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暴战帝

点击 玄幻奇幻 |作者:清风拂墨| 正版 | [收藏]

最强狂暴战帝
豆瓣评分:★★★★☆ [2金币]
绝色仙子,妖魅魔女,冰山圣女,天族仙女......各路仙子组团来袭!

恶霸皇子猥琐的冒出头来,提着黑不溜秋的板砖,领着嚣张任性的哈士奇,彗星一样崛起苍穹大陆,打爆一切不服,开启热血狂暴之路!踩爆诸天万界,成就史上最强男人,试问谁敢不服!装逼打脸战天骄,扮猪夺宝抢仙子!仙子请留步,你的法宝掉了!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下载5本书籍(按单本收费),免费区域不收费。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5本。全站资源无限制。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001章 老夫赐你一场造化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凄冷的夜风刮过,吹动着漫天乌云,发出诡异的风啸声。
  呜呜嗷!
  夜风卷动着枯萎的落叶,漫天的尘土,凛然刮过褪色掉渣的破旧筒子楼,一个鸟窝头青年靠着天台的一根天线,坐在小大锅上,脚下散乱放着几罐小麦王啤酒,还有一包酒鬼花生。
  “我靠,眼睛迷了!”赵无忧抓狂的捂住脸,揉了揉乌青的眼眶,神情很是悲愤郁闷,又透着凄凉无奈,睁不开眼睛,夜风吹乱了发型,全身泛起一阵寒意。
  “唉!老子招谁惹谁了,怎么这么背?”赵无忧垂头丧气的自言自语,他是妥妥的八零后,赶上了时代的大变革,发现毕业就是失业,没有任何关系的他,大学毕业后只能四处漂泊。
  浑浑噩噩过了五年,赵无忧惊讶的发现,自己还是三无人士,没房没车没存款,女朋友都找不到,还是光荣的单身汪一只,要想脱单不知要何年何月!
  嘀嗒!
  泪花从眼角滑落,赵无忧睁开通红的眸子,晶莹的泪滴砸在颈间的鼎形挂坠,诡异的融入挂坠里消失不见,不过他没有看到。
  赵无忧拉开一罐啤酒,仰头望着乌云密布的夜空,张开布满胡渣的嘴,酒液如清泉落下,进入了口中,一口气喝光了一罐啤酒。
  “就不该多管闲事,老子又特么失业了!”赵无忧满面通红,抓起几粒花生扔进嘴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业务员干得好好的,新来了一位漂亮女同事,还是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应届毕业生,自然要关照一下,没想到老板惦记上了,昨晚请吃大餐,又到歌厅K歌,老板灌醉了新来的女同事,要趁人之危。
  赵无忧恰好撞见,身为纯爷们怎么能忍,上去就是一顿老拳,打得老板鼻青脸肿,满地找牙,完成了英雄救美的壮举,只是结果差强人意!
  女同事果断不告而别,以身相许的戏码没出现,赵无忧被炒了鱿鱼,还赔了五千大洋医疗费,彻彻底底成了悲剧英雄!
  “老子不后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只是又失业了,兜里不到八百块,房租就要交不起了!”
  赵无忧自嘲苦笑,摘下脖颈上的翡翠挂坠,放到眼前打量,这是一块精雕细琢的碧绿小鼎,古香古色的老物件,赵家租传的传家宝,据说传承了数百年,到了这一代要单不下去了!
  翡翠小鼎挂回脖子,从兜里掏出包红梅,抽出一枝褶巴巴的香烟,放到了嘴里,用打火机轻轻点燃。
  赵无忧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白雾,挺身跳了起来,仰望着昏暗的夜空,癫狂的大声咆哮。
  “老天爷开开眼,给我掉下一箱票子吧!”
  “不掉钱也行,给我掉下一个仙女姐姐!”
  “仙女没有,掉一个校花也行,给我一个面子!”
  “没这么玩的,掉下一张馅饼也行,我要韭菜馅的!”
  夜还是那么黑!
  风还是那么冷!
  天台还是那么凄凉!
  赵无忧暴跳如雷,表情千变万化,笑得比哭还难看,透出生活的无奈,生存的艰难,现实的残酷!
  夜空乌云滚动,一道闪电照亮天地,轰隆一声炸响,酝酿了一个月的大雨,哗哗的落下,雨滴交织成朦胧的雨幕,瞬间笼罩天地,覆盖了筒子楼的天台,浇透了哇哇怪叫的赵无忧。
  “槽尼大爷,老子就要一张馅饼,安慰一下受伤的小心灵,至于下暴雨吗?”
  赵无忧浇成了落汤鸡,褶巴巴的烟头也浇灭了,脸红脖子粗,雨珠一行行滑过面颊,伸出中指遥指夜空,愤怒的咆哮道:“我从小努力学习,工作勤勤恳恳,谁都说我是好人,就特么没好报,老子哪里得罪你了,要这么坑我!”
  朦朦胧胧的雨幕里,乌云剧烈翻滚,闪电交错闪烁,汇聚成两团雷电眼眸,缓缓形成一张苍老的面孔,透过漆黑的天幕,居高临下的俯视大地,两道冰冷的目光,锁定了筒子楼天台,坐在小大锅之上,骂骂咧咧的落魄青年。
  “有种扔一亿下来,老子就服你!”赵无忧愤愤不平,双手一捋湿漉漉的头发,成为了标准大背后,靠着高高的天线,拉开一罐啤酒,仰头倒进嘴里,说不出的霸气侧漏。
  轰隆隆!
  天地间乍然一亮,夜空中的雷电眸子一眨,闪过一道粉色闪电,粉色闪电划破乌云,穿过朦胧的雨幕,砸向破旧的筒子楼,准确无误击中高高的天线。
  高压电流顺着天线,发出噼啪的炸响,闪过耀眼的电火花,一路向下滑去,正中呆若木鸡的赵无忧,粉色电弧充斥了全身,噼里啪啦的游走,最后汇聚到鼎形吊坠之中,啤酒罐脱手而出,飞向了夜空。
  赵无忧头发炸起,面孔扭曲,眼前白茫茫一片,手脚打着摆子,从脚下向上升华为蒸气,没有疼痛的感觉,只剩下最后一道怨念:“老子只是刚刚失业,发发牢骚,又不是渡劫飞升,至于天打雷劈,灰飞烟灭,我槽尼大爷!”
  暴雨冲刷着空空如也的天台,一罐啤酒坠落地面,蹦跳了两下,溅起几朵水花,赵无忧彻底消失,人间蒸发了!
  天地间漆黑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唯有一张雷霆面孔镶嵌在夜空,透过倾盆暴雨横扫大地,伴随着雷霆闪电,低声自语道:“后辈小子太过嚣张,竟敢坐在避雷针上辱骂老夫,还敢竖起中指叫嚣,既然你这么任性,老夫就送你一场造化!
  赐你万年不出的雷电宝体,生于帝王之家,你要还混不出个样来,别怪老夫无情,只能打回原形,继续当那穷叼丝,哈哈哈!”
  ......
  苍穹大陆浩瀚无边,大到没有尽头,宗门教派如漫天繁星,星罗棋布,万族共居于此,人族只是沧海一粟,唯一值得炫耀的优点,就是繁殖能力够强,堪称苍穹下第一种族优势。
  大陆北方天气恶劣,物产贫乏,妖魔鬼怪横行,人族在此繁衍生息,北赵王城邯郸繁华似锦,星光点点,灯火通明。
  王宫偏僻的西北角,一座古香古色的宫殿里,立着溜金的灯架,燃着八盏红烛,温暖清冷的烛光,照亮了黄花梨木大床。
  金色幔帐笼罩下,一个脸色苍白的俊朗少年,双眼紧闭,嘴唇发青,静静的躺在床榻上,没有一点生气。
  床头倚着一名娇俏小宫女,乌黑发髻梳成双半月,身段娇小玲珑,勾勒出婀娜的曲线,一袭碧绿轻纱宫裙,白皙小手抓住少年的两肩,剧烈的摇晃起来,水汪汪的大眼泪花流转,大声哭诉起来。
  “快醒醒,不能扔下曦儿不管呀!你要是挂了,曦儿可怎么活,必然落入七皇子之手,八皇子快醒醒!”
  小宫女哭哭啼啼,想到七皇子的恐怖手段,泪水一串串的落到少年脸上,双手来回摇晃,摇得少年的头如波浪鼓一样,来回蹭过隆起的衣襟,抱怨道:“赵无忧,你这个无恶不作的大坏蛋,宫里什么都有,你就是看不见,非要去勾搭花落月那妖女,一点便宜没占到,还天打雷劈了!”
  “快醒醒,千万不能死!呜呜呜!”小宫女悲从心起,哭得一塌糊涂,剧烈摇着少年的头,幻化出一片残影,没有一刻停息,她没有留意到,少年手指颤抖了一下。
  赵无忧眼前一片黑暗,只感觉头昏眼花,记忆定格在粉色闪电劈下的瞬间,那一瞬的惊悚震撼,难以置信,绝望的情绪,久久不能逝去。
  一股淡淡的幽香直冲脑海,脑细胞瞬间活跃起来,赵无忧脸颊仿佛枕着棉花,真是太舒服了,只是有点呼吸困难,老子还没死透!
  “好人一生平安,不会轻易挂掉的!”
  赵无忧乐开了花,认为自己躺在医院里,护士姐姐正细心关怀,艰难的睁开双眼,视线里光暗交替模糊一片,眼帘里浮现出梨花带雨的娇美少女,俏脸满是惊喜,正欣喜若狂的盯着他。
  目光定格在一处,赵无忧脸颊越来越红,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瞬间热血沸腾,心跳骤然加速,血液沸腾的冲向大脑,身为叼丝的极品宅男,哪见过仕女图中的古典美人,眼前顿时一黑,幸福的晕了过去。
  “殿下醒过来了!”林曦儿惊呼一声,低头看着再次昏迷的赵无忧,尖声大吼起来:“来人呀!八皇子苏醒了,快传太医!”
  随着林曦儿的喊声,漆黑的午夜,寂静如一汪春水的大殿,瞬间炸锅了,脚步声络绎不绝,喧哗声此起彼伏,许多人冲进了殿门。
  同时,赵无忧头痛欲裂,大脑如同针刺,潮水一样的记忆涌入识海,脑海里惊涛骇浪,一道道黑胶电影的画面,走马灯一样划过,融入了记忆之中。
  

第002章 神秘的翡翠小鼎

  苍穹大陆强者为尊,修行需要觉醒神魂,神魂千奇百怪,包罗万象,从刀剑枪斧到老虎狮子,蝴蝶蜜蜂,花草树木皆可为神魂。
  北赵国是众多诸侯国之一,赵王春秋鼎盛,雄心勃勃,充分发挥了种族优势,共有子嗣百余人,可惜阴盛阳衰,唯有九名皇子,剩下皆为公主。
  赵无忧没有觉醒神魂,没有修炼天赋,依仗着皇子的身份,到处惹是生非,沾花惹草,还胆大包天,不惧任何人!
  万花宫的天之娇女,“落花仙子”花落月驾临王城,赵无忧惊为天人,魂都勾没了,神勇的当街拦路,还没说一句话,结果旱地一声雷,全身冒出电蛇游走,眼前就是一黑!
  昏昏沉沉之间,赵无忧睁开眸子,悠悠的醒来,还是头昏脑胀,面前站着一男一女,男子胡须花白,头戴九龙冲天冠,一袭金光闪闪的龙袍,玉带束在腰间,一看就是一国之君,正是便宜老爹赵王。
  萧贵妃雍容华贵,发髻挂满珠花玛瑙,华丽的长裙尽显幽雅,哀怨的看着赵无忧,转而破涕为笑,气呼呼的道:“皇儿终于醒了,可吓坏娘亲了!”
  “不用担心,我皮糙肉厚,没事的!”赵无忧满脸苦涩,有点适应不了突如其来的状况。
  “皇儿好威风,不愧是寡人之子,当街阻拦落花仙子,颇有寡人当年的风范!”赵王满脸得意,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捋着白花胡须,眼中满是憧憬,遥想年少轻狂时,自己的风流往事,不知是在夸儿子,还是在夸自己。
  “谬赞了!哪有父皇当年霸道,扬言迎娶烟霞洞天圣女为妃!”赵无忧阴阳怪气的道。
  “哈哈哈,皇儿没有问题,还记得寡人最辉煌的一刻!”赵王仰头大笑,大手拂过赵无忧的额头,轻声道:“萧妃,不要打扰皇儿休养,我们回去歇息!”
  “皇儿好好养伤,不可到处乱跑!”萧贵妃叮嘱一句,挽着赵王缓步走出大殿。
  赵无忧长出一口气,躺在舒适的床榻放松下来,思索着即将面临的困难,没搞错的话,自己是穿越重生了,运气还算不错,穿越到八皇子身上,最有趣的是八皇子也叫赵无忧。
  苍穹大陆强者为尊,人族依靠神魂修行,神魂会自然觉醒,能觉醒神魂者,万之无一。
  赵无忧苦涩一笑,心里很遗憾,又无可奈何。前身是没有觉醒神魂的小白,只是淬体四层境界,又遭遇天打雷劈,搞不好筋脉寸断,彻底成了常人!
  他闭目养伤,依靠少得可怜的一丝灵气,进行了一次内视,脑海里一片清明,七筋八脉清晰可见,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观察丹田内时,整个人都懵了!
  灵气稀薄的丹田中心,悬浮着一尊三耳翡翠小鼎,一丝丝灵气从鼎口冒出,环绕着小鼎缓缓流动,如梦如幻散发着缕缕霞光。
  一道灵光闪过,他惊喜的发现,灵气流进丹田,滋养着枯竭的筋脉,没想到小鼎是宝贝,跟着自己来到苍穹大陆,看来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了。
  赵无忧欣喜若狂,知道捡到宝了,还没来得急研究翡翠小鼎,殿门缓缓打开,娇俏的小宫女端着一个托盘,轻摇莲步,婀娜的走了进来。
  “殿下万福金安,燕窝莲子羹到了,别饿坏了!”林曦儿嫣然一笑,声音清脆悦耳,不等赵无忧同意,扶起表情古怪的赵无忧,端过温热的莲子羹,陶瓷汤勺称起一勺,嘟起樱桃小口,轻轻吹着热气。
  赵无忧面红耳赤,激动得直哆嗦,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小宫女太奔放了,实在让人受不了,弱弱的道:“我还是自己喝吧!”
  “殿下大病出愈,太医叮嘱不可起身,别怕烫!”林曦儿不为所动,轻声道:“温热刚刚好,殿下多喝点!”
  “我我我.....味道不错!”赵无忧声音颤抖,望着近在咫尺的林曦儿,无奈的张开嘴,一口口喝了起来。
  “曦儿熬的汤,当然很好喝!”林曦儿暗暗得意,傲娇的昂起鹅首,刻意的昂首挺胸。
  赵无忧抻了一下懒腰,扫过旁边的林曦儿,淡淡的道:“我有点困了,你下去休息吧!”
  “晚安!”林曦儿行了万福礼,俏生生的走出大殿,关好了殿门。
  大殿里空空荡荡,微弱的烛火无声燃烧,赵无忧毫无睡意,拿过床边的铜镜,铜镜里浮现出俊朗的少年,望着那张稚嫩的小脸,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
  “感谢老天爷,给我从来一次的机会,这一世我要活得精彩,终于不用为钱发愁了!”赵无忧喃喃自语,攥紧了拳头,拉开床头抽屉,捧出檀木盒子,轻轻的打开盒子,一道道炫目的金光晃花了眼。
  盒子里躺着十多枚金元宝,许多银锭子,三张千两银票,还有一个小巧精致的储物袋。
  赵无忧拿过储物袋,灵气涌入其中,很顺利的打开了,里面有三十六枚下品灵石,还有一把宝器战刀,几件锦袍马靴,火石蜡烛等杂物。
  “有灵石就好,正好修炼一下试试!”赵无忧盘膝打坐,掏出一枚灵石放入手心,闭目养身修炼起来。
  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级,天级为最高,黄级为最下,每一级又分为上中下三品,天级上品功法很稀有,作为淬体期的启蒙功法,很是难能可贵。
  赵无忧没觉醒神魂,前身知道修行无望,所性破罐子破摔,选择了皇室唯一的天级中品功法《八步崩天拳》,同样是最难修炼的功法之一,北赵国传承千年,没人修炼成功。
  空有天级功法之名,确无一人修成,这是公认的鸡肋功法,还不如黄级下品的垃圾功法容易修炼。
  王宫里灵气稀薄,不是传说中的洞天福地,要修炼只能用灵石。
  赵无忧很快进入状态,灵气从灵石溢出,顺着手掌游走于经脉之间,最后融入丹田之中,化为丹田里一缕灵气。
  不知不觉之间,丹田正中心的翡翠小鼎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外来的灵气进入小鼎之内,一缕缕浓郁的真气,从鼎口冒出,进入了丹田里。
  “嘎吧!”灵石失去光泽,碎裂成飞灰,赵无忧欣喜若狂,惊喜的发现,小鼎不仅能吸收天地灵气,还能提纯灵气浓度,修炼速度愣是提升了三倍。
  通过内视仔细观察翡翠小鼎,发现鼎壁刻着玄妙神秘的金色铭文,灵气闪动间,流转着缕缕美轮美奂的金光!
  日月交替,太阳露出一抹笑脸,驱散了漫天黑暗,天亮了!
  赵无忧双眼紧闭,木雕泥塑的盘坐修炼,忘记了时间,随着太阳落山,月亮悬挂夜空,天地间重新进入黑暗,时间匆匆而过。
  咔吧一声脆响,最后一块灵石碎成碴碴,赵无忧从修炼中醒来,望着空空如野的储物袋,哪里有半块灵石。
  “灵石用得这么快,没有问题吧!”赵无忧内视了一下,发现丹田里灵气缭绕,小鼎还在冒着灵气,境界也从淬体四层,升到了淬体六层,连续进阶两层,感觉很不真实。
  前身从八岁开始修炼,即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那也修炼了六年,只修炼到淬体四层,赵无忧修炼了一夜,天还没有大亮,怎么就连升两级,这不科学?
  “殿下醒过来了,你不吃不喝坐了十天,吓死我了!”林曦儿出现在床头,惊慌失措的提醒道。
  “没事了,我要沐浴更衣,准备晚宴!”赵无忧摆了摆大手,跳下了床榻,肚子咕咕直叫,十天没有进食,发出了抗议。
  一盏茶的功夫,三位小宫女提着水桶鱼贯而入,很快搞定了洗澡水,行礼匆匆离去,大殿里只剩下赵无忧和林曦儿。
  “曦儿帮你,好不好?”林曦儿春风满面,小脸白里透红,满是兴奋激动,不怀好意的走向赵无忧。
  “停!下去准备晚膳,我自己来!”赵无忧内心纠结,很想答应下来,享受一下封建王朝的福利,又感觉有点不妥,脑袋有点乱,瞬间想通了,沐浴的是自己,占便宜的是林曦儿,这绝对不能有,小爷的节槽不能丢!
  “切!”林曦儿嘟着小脸,冷哼一声,不情愿的走向大殿,关好了殿门。
  望着那美好的倩影,赵无忧有点后悔,这丫头别看个子不高,身段婀娜修长,放到后世绝对是一位校花,本该享受二代阔少的围追堵截,阿谀奉承,可惜生在苍穹大陆,只能委屈的当贴身小宫女了。
  赵无忧泡在浴缸里,扫过水面飘浮的花瓣,闭目思索原本的记忆,林曦儿是萧贵妃的八杆子打不着的娘家远亲,安排到自己身边,不仅是贴身小宫女,还是值得信赖的亲信。
  “这么多宫女侍候,还有林曦儿跟在身边,前身是怎么想的,非要调戏那所谓的落花仙子。”赵无忧百思不得其解,回忆花落月的风姿,怎么也想不起来,模糊的光影勾勒出一道倩影,高挑的身段,纤细柔韧的蜂腰,惊心动魄的曲线,尤其是那腿,最少有一米多长。
  “我去!前身死得不冤,还真遇到女神了!”赵无忧惊呼一声,心跳突然加速,花落月的脸怎么也看不清。
  

第003章 嚣张跋扈

  天空蔚蓝清澈,白云朵朵,没有昏暗的雾霾,刺鼻的尾气。
  大殿里飘散着饭菜香气,黄花梨木的八仙桌面,摆满了一盘盘珍馐美味,赵无忧坐在桌前,望着五颜六色的菜肴,有点惊呆了!
  “殿下请用膳,御膳房新进了荒兽肉,这盘焦香肉条是一阶荒兽独角黄羊,这盆麻辣鱼片是一阶海兽大头鲳!”林曦儿站在旁边嫣然轻笑,夹起焦香肉条先吃了一口,确认没有毒,又夹起一块放到赵无忧碗里。
  “不用这么小心吧,我又不是东宫太子,没人下毒害我的。”赵无忧啼笑皆非,品尝了一下黄羊肉,味道鲜美很有嚼头。
  “害人之心不可有,放人之心不可无!殿下身份尊贵,有希望登基为大王,众皇子虎视眈眈,特别是邪恶的七皇子,早就想除掉殿下了。”林曦儿压低声音,小声说道:“殿下遭遇雷劈,昏迷不醒之时,七皇子还威胁过曦儿,不得给殿下喝药,不然就......!”
  “不然,怎么样?”赵无忧眉头一皱,脸色沉了下来,放下了筷子。
  “不然,就等殿下驾崩,买通宗人府收走曦儿,享用完再卖进花楼!”林曦儿暗暗后怕,怯生生的诉说了经过。
  “欺人太甚,找机会一定废了这厮。”赵无忧愤怒的一拍桌面,皇宫里表面繁华,内里确藏污纳垢,明争暗斗,并不太平。
  “殿下打不过他的,七皇子是淬体五层。”林曦儿俏脸通红,弱弱的道。
  “正好要问你,灵石用光了,到哪里领取?”赵无忧暗自好笑,他已然是淬体六层,击败七皇子并不是问题。
  “明天正好发放俸禄,殿下可以到太学院领取十枚灵石,还有千两白银。”林曦儿款款道来,皇室子弟按月发放俸禄,月初发放一次。
  “明早去太学院逛逛!”赵无忧笑道。
  “殿下切记,七皇子号称拦路虎,明天要是挑衅,千万别跟他打架!”林曦儿提醒道。
  “怎么回事?”赵无忧问道。
  “每月发放俸禄,拦路虎就会堵住太学院大门,抢夺别人的灵石,殿下已经被抢了十几次!”林曦儿嘲弄道。
  “特么的,这厮这么嚣张!”赵无忧愤愤不平,没想到皇子里还有恶霸。
  “嘻嘻,殿下小心了!”林曦儿露出小狐狸的笑容,乐呵呵的吃着美味佳肴,拿着公筷不停的给赵无忧夹菜,话说三十多道大菜,一样吃一口也饱了,她显然很喜欢试菜的活儿。
  腐朽的封建王朝就是奢侈,赵无忧暗暗得意,很满意皇子的生活,不仅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还有可爱的小宫女伴在左右,生活太惬意了。
  清晨,灿烂的阳光照进大殿,赵无忧穿戴整齐,头戴束发紫金冠,腰系闪光的金腰带,一袭黑色绸缎蟒袍,脚蹬牛皮快靴,储物袋放到怀里,整个人精神抖擞,焕然一新。
  “哇噻,殿下好帅!”林曦儿拍着小手,美眸里满是小星星,帮赵无忧戴好束发紫金冠,四名侍卫跟在赵无忧左右,离开了皇宫别院。
  阳光的照耀下,入眼是金碧辉煌的宫殿,琉璃瓦反射着霞光,亭台水榭,假山瀑布,左右是高大的红漆宫墙,赵无忧走马观花一样,走出了北赵王宫,坐进一辆华丽的马车,赶往目的地太学院。
  侍卫在前面开道,马车畅通无阻,很快到了太学院门前,赵无忧跳下马车,大步流星的走进大门。
  北赵王朝最高学院就是太学,教的不是孔孟之道,反而是修炼功法和武技,学子多是朝廷大臣子嗣,还有天赋超绝的平民学生,太学最终的目标是培养栋梁之材,守卫北赵边疆。
  赵无忧凭借记忆,顺利领取了俸禄,刚刚放回储物袋里,太学院里传来一阵喧哗声,还有打斗的叫嚣声。
  “还真不消停!”赵无忧好奇心大起,大家都喜欢看热闹,他自然不例外,大步流星的赶了过去,分开前方看热闹的人群,向里面挤了过去。
  围观的学生认出赵无忧的身份,顿时哄堂大笑,自觉的让开道路,还七嘴八舌的打着招呼,丝毫不忌惮皇子身份。
  “八爷万福,这么快就痊愈了!”
  “天打雷劈都没事,八爷就是牛掰!”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的就是八爷!”
  “落花仙子不是凡人能驾驭的,八爷还需再接再厉!”
  赵无忧满头黑线,礼貌的向四周抱拳,他哪里知道,前身调戏那落花仙子的辉煌历史,已然成为王城百姓的谈资,茶余饭后的笑料,他就是反派恶霸,老天都要惩罚的大坏蛋!
  包围圈里有两人,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郎,脸颊黝黑,貌似忠厚,一袭火红蟒袍,金冠上的红绒球来回晃动,分外的醒目精神,不过那硕鼠一样发亮的眼眸,不时闪过阴毒之光,此人正是七皇子赵莽。
  赵莽的对面,站着十岁左右的顽童,穿着绿色蟒袍,左手提着晶莹剔透的糖葫芦,右手紧握着储物袋,小脸铁青,愤怒的瞪着挡路的赵莽,这小家伙是九皇子赵真。
  “九弟,交出十枚灵石,我就让开道路!”赵莽抱着肩膀,理直气壮的道。
  “又跑来抢灵石,不怕我告发你这恶霸!”赵真愤怒的道。
  “皇子之间公平竞争,打不赢就交出灵石,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父王也管不了。”赵莽阴冷一笑,一把夺过糖葫芦,咬下一粒大口嚼着,嚣张的道:“嘿嘿,不服回家哭去!”
  “无耻的强盗!”赵真怒吼一声,摆出了莽牛拳的架势,就准备动手。
  “哈哈哈,不过是莽牛拳,哪有某家的蝮蛇功犀利!”赵莽洋洋得意,几口吃光了糖葫芦,挑衅的勾了勾手指。
  “打死你这拦路虎!”赵真大吼一声,蓦然向前冲出,狂奔的莽牛一样钢猛,小拳头带起劲风,狠狠砸向赵莽的面门。
  “嘿嘿,小破孩这么任性,七哥不介意跟你玩玩!”赵莽满脸坏笑,利落的躲过一拳,没有出手还击,面对暴怒的九皇子,闲庭信步游走在拳脚之间。
  赵莽不时出言挑衅,气得小家伙暴怒,莽牛拳狂风暴雨打出,可惜碰不到对手的衣角,实力高下立判,淬体三层和五层的差距,仿佛不可跨越的鸿沟。
  “小破孩,七哥教你尊敬兄长,去除顽劣调皮的坏脾气。”赵莽叫嚣一声,抡起沙包大的拳头,势大力猛的砸向九皇子的小腹。
  “住手,老七玩得过份了,淬体三层哪里挡得住淬体五层的蝮蛇功!”赵无忧大吼一声,冲进了战团,一拳砸向赵莽的拳头。
  “嘭!”一声沉闷的爆响,两人各退三步,站稳了脚步,赵莽不怒反喜,手指着赵无忧的鼻子,放声狂笑起来。
  “嘿嘿,八弟还没死,真是可喜可贺,又有人给七爷送灵石了!”
  “老子没给你上坟烧纸,怎么舍得走?”赵无忧毫不相干,攥了攥麻木的拳头,不仅暗暗心惊,这浓眉大眼的家伙有两下子。
  赵莽脸色阴沉,甩了甩麻木的手,上下打量着八皇子,调侃道:“恢复得不错,看来能跟我一战,好久没教你怎么做人,真的很期待!”
  “彼此彼此!”赵无忧冷笑一声,摸了摸旁边九皇子的头,心里暗暗不爽,这厮还真是无良,连没到十岁的小屁孩都抢,简直丧心病狂。
  “八哥,你打不过强盗的,小弟回宫去搬救兵!”赵真缩了缩头,钻进人群逃之夭夭,跑得比兔子还快。
  

第004章 好狗不挡道

  “我靠!”赵无忧顿时无语,脑门闪过三条黑线,跑路就跑路,还找这么拙劣的借口。
  “嘿嘿,小九逃走了,你这好人要倒霉了!”赵莽嬉皮笑脸,嘴角扬起一抹邪笑,伸出了黑不啦及的大手,奚落道:“交出二十枚灵石,滚出太学院,省的脏了七爷的手。”
  “好狗不挡道,识相的滚开!”赵无忧厌恶的道。
  “废物有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赵莽皮笑肉不笑,虎视眈眈的盯着赵无忧,拳头攥得嘎吧做响,从小到大,这厮经常欺负人,依仗着大二岁的优势,修为一直压制着赵无忧,没少揍前身的赵无忧,灵石就抢了一百多枚,还美其名曰借走了以后还,督促弟弟修炼。
  “废话少说,看拳!”赵无忧抡拳就打,丝毫没有留手,面对欺凌弱小的恶霸,就得狠狠的教训。
  “咔吧!”空气发出一声炸响,八步崩天拳轰向赵莽的胸膛。
  赵莽嘴角扬起狞笑,飞起一脚踢出,两人在空地打斗起来,拳来脚往,打得旗鼓相当,啪啪的音爆声不停炸响。
  围观的学生欢喜雀跃,跳脚的加油助威,唯恐天下不乱的吼叫起来。
  “八爷加油,放倒拦路虎!”
  “蝮蛇功果然威猛,不同凡响呀!”
  “八步崩天拳更牛掰,拳拳发出音爆,多拉风呀!”
  “拉风没卵用,八爷只是淬体四层,拦路虎可是五层,等级压制!”
  赵无忧蓄力已久,蓦然真元爆发,一步重重踏地,全力砸出一拳,发出炸雷的轰鸣声,出膛的炮弹一样砸向赵莽的黑脸。
  八步崩天拳,一崩天雷动!
  “轰隆!”雷鸣声震耳欲聋,围观学子瞬间失聪,震撼的望着战场。
  凛冽的拳风刮过黑脸,赵莽双耳蜂鸣,脸色难看至极,双拳交叉在面前,阻挡那惊天一拳。
  “嘭!”赵莽倒退向十多米远,勉强站稳了脚步,双拳麻木酸痛,脸色铁青发紫,难以置信的盯着保持出拳架势的赵无忧。
  “废物,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最强狂暴战帝 绝色仙子,妖魅魔女,冰山圣女,天族仙女......各路仙子组团来袭!恶霸皇子猥琐的冒出头来  作者:清风拂墨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