,有的,只有激动,这些人可都是战斗力非同一般,不过看样子都只是莽夫罢了,如果自己能够将其收归,教他们一些战斗技巧,到时候就是碰到普通剑基也有一战之力。

不过现在要做的是怎么应付眼前的事情,“你们想要我的马?”

“废话!”大汉轻叱一声。林虚眉头一挑,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大汉闻言微微一愣,随即便有些生气,冷哼一声:“不愿意吗?你觉得你有选择的余地吗?”

林虚一笑,道:“给你没问题,但是我林虚从来都敬佩强者,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

“打赌,怎么个赌法,我豹纹就是莽夫一个,如果你要比打架我同意,其它的都免谈。”大汉大大咧咧的说道,貌似以前吃过啥亏似的。

林虚轻笑:“就比打架,不管赢或输,这马都给你。”林虚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让人难以拒绝。“哦!还有这种事情,说来听听,怎么打。”大汉不以为然的问道。

见状林虚心头暗喜,他知道,有戏,“我和你打,你赢了,这马给你们,但要是我赢了~~”林虚故意压在这里,没有往下说。

“哈哈哈,你和我打,我会输吗?”大汉更加不以为然,笑声中充满不屑,这是他对自己实力的相信。

“但如果你输了呢?”林虚又道:“那又该如何?”

“哼”,大汉冷哼一声:“你会赢?要是你赢了,我就任凭你处置。”

“好。”林虚大叫一声,脸上微笑:“那我们就战吧!”

说着他举起手中长剑,身躯一动,数道剑芒飞出,大汉一惊,手中狼牙棒挥动,只闻“磅嘭”一声,剑芒被狼牙棒挡住,大汉一喜。

可就在此时,他却发现眼中的少年已经消失,忽然眼前一震,想到什么时,一把长剑已经从后面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让他又惊又怒:“不算,不算,你偷袭,我要从来。”

闻言林虚微微一笑,并没为大汉的无奈而生气,淡淡的说道:“好,我们重新再打。”说着他把长剑收回,三步跨出,拉开和大汉的距离,问道:“准备好了吗?”

大汉把狼牙棒一挥,道:“准备好了,这回就让你知道豹爷的厉害。”听到这话,林虚微笑不语,长剑挥动,又是数道剑芒飞出,大汉冷哼一声,手中狼牙棒猛的一摔。

“噗咕”一声挡住了剑芒,然后身躯带动狼牙棒一起旋转,朝着林虚逼近,“哼,用蛮轰之法吗?这对其他人或许有效,但对我,真是不自量力。”林虚冷笑。

手中长剑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旋转,然后一道剑芒飞出,随即又是横空一劈,又是一道剑芒飞出,然后身体猛然跃起,朝豹纹砍去。

见状,豹纹大骇,下面一道剑芒,上面一道剑芒,而且长剑还直逼自己头颅,如果稍有不慎,今天就要跪在此处。

“喝”

豹纹能在这样的军队坐上中队长,自然不仅仅是依靠武力,还是他那悍不畏死的气势,一个人拼命起来,就是实力比其稍强之人也只有认输。

不过他错了,林虚什么人,十八岁就成为了职业杀手,几乎每天都在与人拼命,他会畏惧拼命吗?答案自然是否定。

面对豹纹悍不畏死的攻击,他只是眉头一挑,然后身形晃动,一股寒气透出,随即便是数道剑芒飞出。

剑芒过后,林虚又是破空一击,目标直指豹纹喉咙,既然要拼命,那就来吧!

豹纹感觉到寒气过后,身躯聚然一震,不过这寒气实在恐怖,入体刺骨,就是豹纹的身板,都不由的吃不消,这都不说,主要还是眼前的小子,他的长剑就要刺到自己脖子,可是自己却难以反抗。

心头不由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啥要给眼前的小子打赌,对方连正规军的东西都敢抢,怎么可能是善类,而且老天对自己真***不公平,最近老是碰到些变态,想想上次那小子,豹纹现在都是冷汗阵阵。

看到眼前的长剑,豹纹闭上了眼睛,“自己真的要跪在这里?悲催呀!我还没取老婆啊?”豹纹心里如此这般的想。

“疑?怎么不痛,难道我被秒杀了,所以没啥感觉?”豹纹有些茫然的开口,然后睁开眼睛,猛然一惊,一把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少年对着自己微微一笑:“你输了!”

“谢谢,谢谢你不杀我!”豹纹憨憨的开口,“我为啥要杀你呢?你对我可还有用哦!”林虚面带猥琐笑容的说。

豹纹一惊:“什么事情?我不搞基的!”,闻言,林虚一震:“搞基?谁要和你搞基呀!刚才打赌你输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我是你的人了?”豹纹一阵愕然:“你就是要搞基也不要说的这么直白行不?居然直接就说我是你的人了。”

听到这话,林虚无语了,心中吐槽道:“这***的都是些啥子理解能力,我是那意思吗?也难怪你会来这里,真是无敌了。”

白了眼豹纹,又道:“你脑袋里一天到晚就想这些事呀?”“不是你说的我是你的人了吗?”豹纹弱弱的开口。

林虚再次无语,恨不得冲上去一个疯狂乱砍,把他砍死当场,这或许有些夸张了点,但是林虚现在气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天剑至尊 林虚重生异界,来到天剑大陆,开启了一场与当世无数天才相争锋的逆天之旅,剑道十三重,  作者:十三太子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