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的小娇妻

点击 耽美同人 |作者:明摇| 正版 | [收藏]

影后的小娇妻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传闻影后沈昭高中时期,知书达理关爱新生,品学兼优,校园领袖人物。
 
替同桌送了一个月情书的南栀子,只有她知道脱掉影后王冠的沈昭是多么冰清玉洁,眉眼撩人,关键还是个病秧子——
 
小剧场:
 
一辆豪华跑车贼溜溜地停在一栋不起眼的小区里。
 
南栀子刚做完饭,一打开门便被来人抱的满怀幽香。
 
沈昭亲着她的脸,笑说:“听说你又上热搜了。”
 
“还不是你,一个月二十九天跑我这里,你这样是想做什么?”南栀子拧着她漂亮的脸蛋很生气。
 
沈昭挑起她的下巴亲了口:“没什么,只想让他们知道,你是我的小媳妇儿。”
 
谁让你天天勾的她神魂颠倒,连台词都念错了。
 
阅读指南:妖艳高冷女神X身娇体软煎饼
 
校园到社会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新同学

校园餐厅排满了学生,随处可见穿着漂亮蕾丝裙的女孩成群结队的从操场回教室。

南栀子穿着宽松灰紫条纹的校服,扎着马尾,睫毛颤颤地看着脚边的蚂蚁窝。

她考上高中后,爸妈忙着工作挣钱,没时间照顾她,便把志愿填到这所传说中金玉其内的闵城一中。

这里的学生都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南栀子这样一个贫民之所以进入这所学校,也是托了中考状元的美誉。

在学费上校长额外奖励了她几千块钱,这让南栀子受宠若惊,更加珍惜这份高中时光。

抬头看着白云蓝天,炎热的太阳烘烤大地,蝉鸣鸟叫,空气中的氧气变得稀薄。

她抿了抿唇,站在一棵树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给爸妈打电话报备最近的生活。

“南栀子,你站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半天。”

南栀子手指一顿,抬头便见一个散着长发的女孩走过来,这个女孩是她的同桌宋楠,长得唇红齿白,性格直爽,是个和善的女孩。

她挂了电话,收回口袋里,嗓音软糯:“宋楠,你找我?”

“我听说今天沈昭回校上课,想托你一件事。”宋楠说这话时,脸颊染了红霜。

南栀子脑子里过滤了一遍,这才把她口中的沈昭想起来。

对于沈昭这个神秘学霸,她并没有见过她。

从大家口中只知道是个童星出生的美女,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拍戏期间连面都不露一下,一来学校不是参加考试就是参加活动,貌似是个高冷惊艳的女神范儿。

南栀子刚来这里,懂得也不多,不爱过问她人是非。

她的生活里除了学习就是吃饭睡觉,没时间去追星,尤其还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她会觉得很尴尬。

宋楠靠过去,小声说:“偷偷告诉你,我……我喜欢她,可是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我,想请你替我送份情书给她。”

“……”

南栀子惊讶的睁大眼睛,嘴巴一张一合。

“我喜欢女人,你不会现在才知道吧。”看她呆萌的样子,宋楠噗嗤笑了笑,捏了捏她白皙的脸,“你长得很可爱,放心,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没见过沈昭,这件事……”

“沈昭跟你一个宿舍,你晚上就会见到了,拜托了。”她把红色百合信笺塞进她的口袋,挤了挤眼睛。

南栀子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心脏怦怦乱跳,她软声问:“只需要把这个交给她就可以吗?”

“没错,虽然知道她对我没啥意思,可我想试一试嘛,面对追求的东西,人总要勇敢一次才能踏出去。”

南栀子皱了皱脸,牵出抹笑,“我知道了。”

南栀子是九班的班长,学习成绩顶尖,性格温顺,从不招惹是非。跟同学们关系也很融洽,她把作业本收上来后,准备送去办公室。

刚进了办公室,迎面被一个人撞得书本散落一地,一抹蔷薇的香味扑面而来。

南栀子巍颤颤抬头。

眼前的人双手插兜,瞧见她白净的小圆脸那刻,微微一怔,嗤的一声不屑道:“咱们班换班长了?”

南栀子呆愣住,窘迫的红了脸。

眼前的女生比她高出许多,身材妖娆修长,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粹了冰般的冷,墨色的眉狭长延绵,一颗小泪痣装饰眼角下,魅惑妖娆。

她红唇勾起,吊儿郎当地玩世不恭。

“看什么看哪,小可爱,你很面生,新来的学生?”

南栀子是开学一个月后来报道的,有人不认识也不奇怪,她浮了浮睫毛,声音糯的跟水一样。

“我是新来的学生,南栀子。”

“南栀子?栀子花?好奇怪的名字。”

她出生在栀子花开的季节,爸爸便给她取了这个名字,希望能像栀子花那般纯真善良。

这个女生气势太过压人,让她有点喘不过气。

“沈昭,你又欺负新同学?”他们班的班导主任走了过来,巡视一眼,不悦的蹙眉。

“抱歉喔,新同学,刚才是我不好,可别生气。”

沈昭眯眼,那双眼睛邪气一笑,打量她一眼。

俏丽的小脸白净如霜,柔软的薄唇轻轻抿着,身上穿着一板一正的校服,像只小松鼠,可爱地想捏。

被她肆无忌惮地打量,南栀子更加不敢抬头,她脸颊微红,低了低头。

好脾气地微笑,“没……没关系,同学。”

原来她就是沈昭,真是很漂亮的女孩,就是脾气太躁了,不知道宋楠的情书能不能送出去。

“同学,麻烦你让……让一下。”这话说的声音直抖,一中的学生真是一个赛一个霸气。

南栀子没再说话,把书捡起来环在臂弯,转身穿过她身侧,离开了。


第2章 洗衣服

南栀子从办公室回教室的路上。

手机震动了几声,她站在一处阴凉的树下,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亮起的名字,唇边挂着柔软的笑。

“妈。”

电话里的女人声音略带急切与关心,“栀子啊,最近在学校怎样,妈妈刚才在上班,现在抽空回给你。”

“我知道你很忙,我在这里很好,老师学生都非常……”

“热情是么?”耳畔炽热的呼吸擦过,一声低笑传至耳膜。

南栀子呀了一声,吓得睁大眼睛,手机险些没拿稳摔在地上,她猝然往前一步躲开身后人的亲昵,一双小鹿般的眼睛警惕地瞅着那个人。

“你……你做什么?”

沈昭衣服上有几片落叶,她毫不在意地轻轻弹去,刚坐这里乘凉小会儿,不喜教室里闹腾的喧嚣。

没料到会遇见她。

真是怪有缘。

沈昭理了理衣服,倏地靠近她的眼睛,眉眼稍稍扬起,“傻了?电话里在跟你说话呢。”

南栀子连忙回过神,跟电话里的人支支吾吾报备几声便挂了:“没事妈,你不用回来照顾我,我这里一切安好,刚才……刚才是我同学,……女孩子别担心。”

简略中结束了话题,她挂断电话,把金属盒盖的手机放进口袋里,身上穿着一板一眼的白蓝条的校服,很是碍眼。

微微低着头,看不大清她的神色。

唯能见到蝶翼般扇动的睫毛漆黑狭长,线条柔和的鼻骨白净如瓷,果冻色的唇微微抿起,似在生气。

“小班长看人都是眼朝地吗?”沈昭带着几分不悦,出其不意伸出手擒住她的下巴,缓缓抬起。

待仔细看见她的黑眸时,嘴角扯了几下。

“你好像很不喜欢我。”

她的指尖微凉,南栀子身体绷直,从未被人这样张扬的对待,她下巴一缩,躲开她的手指,软声说:“没有。沈同学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去上课了。”

事实证明,普通学习分子一定要原谅这些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回到教室,刚进门,一本书嗖的一声风驰电掣般飞了过来,直直向她脑门砸了过来。

南栀子惊得呆在原地,怯懦地闭上眼睛,腿脚愣是无法动弹。

偶有疾风划过。

不着痕迹。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迅速挡在她的面前,顿然截住书本!

低沉威严的声音骤然响起,“这是谁扔的?”

教室里的吵闹声瞬间化为乌有,死寂沉沉的教室,连针掉落地上的声音都能清晰听见,

后排的空调还在扇动叶片,传递冷气。

大家坐在位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言不发。

南栀子颤颤地看向身前的女生,红色艳丽的裙子,张扬大胆的高跟鞋,近乎完美的脸上挂着不修边幅地笑意,深邃的眸子冷若冰川。

她继而发问:“还要我再说一遍?究竟是谁扔的?”

这时,最后一排第四组的男生站了起来,肤色偏黑,个子高,身材壮壮的,绷着脸说:“是我,我不是……”

话还未说完,沈昭几步上前,狠狠地将书砸在那人的脸上,“我***让你砸!”

这一举动吓坏了所有人,大家噎着一口气,不敢喘息,静默地低着头。

男生气得涨红了脸,“我又不是故意的!”

沈昭手指顶了顶书转动几下,又一次砸在他脸上,薄唇弯了弯,冷声说:“抱歉,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管你有意还是无意,我之前有没有说过,谁敢在我面前放肆,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沈昭!你不就有几个臭钱吗,老子不怕你!”

沈昭眸子一闪,抡起凳子直接干,然而被她几个好姐妹赶紧扯住,劝着她消消火。

李晶雨拉住她的手,牵出笑来:“阿昭,上课铃声响了,有事以后再说,先消消气,刚才那一下子不是没砸到你吗?也许成易申不是有意的呢,你别气啦。”

另一个女孩亲昵地贴着她的手臂,手指划过那白皙的手背,轻柔的抚平突突跳跃的青筋,嘟着红唇娇里娇气。

“小雨说的没错,干嘛为这么个垃圾生气,气坏了身子怎么办,下一节体育课,我们去餐厅吃吃饭怎么样?”

所有人都看着后面一排诡异的场景,无人问津的南栀子稍稍舒出口气,慢步走到自己的位上,翻开书等待老师的到来。

没想到沈昭一来学校,简直像车祸现场。

让人忌惮不已。

她歪着脑袋,看到一脸花痴的同桌正盯着沈昭,那眼神如火灼热,烧的她耳根子发烫,只得埋下头看书。

哎。

那封情书该怎么送出去呢?

过了一分钟。

一个身穿制服的中年女人,夹着书本走进教室,目光锐利地扫过台下,把书跟资料铺在讲桌上,低咳一声,“上课。”

“起立!”

南栀子一如往常站起身,面带微笑,声音和煦柔软,混在吹进来的风声中。

——

头顶蓝天白云,风过无痕,草丛里蝉鸣吱吱唧唧。

塑胶跑道在阳光的暴晒下挥发着刺鼻烤焦的味道。

高一高二体育课照上不误,距离高考还有两年多,老师照顾学生们的学业压力,从不占用他们娱乐的时间。

体育老师吹了声口哨,看着围绕着操场跑步的人群,大声说:“跑快点,不准偷懒!”

南栀子体育一直死翘翘,她满头大汗地混在人群中,逐渐落在后面。

实在是体力不支,跟不上队伍,只好跑出队伍,停在旁边喘了喘气。

她缓缓地坐在草坪上,圈住双膝,将脸埋在膝盖间。

心脏扑通扑通激烈的撞击,喉咙干哑,好似要跳出来。

大家跑完后,在体育老师一声口哨声中解散。

她抬起白灿灿的脸,望着远处的铁栏网。

有几只彩蝶抖抖翅膀在花丛中飞舞,来了一阵清风,空气中弥漫着百花的香味。

她仰起脸,闭上眼睛,深深呼出口气。

休息了十来分钟。

身体逐渐好转,才从地上慢悠悠爬起来,拍掉松松垮垮的校服上沾到的草屑,去往便利超市买瓶水解渴。

左右环顾,竟然没看见同桌宋楠,也不知她跑去了哪里。

鹅卵石道路蜿蜒曲折,几多小白花从石缝间冒出个脑袋,摇摇摆摆。

南栀子爱花佛系,不忍踩上一脚。

耳畔传来一声嘤咛,娇柔妩媚。

她止住步子,心里腾起一丝疑惑。

眼睛瞥向一处。

那一瞬,瞳仁蓦地睁大。

大树下。

沈昭搂着一个女生亲吻着对方的唇,由于树荫压下,晃动的斑影,依稀可见那个女生娇丽的眉眼。

“多吻吻我嘛,阿昭。”女生不满地将身体贴着她,踮起脚尖,勾着沈昭脖子主动送吻,舌尖描绘对方的唇形,滑过那纤细洁白的脖颈。

南栀子连人都没敢看,慌不择路掉头就跑,一不小心踩到一个塑料瓶,咯吱一声惊动了树下的两人。

她窘迫地脸烫地抬不头来,盯着自己的白色帆布鞋。

脑中一片空白,佯装什么也没看,颤巍巍着从她们面前经过。

“你等下哟。”沈昭那玩世不恭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给我转过来。”

南栀子背脊蹦地笔直,一颗心突突狂跳,吞咽了几下,战战兢兢地回头,还没完全转过身,一个黑色的东西直接飞过头顶,遮住她的视线。

她懵然片刻,手指抓住头上的东西拽了下来,一看是校服,上面还有几株绽放的红梅,鲜艳欲滴。

这是——姨妈?

手上一抖,不敢直接扔掉,她不解其意。

“帮我洗干净衣服,过几天新生致辞,我要上台演讲。”沈昭身上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衬得身形高挑顷长。

回头看,刚才跟她接吻的女生已经走了,南栀子迷惑地眨了眨眼。

再看她时,那高傲挑衅的眼神分明在说,你敢违背大佬的意思,小心把你挫骨扬灰。

南栀子撅了噘嘴,自然不敢违背这位校花的意思,声音带着不满:“你的衣服……为什么要让我洗。”

又不是没手没脚,难道大小姐都这么趾高气昂,把别人当保姆使唤吗?

“小朋友,老师是不是说过,同学之间互相关照,和睦相处。”

南栀子:……

沈昭勾了勾唇,很是满意她的反应,舔了舔牙齿,想到什么继续说:“我的英语还没做完,书都放在你的桌上,记得放学前帮我写完,”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啊。”她生气了,咬着下唇。

“那你说说怎样才好啊~”

沈昭吊儿郎当的吹了声口哨,学着她的语调,故意把那个‘啊’尾音拉长。

南栀子脸颊绯红,欲言又止地样子差点逗笑对方。

“自己的作业自己做,自己的衣服自己洗,你是他们的影星,只是我的同学而已。”

沈昭似笑非笑,漆色的眼睛别有意味地扫过去。

走上前擒住她的下巴,身体靠过去,药香席卷而来,散在空气中。

温热的唇呵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生气的样子很像小朋友。”

作者有话要说:栀子:说好的知书达理呢?

营养液:你谁阿

谢谢小可爱~

爱你们,么么哒~


第3章 睡一起

“沈同学,等下。”南栀子叫住她。

沈昭眉眼一挑,有些不耐烦?

她思来想去,把口袋里攒着的花笺递过去,软声说:

“这是宋楠的情书,她托我送给你。”

“我为什么要收?”

她自然有权利不收,可自己答应对方会传达,这么一来,到成了不守信用的人。

南栀子抿了抿唇。

沈昭环住双臂,等着她会用什么方式让自己收下这破玩意,一脸嫌弃。

两人僵持了两分钟。

“沈同学,如果你收下,我、我就给你做作业,洗衣服。期限三天。”她竖起白软软的手指,脸颊绯红,羞赧地眨了眨眼睛。

沈昭掩唇,哈哈大笑。

这小朋友也太***可爱了。

心思单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她二话不说,食指跟中指夹住信笺,平视她漆黑的瞳仁,歪着脑袋,柔软墨黑的长发划过白皙的颈子倾泻腰间,一双妖娆的眼神灿若星辰,偏偏闪着耐人寻味的光。

南栀子见她有意靠近,慌乱地往后退了一步,抱紧她的校服,鼻尖残留着衣服上淡淡的药香味,很是陌生。

沈昭把信笺暗自捏在手心,远远望着南栀子消失的身影叹了口气,听闻身后踩到枯叶的声音,眼睛一顿,微微一笑:

“小妹,戏也看够了,还不出来。”

须臾。

一个穿着白色路肩裙的女生从树后面走了出来,一双漂亮的眸子凝住远处,不易察觉的闪了闪,微微蹙眉,低咳几声。

“昭儿,你怎么了?”沈昭立即扶住她,紧张不已。

“嘘。”女生竖起食指抵住唇,做出嘘声,微微动了动唇,声音恰似百灵鸟悦耳,“那小朋友还没走远,小心被人听去。”

“你啊,如果不能来上学,在家好好休息不好?我可以替你来上学,你看看你现在的脸色太让人揪心了。”

沈昭揉了揉眉心,“姐,我知道你心疼我,为了我都要扮成我的样子,不过刚才你跟姜美君亲亲我我的,也太明目张胆。”

事实上,这个面色苍白如纸的女孩,才是传说中让人闻风丧胆,敬畏不已的沈昭。

她们都是一对老戏骨的女儿。

而眼前这个跟自己有着同样的相貌之人,是她的双胞胎姐姐,唯一有异的地方便是——妹妹沈昭眼下有一颗痣。

沈昭从小身体患有癫痫症,这么多年没有治好,一旦病发,便让自己的姐姐沈辛希代妹上学,从小到大数不清的次数,沈辛希宠妹如宝,时刻做她的替身。

作为一个公共人物,病症很容易导致粉迷两极分化,也因此,沈昭从不在外人面前露出脆弱不堪的一面。

老天待她不薄,父母飞机事故离世后,她们本是一对怨偶生出的孩子,幸得有一个人真心待她。

沈昭靠在她身上喘了喘气,极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烦躁得撸了撸长发。

她担心地样子,“还难受吗?”

她摇了摇头,低声说:“好多了,正巧姨妈来了,肚子有些疼。”

“你的校服,我已经给那位小朋友洗了。”

“我看见了,不过,我们说好了,以后你可不许欺负她。”

沈辛希瞪了瞪眼,“为什么?”

她潋滟一笑,咬着红唇,勾了勾自己长发,“我看上了这只小兔子,只能我欺负,别人休想动她。”

沈辛希眨眼愣了下,手指颤栗一下,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骨,“你啊,真是让人又恨又爱,对了,那丫头送了一个信笺给你,瞧瞧是哪个暗恋者写的。”

说完,从口袋里把那个粉色信笺交给她。

沈昭看也不看,直接揉碎扔在地上。

“不看了,喜欢我的人那么多,难不成一个个回应么。”

沈辛希无可奈何地揉了揉头,自家妹妹的脾气,她再清楚不过。

可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随即问:“还有十分钟下课,你是选择上学呢,还是回家休养。”

——

南栀子从S市来到闵城一中,作为寄宿生,来得晚的缘故,分配在最后一个房间。

这间宿舍只有沈昭一个宿友,第一天遇见她竟没想到会是那么轻浮的人。

望着晾在窗台的校服,她很是疲惫。

宿舍熄灯的时间到了。

南栀子从卫生间出来,脸颊粉扑扑的细腻,她随意穿了身奶黄色睡衣,衣摆垂落细腿儿,露出纤细白皙的脚裸。

瞥了眼旁边的空床,努了努嘴,躺下来入睡。

看样子,沈昭今天是不回来睡觉了。

这样也好,省的彼此尴尬。

静谧的空间。

睡到一半的南栀子,感觉有东西压着自己,胸口碎大石一样沉重,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骤然对上一双似笑非笑黑眸,喉咙里的一口气险些呛进肺腑,涨得难受。

因房间太暗,学校担心女生宿舍遭男宿舍不雅行径,将每个窗台安上了落地窗帘,一到晚上黑漆麻乌,一点光线都穿不透。

而伏在她身上搂着她的女生,披头散发的埋在她的肩窝,呼吸清浅,身上飘着抹淡淡的苦药香,微微抬头模糊不清的颜,女鬼似的,着实吓人。

她憋着气,猛的推开身上的人,卷着被子往床里头躲。

低低吐出口气。

心脏不受控制狂跳:“你是谁,你……你怎么在这里?”

女鬼柔柔一笑,靠近她,再靠近她,呵在耳边低语:“你猜呀。”

“不要这样!”南栀子心下一慌,手下施了力一推,这不把这个娇软的女鬼推得撞到了床栏。

那女鬼闷哼一声,掩眉继而低咳。

趁此机会,南栀子快速开灯。

哒的一声。

宿舍顿时亮如白昼,静谧无声。

她目瞪口呆地怔在原地,盯着站在自己床前的女鬼,吞了吞口水。

“沈……昭,怎么……是你?”

女鬼披着光可鉴人的黑发,狭长的桃花眼微勾,左眼下一颗漆色的小泪痣,衬得整张脸说不出的婉转绮丽。

她不屑地扯着嘴角,咬了咬两边小虎牙。她的身体好了很多,便让沈辛希回南高读书,这小没良心见到自己反应这么大。

仰脸,冷冷一笑,“这是我的宿舍,我不在这里在哪里,难不成你在等别人?”

南栀子摇了摇头,脸颊绯红,踟蹰不前。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是你,你突然出现……换做别人也会吓傻了。”

沈昭掩唇低咳几声,一双美眸笑意浅浅,撅着唇说:“你的意思是,并不是讨厌我了?”

讨厌?

她为什么要讨厌她?

南栀子懵然,眨了眨眼,露出温婉的笑容,“你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讨厌你。”

“朋友?”她眉睫轻颤,手指捏着下巴,饶有趣味地咀嚼着。

南栀子擦去额上的汗,虽然学校每个宿舍置了中央空调,不知为何,背脊不停地冒汗,脑门的汗也止不住狂冒。

她捏住手指,尽力让自己平息下来。

“时间不早了,沈同学早点睡,晚安。”

沈昭站在原地,看着她裹着薄被露出可爱的脑袋在外面,倚在枕头上睡觉。

她走过去,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背脊。

南栀子背脊绷直,赶紧回过身,“你还有事?”

她温雅一笑,“我可以跟你睡一起吗?”

“啊,当然可以。”两个女孩睡一起,她没意见。

沈昭垂下眼帘,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

缓缓掀开她的被子,躺了下去。

两人的身体隔着薄薄的衣料贴的很近,几乎粘在一起。

她翻了个身,将脸对着南栀子,携着淡雅的药香爬过寸寸颤栗的肌肤。

听着对方羽毛似的呼吸声,南栀子的汗腺处于崩溃状态,背脊的汗已经湿了睡衣。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进入梦乡。

朦胧中。

冰凉的指尖隐约划过她的脸颊。

“小可爱,你可千万不要喜欢我姐姐。”

第4章 暴l露狂

南栀子听着耳边吵闹的闹钟声,嘤咛一声,随手关去。

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打了个哈欠坐起身。

光线穿透厚重的窗帘,从缝隙间照进来,空间突然变得宽敞明亮。

她眯了眯眼睛,感觉腰上有重物压着,不太舒服。

摸了摸手边的手机,一碰便碰到凉凉软软的东西。

低头一看,呼吸陡然一滞。

睡在身边的女孩,一头黑色泼墨般的长发凌乱的铺在裸l露的背上,绸缎柔软,散着黑亮的光泽。

一张无法描述的面容,那是极致漂亮的睡颜。被褥耸动,雪白莹润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一颗小泪痣嵌在左眼角,慵懒动人。

南栀子心口一紧,恍如当头棒喝,二话不说赶紧把腰上的手拿开,再小心翼翼地下地,免得惊醒她。

看样子,这人好多天没睡好觉了。

害苦自己一晚上睡得非常难受,又是被压又是被挤的没地方躲藏。

鼻息间都是沈昭身上散着的淡淡药香。

她忙不迭地把校服跟鞋穿上,准备去上学。

刚动身,身后便迎来慵懒地低笑声。

“早啊,栀子花。”

南栀子神经突突直跳,背脊僵直,转身朝着坐起身地人,生硬地扯出抹笑。再一看,沈昭由脖子到小腹的被子全都滑了下来,一览无遗,整个人裸露在外。

高耸的胸脯,平坦的小腹,真正的冰肌玉骨,那一弧镰月的锁骨,性感而妖娆。

“早……”南栀子脑门哐当直撞,脸颊红得快滴出血,急促地闭上眼睛背过身后,惊声道:“沈同学,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沈昭还没有睡醒,本想多睡会儿,可身边没有南栀子这个抱枕睡不着。

她懒懒的捋了捋长发,揉了揉眉心,带着起床气的不悦,“什么呀,醒的这么早。”

“不、不早了,该上早读了。”南栀子吞吞吐吐地说完,干涩涩地笑。

沈昭打开自己地手机看了眼时间,套上衣服,微微抬睫,低声说:“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扎个丸子头。”

南栀子愣了愣。

“抱歉,长这么大,我不会扎头发。”她的目光水盈盈地瞟来,极度炙热。

南栀子抿了抿唇,暗自压下一声叹息。

好脾气的走过去,从床上把她的衬衫递给她,眼睛看向别处,“先把衬衫穿上,我有点传统思想,沈同学你别介意。……女孩子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暴l露,即使这是女宿舍也要矜持点。”

“大家都是女孩,为什么不能裸?”沈昭也不接衣服,似笑非笑的问。

南栀子的脸霎时染了红霜,咬着唇:“对面宿舍的男生……会偷窥。”

“喔?这么厚实的窗帘都能看见,我看那男生八成是激光眼。”

“……”

“还是说……你喜欢女孩?”她突然靠过去,热气呵在那乳白的肌肤上,还有毛茸茸的汗毛。

南栀子眉心一颤。

想到一幕,赶紧摇了摇头。

即使大家都是女孩,可这位明星是真的让人不敢仰仗,何况撞见她跟女孩子接吻,想想以后还是避而远之。

沈昭不再逗弄她,径自扣上纽扣,想来从小被人伺候大的,连穿衣服这么简单的事情也能折腾个十来分钟。

南栀子看着已经过了早读的时间,耐心快被消磨殆尽。

情急之下,突然伸出手,穿过对方的指尖,一层层快速扣上纽扣。

她的声音温软:“你动作太慢,早读课都快结束了。”

沈昭咬了咬红唇,两人靠的很近,微抬便能看见对方一排扇子一样的睫毛,嘴角凝聚的笑容愈发灿烂。

“那你以后都给我穿衣服不就快了。”

“……”

谁想给你穿衣服,又不是保姆。南栀子就算很生气,也不敢跟这位全校风云人物抗衡,只能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今天周五,三节数学课很快结束,数学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听说儿媳妇儿生了,要回家照顾孙子,便跟语文老师调换了课程表。

一下课,群魔乱舞,追逐打闹,噪音快要撑破屋顶。

南栀子坐在位上翻来习题册开始做作业,她很少出去玩。有时间也只在教室里厕所的路上活动一会,十分钟的下课时间,谁会有那么多时间去操场餐厅这些地方。

身边突然坐了一个人,是他们组的组长。

南栀子摒弃掉耳边的吵闹声,笑着问:“有什么事吗?”

何璐笑着把数学题指给她看,“班长,你看这道题,我觉得我应该没做错,是不是老师批错了。”

“我看看,这里吗?”南栀子把拿过草稿纸,在上面用函数继续算了一遍,发现并没有哪里有问题,低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影后的小娇妻 传闻影后沈昭高中时期,知书达理关爱新生,品学兼优,校园领袖人物。替同桌送了一个月情  作者:明摇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