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邪尊

点击 玄幻奇幻 |作者:木杉树| 正版 | [收藏]

霸道邪尊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最为强大的中立势力龙神殿,数千年前被人阴谋篡位,龙神殿正统后裔何时回归?

意外触发龙之力的废材孤儿,如何生存在这龙族后裔的大陆上?

小人物韩诺在历尽艰辛走上巅峰时,亦正亦邪的他能否收回自己先祖所失去的一切?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觉醒

天云历三三五年春!

龙月大陆,紫云帝国境内,圣月王国!

几乎和另一个帝国接壤的城镇中,有着两个相对比较庞大的家族,几乎霸占了整个城镇内外的资源,分别是武家和周家。

武家有着数量众多的修炼者,相对来说要强上一些。

武府的一个偏院中,几名十岁左右的孩子,将一个年龄偏大的少年,围在一个墙角中不断的拳打脚踢。

为首那微胖的孩子口中还叫喊到“给我往死里打!一个捡来的废物,大长老已经五年未归,说不定早已经死在外面,留着他在族内也浪费口粮!”

被打的少年名叫韩诺,是被武家大长老十年前捡回来的孤儿,除了颈部带着的一块龙形玉佩,再也没有任何可以说明他身份的东西。

虽然不能够修炼任何龙之力,大长老对于这个乖巧的孩子非常喜爱,平日里一直让他侍奉在左右,至少保证了他一日三餐的危机。

龙月大陆的修炼等级从低到高依次为:力境,气境,虚境,坤境。

四大境界有底到高释放的龙之力颜色为白、蓝、黄、红四种颜色,每个大境界又分为九个小境界。

而不能修炼龙之力的人,则选择剑修。

口鼻流血的韩诺,一直抱着头任由他们踢打,从五年前至今已经不知出现过多少次,可是从来没有还过手。

可是听闻了胖少年的话,有着一米七多的韩诺猛然站起身,开口道“不准这么说武爷爷,武爷爷不可能死的!”

“武爷爷?哈哈……你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杂种,有什么资格称呼我武家人为爷爷,而且就算那是你亲爷爷,也绝对不可能还活着!”

语罢,胖少爷武陵更加的兴奋起来,随手抓起一个木棒朝他脑袋砸去,棒落声响一条手指粗的血迹,蜿蜒从脸颊到下巴再滴落到胸口。

武陵似乎被韩诺鲜血的刺激,舔着干裂的嘴唇直接一棒子捅在他的小腹,哪怕没有使用任何龙之力的辅增,韩诺那瘦弱的身子也无法承受。

只见他口中一声闷哼,嘴角冒出了鱼卵般的血泡,被不断涌出的血液挤碎之后再次形成,偶尔还夹杂着一些血块,那竟然是被击碎的内脏碎块!

这时,从来没有还过手的韩诺,在本能的反应性终于动手了,虽然无法修炼龙之力,十五岁的年龄加上平日里的锻炼,也有着很大的蛮力,加上疼痛刺激下的爆发力,绝对不弱于初入茅庐的修炼者!

当他感觉到眼前逐渐模糊的时候,眉头微皱猛然咬破舌尖,浑身打了个激灵一把抓住依然捅在下腹的木棒,用力狠狠向后一拉武陵猝不及防之下,身体也快速冲向韩诺。

下一刻,韩诺松开木棒一把卡着对方的颈部,眼中露出嗜血的目光,全身被血液覆盖嘴角不断溢出鲜血,使得武陵与之对视一眼之后,竟然有着莫名其妙的恐惧。

“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武家大少爷!”

“啪!”

韩诺一巴掌打在武陵的脸颊,卡着他颈部的右手猛然用力,竟然直接将这个一百斤的胖子举了起来,在他双脚离地的时候也彻底的慌乱了。

周围的其他四名少年,为了让韩诺松手不断的捶打着他,可是每当别人拳头落在韩诺身上,他的五指便增加一丝力道,开口道“来吧,即便是死,也让要让你陪葬!”

“咔~”

一声脆响从韩诺指尖传出,不知是他的手指用力过猛断裂,还是武陵的颈部骨骼发出的声音。

焦急的几名少年只是看着他们的少爷,此刻双颊如猪肝般涨红,不知是谁想起了地上的那根木棒,捡起来就一阵的乱砸。

只是三个呼吸的功夫,韩诺的腹部和背部被猛砸了数次,再也忍受不住那种疼痛,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几乎全部落在了武陵的脸上。

温热的鲜血再也让武陵没有了兴奋,相反像是看到了一头地狱恶魔一般,他发誓今日只要能活下来,以后再也不去招惹这个恶魔,可是他还能给坚持多久?也许在韩诺下一个用力之后,他的颈部就会直接折断!

就在武陵感觉到即将投入死神的怀抱时,手持木棍的少年突然冷静了下来,双手持棍举到一个极限之后,狠狠的朝着韩诺右臂上砸下。

“嘭~咔嚓~”

木棍落下之后,只见他肘部猛然鼓胀,断裂的骨骼刺出皮肤,露出了森森白色红色的鲜血也不断喷涌而出。

终于,在韩诺手臂被砸断之后,终于无力的将武陵摔下,猛然一个转身怒视着拿棍少年,吓得对方立刻后退数步。

此刻的韩诺实在太过可怕,从额头到脚跟几乎被红色覆盖,甚至是眼睛里都是血红一片,他们实在是想不到韩诺是凭借着什么在支撑着。

武陵揉着喉咙剧烈咳嗽了很久之后,似乎忘记了刚才在心底的起誓,夺过少年的木棍暗自运转龙之力,疯狂的砸向韩诺早已经断裂的手臂上。

当他看到韩诺血红的双眼时,先是在心里猛然一颤,羞怒之下再次一棒砸向他韩诺的后耳根,木棒应声断裂之后韩诺也彻底的失去了知觉,身体就这样随着对方攻击的方向倒去。

“你们几个,将这恶奴扔到后街的破庙之中!”

都以为韩诺已经死去的几名少年,拖着依然在流血的韩诺,朝着武府后门走去,对于他们来说韩诺这个普通的少年,受到这样致命的攻击之后,怎么可能还能存活下来?

可是他们却根本没有发现,虽然韩诺此刻已经没有了呼吸,被拖拽着的时候流血的身体,竟然莫名其妙的止住了!

自小带着的那块龙形玉佩,被鲜血染红之后隐隐散发出幽光,缓慢的注入韩诺的体内,让他那刚刚停止的心痛,再次的跳动了起来。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接着身边微弱的篝火,韩诺看到了一个瘦弱的背影,能够分辨出来对方应该是一名女子,猜想应该是她救了自己。

可是如今韩诺只能微睁着双眼,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根本无法向那人说声谢谢。

片刻之后正端坐着的女子,似乎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猛然转头看着以为还在昏迷的韩诺。

手中拿出一枚丹药,塞到韩诺口中道“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希望咱们以后还能给相见。”

借着微光,韩诺微眯的眼睛看到了一个极美的容颜,一头紫发卷曲到了腰间,大概有着十三四岁的年纪,蓝色的长袍之上,在胸口的位置绣着一枚紫色的花瓣。

语罢,女子直接转身离开了破庙之后,韩诺隐隐听到外面一个男子大喝道“在那边,快追!这次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声音逐渐远去之后,韩诺知道救自己的女子,应该是被什么人追杀,而她的暴露就是为了引开对方!

就在韩诺发誓一定要记住那张脸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体内一阵暖流而过,身上的伤势竟然不断的恢复着!

而且那骨头几乎暴露出去的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愈合了,这一切都逃不过韩诺敏感的知觉。

这时,韩诺后背的一处出生就已经存在的火焰印记,竟然猛然一亮之后钻入了他的体内消失不见!

接下来,一种钻心的疼痛让他几乎全身痉挛,每当他疼痛的要昏迷时,都会有一种暖流出现让他保持清明。

这种现象整整持续了三个时辰之后,惊骇的发现一种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竟然就这样挤入了他的脑海,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身体上所有的伤势,竟然已经全好了!

有些惊讶的韩诺,坐起身子不断梳理着那段记忆,开始在口中默念了起来。

“天地之灵源于力,静心之态稳于气,上若双肩混阴阳,断点不入过双膝!”

这四句话让韩诺几乎是一头雾水,根本就是不明所以,呆呆的坐在那里根本就是手无举措,不过让他欣慰的是,随后还有一些简单明了的文字,不断进入脑海之中。

“此心法名为《纳龙决》,以上为总纲要领,初学者可不必理会,与灭世天焰初步融合,可习得独门初级心法。”

接下来才真正的接触到心法的内容,一段段文字一字不差的被韩诺记住。

首先,静坐忘身,感悟天地之元力,缓缓将其引入口鼻,吸纳腹中转为自身元力,融于体内筋脉之中,由筋到脉连贯而通此为一个周天。

按照心法的指引,开始尝试着吸收那能够感知的龙之力……

果然,一种清凉的感觉进入口鼻之中,随后被他直接引进了腹部,全身的毛孔几乎都兴奋的张开。

“融于筋脉!”

冷喝一声之后,那种清凉的力量,逐渐开始渗入他的筋脉之中,开始顺着血液流淌的方向运行。

可是这时候却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几乎全身都颤栗着,额头瞬间出现了一层水雾。

也许是第一次筋脉中出现龙之力,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才会如此,他也只能这样咬牙坚持着。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门心法根本和别的不同,试想哪个心法秘籍,是直接从口鼻中融入筋脉?

这就像是一间房子,本来有着一个大门能够进入,可是你偏偏要从墙壁上横冲直撞,怎么可能不会出现极度的疼痛?

每当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脑海中总会出现一张慈爱的面庞,还有一副让他厌恶到极致的肥脸,也正是这两个人才让韩诺不断的强忍着痛苦。

筋脉几乎是被强行灌入龙之力,那种疼痛就是将空气灌输到血管一样,鼓胀的筋脉在他的皮肤上留下横七竖八的痕迹。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身体猛然一阵颤抖,疼痛感顿时消失不见,筋脉也几乎恢复了原样,并且筋脉之中已经充满了龙之力,虽然非常的稀少,但至少它们是存在的。

韩诺此刻也知道,按照心法已经运行了一个周天,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他直接跨越了力之境一层,进入了力之境二层的行列!



第2章 杀戮

韩诺后背的火焰印记融入身体之后,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他身体的所有筋脉都在不断变化着。

试想一个人体内的筋脉,在打乱之后再次重组,那种痛苦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更让韩诺无法理解的是,他身体上的皮肤几乎都是火红色的,汗水刚刚从毛孔流出之后,就瞬间蒸发成了一丝白烟,快速的消失在眼中。

一直就这样咬牙坚持了几个时辰之后,疼痛也逐渐的减小,最后竟然变得让他觉着非常舒爽,也许是在燥热之后,感受到了清晨清凉的气息。

太阳逐渐驱除了夜的黑暗,韩诺才隐隐感觉到肚子有些打鼓,虽然对于别的修炼者来说,根本不需要吃饭来补充消耗。

但满打满算修炼不足一天,根本没有适应修炼者的韩诺,也不会利用龙之力解决饥饿的感觉。

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能够修炼龙之力,若是武爷爷在的话,一定会开心极了,只可惜……

思索良久之后的韩诺,拖着有些酥麻的身体,正欲向秒外走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个声音道“哼,哪怕是死了本少爷也咽不下这口气,要将他的尸体拉去喂狗!”

这是武陵的声音!原来在韩诺被扔出武府之后,心里越想越是生气,感觉就这样让韩诺痛快的死了,心里无法接受,所以才有了上面的话。

可是他走进破庙之后才发现,这里面竟然空空如也,除了地上依然冒着白烟的火堆,似乎让他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武陵也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人,在背后盯着自己,正欲转身离开的时候,确定一个沙哑的声音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谁?”

庙后缓缓走出一名少年,武陵一眼便认出了正是他们以为死去的韩诺,而如今韩诺身上根本没有了任何伤痕,就连断裂的右臂已经完好无损,不禁都愣在了那里。

韩诺四处打量着破庙,口中喃喃道“这里看来很适合你们安家,希望你们对这个葬身之地满意!”

只见韩诺轻轻一挑脚尖的碎石,随后再次一脚向武陵的方向踢去,碎石极速向前冲去。

“啪!”

碎石接触到武陵的脸颊之后,几个白色的东西吐出之后,身体也直接摔倒在地。

他肥胖的身体几乎将地面砸的一声闷响,说话有些漏风道“杀!给我杀了他!”

武陵这次带来了六名剑师,其中只是大剑师就有着两名,平时主要负责他的安全,对于这武家少爷来说已经足够了。

虽然修炼者在这里非常常见,大家也都知道武陵的身份,看武家的面子上也不会为难他的,这些剑师只是以防不测而已。

一名剑师听到武陵的话之后,如邀功一般一拳向韩诺砸去,只见韩诺一把抓住他的拳头,眉头一皱之后手掌突然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对方的手指竟然全部断裂。

钻心的疼痛让他弯下腰捂着手指惨叫,却不曾想韩诺一脚踢在他的侧面,使得他直接飞出两米远,重重落在地上晕了过去。

“你……你……”

“我?我怎么?是不是想说我不是个废物吗?”

随着韩诺逐渐向他们走去,剩下的五人不断向后退。武陵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双手按着地面不断的向后移动。

一名大剑师手中紧握着长剑,开口道“兄弟们,一起上!让这个废物知道,我们剑师也不是好惹得!”

一句话五人同时一震,相互对视一眼之后,围绕着韩诺开始转变位置,隐隐形成了一个简单的方阵。

韩诺现在虽然有着力之境二层修为,手中没有任何的武器,也不懂得任何攻击方法,所以对付这几人还是比较吃力的。

只是几个回合下来,一味闪避的韩诺,身上出现了数道剑痕,血肉外翻看起来非常骇人。

“哼!既然不会攻击技能,就用力量将你们碾压!”

此时,韩诺微微运转体内龙之力,按照心法所述的方式,将其集于手掌之中,随后猛然向面前的两人推去。

“轰隆隆!”

一声闷响之后,那面前的两人胸口衣衫碎裂,竟然还出现了两个血肉模糊的痕迹,倒在地上已经失去了生机。

利用这个空档,韩诺在地上一个翻滚,将其中一名男子的长剑捡起,这时候另外五人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看着死去的同伴,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惧怕,同时想着韩诺大喊着攻击而来。

韩诺得到一把长剑之后,按照父亲之前教授的简单剑技,开始生涩的和敌人对碰,传来了一阵“叮叮当当!”

“嘶拉~”

一声长剑划过皮肤的声音响起,韩诺的后背再次多了一道剑痕,而这个代价换来的是敌人的生命。

只见他根本不顾后背的疼痛,猛然向前一跳剑身落下之后,一颗头颅也随之滚落在地上。

做完这一些之后,他一个俯身后仰双膝几乎贴地,剑尖再次刺入了一名剑师的腹部,随着他剑身猛然一转,那人便化为了一堆碎肉。

这时候,剩下的人才真正的怕了,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正要离去却感觉面前一热,顿时全身化为一堆火海,惨叫都没有发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将这些人解决了之后,转头看着发呆的武陵,开口道“我该怎么报答你这些年的恩典呢?”

“不!韩诺!说起来你也算是我的族兄,虽然一直对你比较苛刻,但始终认为你也是我们武家之人,求你……”

“哼!在一刻钟之前,不还在骂我是个杂种吗?”

随着韩诺脸上不断出现阴邪的表情,武陵几乎吓得汗毛炸裂,裆下已经变得湿漉漉一片,传来一阵腥臭味。

“就让我昨日受到的痛苦,加倍偿还到你的身上吧,希望你能够坚持住!”

“啊?不!不!韩诺……不要!爷爷救我啊……不要杀我,我爷爷可是武家二长老!”

武陵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几乎带动了身体的那些肥肉,不断弹跳和抽动着显示出了他的惊恐。

本以为韩诺会这段他的双臂,不过看到对方弯腰捡起一把长剑之后,脸上一片死灰之色。

在他看来折断双臂也只是短暂的痛苦,只要服用一些灵药就能够恢复正常,可是韩诺这架势明显是要自己的性命!

只听韩诺嘴角微微一撇,眼中充满了狠辣之色道“借你的那句话,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随后,武陵面前白光一闪,只感觉身上一轻血液喷射而出的声音响起,直到一个呼吸之后武陵才感觉到痛苦。

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肩,竟然已经没有了两条手臂,瞬间吓得混死了过去。

韩诺一把丢掉手中的长剑之后,口中喃喃道“希望被人发现之后,你的鲜血还没有流干!”

语罢,捡起了他腰间的一个钱袋,想着烈日城门口的方向迅速走去,路上偷来一件极不合适的长袍,直接盖在了自己的身上,防止身上的血迹被别人发现。

就在他刚刚走出烈日城不到片刻,那不知道多久没有关闭过的城门,突然缓缓的关闭,城中的居民也都紧张了起来。

这时候,武家一个大殿之中,武家二长老武通,心疼的看着已经醒来的孙子武陵,暴怒道“韩诺!不管你逃到哪里,老子也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而此刻的韩诺,早已经拖着疲惫的身体,远离了烈日城很远,手中握着龙形玉佩喃喃道“为了我的身世,也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被冠名为杂种的韩诺,每日都在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前只能无奈做一名家族的仆人,而此刻成为了修炼者,将会走的更远,总有一日能够借助那玉佩来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

至少在他有了一定能力时,要尽可能的打听武爷爷的下落,没有武爷爷也就没有他的今天。

当他想起那模糊容颜的少女时,手中仅仅攥着一块紫色手帕,绣着和那少女衣领前一样的花瓣,使得懵懂年龄的韩诺,心里一阵心情激荡。

这应该是她为自己擦拭鲜血之后遗弃的,上面还留下了斑斑血迹,偷偷将手帕放在唇边,贪婪的吸着残留的清香,便小心的塞进了怀中。

本书源自蛧

第3章 凌雪

烈日城西面一条宽约百米的丹岚江,将两个大帝国分割开来,这边是紫云帝国的国界,而另一方是以商业为主的丰饶帝国。

正北方两百里不到的地方,是整个大陆最为神秘和可怕的万兽深林,只不过万兽深林三四百里的外围,却是人类最好的乐园。

那里拥有着大量的魔兽,外围魔兽级别都不算太高,最边缘处更是一些更加低等的野兽而已。

平日里很多的单人或者组成一个队伍,进入其中猎杀那些魔兽。

魔兽达到了一定的级别之后,头颅中就会长出一枚元丹,可以帮助人们提升修为,或者是加入丹炉之中和药材一起炼制丹药。

可以说陌兽的一身都是宝,皮毛能够做成防御的软甲,骨骼不但能够做成武器,有时候也是炼制疗伤药的必备之物。

血液更能够炼制成附增药剂,所以大批个人或者组成的雇佣军团,日夜都穿梭在其中。

魔兽的等阶为十个境界,每三阶相当于人类修炼者一个大境界的前中后三期,而十阶妖兽相当于坤境强度。

烈日城正北方四十里的地方,一个瘦弱身着褴褛的少年履步为艰的走着,约莫十五岁的样子,身高却有着一米七几,他正是从城中走出的韩诺。

颈部贴身挂着那块龙形玉佩,如行尸走肉一般时而奔跑,最后只觉眼前一黑便昏倒了过去。

经历了一场激战,身体失血也是非常严重,五十里的路程已经达到了极限。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繁星点点,四处窸窸窣窣的虫鸣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时不时还有一些飞蚊在他耳边跳舞,不远处升起了一堆篝火,将这个夜晚照的一明一暗。

跳动的火焰上架着一只野兽,油黄色的肉发出“呲呲”的声音,香味竟然让韩诺口中一酸,口水竟然不受控制的滴落嘴角。

围着篝火坐着四男一女,一名年长的中年留着大胡子,背后一把宽大的长剑,另外三名青年模样并没有携带武器。

那名少女似乎比他大上四五岁,但他敢保证绝对不超过二十,此刻正正抱着膝盖看着面前跳动的篝火,听着那些青年的争论声,时不时的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

挣扎着坐起身才发现,身上的伤口竟然在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已经完全恢复了,不可置信的韩诺伸手摸了摸,最终确定了这个事实,不由感慨道“难道这就是修炼者的强大之处?”

他背靠着一个车轱辘,隐约听到火堆旁一人道“团长,我们这整个雇佣团中也只有我们五人,除了您大剑师的级别之外,我们四人几乎都是初级剑师,现在又多了一个生死不知的小子,我看……还是趁他没有醒来将他扔掉算了!”

“兰奇,难道你真的忍心将他丢在这里?现在已经到了深夜,这里随时都可能有野兽出没,扔在这里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女子的声音响起之后,那名青年讪讪一笑低下了头,不过眼中似乎带有一丝怨愤,并没有表现出了,女子向韩诺这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顿时惊讶道“爹,那人醒了!”

另外四人也是转头向韩诺看来,见他靠着车辕仰天发呆,大胡子中年道“嗨!小子,还能走路吗?坐到这里来,鹿肉马上就可以吃了!”

韩诺低下头看着那中年,又看了看正向他点头的少女,扶着车辕起身走到篝火旁,一屁股坐在地上之后,脸上瞬间一阵刷白。

少女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拂面一笑,让韩诺顿时看的有些痴了,少女之所以会笑他,还是因为韩诺做下去的地方,明显的有着几块坚石。

而表情有些花痴的韩诺,也正是因为屁股传来的剧痛,才定格在当场很久没有异动,其实他的心里早已经疼的在颤抖,若不是天黑绝对能够看到,他的眼角还挂着两滴泪花。

有些尴尬,不着痕迹的移动了一下,再次引来少女的笑声之后,随后竟然将头深埋在膝盖,只能看到他的额头闪动的淡黄色,还有那已经杂乱到不成样的黑发。

那少女看起来还算比较活跃,起身绕过两人坐到韩诺身旁,也没有嫌弃他那一身的褴褛。

开口道“我叫凌雪,这是我的父亲凌峰,还有我们团队的三名成员,兰奇、飞阳、西文,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晕倒在进往万兽森林的路上?”

像他们的这种五人团队,还不能被成为雇佣团,因为根本没有那个申请资格,首先必须要有十名成员和两名以上大剑师,他们这两个条件都不满足。

平时也只是临时组建起来,到万兽森林的外围猎杀野兽,可以卖给一些普通的贵族,一般贵族都比较喜欢野兽的皮毛制作的衣物。

听到凌雪的话之后,韩诺过了很久才抬起头,依然直视着篝火道“我叫韩诺,谢谢你们救了我!”

韩诺说完之后继续低下了头,看着他那表情凌雪突然感觉心里一软,正准备说什么时,旁边的兰奇怒道“哼!看你这是什么态度,救了你就为了你一句谢谢吗?你这态度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吗?”

“兰奇,你说话能不能客气点?也许韩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难道就因为他衣着寒酸就讨厌他吗?爹!你看他!”

大胡子中年凌峰微微一笑,对此他也毫无办法,虽然他是这个小队的临时队长,但根本无法约束任何人,只能在战斗中处于指挥者的地位。

看着篝火上的鹿肉转移话题道“肉可以吃了,大家都分下一些吧,我今天感觉有些没胃口,就把我的那一份给小韩诺吃吧!”

对于身高近两米的中年,又拥有着大剑师的能力,一顿饭不吃倒不觉着什么,可是韩诺这小身板却不行,凌雪感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韩诺在分到一块鹿腿的时候食指大动,再也没有了之前的矜持和忧郁,顾不得烫的发麻的嘴唇,大口的吞食着手中的食物。

鼻尖和脸颊都沾满了油污,逗得凌雪在一旁咯咯直笑,凌峰也是苦笑着叹了口气。

填饱肚子之后的韩诺,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虚弱感,不过他的心情却没有明显的好转。

心理暗暗发誓,现在不但想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还要寻找到失踪五年的爷爷!

就在他们准备席地围着篝火休息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兽吼,敏感的凌峰顿时跳起身,将脚边的一把锈剑踢到韩诺旁边。

对着大家说“大家准备战斗,听声音这应该是一头魔兽!”

“魔兽!看来咱们是要发财了,这才刚刚进入森林,魔兽就自己送上门了!”

兰奇的话音落下之后,另外两名青年也是兴奋的点头,看着远处逐渐接近的魔兽,他们却再也没有了兴奋之色。

二阶魔狼!已经超过了他们的势力范围,凌峰大喝道“妈的,这里怎么会有二阶魔兽?雪儿带着那小子后撤,大家准备伺机逃跑!”

全身覆盖着灰色的皮毛,足有一米五高的魔狼,伸出猩红的舌头流下一缕涎液,滴落在草地上竟然发出一道白雾,那几株小草顿时变成了焦黑之色。

这是一头火属性的魔兽,拥有着龙之力四五层的修为,对于他们这个团队来说,绝对是不可撼动的,毕竟凌峰也最多能够匹敌一阶以内的魔兽。

魔狼一声吼叫向三名中年冲去,凌峰手持宽剑挡在了他们身前,直接劈向了那魔狼的面门,速度极快的魔狼只是一扭头,就躲避了他的这次攻击。

魔狼前爪一挥“嘶拉”一声,抓破了他胸口的衣衫,将其拍打出数米远,胸口的已经一片血肉模糊。

出现了这个变故之后,魔狼不再关注三名青年,而是继续准备攻击敢于和自己对抗的凌峰,随着它一步步接近,凌峰仿佛感觉大陆了死亡即将来临。

三名青年竟然趁着这个机会,直接转身就跑片刻已经没了踪影。

眼看着魔狼就要走到凌峰身前,之前撤离的凌雪弯腰拿起一块石头,直接砸在魔狼的后腿道“该死的畜生,有本事来杀了我啊!本小姐可不怕你!”

仿佛感受到了凌雪对它的侮辱,魔狼不再戏耍面前的人类,转头一跃而起冲向了凌雪,凌峰满脸死灰之色的喊叫着。

他知道只要魔狼落下之后,只有初级剑师的女儿,看到难以活下来,甚至包括他旁边的那名刚刚救下的小子!这一刻死神距离他们如此之近,几乎问道了魔狼口中的腥臭……

韩诺却并没有表现出恐惧,死死的盯着即将落下的魔狼,竟然直接将凌雪挡在了身前,让凌雪也是一阵感动,可是一切都似乎有些晚了!

二阶魔兽的一爪之力,就连大剑师的凌峰都不可能抵挡,更不要说那张开的血盆大口,几乎可以直接咬碎韩诺的脖颈。

大剑师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霸道邪尊 最为强大的中立势力龙神殿,数千年前被人阴谋篡位,龙神殿正统后裔何时回归?意外触发龙之  作者:木杉树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