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美龙卫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狐大仙森| 正版 | [收藏]

侍美龙卫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搜一搜”免费领取

土豪恶霸算什么,爷碾压你们! 富二代算什么,爷搜刮你们! 美女女神算什么?来一个收一个! 赫然他带着火热的激情,从海外归来……居然是要跟一个飞扬跋扈的千金大小姐一起?这是男人做的事么?当然不是! 他身怀绝技,他还有无比高大上的天医珠,包治百病让华佗扁鹊都羞愧。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千万别伤了自己

一辆价值上千万的迈巴赫黑色轿车停在一个工地门口,与周围乱糟糟的环境格格不入。 车里头,司机显得魁梧有力,一脸彪悍,眼神犀利地盯着四周。  显然,不单单是司机,还是保镖。  后边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窈窕美艳,身材绝对是前凸后翘的典范,只是脸上带着深深的冰冷。还是那种高贵型冰冷,让人一看就有高山仰止的感觉。  秦晴,洪广市四大家族之一秦家的大小姐,素来就有冰山美女之称。追求者无数,至今无上手者。  有人忽然从工地里大步走出,跟司机一样的装束,戴着墨镜,一脸严峻。  龙行虎步的,是有功夫的人,显然也是保镖。  他走到车子边,微微躬身,朝着后座敞开一般的玻璃窗开口了。  声音显得非常恭敬:“小姐,夏赫然在里边。”  秦晴脸色阴沉:“他在里边做什么?”  保镖说:“在搬砖。”  秦晴立刻怒了:“真是太过分!陈爷爷把他叫来给我做保镖,不是让他搬砖!他这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么?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他能承担?”  “这个……”保镖不知道说什么好。  秦晴继续愤怒:“我还不稀罕他做我保镖!哼,要不是我爸……”  忽然住了嘴,脸上更愤怒,双眼透出难堪。  她握紧双拳,忽然又叹气:“好吧,我去找他!”  保镖一怔,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自家小姐可是万金之躯,平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回来这个破烂不堪的工地找人不说,居然还要屈尊纡贵地去求那个夏赫然做她保镖?  姓夏的小子什么来头,什么保镖这么金贵!  他不知道,夏小子可不单单是来做保镖那么简单。  工地里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卧槽!干活不勤快,讨工钱倒勤快,不就欠了三月工资!怎么着,怕我给不起?行,别怪我邹老三不讲义气!可以先给工资,但你们拿出个样给我看!就你小子带头要工资的是吧?听说你还挺能搬砖,本事露一露。二十双砖是基础,往上,你能加一双砖我就给一千块,两双两千,三双四千,四双八千!”  工地一角,一个黑黝黝的光头汉子阴森森地嚷,一脸暴戾之气。  脖子上戴着的成人小手指粗的金项链,显得霸气。  这是工头。  他的后边,还站着五六个抱着膀子的打手,一个个都样貌阴狠,随时要打人。有的手里头抓着铁棍,有的把锋利的弹簧刀缩来缩去。  对面站着十几二十个工人,相对来说,有些畏缩,神情无奈。  但其中有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神情淡定,嘴角挂一丝邪魅笑意。  他只穿着磨破几个洞,脏兮兮的短篮球裤。光着的上身到处都是健壮的腱子肉,好像蕴含着无穷的力量。许多尘土扑在上边,但更是显出一种阳刚之气。  他就是夏赫然,邹老三就是指着他鼻子嚷话。  一双砖就是两块,两块两块地往上叠,横放竖放交替,就成一摞。  一般工人能搬十五六双,搬到二十双的,都非常了不起。  “依次类推,反正你加了多少双,我就给多少钱,不断翻倍。嘿,你小子有勇气跟我要工资,也得有勇气接受挑战对吧?不敢的话,第一,工资下个月发;第二,你小子跪下来朝我磕三个响头,然后特么的给我滚!”邹老三朝着夏赫然喝斥。  那些工人不由得哀叹:  “这不是欺负人嘛!二十双砖起底,小赫再能搬,也禁不住这折腾!”  “是啊,小赫已经搬了一个上午,早餐又没吃,太不公平。”  “小赫,算了,跟邹老板道个歉,当没事。反正,工地这么大,他也不至于赖账。下个月……就等下个月吧。谁叫我们给人干活呢!”  ……  夏赫然抬手背擦了擦鼻子,傲然说:“搬搬又何妨!反正,今天我把工资要定了。不少兄弟大叔的家里头都等着要钱,儿女的学费、老婆的药费、一家的生活费……特么的你欠了三个月工资你还有理!说好了,我搬了多少,你给多少钱工资!”  “行!”  邹老三阴阴地笑:“我决不食言!不过说好,你搬起来还得走到用砖那里去,才算数。你要是搬不过去,嘿!磕头都顶不住,我还打断你一条腿!”  众工人哗然,纷纷劝阻夏赫然。  但是,什么都阻不住这小伙子。之前工友老黄因为老婆生病没钱治,工资三个月发不了,一边干活一边长吁短叹,引起了大伙儿的共鸣。大家都急钱用,几次要工资都要不到,还有人被打了。刚来一个月的夏赫然听了,就毛了,组织大家要工资,就引出开头一幕。  他一扭身,大步走到砖堆里,身子一蹲,双手往前一抱,就稳当地将别人垒好的一摞砖给抱起来。  一数,足足有二十一双!  夏赫然挺起身子,显得轻松,他嘿嘿一笑:“看到没,现在就稳赚你一千块!”  邹老三微微心惊。抱得这么轻松,这小子果然有力气。他也不是很担心,嘎嘎一笑:“你还要走过去才算!还有,你特么就搬多一双么?一千块够你们分?”  按照他的估摸,这小子最多就再搬上两三双,肯定顶不住!何况还要走到一百多米外的用砖地那里,没准走到半路,人不倒下,砖都倒。  夏赫然抱着这二十一双砖,面不改色。他淡淡地说:“没完呢!”  然后朗声喊道:“大伙儿计算一下,邹老三一共欠我们多少工资!”  所有人一呆,听这语气,敢情要把所有人的工资都搬回来?这绝对不靠谱啊!不过,对这工资多少,大家心里头有数,不久就有人喊:“把休息的算进来,一共二十二个人,每个人每月起码也五千块!三个月,加在一起,三十多万呢!”  “好!”  夏赫然大声说:“加砖!”  抱着二十一双,那么高,他自己加是不方便了。  一个工友赶紧上去加一双,紧张地问:“小赫,你行不行?千万别勉强,要不手臂会拉伤。”  “没事,继续加!我没叫停,你就别停!”夏赫然很轻松。  又加了一双,小心翼翼地再加一双。  现在加了四双。一双一千块,两双二千块,三双四千块,四双八千块!  工友们越看越紧张,这砖头都超出他头顶了。邹老三笑得一脸阴险,到现在也不过就八千块。再说了,还要走过去呢!  “别停啊,继续!”夏赫然稳若泰山地说。  加砖的工友都得搬来凳子,站上去了,另外再来一个工友帮着往上递。  竟然又加了四双,邹老三要给的工资飙升到十二万八千元。  工友们都惊呆了,一个个不禁哽咽:  “小赫,好了,好了!不要再加了,千万别伤了自己。”  “你别忘了,你还要走到那边去的。”  “小赫,十二三万也够我们分了,你别难为自己了。”  ……  邹老三看得傻眼,想不到这小子还挺能折腾,看那样还挺轻松。他狰狞地喊:“怕什么?他厉害,让他加!他能加多少,我就给多少!”  话说这么说,但心里头有点抖,再加两双,可就超出要给的工资总额。  不过,总体来说挺镇定。毕竟,那小子还要走一百多米。  “加!”夏赫然的神情还是很淡定,只是脸有点红。  又加了一双。  二十五万六千元!  “再加一双!”  站在凳子上的加砖工友都要踮脚跟了。不知不觉,他双眼泪光闪烁,狠狠点点头,又加一双。  那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定定看着最后加上去的一双砖,呼吸都憋住了。看着它们被加上去,工人们爆出欢呼,甚至有人喊出准确的数字:“五十一万二千元!”  邹老三阴狠地吼:“嚷什么!这还有一大段路没走呢。小子,有种你走啊,我看你能走几步!”  夏赫然笑了,居然还扭了扭屁股,带动着高高的一摞砖都微微摆动。这吓得工友们齐刷刷地都伸手,徐空中摆出帮扶的架势。  邹老三哈哈大笑:“倒啦!”  但是,没倒!  接着,夏赫然朝用砖地那边走了过去。走得还不慢,一路上虽然那一摞砖微微晃动,把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但一直没倒也没掉。没多久,就走完一半路。  工友们都忍不住发出欢呼和鼓劲的声音:  “小赫,加油!加油!”  “小赫好样的!”  “我们为你骄傲!”  ……  相反,邹老三满眼都是不可思议之色,嘴角开始抽搐。  他后边一个打手嘀咕:“卧槽,那小子还是人么?抱着那么重的一摞砖都能走那么远?老板,我看你有危险了。没准人家真能……”  “放屁!”  邹老三低声吼:“想跟我斗?那是没可能的事!”  想到夏赫然要是把砖头都搬到那边去,他就得给五十多万,心里头非常愤怒。  他低声交代:“给我想个办法,把他搞乱,让他把砖头给摔下来!”  那几个打手也真是够阴险,交头接耳几句就有了办法。他们松松筋骨,就朝着夏赫然跑过去。一下子,就作出要撞他的架势,还大声呼喝,更是把地上的碎石头往他身上踢。  被这么一惊扰,夏赫然果然顿了顿,捧着的一摞砖摇摇欲坠。  顿时,工友们气愤地嚷起来!  “邹老板,你这也太……太卑鄙了吧?怎么能这样?”  “这是耍诈!”  “你说话到底算话不算话?”  ……  邹老三的脸皮比城墙厚,他阴笑着说:“嚷什么嚷?我的兄弟看累了,在工地上跑跑步练练身,这都不行啊?妈蛋,又没有碰到那小子,谁再嚷,我敲掉谁的牙齿!”  顿时,所有人噤声,都敢怒不敢言。  这个邹老三的淫威,他们领教过。  另一头,那个高贵而冰冷的秦晴已经在两个保镖的护卫下,悄无声息地进入工地。

第2章 哪来的人乱跳

那边的场景,她尽收眼底。看见夏赫然竟然能抱起那么高的一摞砖时,她都吓了一跳,有些发呆地问:“阿龙,阿虎,你们能够搬起那么多砖么?”  两个保镖对看一眼,显得尴尬。  “怕是不能。”  “不过,有这蛮力也没用。一个合格的保镖,可不是有力气就行了。起码,得懂技击,要不,被人四两拨千斤弄一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对!”  这么听着,秦晴稍微点头,显得满意。没多久,她就哼一声,又笑了:“这回,我看他怎么死!被人那么骚扰,他的砖头非得摔下来不可。哼,砸他个半死!”  语气带着一丝恶毒。  她很快失望,并且还惊异无比地瞪大一双美眸。  夏赫然面对几个打手的干扰,居然毫不在乎,还冲着他们呼喝一句:“哪来的癞皮狗乱跳跳!”  接着,身子一抖,居然朝前跑去!  抱着那么多砖头还能跑,还敢跑!  工友们看傻眼了,邹老三的眼睛都要掉了,他喊:“跑?砖头都砸下来!”  但是,非常神奇!  尽管夏赫然跑得快,他抱着的一摞砖头都好端端地伫立着,就像黏在一起的硬纸板伪装的砖头。看起来那么不真实!  一下子,他就离用砖地剩下二十米不到。  邹老三都吓坏了,竟然喊了起来:“拦住他!”  几个打手凶神恶煞般地扑上去。  一边的那个秦晴微微摇头:“夏赫然惨了,抱着那么多砖,就算他有本事,也会被拦住。呵,那些砖头砸下来,首先把他砸成肉酱!”  情形再一次出乎她意料。  夏赫然居然微微一扭身,一抬脚就朝地面上蹭去。一下子,一大片沙石扬起,纷纷打在那几个打手身上。顿时,打得他们痛叫几声,纷纷停住脚步,抬手抱住头脸。  而夏赫然蹭出这么一脚,用的力气那么大,他抱着的砖头还是稳若泰山。并且,很快就跑到了用砖地那里,一蹲身,就把砖头给放了下去。立刻起身,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它们。  顿时之间,地面上矗立起一根砖头柱子,比夏赫然还要高。  全场寂静了一会儿,接着就爆出了冲天的欢呼声。  “小赫,好样的!”  “你简直就是我们的英雄!”  “你太吊啦!”  ……  接着,不少工友冲着邹老三喊,让他愿赌服输给工资。  邹老三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边还显得气定神闲的夏赫然,神情变得越来越歹毒。他忽然一挥手:“卧槽!给什么工资?不好好干活,特么的哪来工资?小子,你!”  他一伸手指,遥遥地指住夏赫然。厉声说:“你不好好给我干,还在我的工地上搞风搞雨,你当我邹老三是面粉做的,好捏是吧?给我打断他两条腿,拖出去!”  公然地背信弃义!  那几个打手之前被夏赫然用沙石泼得灰头灰脸,正恨得咬牙切齿,听到老板这么一声喝,顿时就朝夏赫然疯扑而去。手中的铁棍和弹簧刀扬了出来,那样子就是要朝他身上招呼。  工人们都看呆了,有的忍不住对邹老三叫骂起来,骂他说话像放屁,有的焦急地让夏赫然赶紧跑。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对方还是打手,还抓着能要人命的家伙。  夏赫然没有跑!  看着那些扑过来的打手,他脸上非但没有惧色,还露出勇者无惧式的怒火。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忽然一扭身就转到了那一摞砖头的背后。他大喝一声,双手猛一推。  顿时,砖柱朝着那些家伙轰然扑下,大块砖头犹如无数坚硬的拳头,狠狠砸在他们身上。接着就是一鬼哭狼嚎,打手们猝不及防,一个个被砸倒在地。头破血流还是轻的,有的脸都被砸歪了,鲜血直从鼻孔里喷出来,有的胳膊都被砸断了,歪歪地耸拉着。  这一幕,顿时震惊全场!  另一头,秦晴看得眉头微微皱起,不由得也有点惊心动魄,她低声问:“你们能做到么?”  “没问题。”  “不就是利用了砖头嘛,那几个家伙也太笨了。小姐,哪怕是赤手空拳,我也能打倒他们!”  两个保镖说得挺骄傲,其实也是暗暗心惊。  不错,打倒那几个打手,对于强有力的他们来说,不算难事。不过,夏赫然推出砖柱时的架势,一看就知道是高手!那可是一堆松散的砖头,他一推,就让它们全部扑向前方,这种厉害不是他们能做到的。而他身上陡然爆发出来的那种气势,也非常惊人,真是霸王一般。  砖柱倒塌产生的尘雾一下子迷离了所有人的眼睛,几乎看不清那边的动向,只隐约看到几个打手哭嚎着、挣扎着,要爬起来。忽然,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了,大步朝邹老三走去。  他的两只手,还各拎着一块砖头。  他杀气腾腾,他就是夏赫然!  两边,已经有比较彪悍的打手愣是站起来。但是,站起何用?夏赫然下手不留情,一砖头就朝他们的脑袋上拍过去。顿时,拍得两三颗脑袋上是血花四溅,他们呱一声,顿时就栽倒在地。这回也不用挣扎了,人都被拍晕了。  邹老三看着自己的一个个手下被打倒,那小子还浑身杀气地大步走过来,顿时慌了神。  他也算是机灵,赶紧掏出手机就拨出一个号码。  “古所长,有人在我工地上杀人,还要打死我!你赶紧来,带多一些人!”  话刚说话,就是一声惨叫,他的苹果6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变成一摊零部件,他抓手机的手也顿时血肉模糊。那是夏赫然冲过来,挥起砖头就砸过去所造成的效果。  “你!你!你真的敢对我下手!”  邹老三看着他一下子被砸得血淋淋的手,一边是疼得直喘气,一边不可思议。  夏赫然一脸阴冷,抬起砖头指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说:“五十一万二千元,你拿不拿出来?那是我们的血汗钱,你特么的三个月不给,你自己开豪车玩美女天天花天酒地,你要找死?!”  看着那还染着血的砖头,邹老三不由得后退两步,但想到警察就快来了,他顿时有了底气。他咬着牙冷笑:“小子,你真是初出茅庐不怕虎啊。我邹老三是什么人,你也敢得罪!我告诉你,你现在跑没准还来得及,等警察一来,一子弹就让你报销!”  旁边的工友们也吓得够呛,纷纷劝夏赫然赶紧走。打伤了这么多人,警察一来,他就跑不了。一边说着,工友们也是万般无奈,谁让这个邹老三手眼通天。  夏赫然点点头,忽然间就一个箭步冲上去,同时挥出砖头。  砰的一声!  然后就是凄厉的惨叫。  在场所有人都无法置信地瞪大眼睛,那也太暴力了吧?  夏赫然居然一砖头就砸在邹老三的脸上,就像打耳光。不过,人家打耳光是用巴掌,他打耳光是用砖头,这效果不一样。所以,邹老三一边惨叫,一边就栽倒在地。他的脸颊都被砸得裂开了,两只眼睛顿时充血,变得血红一片。好几颗牙齿,随着他的惨叫掉在地上。  这还是开始!  夏赫然大踏步走过去,把一块砖头丢在他右手上,瞬间抬脚踩住。  “这手要是不把工资拿出来,也就废了。你拿不拿?”  夏赫然的声音透着一股地狱般的森寒。  邹老三胆战心惊,却还是显得很强悍,他一边嘶嘶嘶地吸着冷气,一边嘶哑地喊:“小子,有种你就踩,你踩啊!你听到没有,警笛声!警车来了!”  果然,工地外边响起凄厉的警笛。  “小赫,赶紧走吧!你的心意,我们都很感激,但你没必要把自己陷进去。要是被抓了,你在班房里会很惨的。邹老三他……他就这样子整死人!”  工友们都劝。  夏赫然似乎有些犹豫,稍微抬起了脚。  “小子,有种你就踩!踩啊,哈哈!我看你……嗷啊!”  邹老三正得意地吼着,骤然间瞪大眼睛,从他的嘴巴里发出凄烈的惨叫,整个人都痉挛起来。  夏赫然踩住砖头的那只脚,骤然用力,狠狠踩下。  顿时,砖头都快要盖到地面上了。下边传来噗噗声,没多久就有大量浓稠的血液朝四面涌出去。很显然,邹老三的手骨都被压断了。  他哭爹喊娘地叫着,两辆警车也冲进来,立刻就在旁边停下。  好多个警察跳出,看到那血淋淋的景象也是惊呆了。  那小子好狠!  “救命啊,救命!古所长,他他……他把我打得这么惨,想勒索钱财!”  邹老三哭喊。  “立刻给我趴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快点!”  警察们都拔出手枪来了,对准夏赫然,黑洞洞的枪口很惊人。  工友们吓呆了,一个个哭丧脸,都觉得小赫这回完了。  邹老三很得意,凌厉地说:“小子,你把我打得这么惨,待会儿我会把你四肢都砸碎!”  夏赫然冷哼一声。他不大在乎,已经想到一个主意。抓起邹老三做人质。不管怎么样,都要逼他把工资给了,最多远走高飞!正要行动,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冷冽的声音:“怎么,现在老百姓要工钱就这么难,非得弄出一些极端的手段来,还要被你们抓么?”  顿时,所有人都一愣神,夏赫然看了过去,眼神微微一眯,竟然有一道寒光闪过。  说话的人就是秦晴,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不高也不矮,黑色的中袖连衣长裙把她曲折动人的身材给裹得淋漓尽致,一看就让人有种高山流水的酣畅感。就是一张脸蛋太冷,让人不敢直视。气质是非常高大上的那种,在这乱糟糟的工地显得特别不搭。  这样子的女孩,一看就知道是名门闺秀,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  可她出现了,背后还跟着龙行虎步的俩保安。  那些警察都是从附近派出所赶过来的,领队的就是所长古得宽。他的眼珠子何等精刁,马上看出秦晴来历不凡而且明显就是打抱不平来的。  “这位小姐,不管怎么说,那小子都打了人,还把人打得这么惨。他是危险人物,等我们先把他拷上了再说。您觉得呢?”他说。  秦晴压根就不吃这一套!

第3章 两点要求

“我叫秦晴,秦家的人,我爸是秦练京。对了,我二叔是洪广市公安局副局长宋柯凌。你不信的话,可以去查。我这里先提两点要求。”  说着,她缓了一口气,有意无意地瞄了夏赫然一眼,得到的回应就是一个白眼。  秦晴心里怒气顿生。  哼,我帮你,你还给我眼色看?  而另一头,那些工人还看得茫茫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警方和邹老三却悚然色变。  秦晴淡淡地说:“第一,邹老三是吧?我刚才打电话问了我们集团负责房地产这一块的老总,你也替我们干了活,还差着你三百多万款子?我话就放到这里,三百多万对我们家是九牛一毛,但你欠工人钱不给,我也不想给你。以后,你也别想从我这捞到活干!我是秦家产业的主要继承者,你得信这一点。”  顿时,邹老三冷汗淋漓。  “第二,古所长?如果你信我,就听我一声劝,这是私事,你别理了。走人吧!”  这一番话说得挥洒自如,冷冽中,一股威压之气扑面而来,竟压得古得宽和邹老三都噤若寒蝉。  古得宽苦笑:“原来是秦小姐,行!我明白了,这是私事,大家私底下解决,我们走人。”  他往额头上抹了一把冷汗,又冲着邹老三冷声说:“出来搞工程,工人的钱别欠着啊,要不以后谁给你干活?听秦小姐的,没错!”  说完了,带着人扭身就走。  他相信秦晴的身份不造假。那气势完全就是大家做派,那样子跟秦家家主秦练京起码有六七分相像,背后还虎虎生威地站着两个保镖!  警察走了。  邹老三一张脸都灰了。他知道,自己挨的这几下子是白挨了,工资也得给,还得给五十多万,因为那是赌注。秦家,他可得罪不起啊!退一万步,就算大不了不要那三百多万,以后也不稀罕他家活计——可是,秦家在洪广市的根子那么壮,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他混不下去。  这小子到底是谁,竟能让秦晴出面!  说秦晴纯粹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打死邹老三,他也不信。  他一边给秦晴陪笑脸,一边给忍着巨大的痛苦,伸手掏出另一只手机,打电话让会计送钱过来,越快越好。这回,不得不认栽啊。  工人们欢呼起来,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有这样的结果。夏赫然把工头和他的打手都打得浑身是血,警察来了不抓人还赶紧溜号不说,这会儿能把全部工资都结了!  秦晴走到夏赫然面前,不说话,就冷冷地看着他。  夏赫然也不说话,也看着她。不过,那眼神带着轻佻,而且专往她高耸的胸口上看,还很犀利,像是能够看到一切风景。这顿时让秦晴羞恼了,低声喝斥:“下流!”  “下流什么?只要我愿意,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想怎么抓就怎么抓。你可是要嫁给我的。”  夏赫然不以为然,坦荡荡地说。一边说,一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这也是形成鲜明对比了,一边是高贵艳丽的豪门千金,一边是浑身污垢的工地搬砖工。奇异的是,两人之间的气场却有一种隐隐的融合感。  一听夏赫然的话,秦晴气得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她咬着牙,狠狠地说:“你别做梦了!我死也不会嫁给你这个粗鲁的乡巴佬,一点品味都没有,狗屎!”  一番话,让周遭的人听着都傻掉了,包括那两个保安。  什么意思?  听这话意,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位大千金,居然是要嫁给一个低低在下的搬砖工?而且大千金的话意还露着无奈,好像非得嫁一样。  偏偏夏赫然还淡淡地说:“你以为我稀罕娶你?我家老头让我来给你做保镖,开头还不知道他有阴谋呢。居然要我娶你做媳妇,像你这种飞扬跋扈狗眼看人低脾气比屎还臭的鬼丫头,配得上玉树临风潇洒不羁的我?打死我,也万万不要你!你说你除了一身皮肉好一些,胸大些,还有什么好?”  想起往事多感慨。一个多月前夏赫然被老头从国外叫回来,交给他一个任务,给秦晴做保镖。他虽然不喜欢,堂堂一个纵横四海的顶级杀手,要给一丫头做保镖?真丢人!但是,他不得不奉命。  跟秦晴相处两天,就被她的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脾气给气得不轻,她还隐隐有逼他走的架势。  夏赫然何许人也,三下五除二就打听出来了。做保镖是掩饰,其实要他跟秦晴亲密接触,培养感情后娶她,赶紧生孩子,留下种后再回国外干活。  嚓,原来就是回国配种的!  老头的苦心,夏赫然也明白,就怕万一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个三长两短,好歹为组织留下种。秦晴虽然是千金大小姐,但秦家也不过是组织在华夏国的一个营利机构。要她来做组织里头一个大神级杀手的配种对象,何况是明媒正娶,绝对配得上。  这下子,夏赫然却不愿意,他可绝对不认为自己会有什么三长两短,加上也不愿意娶一个冷头冷脸的大千金。他的理想对象不是这样的!  所以干脆就走了,来工地搬砖都比娶一个大小姐强。  夏赫然的这一番话让周围的人更傻眼。  嗐!千金大小姐被逼着要嫁给他都够逆天了,他居然还不要?  这世道!  秦晴被夏赫然的话气得咬牙切齿,握紧了两只粉拳,忍住一拳头打过去的冲动。她冷冷地说:“那行,你跟我回去,跟我爸说。我爸以为是我逼走你的,每天骂我。你得跟他说清楚!”  夏赫然想了想,这个要求不过分,他点点头。  邹老三的速度还挺快。在秦晴的逼迫下,他哪敢不快呀。几个电话一催,会计就拎着一个箱子来了,里头都是红彤彤的百元大钞。因为钱有多,给所有工人结算了工资不说,多的钱还平分。当然,夏赫然也顺势把自己的一个月工资给拿了,加上“分红”,差不多六千块呢!  工人们感动得双眼泪汪汪地,对夏赫然和秦晴都不断说着感谢的话。  有个工友还说:“小赫啊,秦小姐那么好,就算脾气不好一点,也没关系嘛!你是男人,多宽容一些,就把她娶了呗!”  众人纷纷起哄,搞得两人都红了脸。  秦晴那么做,虽然主要因为不能让夏赫然陷入囚笼,也因为被他感动,决定帮助那伙三个月没发工资的工人。她也不会对工人们说什么,扭头就离开这里。  “夏赫然,跟我去跟我爸说清楚!”  千万豪车迈巴赫朝着远方疾驶,秦晴在后边皱紧眉头,她非常不适应。  夏赫然就坐在她身边,下边还是那条破了几个洞的短篮球裤,上边就是一件白色的背心。说是白色的,其实都脏得变成黄色了。一股股的汗味夹着浓厚的男人气息,直扑秦晴的鼻子,呛得她都快要晕了。  “真臭,臭男人!”她忍不住嘀咕。  夏赫然嘿嘿地说:“臭?哪里臭了?我怎么闻不到?”  他抬起膀子,朝自己身上闻来闻去,忽然就呈现出大鹏展翅状,朝秦晴扑过去。  “啊!”  秦晴尖叫,赶紧躲闪。  前边,两个保镖勃然大怒。  “小子,你找死是吧?”  “混账东西,敢欺负我们小姐?”  他们本来就对夏赫然有恨意。原来这小子不单单来做保镖,还来做小姐的丈夫?凭他也配!就打倒几个不入流的打手,下手狠一下罢了,算什么本事?一身吊丝样,也配得上我们高贵的小姐?  两个保镖都是羡慕嫉妒恨,早就想找夏赫然的茬。  “开个玩笑嘛,别冲动。冲动是魔鬼,打起来就不好了。”  夏赫然收起身子,双手抱住膀子,懒洋洋地说。  保镖俩还以为他怕了自己呢,冷声说:  “怂货!打起来,我们分分钟把你揍趴下!”  “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欺负小姐,要不然,不管你是谁,我几拳头都会打你找不到北!”  夏赫然呵呵一笑:“我真不好意思告诉你们,我是看在秦晴的份上,不跟你们多计较。要不然,就你们两个?一起上,我一只手就能搞定你们咯。”  “你有什么本事?会打几个小混混而已,搞定我的保镖?你以为你是谁?”  秦晴也怒斥。  刚才夏赫然忽然就扑过来,吓得她半条命都没了。最糟糕的还不是那扑过来的汗味,还是他背心里头露出来的鼓胀胀充满力量的腱子肉,让她莫名地一阵心慌意乱。  “小子你找抽!”  开车的那个保镖刚怒吼一声,忽然,坐副驾驶座那个就喊:“小心!”  前边是十字路口,明明这边是绿灯,却忽然从左侧冲出来一辆货车。  赶紧急刹车!  哧!胎噪声那么凌厉。  车里头的人都朝前边扑去,秦晴更是一头撞向前边的座椅靠背。她一声惊叫,忽然被一个坚实的怀抱抱住。而且,一条粗壮的手臂居然就压在她胸口上。  都压扁了!  正是夏赫然,他还一声惊叹:“哇,好有弹性啊!”  惊叹着,那条手臂往下压,顿时把雪白的波涛从领口里压出来。  秦晴又羞又怒,大声喊:“放手啊!”  她猛地挺起身子,刚要打那家伙一巴掌。  忽然,夏赫然神色一阵肃然,他喊道:“趴倒!”  立刻就朝秦晴扑去,一下子把她压在宽敞的座椅上。那一身臭汗的魁梧身躯,非常牢实地趴在她身上,两人顿时形成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  秦晴大急,赶紧抬头,柔嫩的红唇一不小心撞在了夏赫然的大嘴巴上。  紧接着,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  小赫同志居然就毫不客气地把大嘴巴盖上去,紧紧压在她的红唇上,还把她的脑袋都压了回去。  秦晴呜呜叫,羞愤无比。  而这时,砰砰连声,然后就是哗啦啦的玻璃碎裂并掉下来的声音!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侍美龙卫 土豪恶霸算什么,爷碾压你们! 富二代算什么,爷搜刮你们! 美女女神算什么?来一个收一个  作者:狐大仙森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