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门枭宠:惹火辣妻拽上天

点击 现代言情 |作者:颂颦| 正版 | [收藏]

军门枭宠:惹火辣妻拽上天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穆云罗出狱的那天,影帝带着一大帮记者在监狱门口给她求婚了。
 
穆云罗很淡定地当着众多摄像机的面,把影帝打残了,然后风轻云淡地一步又踏回了监狱。招呼着狱警道:“兄弟,我再住几天。”
 
她是帝国集团云敖的独女,自小嚣张跋扈,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纨绔女流氓。
 
“知道你为什么叫穆云罗吗?”老爹一脸高深莫测道。
 
“你姓云,老妈姓罗。”穆云罗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家老爹道。
 
“那穆呢?”老爹不理会她的眼神,又凑过来,笑得十分猥琐。
 
“你不是说是你乱凑的吗?怕你仇家知道我是你女儿绑架我,可是你说说,现在道上谁不知道我穆云罗是你云敖的女儿?”在穆云罗看来,该姓简直多此一举。
 
“哦,骗你的。”某爹一脸欠扁,一点心虚的感觉都没有。
 
“云敖~”穆云罗眯眼……
 
“啊!其实穆是你未来老公的姓,你从出生就是随夫姓的……”
 
“卧槽~”这大概是个坑吧~
 
她桀骜不驯闯祸成瘾追求者无数,他孤傲如狼,是个天生的狩猎者,而有一天他盯上了一只猎物,一只漂亮狡猾的狐狸精。
 
她是凤城最嚣张跋扈水性杨花的坏女人,他是华国最年轻有为铁血冷漠的少校,多少女人趋之若鹜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她竟然第一次见面就直接坐他怀里了。
 
“你就是我未婚夫?哟,长得不错啊~还是个兵哥哥,够劲儿……”初见,她虎着胆子调戏他,就想让他来拒绝这场不合逻辑的娃娃亲。
 
可是,这是虾米操作?
 
穆迟长臂一拦,将她搂坐到他腿上,凑近她在她耳边缓缓道:“你就是穆云罗?身材不错,长得漂亮,前凸后翘,够味儿……”
 
所以,谁说穆少校冷漠古板,谁说穆少校不懂风情的?这他妈明明就个军痞子,是只永远喂不饱的狼……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凤城臭名昭著的坏女人

“大小姐,请跟我们回去吧!”

监狱门口站了两个黑衣便装却高大威猛的男人,低首对监狱里悠悠闲闲磕着瓜子的女人道。

“我要是说不呢?”穆云罗翘着二郎腿,妩媚的眼媚丝丝地瞧着站在门口的黑衣人,以及在一旁唯唯诺诺掏着钥匙的警察局局长。

“大小姐,已经有人保释您出去了,您就别待在这里受苦了,我们这里庙小,供不起您这尊大佛~”那警察局局长打开了监狱的门,退到了后面,让两个黑衣人进去。

“闭嘴,今儿个老娘还真就待定了这儿,回去告诉云敖,结婚宴办多大老娘砸多狠。”

穆云罗从包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咬着,其中一个黑衣人赶紧摸出打火机给她点上。穆云罗深深吸了一口,瞥了他们一眼道。

“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另外一个黑衣人恭恭敬敬道,高大的身躯在这窄窄的狱牢里显得逼仄极了。穆云罗看着烦,虚吐出口中的烟雾,纤细白皙的指尖叼着烟,有些不耐烦地看着眼前这些烦透了的人。

“出去。”穆云罗冷声道,那两个黑衣人不敢反驳,走了出去,却还是站在外面,等着她的回复。

尔后,穆云罗邪肆地勾唇看着警察局局长向成功,笑道:“向局长,如果不保释,我应该被拘留多久?”

“大小姐,也就三天。”他自然不敢说多了日期,云家的大小姐嚣张跋扈谁人不知,只是从前大不了只是来警局带几个自己人走,谁知昨天喝醉了把人酒吧给砸了不算,还给烧了,然后报警把自己给弄局里来了。

接到这样的大人物,底下的人不清楚竟然直接把人给拘留了。等他知道,云家已经派人过来保释了,那还好,没有直接把人劫出去,也算是给了他这个局长一点薄面。

他哪里知道不是给他面子,而且没人敢强迫关在拘留室里的那个女人。

“三天后,再来接我。”三天后就是云敖结婚,她倒是很想看看他要怎么圆这个场,她得好好想想该怎样砸了他的场子,就像昨晚那样烧了酒吧,还是来点什么别的有趣的节目?

“小姐~”那两个人是云敖最得力的手下,却是半点不敢招惹穆云罗,谁让穆云罗是云敖最宝贝儿的女人,得罪了她相当于把自己的前程往火坑里送啊!况且云老大也交代了,不许伤到穆云罗半分,这样艰巨的任务,让他们很绝望好吗?

“好了,别磨叽,昨晚的事儿上报了吗?”穆云罗又吸了一口烟,身上穿的是昨晚泡吧时的小吊带,妩媚缱绻的大波浪被她轻轻撩到一侧,露出漂亮的天鹅颈和完美无暇的蝴蝶锁骨,只是在场的男人,没人敢偷看一眼。

“已经压下来了。”

“ok,你们可以走了,别来烦我。”穆云罗不再多言,将烟头往墙上一杵,然后扔在地上,直接转身躺下,柔软身板下是坚硬如铁的硬板床,那被子也是臭烘烘的,也不知被多少个刑犯盖过,但是穆云罗没有觉得怎样,直接扯过来,将自己盖住。

“是。”

待人都走了,穆云罗才忍不住蜷缩起身子,用被子将自己裹得更紧了,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动,穆云罗没有管它,伴着手机嗡嗡的震动声,闭上了疲惫的双眼。

这三天,穆云罗过得十分惬意,一点也没有点坐牢的样子,警察局的人应当是被交代了什么,各处需求一应俱全,就差给她换成豪华总统套房供着了。

凤城的警察局修得很和谐,正面是警局,后面就是监狱,所以一般不管是嫌疑人还是拘留都给关在后面的监狱里,里面有十恶不赦的杀人犯,也有阴沉冷郁的变态疯子。

当然,也有跟她一样的,犯了事儿被临时关押的有后台的豪门子弟。穆云罗隔壁便是一个打扮得比她还贵气的女人,一身小香风香奈儿,贵气十足的模样,她是昨天进来的,而穆云罗明天就能出去了。

“小姐,已经办理好保释,跟我们回去吧!”穆云罗觉得有趣,不自觉地盯着隔壁新来的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但那脾气跟她还真有得一拼。

“不走,这里包吃包住,多好。”哎呦,是个带劲儿的货色,有趣。

“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那门口明显是保镖的男人沉声道,显然态度不善。

“呵,我就不,外面有什么好,还不如这里清净。”穆青鱼道,一屁股坐在硬床上,脸上的表情轻轻浅浅,到底是个闺秀,言行举止间总会带着一股子豪门修养。

“嘿,小妞儿,你犯了什么事儿?”穆云罗挑眉看着隔壁间那个香奈儿小姑娘,痞里痞气地吹了个流氓哨,道。

“聚众打架,你呢?”穆青鱼顺口就回答了,侧头看向隔壁,却见一个风情万种的尤物般的女人,穿着一袭大红色的吊带裙,性感的大波浪被斜敛在左肩,露出优美的天鹅颈,眯着一双桃花眼,绕有兴趣地盯着她看。

“烧了间酒吧。”穆云罗也顺口答到。仿佛在她眼里这只是一件小事,不值一提。

“南街的遇见酒吧是你烧的?”这两天这事儿都上新闻了,听说是那股势力作乱,原来不过是个女人干的,而且已经入狱了。

“嗯……看不顺眼。”穆云罗眸色一顿,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回应道:看不顺眼。

“哦。”知道那女人不想多言,穆青鱼也不多问,只是看着,便觉得隔壁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定然是个有故事的女人,那一地的烟头和略微颓靡的脸色,以及提及那个酒吧女人微微一愣的神色。

“我叫穆青鱼。”穆青鱼忽然又道,根本不把门外等着的保镖放在眼里。

“穆云罗。”穆云罗挑眉,想不到居然还碰见个跟自己一个姓的女人,挺有缘份的啊。

“你……就是穆云罗?”穆青鱼不禁瞪大了眼,有些讶异。连站在隔壁监狱外接自家小姐回家的保镖都忍不住看过来,眼底闪过惊恐。

“我是,交个朋友?”穆云罗笑笑,她交朋友从来只看眼缘,喜欢就交,刚好这小妮子挺有趣的,看起来有那么点志趣相投的感觉。

“小姐,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门外的保镖有点慌,要说穆云罗的名字,那在凤城可是数一数二响当当的,目无王法嚣张跋扈仗着云老大的势力不知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是凤城臭名昭著的坏女人。

然而没人敢得罪她半分,因为她的父亲云敖,干的是黑白两道杀人沾血的生意,在凤城可谓一手遮天。

关键是前两年洗白了,这时候云家已经跻身豪门贵族前列,新旧豪门都急切地巴结云老大,就希望在凤城有所倚仗,算得上凤城炙手可热的人物。

不过这个女人居然还能把自己弄监狱里,而且这警察局居然敢关,真是难以置信。

“不走……穆云罗是吗?你这个朋友我交了。”穆青鱼挑眉,那副乖乖女的装扮一点也掩不住她眼底的狡黠,果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呢!

“很好,让他滚吧,碍眼。”穆云罗瞥了一眼僵硬地站在监狱门口,一脸惊悚地看着隔着一道铁栏杆各自坐在硬板床上打算畅谈人生的女人的保镖……

“你可以走了,回去告诉爹地,下次再让我看到那女人,我照样收拾。”明明一副乖乖女的打扮,口气倒是不小。

“是……”那保镖转身就走,想来大概是回去回话了。

“穆云罗,我听说凤城这一片都是你罩着的?”穆青鱼一改刚才的傲慢姿态,凑到铁门边看着那个慵懒地倚着墙的女人。

“还行。”穆云罗语气有些冷淡,在她眼里这样想要巴结自己的男人女人实在太多,刚刚提起的兴趣突然就焉了一点。

“那以后我罩着你。”穆青鱼脸上挂着纯粹可人的笑,说出的话倒是口气不小。

“你在开玩笑吗?我穆云罗……需要你罩着?”穆云罗勾唇,越发觉得这女人有趣,只是白日梦可能还没醒。

“以后你就知道了。”穆青鱼神秘一笑,但叹一语成谶。

“哦?走着瞧咯。”穆云罗不以为意,在凤城还没有敢跟她较劲的人,连云敖也是拿她当祖宗供着的。

只是近来她这老爹越发猖獗了,他要玩女人她这个女儿也表示理解,毕竟老妈都走了那么多年了,老爹再找个老伴什么的她也不反对。

问题是以他们家现在的势力什么样的女人不巴着脸爬过来,偏偏找个下过水的女人,下过水也没什么,问题是三十多岁……她女儿都二十四了,给她找个后妈只比她大几岁。

谁都看得出来那女人是冲着什么来的,她倒是不信精明如她爹会不知道那女人的心思。反正只要是她穆云罗不喜欢的事,那就意味着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想要娶是吧?那么这婚宴老娘就给你搞大点。

穆云罗倚着牢门抽烟,幻若游丝的白烟渐渐散开,拢在她身边有种迷离缱绻的感觉。她是暗夜里的蔷薇,散着迷郁的魅香又长着淬毒的刺。

她眸子炽热,里面燃着弥天大火,那是她亲手放的,看着那火种疯狂地滋长,邪恶地吞噬着那件酒吧她就觉得快意。

遇见,遇见,这名字取得可真是……碍眼。

------题外话------

新坑,暂不填~

有什么别扭,咱们回家闹

第二日一早,穆云罗就收拾好自己准备出去了,她看了一眼那个缩在床角极其嫌弃监狱环境的穆青鱼,眼睛红红的,眼底一片乌青,看来是在这里睡不惯?

毕竟是个娇贵的小姐,这样的地方这人怕是从来没有待过吧。但她也仅仅只是瞥了一眼,她今日可是有正事要做,老爹结婚怎么能没有她这个宝贝女儿见证呢?

昨晚外面就齐刷刷站了不少保镖在那候着了,大家都知道老爷只是喊打喊杀叫得热闹,但是他们要真的照他的话伤着了穆云罗一点点,那么他们也别想活了。

所以保险起见,大家都就在监狱外面候着。穆云罗剥了根棒棒糖叼着,跟着狱警往外面走。

“哎,穆云罗,你怎么出去了?”穆青鱼熬了一晚上见她一大早就收拾好,但是没想到她是马上就要出狱了。

“一起?”穆云罗随口一说。

“好好好,我也要出去,快给我开门。”她昨天还在那里信誓旦旦不出去,但是现在打脸不要太快~

那狱警巴不得快点送走这两个姑奶奶,明明保释都办好了,非要留在牢里面受罪,这又是何苦,更何况还弄得他们提心吊胆的。

“好的,穆小姐。”狱警很快打开门让穆青鱼跟着穆云罗一起出狱。

穆云罗看穆青鱼那憔悴的样子,从包里摸出来一根棒棒糖递给她道:“喏,草莓味的。”

穆青鱼看着她,愣神着接过她手里的棒棒糖。虽然刚刚认识这个在凤城臭名昭著的女人,但是通过短暂的相处,她觉得穆云罗这人其实挺好的,不过是长相媚了些,隐隐还有些诡谲妖娆,心地还是好的。

“谢谢。”她随手剥开,也叼在嘴里,一股浓郁的甜酱的草莓味散在嘴里,味道算不上好,不够精致细腻,做工也很一般。

看她微微皱起的眉头,穆云罗扯了扯唇角,皮笑肉不笑道:“忘了告诉你,五毛一根,还没考虑到你这大小姐吃不惯。”

穆青鱼从小就是家里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什么东西都是用最好的,十七岁被送到国外读书,才回来没几天就因为跟人打架闹到警察局来了,自然是没吃过这种廉价的糖。

“你不也是大小姐吗?你能吃我也能吃,走吧。”穆青鱼道,然后津津有味地含着棒棒糖往外走,只是香精的味道有些重,其实这样甜滋滋的味道她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了,味道挺好的,她才没有嫌弃呢!

只是她倒是有些好奇,这穆云罗可是帝国集团的独女,居然会喜欢吃五毛钱一根的棒棒糖?倒是稀奇。

“得。”穆云罗见她不甘示弱的样儿,笑笑。

谁知监狱刚刚打开,外面就是波涛汹涌的人潮,很多记者扛着相机蹲着外面,本来最是清冷的一条街此刻人满为患。监狱大门打开后就是一条超长刺眼的红毯。

红毯两边摆着无数娇艳欲滴的玫瑰,不远处一个英俊的男人穿着纯白色的手工西装站在红毯中央,抱着一捧包装精美的烈焰玫瑰笑得温文儒雅。

他一步步向她走来,四周的人群都成了背景,男人眉峰笔直,那双神潭般的醉眼若温和绮丽的漩涡,诱人深入。

天上突然下起玫瑰雨,红郁的花瓣纷纷扬扬若一场盛大的幻梦,空气中也散开那玫瑰层层叠叠的芬芳,穆云罗刚刚出来刚好踩在红毯上,锋利的红色高跟鞋刺在红毯上,修长的细腿笔直完美,她今天穿得随意,不过是一条白色吊带连衣短裙另外随手将一件红色的薄纱披风裹在身上。

微卷的大波浪慵懒地披在脑后,露出她最是性感的天鹅颈和蝴蝶骨。不过是很随意的打扮,但是偏偏穿在她身上就是那样透着一股子勾魂摄魄的味道。

她虽然恶名在外,但是她的美貌在凤城最毋庸置疑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个凤城第一妖精的称号。

男人眼里覆满沉迷和眷恋,他一步步靠近,仿佛是踩在自己的心跳上。终于,他站在了她的面前,四面八方的记者都为之兴奋激动,纷纷疯狂拍照,这可是个大头条啊,不管这婚求不求得成功,光是影帝顾祁求婚凤城第一美艳妖精就可以占足头条啊!

“云罗,嫁给我好吗?”顾祁单膝下跪,将火红的玫瑰花束递在穆云罗的面前,他的嗓音有些低沉,宛如优雅的大提琴般好听。这样一场盛大的浪漫的求婚仪式,好像很多少女渴求多年的梦。

但是穆云罗是谁?她微微挑眉接过了顾祁手里的玫瑰花,人群里响起惊人的欢呼声,大家都十分兴奋地大叫:“嫁给他,嫁给他……”

顾祁站起身,想要拥抱她。但是穆云罗却轻飘飘地躲开了他,然后当着那么多记者和摄像机的面,将那捧玫瑰扔在地上冷冰冰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不,云罗你听我说,我爱你……”顾祁有些不知所措,他想要靠近她,但是穆云罗却没让他近一点身。

“顾大影帝,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要我说几遍?”穆云罗躲开他想要触碰她的手,冰冷的嗓音夹杂着一丝不耐道。

“云罗,你听我解释,那是个误会。乖,那么多记者都在呢,你给我留点面子,有什么别扭,咱们回家闹……”顾祁却是不依,他好不容易才追到她,怎么能够轻易地放手。

“顾祁,我给了你脸,是你自己不要,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穆云罗冷着一张脸,把叼在嘴里的草莓味棒棒糖扯出来往旁边一扔,刚好落在垃圾箱里。

然后当着那么多扛着相机的记者和耀眼的闪光灯的面,一个过肩摔把一米八几的顾祁给……放……趴了。

穆青鱼本来站在后面看戏,这时候也呆了,嘴巴张着脸嘴里的棒棒糖落下去了都没注意。这是什么神操作?不是求婚大作战吗怎么秒变打架现场啊?问题是还是影帝顾祁被求婚对象给放趴了……

众人更是如晴天霹雳般静止了,那惊讶程度一点儿也不亚于穆青鱼。但是好歹是做记者的,脑袋虽然跟不上这神操作,但是手上那拍照的惯性还是不带停的。

“哇~大小姐又闯祸了,要不要赶紧通知老爷?”保镖余林本来还打算站在外围等着大小姐心情好了好过去接她去婚礼现场,但是现在这情况?他们该怎么破?

“不用,那男人该打。”云九道,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云九是云家的保镖头子,他的父亲当年就是跟着云老大在外面打拼的,可以说是最得力的下属,他从小就在云家长大,跟穆云罗也算青梅竹马,虽然名义上是主仆,但是穆云罗一直把他当哥哥。

“啊?”余林和一众兄弟十分懵逼。

“啊什么啊?快去保护云罗。”云九道,可是谁知一转眼那边已经十分热闹了,穆云罗直接按着顾祁的脸打,顾祁几次想要反抗都被她给按下去,继续揍了。

问题是记者根本没有人敢上去拉架,他们一个个都是人精,一早就发现帝国集团的保镖在监狱门口站了好几排,他们要是谁到时候磕碰到这位大小姐一点点,怕就不是丢饭碗那么简单了

但是顾大影帝也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啊,所以很多记者都旁观,既不上去劝架也不幸灾乐祸地跟拍这么丢脸的场面。

“住手,穆云罗你疯了吗?不嫁就不嫁,你用得着打人吗?”人群里突然跑出来一个女人,打扮得十分新潮贵气,说话的口气也是十分狂啊!

“哟,表姐来啦~”

------题外话------

忍不住就写啦~哈哈

监狱不是宾馆,不允许留宿

“哟,表姐来啦~”穆云罗悠悠然起身,挑眉勾唇道。

那双媚丝丝的眼格外撩人,但是这一刻却是冷若冰霜。云画月刚好拨开人群,入眼便是顾祁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而穆云罗则是风轻云淡地站在他的旁边整理自己的红色披肩。

“穆云罗,你这是要做什么?阿祁是你男朋友,今天这样费尽心思地向你求婚,你不答应就算了,还这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侮辱他,让他出糗,你怎么这么恶毒啊?”

云画月一来就指着穆云罗鼻子骂,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戚戚,仿佛刚刚被打的是她一样。

穆云罗十分不给面子地翻了个白眼。

“哦?原来他是我男朋友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表姐你的男人呢,阿祁?啧啧啧,叫得可真亲热~”

“云罗,你别误会,我跟画月没什么的,你别误会了,打也打了,气消了吗?”顾祁撑着身子站起来,但还是明显受了重伤,一直捂着肚子,那里被穆云罗摔断了两根肋骨,痛得他面色苍白。

但他根本无暇顾及这些,赶紧解释道,眼底滑过一丝暗色,面上却还是那副温文儒雅的好好先生样子。

很多记者还有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现在这种年代哪里去找那么好的男人啊,被女人打了还只是为了让她消气,怕她误会自己跟别的女人有什么不顾伤势也要赶紧澄清解释。

“这穆云罗果然是个毒妇,我们家顾祁那么好,却被她这样糟蹋……”

“搞半天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自己拴不住男人还那么狂,要不是家底厚,早就被甩了。”

“看看,一大早就从监狱里出来,指不定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这样的***早晚会遭报应的。”

“小点声,当心被听见了,云家在凤城势力那么大,得罪不起的。”

“……”

穆云罗才没心思管下面这些人想什么说什么,她只是觉得很好笑,她跟顾祁才在一起一个月,要不是他追她追得那么执着,她也懒得花功夫理他。

她不管这个男人在有她之前如何如何,但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在外面乱来好歹也注意点,不要被她抓包。这位顾大影帝倒是心大,带嫩模开房就算了,好死不死偏偏要在帝国集团底下的五星级酒店开,好死不死还被九哥给撞上派人拍了个现场版。

本来对他也没什么感觉,和平分手多好。可是这人偏不听,非要把脸贴过来给她打,看云画月那护短的样儿,难不成他跟表姐也有一腿?真是遇人不淑,她眼光什么时候掉档到这种程度了,不行,下次得挑个好点的货色……

“顾祁,适可而止。”穆云罗留下这句话,只觉得十分烦人,这一地的玫瑰和还在人工撒下来的花雨在此刻都显得十分讽刺。

求婚?认识一年追了她十一个月,在一起一个月。两个人连最基础的感情都还没有,他就跟她求婚,很明显不是冲着她来的,冲着帝国集团?胃口倒是挺大不过怕是高估了自己的肚子有多大。

不想再多说,她风轻云淡地一步又踏回监狱,招呼着狱警道:“兄弟,我再住几天。”

那被她叫到的狱警头一缩,假装什么也没听到,开玩笑,上面都交代了今天必须把人送走,哪里还有再让她住回去的道理?

虽然吧,这位大小姐拽得在监狱门口打人,但是这里是后门而且人家打的又是(前)男友嘛,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所以他们这种做小狱警的就不参和了。

小小的狱警就这样十分严肃得说服了自己,脸不红心不跳地走过去拉上大门:“不好意思,监狱不是宾馆,不允许留宿。”他心也慌,但是要是真把人放进去了,他心跳不跳都还是个问题。

“既然这样,云罗你就别为难人家了。老爷还在等你。”云九走过来解围道。

“好吧,那我走了。”今天还有得忙,她才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个渣男身上。跟嫩模乱搞她就忍了,大不了各走各路。可是这货居然跟许画月也有勾搭,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还不知道要给她戴几顶绿帽子呢!

“对了,今天这事儿,报给帝星独家,炒炒热度了再把顾祁跟那嫩模的视频传上网,还有查一下云画月怎么跟顾祁勾搭上的。”她可记得这云画月平日跟顾祁一点也不熟呢。

“完全ojbk。”云九一本正经地嘴里放炮,惹得穆云罗都忍不住笑了。

穆青鱼倒是完完整整看了场好戏,她倒是越发对这穆云罗感兴趣了。

“还不走?”穆云罗挑眉,这女孩子看戏看完了还杵着干嘛?

“……哦,糖……糖掉了。”穆青鱼回过神来,赶紧找个话题道。

“掉了就掉了,吃不惯也别勉强。我还有事先走了。”穆云罗说完拢了拢披肩往那边备好的车而去。

走着又想起了什么,脚步一顿道:“九哥,叫几个人送穆小姐回去。”

“是。”云九顺势瞥了穆青鱼一眼,一看就是跟云罗一样不好搞定的主,一双大眼咕噜咕噜地转着,看着就是个鬼灵精。

“穆云罗,打完人就想逃,你给我站住……”云画月当然不甘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无视,她哪里受得了这气啊。

“云画月,叫你一声表姐是出于亲戚的基本尊重,但是你要再敢挑衅我,我就保不准我这刚刚下堂的前男友只是断了两根肋骨那么简单了……我很忙,不奉陪。”说完,穆云罗直接钻进早就准备好的劳斯莱斯里,然后车尾一甩,消失在道路尽头。

留下一众还很懵逼的众人……

------题外话------

女主有点拽,不喜勿喷哦~

出轨开房现场版,好好欣赏

眼见着没戏看了,穆青鱼理了理头发,从善如流地让帝国集团的保镖送自己回去。

“什么态度嘛,阿祁,你没事吧,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云画月赶紧去扶住摇摇欲坠的顾祁,脸上难掩关心。

“你怎么来了?”顾祁冷冷地问,哪里还有刚才跟穆云罗说话时的温和儒雅,这大概才是他真正的样子吧。

“今天舅舅结婚,我妈让我来接穆云罗一起过去。”云画月道,她自然是不愿意来的,只是忽然听说顾祁会在这里跟穆云罗求婚,她自然是坐不住了,顺水推舟就过来了。

结果却看到了这样惨不忍睹的场面,她很懵逼,也很看不过去。

这穆云罗的性子野是有目共睹的,连舅舅都对她百依百顺的,收拾烂摊子也收拾得乐呵,自然是给了穆云罗狂妄不羁的资本。

“哦,那你去吧,我可以自己去医院。”顾祁皱眉,原来今天是云敖再婚的日子,是他没有算好日子,刚好在她不高兴的时候过来。

“反正还早,让我陪你去医院吧,再赶过去也一样的。”云画月喜欢顾祁很久了,在她终于要接近他的时候,他却忽然成了穆云罗的男朋友,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要她跟穆云罗抢男人她还是有心没胆的。

可是她当男神一样的男人在穆云罗这里过得连条狗都不如,她真的看不下去。平日里只是听说这穆云罗不把顾祁放在眼里,今日一见这哪里还是不放在眼里这么简单,都把顾祁当成发泄情绪的沙包了……

“说了不用,你先走吧,我不想再让云罗误会……咳咳……”大概是说话有点激动,拉到了痛处,顾祁痛得弯腰,捂着肚子的手僵硬苍白。

“你们已经分手了,你就这么喜欢她?她那么对你你也不在乎?阿祁,你不是这样的,你该万众瞩目,你那么好……是穆云罗配不上你。”云画月忍不住道,她好歹也是千金小姐,此刻有些歇斯底里的样子虽然失态但还是掩不住常年养出来的精致可人。

“……”顾祁浑身微僵,最后还是什么话也没说,任由云画月带他上了她的跑车,往医院而去。穆云罗坐在车后座,翘着二郎腿看手机,在监狱里的这三天她没动手机,刚刚上车才打开。手机里是爆满的未接来电和一些简讯。大多数是云敖打的,也有好友的一些关心的简讯,基本上是找她去某某酒吧喝酒或是参加什么主题派对。

她若有所思地点开一条,是沉姜发来的:“烧了,然后呢?”

穆云罗一愣,身体微微僵硬,仿佛所有的心思被剥开,任伤口溃烂,鲜血横流……

她赶紧把这条短信删掉,失神道:“还有多久?”

“小姐,老爷交代先带您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军门枭宠:惹火辣妻拽上天 穆云罗出狱的那天,影帝带着一大帮记者在监狱门口给她求婚了。穆云罗很淡定地当着众多摄  作者:颂颦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