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赘婿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酒色| 正版 | [收藏]

医品赘婿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领取

从小跟爷爷学医的孤儿张林,在爷爷临死时,被安排入赘到了镇上家境殷实的马家,结果,申蕾患的一种怪病突然发作……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小男人的悲哀

“张小林,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门里传来了申蕾妩媚娇柔的声音。

张小林心里也是一动,平静的心头立刻泛起了层层涟漪来。

今天是张小林17岁的生日,同时也是他大喜洞房的日子。和他结婚的就是申蕾,一个大他六七岁的女人。

他感觉像是做梦,心里更有一种如临大敌的紧张。

申蕾绰号“黑寡妇”,前夫是在洞房当晚暴毙。于是村里盛传申蕾克夫,男人沾上就得歇菜。

不过申蕾却是大庄镇最漂亮的女人,白白嫩嫩的水灵灵模样,犹如是娇艳的山花。

她也是镇里唯一的女教师,总爱穿着惹火的低领短裙,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每次讲课,高耸的傲然胸口和一双雪白的大长腿都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每次下课,必然会有一群流着哈喇子的光棍汉们恋恋不舍的离开。而这些人之中,一定也有张小林。

他是学校医护室的见习医生,每天只要有空当,必然会偷偷跑去看申蕾。

张小林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从小继承了爷爷的独门医术。但尽管如此,他所赚的钱依也仅仅够糊口。

也许担心死后张小林的生计成问题,爷爷就和一直想招赘女婿的申蕾婆婆马老太商议好,让张小林入赘马家。

马家家境殷实,开了好几个超市,张小林入赘来倒也不用为衣食发愁。

于是前几天爷爷刚去世,张小林入赘马家的婚事就提上日程了。

当倒插门,在镇里对男人而言是很耻辱的事情。尤其还是入赘到克夫的黑寡妇家里,还有性命之忧。

张小林推开门,进到了房间里。

卧床上,穿着一身红色性感短裙的申蕾端坐着。那双雪白的大长腿,映着灯光,显得格外显眼。

张小林舔了一下微微发干的嘴唇,快步走上前来。他还是童男,虽然幻想过千百次和申蕾一起的情景。但如今真面对美艳不可收拾的申蕾,却完全不知从何入手。

“申,申老师,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待你,不会欺负你的。”

张小林站在距离申蕾一步之遥的地方,嗅着那淡淡的醉人芳香,目光瞄着那风韵的能滴出水的美丽景象。

“哼,就你这熊样,毛仔子一个,想欺负我,做梦吧。”申蕾扑闪了一下那妩媚的杏眼,性感的红唇微微一提,非常的傲慢。

张小林也清楚,申蕾这种妖娆无比的婆娘,当然不会看上他。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主要为堵住悠悠众口,申蕾才迫于马老太压力招张小林入赘的。

刚才门口那么娇滴滴的叫他,无非也是做给在门外听墙角人看的。

他干咳了一声,努力摆脱窘迫,“那,那个,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张小林想要上前坐下,能坐在这个梦寐以求的女人身边,他渴望了很久。

他向前走了一步,接近床沿,刚嗅到申蕾那幽幽的体香,就被她狠狠推了一下,用力给推开了。

“滚开,就你也配碰我吗?”申蕾秀眉皱了一下,扭了一下惹火的身段,一脸鄙夷的说道。

张小林心头窜上来一股怒火,但他不敢发泄。入赘的男人矮三分,他没有底气。

“申蕾,我们现在是夫妻了,今晚是我们的洞房之夜,以后也是要睡一张床的。”

“夫妻,哼,就你这黄毛小子懂什么啊。我看你,给姑奶奶提鞋还差不多。”申蕾说着,故意挺了挺雄伟的胸口,然后将裙摆往上撂了一下,故意将那白白的大长腿晃来晃去的。

这意思是嘲讽张小林是个黄毛小子,男女之事都不懂,还鬼扯什么夫妻呢。

“申蕾,你别欺人太甚了。我虽然是入赘的,但我绝不是你的佣人。”倒插门也得有尊严,张小林发现现在不立威,以后在这个家里就抬不起头了。

申蕾有肆无恐的瞪着他,很狂妄的的叫道“姑奶奶就欺负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还告诉你了,以后在这家我说了算,你以后最好给我规矩点,再敢给我玩偷偷摸摸,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张小林有些心虚,今天中午申蕾浴室洗澡的时候他路过不小心偷看了两眼。

“时间不早了,姑奶奶要睡觉了,你就打地铺。”申蕾像是母夜叉一样,抛了一句,双脚甩出高跟鞋,转身上-床。

张小林非常恼怒,唉,期待了这么久,却落得打地铺的下场。张小林甚至有些憎恨爷爷,怎么将他“嫁”给了申蕾这种女凶神。

第他刚打好地铺,还没躺下,就见申蕾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接着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在床上剧烈翻滚着。

眼看着她要跌落床下,张小林翻身冲上前,拦腰将她给抱在了怀中。

“你这个小混蛋,你要干什么,赶紧放开我。”申蕾忍着痛苦,努力想要推开张小林,可是发现浑身乏力。

张小林看了一眼她那双已经泛起很多红疙瘩的双腿,说,“你这是急性过敏性中毒,若不赶紧治,恐怕皮肤会全部溃烂。”前天张小林就劝告申蕾新买的化妆品有问题,结果不听,到底出事情了。

“什,什么?”申蕾惊恐不已,她最以为为傲的就是白皙无暇的肌-肤,要真溃烂,那还不如死了。

“但你也别担心,我能给你治好。”张小林信心满满的说道。

“怎么治?”申蕾虽然讨厌张小林,却更关心自己的病情。

张小林忙说,“只要按摩你身上某些地方,定然能根治疾病。”

第2章 治病的策略

“好你个小坏蛋,什么狗屁治病,我早看出来你想趁机占我便宜。”

申蕾气冲冲的叫嚷着,这小混蛋分明是想借机占她便宜,甚至……

她努力想推开张小林,但浑身乏力,反而完全贴在他的身上。

张小林就觉得心里扑通扑通的剧跳着,那风韵柔软的身姿倒在怀中,让这个还未接触任何异性的童男有些失措,几乎要把持不住。

“申蕾,你别不识好歹,我是真心给你看病。”张小林努力克制内心的躁动,很认真的说道。

这倒是实话,张小林传承他爷爷的一种称之为九玄按摩法的按摩治疗法。通过施压按摩人身上七个被称之为七窍灵穴的穴位,能达到治疗很多疑难杂症的效果。

但愚昧的镇上人没人相信,都认为这谁耍流氓。张小林一直觉得,爷爷因为不能被大家理解,最后才郁郁而终的。

“滚,你给我滚。姓张的,我警告你,你要敢碰我一根手指,我和你没完。”申蕾无力的靠在张小林怀中,却仍然气冲冲的朝他怒吼着。

张小林摇摇头,叹口气说,“申蕾,你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如被无数的蚂蚁-撕咬着,又痛又痒。这表示病情加重了,你再不不让治疗,恐怕谁也救不了你。”

申蕾被张小林说中了,浑身不仅如被无数蚂蚁撕咬着,痛痒难耐。甚至,还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但这种感觉让她脸红,甚至手脚也不听使唤的做出很多羞人的怪异动作来……

申蕾秀眉紧皱着,眼神复杂的看着张小林,咬着嘴唇纠结了半天,才低低了吐了一句,“好,你动手吧。但你要治不好,我不会放过你的。”

张小林忙不迭的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他这才将两手小心翼翼的放在申蕾平坦的肚子上那一片雪白的肌-肤上,他心里不由颤动了一下,光滑细腻的一片肌-肤,仿佛没有骨头一般。张小林显得非常激动不安,一度觉得像是做梦,这可是第一次触碰到这个心目中的女神,内心的那种惶惶不安,简直可想而知。

张小林努力克制着内心的躁动,迅速施展出九玄按摩法,双手灵巧的在她那雪白的肌-肤上跳动。

张小林双手变得犹如精灵一样,上下其用,同时在申蕾那曼妙惹火的身段上游走。

申蕾此时满脸涨红,她扑闪着动人的双目,紧紧咬着艳丽的红唇。她紧紧遮掩着惹火的身段上最引以为傲,也是最私密的两个地方,生怕被张小林碰到。

张小林也很清楚,申蕾虽然给他按摩,可内心肯定对他充满怒火。他也很知趣,那两个地方尽管很让他心驰神往,但他不敢越雷池一步,搞不好这母夜叉会和他拼命。

他小心翼翼的在她那双修长雪白的双腿上按摩完,看了一眼申蕾。此时的她虽然狠狠瞪着张小林,充满怒火,但她轻轻扭动着那惹火风韵的身段,却活脱脱的像是一个性感的美女蛇,充满了无尽的风情。

张小林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他吞了一口口水,小声说,“那那,那个你能不能翻个身子,把身后翘起来。”

“什,什么。”申蕾闻言,立刻就火了,咬着牙气呼呼叫道,“张小林,你个小兔崽子,你是不是故意耍流氓呢?”

张小林慌忙摆摆手,忙辩解,“这是治病需要,而且是最关键一步。你如果不配合,刚才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这是实话,人体上最重要的一个七窍灵穴,就在腰部往下的地方。而且,还必须要人保持撅着屁股的姿态按摩才有效果。

“你……行,我配合你。如果我的病还没治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事已至此,申蕾没选择。涨红着脸,心一横,咬着牙努力翻过身子,翘起了屁股。

摆出这种羞人的姿势,而且还当着个陌生的毛崽子,这辈子怕也没有过。

张小林看着申蕾被红裙紧绷着的一片迷人的风景线,心中不由颤动不已。一度,他有些忘乎所以了。

“小崽子,你发什么呆呢,赶紧给我治病。”

申蕾的催促,让张小林回过神。-

他努力正色,赶紧凑上前,双手在那翘翘的一片上快速按摩起来……

张小林不知如何完成的,可他感觉像是做梦。恍恍惚惚,入手的那一片软绵绵的一片,一度让他心潮汹涌,差一点,他就要犯错误了……

“好了,申蕾。”张小林小声说道,不过,双手还放在申蕾那翘翘的红裙上面。

“那你还不给我滚下床。”申蕾气恼的叫骂,扭身朝张小林不客气踹来一条雪白的大长腿。

张小林敏捷的跳下床,他早有防范。眼看申蕾再度踢过来,他慌忙叫道,“申蕾,你看你身上。”

申蕾低头一看,露出惊讶而难以置信的神色。她身上的红疙瘩已经全部消失,至于身上的疼痛感更是早就没有了……

第3章 忘恩负义

张小林松了一口气,走上前来,说,“申蕾,你现在相信我了吧。”

“相信你大爷,你他妈的占我那么大的便宜,这笔账我还没给你算呢。今天我不惩罚你,我就不姓申了。立刻去卫生间里,把我的衣服给洗了。”申蕾嚯的从床上跳下来,气呼呼的站在张小林面前。

申蕾的确震撼张小林这神奇的按摩,但她不能承认,否则这小子以后更要在她面前作威作福。

张小林感受着申蕾那咄咄逼人的气势,伴随那随着急促呼吸不断起伏的惹火身段,那雪白的迷人一片,仿佛更要呼之欲出一样。可谁曾想,就是这样艳丽迷人的女人,却是如此忘恩负义,蛇蝎心肠。

“申蕾,你这不是忘恩负义吗?”张小林非常生气的叫道。

“你少给我废话,你要是不洗,今晚就在外面睡觉吧。”申蕾说着扭身坐在了床头,那双翘着的雪白大长腿,搭配着红艳艳的超短裙,显得别有一番韵味。

张小林看着,就窝着一团火,真想从上前扑到她,好好教训她一顿。

但他不能,倒插门的女婿,都是断半截的。何况,申蕾眼中,他连个男人都不算,就是个蛋壳没脱的毛头小子。

他隐忍着不满,扭身就走。

“等一下,把这些也拿去一并洗了。”申蕾叫了一声,根本不等张小林反应过来,就把一大堆花花绿绿的东西扔了过来,。

张小林接过来一看,那个气啊。竟然都是申蕾的贴身衣物,包括他曾偷偷在学校看她穿的那几双黑色丝袜。

让丈夫洗贴身衣物,这摆明就是当张小林是佣人。不,连佣人都不算,简直猪狗不如。

张小林狠狠瞪了一眼申蕾那呼之欲出的雪白傲然胸口,心里一万个草泥马跑过,这才出去了。

卫生间里,申蕾的衣服堆积如山。这个女人非常注重打扮,各种花哨的衣服,买来也只是穿一天就洗。

张小林心里暗暗的骂着,“申蕾你这个贱人,臭八婆,迟早老子要让你连本带利还回来。”气归气,但衣服他还是洗了。

张小林也才发现,申蕾的贴身衣物非常小巧,而且很暴露。可以想象穿在她身上会多诱人,里面也穿这么暴露,肯定勾搭哪个臭男人。张小林可不止一次见申蕾在学校,和很多臭男人眉来眼去。

“林哥,你果然在这里啊。”卫生间门打开了,一个银铃般的悦耳声音传来。

不用说,肯定是马玲玲。张小林几乎不用回头,就猜到了。

很快,就见一个十七八岁左右,扎着两个马尾辫的少女站在了张小林面前。她扑闪着一双清澈的犹如山泉般的眼眸,绽放着山花一般娇媚的笑意。一身碎花的修身迷你短裙,将她青春曼妙的身姿勾勒无遗。尤其那胀鼓鼓的胸口,活脱脱的像是两个青涩的果子一般,勾起人无限遐想。

张小林看到她,微微摇了摇头,“玲玲,你又来了,我今天可没工夫。”

马玲玲拉了一把小凳子,坐在张小林面前,伸出一条雪白的美腿到张小林跟前,拿着张小林的手放在了上面。一边轻轻按摩,一边娇媚的笑道,“林哥,你怕被我嫂子抓到受更大的惩罚吧。放心,她现在可没工夫搭理你。”

马玲玲是申蕾的小姑子,还在念大学。马玲玲不仅没当张小林是外人,而且完全没有任何隔阂。自从张小林给她按摩一次扭伤的脚后,马玲玲隔三差五就来找张小林按摩。第一次是脚脖,第二次是小腿,大腿。甚至在往上,她也毫不介意,完全当张小林是自己的男朋友了。

张小林的手只是停在了马玲玲大腿上的裙口部位,没敢在往上。那可是禁区,他怕自己会扛不住。马玲玲每次就喜欢这么戏弄他,以此为乐。

张小林撇开马玲玲拉着他的手,狠狠在她雪白的腿上捏了一下,丢给她一个白眼,说“玲玲,你别瞎说,以为我会怕她吗?”

马玲玲调笑着,探身凑过来,盯着张小林娇声说,“林哥,你还不知道吧,我嫂子和许明凯去镇子东的小河边约会了。”

她的领口处,一片雪白的美景若隐若现,极其动人。

“什么?”但张小林却没去看,嚯的站起来,快步朝外面跑去了。

许明凯是学校的教务处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光棍。除了写几首酸诗,真没啥本事。据说曾现在的职位是抛弃妻子换来的。但这样虚伪的家伙,申蕾却对他无比倾心。在学校,张小林不止一次见申蕾和许明凯眉来眼去。他也撞见过许明凯约申蕾在办公室里约会、要不是他中途打断,许明凯怕是要成事了。

张小林眼不下这口气,洞房当晚就戴绿帽,这男人当的也太窝囊了。

小河边,拨开一丛芦苇荡,张小林就见许明凯搂着申蕾,装比的吟了一通诗。然后,盯着她说,“蕾蕾,知道我多想你吗,我再也等不及了,现在就想得到你。”

“啊,不要啊,徐主任,我觉得我们……”

申蕾涨红着脸,伸手去抵触。但许明凯那咸猪手已经上下其用,一手顺着她那火辣的身段游蛇般攀向那傲然的一片身上,另一手则悄悄的顺着雪白的美腿向紧窄的裙口滑了过去……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医品赘婿 从小跟爷爷学医的孤儿张林,在爷爷临死时,被安排入赘到了镇上家境殷实的马家,结果,申  作者:酒色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