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魔传奇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原田夜舞| 正版 | [收藏]

封魔传奇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一个菜鸟魔法师,立志要做驱魔人,被封入一个自古存在的封魔界,为逃走而闯出大祸,之后回到现世封魔,结识了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最后发现之前的一切都是一个大计划的铺垫……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魔法天师

9月,沿海城市的季节总是来得更晚一些,太阳依旧猛烈,热空气围绕着F市,久久不愿散去。吴磊站在自家门外,小心翼翼的掏出钥匙,慢慢打开了门锁,悄悄推开门,往里面张望了一下。两个月没住人的房子,家具上地板上铺着薄薄的一层灰,客厅的桌子上杯盘狼藉,隔壁的麻将桌上还残留着明显是昨晚才留下的四方城,吴磊知道,家里那群不速之客还在。

吴磊是外省人,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半年前因为工作原因调配到F市,反正不缺钱,他就把妻子跟儿子都接了过来,顺便买了这间房子,虽然只是商品房,但是也足够一家三口的安身要求了,可是搬过来不到半个月,就被楼上楼下投诉他们家晚上太吵,有人通宵喝酒打麻将,妨碍别人休息。吴磊就纳闷了,自家一共就仨人,儿子在学校住校,妻子跟自己每天晚上10点左右就休息了,不可能有人在吵闹,而且自己为啥什么都没听见,难道是进贼了?要不就是闹鬼了?于是在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吴磊把之前买好的DV偷偷放在了客厅的花盆里,想看看是什么东西在家里闹事。结果第二天早上,打开DV一看,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DV的画面并没有从他开机的10点钟开始播放,而是直接在凌晨一点开始,从儿子睡的房间里飘出了几个像雾一样的白影,依稀能辨别出来是人形,几个白影飘飘荡荡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几箱啤酒,就在客厅里推杯换盏起来,到了下半夜,还在麻将桌旁边堆起了四方城,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它们才收拾好桌上的啤酒瓶跟麻将回到了他儿子的房间。吴磊看完了这段视频,整个人都瘫软在沙发上,心想这房子是不能住人了啊,幸好儿子住校是一学期回来一次,不然这都是跟鬼住一块了。从那天起,吴磊就跟妻子在外面再租了一个房子搬了出去,这两个月来,吴磊陆陆续续的回来开过几次,每次都像做贼一样,大白天的鬼鬼祟祟跑回来自己家看看那群大神走了没有。这两个月来还是不停的接到物管的电话说有人投诉他家晚上太吵,吴磊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警察也不管抓鬼不是。而且这群大神发现屋里没人已经开始变本加厉了,之前还会收拾一下,现在完全就是不收拾了一直在祸祸了。

看到家里这场景,吴磊悄悄退了出来,锁好了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花花绿绿的显然是一张街边的小广告,上面大大的写着“万事屋”下面小字写着“主营除魔抓鬼!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抓不到!新张期间大特惠!”下面还有一个小小的电话。

这是几天前吴磊在上班的时候看到一个小伙子派发的传单,当时吴磊接过来以为是什么娱乐项目的宣传也没细看就揉一团扔包里了,直到晚上打开包才想起来,想起家里的情况,觉得还是去看看那群大神如果还没走那就只能打个电话去试试看了。

吴磊拨通了上面的电话,几秒钟之后,电话里传出了一个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欠费……”

吴磊心都凉了半截,刚想挂电话,电话里传出了一个男声:“喂!你好。”

吴磊吓得差点把电话摔出去,对面又喂了两声,可能看见没人答应,在吴磊反应过来之前,电话挂了。吴磊心想不是欠费停机了嘛,还能有人接呢,这鬼屋果然有点料,还不用交电话费来着,想着又把电话拨了过去。

陈涛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被一阵的电话铃声吵醒,他摸索着找到被一堆泡面深埋着的手机,接通了喂了几声,对面没有答应,就顺手挂了电话,嘀嘀咕咕的说:“这大早上的,谁这么无聊啊。”

正想转头继续睡,结果手机都没放下,又响了起来。这回陈涛算是清醒了一点,瞄了一下电话号码,是个陌生号码,顿时没好气的接起来:“喂!我这自给自足!不需要你推销!”

说完就想挂电话,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不好意思,我不是推销的,请问是万事屋吗,负责抓鬼的?”

陈涛一听是抓鬼的,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爆豆子一样回应了过去:“对对对!没错没错!是是是!请问是你要抓鬼吗?是什么鬼?大的小的老的嫩的?家鬼还是野鬼?这都多少天了,终于有生意上门了,我还以为这里没有妖魔鬼怪这么太平呢。”

吴磊听到对面这咋咋呼呼一阵一阵的,楞了一下,心里想“我要是知道这鬼是大是老还是嫩,我……好吧,我还是要找你。”

嘴上还是说:“没错没错,我家里闹鬼,想找大师您帮忙看看!”

陈涛在那边兴奋的一蹦八丈高,嘴上答应着跟吴磊约好了时间,赶紧爬起来刷牙洗脸,收拾好装备,就急冲冲地赶去约好的地方。

吴磊在自家小区门外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就看到一个小伙子穿着一身休闲服背着一个大包往他那跑过来,隔着老远就在大喊:“您是吴先生吗?!”

吴磊朝着他挥挥手,心里顿时感觉不靠谱了起来,这也太年轻了吧,不会是因为没说清楚所以万事屋派了一个新人过来?陈涛发现了吴磊脸上略有迟疑,赶紧两步走到吴磊面前伸出手打招呼:“吴先生您好,我叫陈涛,是万事屋的负责人兼人事兼财务兼宣传以及能兼的所有职位。”

吴磊正条件反射跟对方握手呢,听到陈涛这么的自我介绍差点趴下,心说敢情你这万事屋就你一人呗。

双方自我介绍之后,陈涛跟着吴磊向他家走去,路上吴磊详细说了家里的情况,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像吴磊自己说的,天知道是什么,之前住的好好的突然间就蹦出这个几位大神来了。吴磊开了门,让陈涛进去房子里,陈涛往房子里瞄了一眼,鼻子闻了闻,结果打了两个喷嚏,对吴磊说:“磊哥,你平时屋子里不打扫的啊?这灰尘,啧啧。”

吴磊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陈大师,这屋子闹鬼,我哪敢在这住啊,都两个月没回来了!”

“别叫大师,你叫我名字或者叫涛都行,大师听着别扭——唉,这鬼过得比我还好,其实啊,根据你说的,鬼白天又不出来,晚上也不吵着你,一起住也是可以的嘛,这么好的房子空着不是浪费么,”陈涛一边瞄着房子一边唠唠叨叨。

吴磊听着陈涛这不关门的嘴叨叨叨的,彻底不说话了,心想:“谁这么心大知道家里有鬼还住的啊,就算鬼不缠着人也是瘆得慌。”

陈涛走到吴磊儿子的房间门外,打开门往里面瞧了瞧,一个大概20平米左右的房间,门进去是一张书桌,书桌上方是两个书架,床放在书桌的对面,靠着窗户,床另一边靠墙有一个一人高的衣柜。与房子里面两月没人住的情景不一样,这间房间窗明几净,显然是经过认真打扫的。陈涛关上门,拉着吴磊离开了房子,让吴磊在门外候着,交代了无论里面发出什么样的声音都不要进去。

陈涛重新进屋,把大门反锁上,把背包放下来,从包里面拿出了一根木杖,长短大约50厘米,一头粗一头细,也没什么装饰,只是表面磨得光亮,显然是用了很久的东西。陈涛拿起木杖,向着大门方向划了一个圈,在大门的方向,一个泛着蓝色光芒的法阵慢慢浮现了出来,接着,从法阵的边缘,一条条蓝色的线沿着墙呈放射状瞬间布满了整个房子。

第2章 圣光仆从

陈涛用蓝色的法力线把整个房子都围起来之后,再次走到吴磊儿子房间的门外,这次他并没有推门进去,而是半举着木杖口中吟唱道:“无尽精神力辟开雾霾的掩盖,展现时间的真实,真实之眼!”

一个眼睛模样的白色符文从木杖的顶端飘离,印在了房门上,不几秒就隐没了进去。陈涛推开房门,里面的景象跟之前已经截然不同,房子的天花板上有一个金色的圆形法阵,法阵散发的金光形成一个罩子,罩子里面有一个火红色的珠子在里面横冲直撞,但是还是没看见吴磊所说的几个白影。陈涛四周看了一下,走到衣柜门前,拿木杖咚咚咚敲了几下:“起床啦,你们守着的东西快掏出了啦!”

顿时呼啦一下,五个白影从衣柜里飘了出来,其中一个还用分不清男女的电子音嚷嚷着:“不可能,我临睡前才加固过封印,这鬼东西怎么可能逃出来!——哟,你谁啊你,怎么把我们几兄弟设的障眼法撤走了?”

这后一句话是对陈涛说的,陈涛扫了几个白影一眼:“我是这家主人请来的,现在控告你们噪音扰民,吓到无辜群众,需要赔偿精神损失!”

那五个白影顿时围了上来,之前发出声音的那个白影显然是领头的,这时候也是由它(他?她?)来发话:“不可能,每天晚上我们出去玩的时候都为了不吵醒他们放了隔音结界,而且每天早上都有收拾好,除了最近这家人出门旅游去了所以才懒一点没有收拾而已,怎么可能打扰到他们!”

陈涛直接指着白影们大骂:“还隔音结界呢,光罩着主人房间有用吗!楼上楼下隔壁邻居还不是一样会吵到!还出去旅游呢,人家这是被你们吓着了!被人拍了片子都不知道!你们是哪个半吊子牧师放出来的圣光仆从啊?!”

白影1(暂时先这么叫着)听到这显然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说:“我们是被少主人向老主人借出来的,那时候少主人发现了这房子里面有两个炎鬼,怕它们害人,晚上过来封印了一个,就是上面那颗珠子,还有一个跑了,少主人追了出去,叫我们在这守着,不过已经两个月了,还没见少主人回来,估计是忘了吧,她就这毛病。”

陈涛从怀里掏出一个本子,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别说那么多废话,报上你们的名字,性别,籍贯,案底,现在录口供!”

白影1:“……我们是上官家的圣光仆从,我叫大龙,其他几个依次叫二龙到五龙……”

陈涛:“……你们起名字敢再草率一点吗?”

大龙:“……”

陈涛装模作样在本子上划了几下:“现在你们已经扰民了,按照圈内的规矩,这个炎鬼我要收了,然后你们几个要不就先回去你们主人那里,让你们主人来跟我说,如何?”

大龙表示很为难:“法师大人,您也知道作为我们形态只要主人给我们定义为守卫,我们只能在守卫的东西周边活动,如果这个炎鬼被您收去了,我们也只能跟着您了啊。”

陈涛想了一想,自己也没亏,圣光仆从又不用吃喝来养活,这段时间也多了几个帮手,于是拿出来一个银色的小瓶子,让大龙到五龙都进去,接着,房间里面就剩那一个被光罩盖着的火红珠子,也就是被封印的炎鬼了。

那只炎鬼可能也知道有人来要收了它了,在封印里面冲撞的越发厉害,眼看那个金色的法阵光芒越来越黯淡了,感觉很快就会破掉。陈涛也不再耽搁了,从包里拿出来一卷泛着蓝光的纸,一边摊开一边嘴里还嘟囔:“这下亏大啦,为什么非要是炎鬼呢,这水系卷轴做出来可不便宜啊,你是其他鬼不行吗。唉,我好穷啊……”

陈涛把所谓的水系卷轴摊开,只见一张正方形的白纸上用不知名的蓝色颜料(你见过你家知名的颜料能发光吗)画着一个泛着蓝光法阵,法阵的中间是一个水滴形状的符文,接着把木杖(现在该改叫法杖了)细头点在法阵中间,一边念道:“遍布天地间的水元素,借助水之法阵,聚于此间,水牢术!”

法杖朝上的那一头顿时冒出一股水流直冲天花板上那个封印罩子,然后盘旋形成一个水球,把封印跟炎鬼都包裹在一起,被水牢包住的炎鬼好像失去了刚才的活力,只能静静地停在水球中间,随着水球慢慢下降,陈涛眼睛盯着被水牢笼罩着的炎鬼,并没有任务完成的轻松,神色变得越来越紧张,当水牢包裹着炎鬼整个从天花板上脱离的瞬间,本来封印着炎鬼的金色法阵由于失去了依凭终于消失了,炎鬼的珠子好像复活了一样,在水牢里飞快的旋转,还不停的冲击着水牢,眼看着被撞了几下,水牢已经被撑大了一圈,颜色也变浅了一点。

陈涛急急忙忙的举起法杖一挥,一层白茫茫的烟雾笼罩在水牢的表面,接着听到一个声音从白雾中传出:“哎呦我去,什么回事!我不是在睡觉吗!”

陈涛:“我搞不清楚你是几龙,不过帮忙撑一下,这只炎鬼力气有点大,我要准备点东西,麻利的,不然它真要逃出来了。”

“……好的法师大人,不过请记住,我是三龙……我比其他四兄弟白那么一点点,还有就是……算了,我们长得一模一样,还是别较真了吧,您随意,您随意。”

这下轮到陈涛:“……”

虽然几个圣光仆从看上去非常不靠谱,但是有了三龙的帮助,水牢明显牢固了很多,看上去炎鬼已经很难冲出来了。陈涛还是手脚麻利地在包里翻出来一个塑料瓶,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瓶子外面贴着一圈胶纸,胶纸上面赫然印着“XX山泉”四个字。三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法师大人,您不会吧,您确定您没拿错吗?”

“没有,你放心吧,我给这水牢加点水,这样就牢固了。”陈涛顺手把手中的矿泉水拧开,就往水牢上倒。

三龙有点气急败坏:“停!停!停!你往水元素上面倒水,这是什么新魔法,这上面还有我呢!”

“你又没有实体,怕什么,这水又淋不着你。”陈涛不管不顾三龙的叨叨,继续往水牢上面灌矿泉水。说话这功夫,一瓶水就都倒完了,原本蓝莹莹的水牢颜色变淡了不少,但是炎鬼那颗珠子冲击水牢的力度貌似也减弱了许多,水牢扩大到一个篮球大小就稳定了下来。

三龙从水牢上飘下来,像刚出水的小狗一样不停地抖着,陈涛好笑地看着这个家伙:“你抖啥?这水都穿过去了啊,你是光元素组成的,能有点元素仆从的样子不?”

三龙把头撇到一边:“不是你家仆从你当然不心疼,哼!我回去了。”说完自顾自地回到陈涛给他们当屋的小瓶子里去了。

这小家伙还有脾气,陈涛哭笑不得,一边摇头一边准备找个东西把炎鬼跟水牢打包带走,突然发现炎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折腾了,停在了水牢正中,炎鬼的珠子正在散发着令人极度不安的火红色,而且越来越亮,陈涛连忙抄起放在一旁的法杖准备施法,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听见“轰”一声,一片火红扑面而来,陈涛只来得及用法杖在地上一顿,在面前撑起一道法力屏障,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待火焰散去,房间里的家具杂物已经被毁之一炬,墙壁有法力线的保护只是黑了一点,整个房间最完整的就是陈涛身后的门,在陈涛的法力屏障保护下丝毫无损,不然就凭刚才那阵火,吴磊的家估计就只剩墙了。

房间中间的水牢与炎鬼珠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一团飘在半空中的上半依稀是人形下半是不停旋转的火焰,炎鬼最终还是逃了出来。

陈涛张大嘴巴一脸惊讶看着变身后的炎鬼:“这是灯神啊,我要先许个愿!”

第3章 最好的战术是群殴

半空中的炎鬼刚从水牢逃出来,正想找困住它的人算账呢,听到陈涛这样说,差点从空中掉下来:“去你家的西瓜皮,要不是你把本尊困在了水牢里,本尊能自爆才能出来吗!要不是本尊自爆了之后成不了人形,能是这副样子吗!该死的你还在幸灾乐祸!”

陈涛嘻嘻一笑:“要不是你躲在别人家里能被人封印吗!不是这个封印我也不能开张啊,都半个月了才接到这一单生意,反正你现在状态也不好,就乖乖让我收了吧,我也好早点收工。”

炎鬼气得哇哇大叫:“该死的!别以为你一个小法师能把本尊怎么着,即使是封印我的牧师都不能把本尊如何!”说着炎鬼双手一挥,两个火球直冲陈涛而去,撞在他面前的法力屏障上,散开漫天的火花。

虽然挡住了炎鬼的攻击,但是法力屏障已经摇摇欲坠了,不得已之下,陈涛只能一边举着法杖维持着屏障,一边从包里又摸出一张泛着蓝光的纸卷轴。

“今天老子豁出去了。游离天地的水元素,借助法阵之力,凝聚于此,水龙卷!”陈涛一边念咒一边单手把卷轴抖开,话音刚落,陈涛手中的卷轴化成了一股不停旋转的水流,直接命中了炎鬼的前胸,强大的冲击力把炎鬼整个压在了一边的墙上,炎鬼身上的火焰形成一个盾型阻挡着水龙卷的冲击,不过已经熄灭大半,看来也撑不了多久了。

在炎鬼原来在的地方,还有一个灰白色的虚影悬浮在半空,能看出来是一个中年人,穿着一身西方传教士样式的袍子,发出惨白惨白的光。水龙卷穿过了那个虚影,直接打击在炎鬼身上。陈涛看见了这个奇怪的虚影,马上停止了水龙卷的施法,法杖也收回身前戒备地看着。

没有了水龙卷,炎鬼的本体浑身漆黑的顺着墙掉了下来,趴在地上就不吭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死了。

教士的鬼魂悠悠的对陈涛说道:“不错嘛,还是有点小本事,竟然把我从这傻傻的元素身体中逼出来了,不过现在你要怎么办呢,我是灵魂,没有圣光任何自然元素都是困不住我的,无论如何你是抓不住我了。”

陈涛一边装作高度戒备一边偷偷从怀里摸摸索索,一边说:“我看你变身我就开始怀疑了,炎鬼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产生自我意识的野生火元素人,神智基本没有,根本没有变成珠子的能力,你被封印了还会冲撞封印想逃走,一定是有野生的灵魂占据了原本火元素的身体,而且看你的装扮,你还是外国来的?”

教士的鬼魂哈哈大笑:“外国跟本国?分那么清楚干嘛,我是当时来传教的教士,遭遇匪乱才滞留在这边。现在你拿我也没办法,我也不想在打下去了,不如撤掉外面的结界,放我走如何?”

“现在我的确拿你没办法,毕竟你的速度比我念咒语要快,但是你想出去也出不了,外面的结界只有我能解开,但是如果不是我跟你打呢!”说着,陈涛摸出怀中那个装有圣光仆从的瓶子一扬:“出来群殴他!”

五团光影从瓶口直射而出,大龙到五龙成一个包围圈围在教士鬼魂的周围,个个摩拳擦掌。陈涛同时用法杖凌空划了个圈,一个灰蒙蒙的结界又把他们六个都围了起来:“大龙,你们几个好好修理修理他,在圈子里面打,不然打坏了东西我又要赔了,这个外国佬已经烧了人家一个房子啦,再弄坏什么我可赔不起。”

教士鬼魂在里面跳脚:“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流氓法师,法师尊贵的美德都去哪里了,你还说什么外国人,你用的不是西方的魔法么!”

“嚷嚷什么,这世道,打架本来就群殴!”陈涛根本不鸟他。

龙大几个一点不客气,这本来是他们守着的东西,现在逃了出来,正好这种没实体的幽灵是被圣光体质所克制的,哥五个一股脑冲上去拳打脚踢,不用两下就把教士的鬼魂揍得哭爹喊娘的,最后缩成了一团,这还是他们压制了圣光能量的结果,毕竟这是他们主人封印的东西,没有主人的命令不能消灭,不然摊开了圣光来照一下,幽灵这东西瞬间就没了。

看着这幽灵教士已经老实了下来,陈涛解开结界,对龙大几个说:“你们也把他带进去看守着吧,等你们主人出现我一并交出去就好了。”说着六个虚影都收到了小瓶子里,回身看看趴在一边被他打到漆黑的炎鬼真身,从包里翻出一个茶壶一样的东西,一边把炎鬼收了进去,一边说:“让你做个灯神吧,反正你我都不亏。”

陈涛把东西都往包里放好了,才撤掉大门的法阵,开门让吴磊进来:“磊哥,鬼我已经帮你抓了,现在让他们给你道歉。”说着把龙大放了出来。

吴磊看着这白白的人形虚影,吓得往后退了两步。龙大向着吴磊一个鞠躬:“对不起主人家,我们几个知道错了,现在跟法师大人回去,不会再打扰你了。”说完,就自个闪了回去。

吴磊惊魂未定,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看到儿子房间空空如也,跑出来拉着陈涛问:“陈涛啊,你们不会打起来了吧,我这家具都打没了?!”

陈涛不好意思挠挠头发:“一点小意外,小意外,要不这抓鬼的费用我就不收了,算赔偿你的损失,好不好?”

“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太厉害了,打的这么激烈竟然连门都没打坏,以后我有什么事情我再找你。”吴磊拍着陈涛的肩膀,现在事情解决了,吴磊商场上的脾气又发作了,一个劲跟陈涛套近乎。

“磊哥,你确定你还想再有这档子事?”

吴磊:“……”

虽说陈涛说了不收吴磊的钱,到头来吴磊还是照着之前商量好的价格给陈涛打了一笔报酬过去,毕竟人家还是帮他夺回了自己的房子嘛。从吴磊家出来,陈涛背着个大包就去了F市的老城区,东拐西拐来到了一条小巷口,这条小巷看起来已经有一段历史了,青砖砌的墙上面长满了青苔,挨家挨户的红漆趟栊门擦的油亮,斜瓦屋顶间拉扯着横横竖竖杂乱无章的电线,时间仿佛在这条小巷附近停滞不前,尽管小巷一边的出口便是新兴的商业广场,但是巷子里只能看见从人家天井爬出来的爬山虎,偶尔还有一两株红芍药。

陈涛走到其中一个房子门前,敲了敲门,等了半分钟,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人杵着一根拐杖,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黑皮书,慢慢从里屋走出来,打开了门。看到老人出现,陈涛喊了一声:“师傅!”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封魔传奇 一个菜鸟魔法师,立志要做驱魔人,被封入一个自古存在的封魔界,为逃走而闯出大祸,之后  作者:原田夜舞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