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武强袭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活死人| 正版 | [收藏]

古武强袭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他是特种兵最强部队黑龙组的总指挥,他是特种部队兵王中的兵王,他更是守护着国家与人民的战神! 为了战友,他甘愿两肋插刀;为了亲情,他不惜血溅五步;为了人民,他立志扫尽强敌! 特种兵重回都市,再起风云! 看各路美女纷踏而至,看特种兵王纵横红尘!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生死营救

北美洲,合众国,吉尔斯特原始丛林,凯特尔大峡谷。

王天羽放下了手中的军用高倍望远镜,对着身后丛林做出了聚集的手势。王天羽身后的丛林中一阵蠕动。如果不是凝神观察,丝毫不会发觉这荆棘密布的丛林中竟然有着人的隐藏!

几秒钟后,在茂密的丛林之中,两个全身披挂着绿色伪装,脸上涂抹着蓝绿相间的伪装色,手持95式突击步枪,腰间悬挂着三菱军刺和手雷的军人便出现在了王天羽身旁。

王天羽三人的穿着与华夏特种部队行军服大致相同,唯一不同的地方,便在于三人军服臂章标志处有着一副小小的黑色腾龙图案。

这黑色腾龙图案便标志着王天羽三人的身份。他们,便正是在华夏国赫赫有名,也是华夏国最为神秘的特种部队—黑龙组!

黑龙组,华夏唯一一支特殊部队,仅仅只有四个人,是的,整个十四亿人的华夏,仅仅,只有这么四个人!

他们每一个都是精英中的超级精英,都是从十四亿人口中精心挑选出来,由华夏国最著盛名的武学宗师自小培养出的天才!在接受武学培养后,他们更是进入在华夏鼎鼎有名的龙炎特种大队进行军事化训练。是由兵王悉心教导,由战火洗礼磨练出的国之利器,民族英才!

“三百名华夏游客困于叛军辎重营的营地之中,其大部队均在距离该凯尔特大峡谷之十五公里外的西拉戈山谷之中与合众军之第三野战师对持。

目前,离开吉尔斯特原始丛林之必经的三条道路,除西拉戈山谷是叛军与合众军对持外。其杰西卡平原被合众军第十五装甲步兵师以及一个特种兵大队封锁。

其西里密思比河流域,则是在合众军第五军第一零八守备师以及一个装甲步兵团严密监控之下!”王天羽看着身旁的紫陌和释空,说出了这份来自合众国军队中我华夏军事间谍传来的绝密情报。

在读过了情报后,王天羽立刻以绝密电码用手中的微型电台给老张转发而去。

老张,全名张顺,武当嫡传弟子,黑龙组副组长,中校。

紫陌,峨眉派高足、清华大学计算机博士,华夏国黑龙组成员,少校。

释空,少林寺前任主持释永真关门弟子,华夏国黑龙组成员,少校。原为守戒武僧,后目睹因其师惨死于少林,性格大变,最爱在杀敌后挖心剖肺。

“天羽,我窃取了合众军电报,叛军和合众军已经有过了几次小规模的武装冲突。”紫陌缕了缕肩头的秀发,低声的说出了这个最新情报:“另外我已经屏蔽了附近的无线电波,可以行动了。”

王天羽看了一眼在把玩着一把龙刺突击匕首释空,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对于无论何时何地,不管处在多么危险情况下都能够淡定如常的释空,王天羽心里是十分的欣赏的。

“我们想要成功的救出三百名华夏游客,必须要突破叛军和合众军这双重阻碍。叛军我就不多说了,在极端思想的影响下,他们一个个都不能够以常理度之。”

“我们最大的障碍,是需要从封锁着三条必经之路的合众军手中,成功的带走我们的华夏游客。虽然按照既定计划,俱时会有接线人到合众军营地中等待我们。不过以合众国一向易变的态度,以防万一,到时候你们要随时要做好好出手的准备!”

王天羽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是的,这是一个阴谋,封锁着三条必经之路的合众军,是不可能那么轻松的就放王天羽带着三百名华夏游客离开的。

王天羽最大的威胁不是穷途末路的叛军,而是在某些有心人的控制下,被叛军挟持到这里的华夏国游客和态度不明的合众军。

王天羽心里很清楚,这三百名所谓的‘游客’可没有那么简单!

三十五小时,还有三十五小时,留给王天羽和他的战友们的时间,只剩下了三十五小时。如果在三十五小时内,王天羽和他的战友们没有能够解决叛军这个辎重营,没有能够从这个辎重营的手中救出三百名华夏民众,那么叛军会毫不犹豫的,对三百名华夏民众举起屠刀!

死神的镰刀,已经高高的悬挂了起来,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此刻,吉尔斯特原始丛林之中,在凯尔特大峡谷之外一公里之远的原始丛林之中,三个鬼魅般的身影,在夜幕的笼罩下,正在逐步的,接近着吉尔斯特原始森林凯尔特大峡谷叛军控制着华夏民众的营地!

“嘘!”王天羽低低的嘘了一声,迅速停下了自己前进的脚步,打出了手势,示意自己身后的紫陌和释空,悄悄的围上来。

“我们此刻距离叛军的营地,只有一公里了。”王天羽看着手表上的小型军用北斗七星卫星定位显示屏,眺望着远方,叛军营地的火光。

“杀!”释空没有其他的言语,手中的军用特种匕首,在月光下,散发着幽幽的蓝光。是的,杀,这正是他渴望的。释空最喜欢的,就是割开人咽喉的刹那,那股喷涌而出的鲜红的滚烫的鲜血!

“叛军的一个辎重营约是有三百人左右,因为是被合众军一路追赶过来的,所以他们并没有携带大威力的重武器。根据我方军事间谍之内线情报,该营,共有五挺重机枪,分别放置在营地的四个方面的出口和中心高地之上。“

“另外,该营野战连拥有一个轻机枪排,该排的轻机枪平时是放在军械库之中的,该排宿舍就在军械库之旁,我们必须要尽快的解决该排之三十名叛军,否则一旦让他们拿上了轻机枪,这就是一股难以估量的毁灭性力量!”

王天羽一双闪烁着精光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紫陌和释空:“如果让他们带着轻机枪出去了,我们的三百名华夏游客,就是绝对的凶多吉少了!”

“杀了他们!”释空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看着面前的王天羽,不过是一个班的轻机枪手而已,对于身经百战的他来说,这,不是问题!

“除了这一个轻机枪排之外,叛军这个武装连基本上每人配备一把国际上最新的M16KS加强突击步枪,其中的军官,是每人拥有一把勃朗宁军用手枪的。其中,该营营部驻扎在整个营地的最中央位置,有一个警卫班在守备着,我们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摧毁这个营部,解决了这个指挥中枢!”

王天羽用手中的微型夜用望远镜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此刻深夜之中,营地里面已经是十分的安静了。

由于叛军处于仓皇逃窜期间,在加上四面并没有敌人包围,所以叛军的警戒,并不是十分的严密。在如此情况之下,在夜幕的笼罩之中,他们的营救计划,无疑,又多了一分的筹码!

“现在是晚上二点半了,我们休息半个多小时,三点,准时出击!”

三点,也就是寅时,寅时,正是一个人最困,最疲倦的时候。

王天羽对于接下来的营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腹案。他知道这次的营救不会有那么简单,他并不会去过多的准备什么,一次次的生死之间,他已经学会了一个必备的技能,那就是,随机应变。

作为一个历经战阵的指挥官,他已经很清楚的知道战前所有的预测都是纸上谈兵。战争是瞬息万变的,尤其是以四人之力去硬抗两支万人军队!

这样的战况下,王天羽深知自己需要的是极度的镇静和理智。只有最为理智的状态下,他才能够做出最为准确的判断!

王天羽闭上了眼睛,靠在了一颗大树上。在每次战斗来临之前,他都是这么的平静,是的,他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初出茅庐的少年,不是那个第一次杀人居然连续做了十天噩梦的稚嫩的少年了。

十年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王天羽不知道,自己手下,到底已经有了多少条人命。五百还是一千,王天羽只记得,一个个毒枭,黑帮头脑,敌国政要,敌国士兵,敌国将军,极端组织的杀手,敌国间谍以及敌国特工都瘫软的倒在了他的脚下。

王天羽同样也知道,战争的结果只有生与死。不是敌人倒在他的脚下,就是他倒在敌人的脚下!

他累了,真的累了,十年了,王天羽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他想要回去看看,他已经十年没有见过他的恩师了。王天羽想起了自己的好兄弟兼生死搭档,王天羽嘴角露出了一丝若不可见的笑容。

这个担子,就交给老张了,他相信,老张能够更好的带领黑龙组走下去的。有梁正国这个老狐狸帮衬着,以黑龙组的特殊地位,王天羽,还是很放心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寅时,也就是夜间的三点零分!

王天羽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在夜色下的两位手下:“三时到达,开始行动,我们第一步,是解决营哨后立即以中心突击的方式,进入营地正中央,立刻解决了这个警卫排以及叛军营帐和参谋等重要军官,并且摧毁通讯设施,让叛军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

“然后我们便可以在叛军混乱之中,对他们发动袭击,送他们去见他们的真神!切记不可以恋战,一切以解救人质为核心,随时听我指挥。”

“明白。”

“明白。”

紫陌和释空听到了王天羽的话,立刻回答了王天羽。即使有意见此刻他们也不会提出,在战时状态,绝对服从命令,这是军人的天职!

“好,我宣布,行动开始!”王天羽看着面前的紫陌以及释空,郑重的,行了黑龙组传承百年之命礼。同样,紫陌以及释空,也立刻,对着王天羽,行了命礼。

命礼,黑龙组最为尊贵的礼仪。从黑龙组组建起始,只有在临战或者面对最为尊敬的人时,才会行这一礼节!

行礼结束,王天羽头也不回的,立刻带着紫陌和释空,以鬼魅般的速度,向着前方一公里之远的叛军营地,摸了过去。

第2章 争分夺秒

两个叛军的哨兵,又怎么会是王天羽手下,黑龙组的绝顶精英释空的对手。释空在飞速的冲到了岗哨之前后,立刻开始了行动。

释空一把捂住了一个岗哨的嘴,接着,轻轻一扭。只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接着,这个哨兵的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

释空微微一笑,再把手中的叛军送上了西天后,他立刻把手中的叛军尸体斜着放在了木栅栏上。这样看起来,在夜色的掩护之下,这个哨兵给人的感觉,一眼看上去,完全是在靠着栅栏打瞌睡

在解决了这个哨兵后,释空没有丝毫的停顿,立刻,用手中的匕首割断了一旁另一个在岗亭里打着瞌睡的哨兵喉咙。是的,他在睡梦中,就被释空送去见了他们的真神!

放下了手中的叛军尸体,释空运行内力把固定在阵地上的重机枪轻易的拎了起来。重达几百斤的重机枪在释空手中,如同玩物!

解决了两个哨兵后,释空对着隐藏在草丛之中的王天羽和紫陌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两个人情况安全,一切解决,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但是,就在这个三人都以为可以进入了营地,释空已经成功得手,精神稍微有了一丝丝松懈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

负责巡夜的一个班巡逻兵正好转到了这里,他们更是逐渐在夜色中接近了隐藏在岗哨中的释空!

如果被他们发现了释空,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千钧一刻,王天羽用手势阻拦阻拦住了想要开枪扫射的释空,重机枪的枪声会暴露他们的行踪!

从腰间摸出了龙刺匕首,王天云运行内力,使得内力附在了匕首之上。看着逐渐接近的巡逻叛军,王天羽猛然甩出龙刺匕首!

附有内力的匕首划过了一道优美的曲线,在零点几秒的急速之中,匕首迅速的刺破了第一位巡逻兵的大动脉!

令人惊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匕首并没有掉下来,它反而是连接的划过了五位巡逻兵的脖颈,并钉在了最后一位巡逻兵的大动脉上!

“头,厉害!”释空看着倒在了地上的七位巡逻兵,对王天羽伸出了大拇指。

古语云坏事成双,在释空准备下一步行动时,意外再次发生!

暗哨,是的,营地之中,居然还隐藏着暗哨!

这个暗哨本来已经是睡着了的,他们轮流值岗,因为并不是战备状态,身为暗哨的他们,基本上都是在睡觉的。

按照他们的话说,营长和连长都在床上和那几个土著女人大战去了,谁他妈会闲着没事的查岗?格老子的,你们玩女人,还不让老子睡觉了?

本来今天他能够逃过一劫,不过半夜被一泡尿憋醒的他,注定,是要死在尿的手中了。半夜被尿憋醒,心情很不爽的他刚刚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站了起来,就被一旁的王天羽和紫陌碰到了个正着。

“袭……”

出于军人的本能,他见到了面前的王天羽和释空以及紫陌三人,立刻就要大声的喊出袭击来。但是,很可惜,他的声音,却始终没有能够再喊出来!

只见到,他捂着喉咙,在发出了几声呜呜声后,便在王天羽的怀中,倒在了地上。王天羽拔出了插进了他喉咙之中的龙刺军匕,拖着他的身体,轻轻的,把他放进了一旁他的暗哨岗位之中。不,这不是他的岗位,这是他的坟墓。

在解决了这个暗哨之后,王天羽对着紫陌和释空点了点头,三个人分为了三个方位,按照既定计划,向着营地正中央,也就是该守备营的营部,潜行而去。

接下来,王天羽要做的,就是解决了该营的中枢,彻底消灭该营的指挥者,让该营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无法进行有规模且有组织有纪律的反击!

万军之中取其上将首级,现在,王天羽就是要运用如此之战术!

短短的几十秒之后,王天羽和紫陌以及释空,就已经到达了凯尔特大峡谷最中央的一处高地之前。是的,该营的营部,正是在该高地的背风一侧。

王天羽看着营部之前的栅栏外两个正在抽烟聊天的叛军士兵,微微皱了皱眉头,居然没有睡觉,这可就不好处理了。

山顶之上就是该营轻机枪班的驻地,如果惊动了该机枪阵地,先不说自己几人的安危问题,只说这三百华夏游客的安危,可就命悬一线了!

居高临下,占据有利位置且人数居于绝对优势地位的叛军,只要用重机枪和轻机枪对着高地另一侧的华夏游客的居住地发动扫射,那么营地之中的三百华夏民众,绝对会瞬间成为无数残破的肉沫!

以重机枪的穿透力,就是一只大象,也会在瞬间被打成筛子!

“怎么办?”王天羽示意紫陌和释空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现在的情况,只能够智取而不能够硬来。是的,为了三百华夏民众的安全,王天羽必须,要慎重的在慎重!

仔细的观察的营部四周的设施,好,王天羽敏锐的,找到了一个可以施行的计划。王天羽对着释空做出了几个手势,示意释空按照计划,到另一旁的一处库房之中,去搞出一点动静。

这不是打草惊蛇,对,这是,引蛇出洞!

释空对着王天羽做出了明白的手势,立刻在夜色的掩护下,几个跳跃,便已经到达了一旁的一处放置着军需品的仓库之中。该仓库之中防止的,正是该守备营营长的一些私物。

王天羽对着紫陌打出了手势,示意紫陌,一会一人一个,立刻解决,不要发出任何响声。是的,此刻需要谨慎的在谨慎,三百条人命,这不是儿戏,这是几百个家庭!于公于私,王天羽都不能够看到他们死在叛军手中。

虽然其中有一部分是别有用心的阴谋者,是该极端组织的拥护者,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毫不知情,是被殃及的普通的民众。王天羽知道自己的责任,他有自己的信仰。道义,为了道义,王天羽绝不容许这几百名无辜的华夏民众,为了某些人的私利,而惨死他乡!

“咔嚓!”

一声轻微的声响,突然,出现在一旁的库房之中。

“谁?”一个哨兵敏锐的听到了一旁库房之中传来的声音,他端起了手中的M16Ks突击步枪,一双眼睛警惕的,看向了库房所在的位置!

“也许是老鼠吧。”另一个叛军哨兵倒是没有那么大的反应,他轻松的吸了一口烟,打了一个哈欠:“我们在这么深山老林之中,四周都是他娘的M国大兵,谁会来这里找我们麻烦?”

“恩,估计是老鼠。”听到了另一个哨兵这么一分析,这个警惕的哨兵也放松了下来:“不过库房里面,可放着营长的不少好东西,如果被老鼠啃了,我们可就惨了。我去看看去,你先看着吧。”

“去吧,狗屁的营长。”哨兵把手中的烟头扔在了地上,狠狠的踩了两脚,看得出来,他对于守备营的营长,可是很有意见。

“低点声。”另一个哨兵没好气的说了他一句,端着手中的M16KS突击步枪,向着仓库走去。

在他进入了仓库后,王天羽对紫陌做了一个手势,两个人迅速的冲了上去!

王天羽以猎豹爆发时那惊人的速度冲出,在另一个哨兵震惊的目光中,他的身体已经越过了门口的栅栏,进入到了里面一处半隐避的暗哨之中。

“呲呲……”

正当这个哨兵反应过来,准备大喊敌袭的时候,紧随着王天羽冲了上来的紫陌,已经用手中特质的精钢匕首,划破了他的喉咙。到头来,他能够发出的,只是通过喉管血液涌上来的如同风箱一般的呲呲声。

看着他逐渐扩散的瞳孔,紫陌擦了擦匕首上沾染的鲜。她把哨兵的尸体轻轻的放在了地上。接着,她抬起头,看向冲进了暗哨之中的王天羽。

王天羽在解决了暗哨之中,同样处理了睡的如同死猪一般的另五名叛军哨兵。走出了暗哨之中,看着地上叛军哨兵的尸体,王天羽对着紫陌和从一旁库房之中出来的释空点了点头。使了一个手势,三个人立刻,冲进了营部之中。

营部,正中心的一间木质房屋,根据情报,自然就是叛军该守备营的营长房间了。其两侧的两间装设稍微差一些的房屋,则是该守备营营副以及警卫班的房间。

王天羽看着释空和紫陌,略一思索,就下达了作战命令。

王天羽对着释空一挥手,紫陌解决营副,释空解决警卫班,而王天羽,则是对该守备营的营长,发动必杀之击。

王天羽下达命令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向着该守备营营长的房间冲了过去。是的,他相信他的战友和伙伴,他相信释空和紫陌不会让他失望。

王天羽用匕首轻轻的挑开了门锁,在微微的推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后,王天羽的身体便已经,滑进了这个房间之中。

月色之中,一个金黄色卷发、深面孔、高鼻梁的白人男子正躺在床上正搂着一个黑人女子呼呼大睡。

看着不停的打着呼噜的守军营长肥胖的如同一只猪猡般的身体,王天羽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在这个时候,其营长还如此放松,该守备营的战斗力,的确是可想而知了。

看来叛军的确是紧缺人手,要不然以叛军一向的疯狂,又怎么会用这样的无能之辈来作为看守物资和人质的军官?

王天羽不会有丝毫的怜悯,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他毫不犹豫的,就用手中的匕首,割开了叛军营长的喉咙。在睡梦中,王天羽,就已经把他送到了真神的怀抱。

“噌……”

一声被子拖动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醒了。”王天羽看着裸着身体的土著女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机。

“不要杀我去,求你,不要杀我。”奇异的语言证明这个土著女子的确是被叛军掠到这里的受害者。她惊恐的看着王天羽,蜷缩着身体,不断的对着王天羽乞求着,她希望,王天羽能够放她一命。

“对不起。”虽然听不懂这个土著女子的语言,但是土著女子的面部表情却已经告诉了王天羽她在说些什么。王天羽捂住了女子的嘴,手中的匕首划过了她脖颈黝黑的肌肤。看着女子扩散的瞳孔,王天羽微微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不忍?或者,是厌倦……

王天羽毫无意外的解决了这个叛军守备营营长,时间有限,刻不容缓,王天羽在解决了叛军的守备营营长之后,立刻,离开了这个守备营营长的房间。

王天羽走进了院子里,等待了稍微有五秒钟后,一身鲜血的释空,也走了出来。释空对着王天羽点了点头,告诉了王天羽,他已经,成功的杀死了该叛军守备营的警卫班。

王天羽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他看了一下时间,刚刚过去了三分钟,好,不急。时间没有出乎王天羽的预算,他知道大头还在后面,现在,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但是意外偏偏就在这里发生了!

第3章 生死之间

“砰!”

一声枪响,突然从一旁紫陌负责的这个叛军营副的房间传了出来。是的,就在王天羽和释空成功的解决了这个叛军的营长和营副时,紫陌那里却出了问题。

王天羽迅速的拔出腰间的沙漠之鹰手枪,与释空一前一后互为掩护的,向着叛军警卫班的房间之中冲了过去。

就在王天羽小心翼翼的一脚踹开了这个警卫班房间的木门时,紫陌也走了出来。紫陌捂着鲜血淋漓的左臂,很险,差一点她就被这个守备营的高手给一枪打进胸口!

紫陌没有料到该守备营的营副竟然是一位同性爱好者,在进入房间后她轻松的就解决了正在核对资料的营副。

在收集了该营的资料后,紫陌便转身想要离开这个守备营营副的房间。但是在这个时候,躲藏在被窝中的敌人高手却对紫陌发出了致命一击。

幸好紫陌是一位第六感敏锐的姑娘,她听到了男子拉动枪栓的声音,在刹那之间扭动身体的躲过了要害位置。否则这一下,紫陌可就真的栽在这里了。

“中级高手,被我解决了。”紫陌对着王天羽微微颔首。

王天羽见到了紫陌走了出来,没有去说什么,现在,可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情况异常危急,枪声一响,整个营地震动,他们想要成功的救出三百华夏民众,现在,可是越发的艰难了。

以三个人面对该守备营荷枪实弹的三百人,虽然王天羽三人都是千万人里挑一挑出来的精英,但是这个时候,他们也是暮然的感到了一阵阵的压力。

毕竟,他们背后可不是他们三个人,他们背后,是三百手无寸铁,不仅不会成为助力,反而还会是拖累的三百名华夏民众。

如果只有他们三个人,别说这个叛军守备营的三百人了,就算是一个万人师,更或者是三万人的军,王天羽也不会去皱一下眉头。

“先解决轻机枪班排。”王天羽迅速的做出了判断,他对着释空和紫陌下达了命令。

他知道,叛军绝对不会立刻对着三百华夏民众出手的,因为不管出于哪方面考虑,他们如果对三百华夏民众出手了。

无论是合众军也好,还是华夏国也罢,甚至就是他们背后的极端组织本部以及那些背地里的阴谋者,也不会去营救他们的!

王天羽果断的,选择了对着该叛军守备营最有威胁力的轻机枪班,发动了攻击。现在,摆在王天羽面前的情况,是越来越紧迫了。

一旦叛军理出了头绪,王天羽想要救出三百名华夏民众,可就会更加的艰难了。

王天羽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么多,听着高地上叛军轻机枪排士兵的呼喊声,王天羽带着释空和紫陌,毫不犹豫的发动了强攻!

“上!”

王天羽一挥手,大喝一声,带着释空和紫陌,拿着手中的大威力特质手枪,向着高地之上的轻机枪排,冲了上去。

“好时机。”王天羽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面前混乱的轻机枪排的十五名士兵,嘴角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

这个轻机枪排的士兵,有的披着一件上衣就冲了出来,有的则是光着身子拿着手枪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有的更是什么都不穿的,拖着胯下黝黑一大坨的四处大喊着敌袭……

王天羽没有丝毫的犹豫,如此时机,正是最佳制敌的时候。现在抓不住时机,接下来,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时机了。趁着敌人混乱一团,不用说,王天羽完全可以一击必杀的解决了这个机枪排!

“砰!”

“砰!”

“砰!”

三声枪响响起,王天羽和释空还有紫陌,一人一枪,对着叛军的机枪排,发出了制敌之子弹。

紧接着,三朵血花出现,三个机枪排的叛军士兵倒在了地上,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去见了他们的真神。

“敌袭。敌袭!”

“卧倒,卧倒。”

见到了三个同伴惨死在自己眼前,其他的叛军士兵,是吓得肝胆欲裂。反应过来后,在拿着特尔特手枪的班排长大喊声中,按照步兵操典的规定,他们一个个的,全部匍匐的趴在了地上。

“一群傻子。”看着趴在地上的一个个叛军士兵,看着他们毫无隐蔽性的匍匐地点,紫陌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她用着手中的国产92式手枪,毫无压力的,轻松的点射了三名叛军士兵。看着爆开了脑袋,看着的红白相间的脑浆,她迅速的翻滚,离开了原地。

“在那里,在那里。”

“快,开枪,打他!”

根据紫陌开枪的响声和子弹射出的火光,叛军迅速的判断出了紫陌的地点。在叛军排长的大喝声中,几个拿着枪的叛军,立刻对着紫陌所在的地点,发动了射击。

不过很可惜,他们虽然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但是依旧没有能够射击到紫陌的身上。他们的子弹,打在了紫陌先前潜伏的地方,把地上的泥土,飞溅起了一层。

“砰!”

“砰!”

紧接着,王天羽手中的沙漠之鹰和释空手中的捷克手枪,也同样,发出了爆裂的子弹。只见到,子弹划过了完美的弧形,直直的,射进了两名叛军的身体之中。

又是两朵血花飞溅,两名叛军,又去见了他们的真主阿拉!

“该死,火力压制,火力压制!”叛军排长看着自己手下这群衣冠不整,武器不全,一个个抱着脑袋当着缩头乌龟的孬兵,是气的脸都绿了。

他大喊着火力压制,想要让手底下的孬兵们可以进入武库拿出轻机枪,对袭击的敌人进行火力压制:

“敌人只有三个,大家不要慌,只要我们守住营地,一会其他兄弟上来了,他们绝对一个也逃不出去!”

叛军排长大喊着,他现在也只能够借着其他连队的叛军上来支援的说法,来激起手下这群孬兵的士气,让他们坚持住,争取可以守住阵地了。

只要,他们能够全部的举起手中的手枪,虽然不说能够击毙袭击的敌军,但是守住一时半刻,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结果,却是让他失望了。

看着身旁的同伴被一颗颗不知道从哪里射击而来的子弹爆头,看着身上充满了血腥味的血液和红白一片的脑浆,纵然这些被极端组织洗脑了的士兵,在死亡面前,也暴露出了人的本性。

被吓破了胆子的他们,除了一个个颤抖着期望子弹不要打到他们头上外,对于叛军排长的话,也早就,当做了耳边风。

保命要紧,那个傻逼又会去站起来拿轻机枪,去当靶子呢。

“妈的,一群孬兵!”

叛军排长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看着手底下很快就被王天羽和释空与紫陌全部解决了的士兵,羞愤之下,他用自己手中的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1

叛军内部有着严苛的法规,不能守卫阵地的他即使暂时苟活下来,结局也会是被叛军内部处决!

“真神保佑。”叛军排长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声之后,没有一丝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随着一声枪响,子弹进入他的头颅,终于他亲手的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去向他的真神报到去了。

“全部解决了。”释空检查了一下轻机枪排的营房,数了一下地上的尸体,对在武库之中摧毁了轻机枪的王天羽做了报告。

“拿着。”

王天羽把一把rpk-74轻机枪扔给了释空,自己也同样提起了一把。看着在短短的时间已经把胳膊上的伤口包扎完毕了的紫陌,王天羽点了点头,带着两个人,走出了营房。

此刻,情况对王天羽几人是越来越不妙了,在发现了营长和营副被杀后,该辎重营的三个受过军官培训的连长是迅速的做出了临战布置。

虽然这个辎重营的战斗力不强,但是因为出逃前该辎重营携带了大量的枪支和弹药,所以在紧急情况下,也是炊事班的伙夫都是拿着步枪当做步兵上的!

其中,一个连负责看守三百华夏民众,另一个连则是负责营地外围的警戒,最后一个连,则是在其连长的带领下,向着轻机枪排的营房,也就是王天羽三人所在的高地,冲了上来。

眨眼之间,他们已经团团的围住了高地,把王天羽三人,给包了饺子。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乖乖的放下武器出来,否则,你们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的!”一个大嗓门的叛军士兵,在其连长的命令下,对着高地上面的王天羽几人,发起了劝降喊话。

“找死。”心情本来就不是很爽的紫陌,看着这个站起来劝降的叛军士兵,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用手中的手枪,对着他的脑袋,来了一枪。

“砰!”

随着一声枪响,子弹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直直的,进入了这个士兵的太阳穴。

“啪。”

随着一声动听的脆响,叛军士兵的脑袋像是西瓜一样的爆开,红白色的脑浆,是贱了身旁的军官和士兵,整整一身。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该我上,给我活捉了他们!”恼羞成怒的叛军连长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和脑浆的混合物,对着手下的士兵,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古武强袭 他是特种兵最强部队黑龙组的总指挥,他是特种部队兵王中的兵王,他更是守护着国家与人民  作者:活死人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