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学院男校医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景泰蓝| 正版 | [收藏]

明星学院男校医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

沈小楼自幼随师父古老头子在深山长大,无奈天生五行奇缺,若不续命,就活不过25岁。为了破解这五缺,来到上京艺术学院,寻找金、木、水、火土五种纯命格美女。 于是他进入了滨江影视艺术学院,并凭借着一身太清秘术,医杂症,揍恶霸、扁恶道士,从此艳福不断,美女老师、冷艳校医、可爱小萝莉、美艳厨娘、火爆特警,狐妖、白富美等宁肯错上,也绝不放过一个…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下载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公交遇美女

滨江市火车站。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随着下车的人流,从站内走了出来。

这少年有着近一米八的身高,模样长得甚是斯文清秀,只是他头发乱蓬蓬的,皮肤黝黑,身上穿着一件有些泛黄的白衬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肩膀上挎着一个甚是老旧的黑色帆布包,看上去,就像是个进城务工的农民。

只不过,这少年的眼睛炯炯有神,偶尔之间迸发出的精芒,如同星辰般闪烁锐利,还带有几分狡黠和灵动。

“哇,这大城市里,人就是多啊!”

沈小楼看着火车站外边的人群,一阵感慨。

然后他开始寻找起公交车来,兜兜转转半天之后,总算找到了508路公车的站牌,。

正好,这时远远开过来了一辆公车,正是沈小楼等的508路公车,待车一停稳,等待在站台的人拥挤了上去,沈小楼则在最后面,才挤上了公车。

车门即将要关上的时候,一道清脆动人的女声传上来:“等一下…”

车门再度打开,然后靠近车门的沈小楼,鼻间就闻到一阵淡雅的香味。

于是他侧过头一看,感到眼前一亮,因为挤上车的,赫然是个美丽动人,五官精致如画般的美女!

在闷热的天气里,这美女穿着一件粉色连衣裙,显得身材窈窕且娇俏迷人,上车以后,她便朝里边挤了进来,然后正好贴近到沈小楼身旁。

这时候车子启动起来,摇晃之中,这美女的身体时不时的碰到沈小楼身上,让他不由自主的有些胡思乱想,甚至呼吸都变重了,身体都有些情不自禁的靠了上去…

那美女有所察觉,她立即转过身瞥了沈小楼一眼,见到这厮正“炯炯”的目光盯着自己,她脸蛋没来由的一热,忙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挪,与他拉开距离。

可就在这个时候,车子突然剧烈的摇晃起来,然后在“吱呀!”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中,猛然停顿在街角处!

而公交车上的人,也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被晃得东倒西歪,那美女更是被巨大的惯性往后一甩,整个人往后一跌,幸亏身后的沈小楼反应及时,伸手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她才没摔到坚硬的地板上。

“哎呀!你,你快放开手!”

那美女还没站稳,却已经转过头冲沈小楼瞪了一眼,并怒声叫了一句。

沈小楼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竟然压在了她身上一处那不该在的地方,那温软的手感,真是妙不可言…于是他脸上一热,赶紧松开了手。

那美女又白了他一眼,却也没再说什么,因为她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那公交车司机身上。

只见驾驶室那公交车司机,已经从座椅上往地上一摔,然后他捂着心口,嘴唇已经发紫,脸色苍白,身体不断的抽搐着,表情十分痛苦。

“啊!是司机出事了!”

车里立即有人叫了起来,然后许多人看热闹一般围了过去。

“大家让一让,我是医生。”

那美女突然拿出一张工作证,挤开了人群,来到了那司机跟前。

只见她动作熟练的按了按那司机的脖颈,然后翻开他的眼敛看了看,很快得出了结论:“这是突发性心肌梗塞!”

说完,那美女抬起头对围观的众人说道:“大家帮个忙,把司机大哥抬下车去,他必须马上送去医院急救。”

可围观的群众却没人回应,都是冷漠的看着,仿佛跟自己无关一样。

“你们赶紧帮帮忙吧,人命关天啊!”那美女急切的冲众人喊了起来。

可还是没人理会她,只要少数几个人,拿出手机拔打急救中心的号码…

那美女是个医生,她知道,这样的情况,一旦错过黄金抢救时间,这位司机就完了!

于是她忙给司机采取了急救所用的胸外心脏按压手法,但是,她这个手法似乎并不管用,虽然她尽力的按压,那司机脉搏却还是迅速的弱了下去,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竟连呼吸也停顿了。

她急得就要哭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所做的努力,并不能够挽回这司机的生命,这让她感到一种难言的挫败和绝望。

“让我来吧!”

这个时候,沈小楼越众而出,来到了司机身旁。

“你…也会急救?”那美女立即问他道。

“略懂…”沈小楼点点头。

“他这情况…你还能救?”那美女看着已经没了呼吸的司机,急急的问沈小楼道。

沈小楼没说话,而是半蹲到司机的跟前,先是拿起他的手腕,按在“内关穴”上,运劲揉了一下。

然后他托起司机的身体,并摒住呼吸,催动一缕真气,右手掐成剑只,在司机后背的“至阳穴”位置一戳。

真气顿时渗入了司机的体内,并往他的心脏位置汇聚而去…

“咳咳…”

原本已经没了呼吸,面如死灰的司机,竟是全身一颤,发出了轻微的咳嗽声,然后悠悠然醒了过来,并张大口呼吸起来!

“啊!这…这怎么可能?”

那美女瞪大了眼睛,她忙摸了摸司机的脉搏,感觉脉动有力,显然已经恢复了正常。

于是她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向沈小楼,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急救手法,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救活一个心脏停顿,又没了呼吸的病人!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这年轻人很厉害啊,随便戳两戳,司机大哥就醒了!”

“也许是他瞎猫碰上死耗子呢!这司机本来就没什么大碍…”

“废话,有本事你上去戳两戳把人救过来啊!”人群中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沈小楼没理会周围这些人,他的右手一移,突然往司机胸骨位置的“鸠尾穴”一点。

“哎呀!”

那司机顿时发出一道洪亮的声音,然后触电一般,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并呲着牙,揉着那处被沈小楼戳过的位置。

“司机大哥,现在你感觉如何?”沈小楼问他道。

“我…我感觉…呼吸畅通,胸口也不闷了!”

那司机惊讶万分的揉着心口,然后冲沈小楼道谢:“小兄弟,这次真是谢谢你啊!”

“嘿嘿,你没事就好!”

沈小楼笑了笑,然后对司机说道:“司机大哥,你还是去开车吧,大家都等着呢!”

“哦,好的!”司机忙应了一句,然后进入驾驶室里,启动了车子。

围观的众人见到已经没热闹可看,就退回了车内,而沈小楼也找了个靠近窗口的位置站着,一切都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这时候,那美女凑到沈小楼面前,红着脸自我介绍道:“我叫方晓雨,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

一边说着,方晓雨还一边主动的向沈小楼伸出右手。

“哦,我是沈小楼。”

沈小楼一愣,忙说了自己的名字,并伸手跟她握了握,感觉柔若无骨,温润如玉,于是他竟忍不住捏了捏,这手感一级棒啊…

方晓雨脸蛋又是一红,忙不动声色的将手抽了回来,然后好奇的小声问沈小楼道:“刚才那些…你是怎么做到的?用这是什么方法?”

因为她是一名医学研究者,遇到如此神奇的事情,她的心情无比的激动,如果能将这写成报告,必然能引起医学界的一次大轰动。

“其实是你的功劳,我只是帮了个小忙而已。”沈小楼说道。

“才不是那样!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方晓雨并不相信沈小楼的解释。

“你真的想知道么?如果你愿意亲我一口,我或许会告诉你。”沈小楼冲她挤了挤眼睛,邪恶的舔了舔嘴唇道。

“你…你个死混蛋,休想。”

方晓雨闻言,咬了咬嘴唇,气的想跳脚。男人们见了自己没有不巴结讨好的,没想到这沈小楼竟然异想天开,还想自己亲他,实在可恶至极。

“不亲拉倒!”

沈小楼笑了笑,其实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毕竟这是他的秘密,暂时还不想让别人知道。

方晓雨冷哼了一声,恢复了高傲孤清的性子,她狠狠的瞪了沈小楼一眼,不再搭理他,而是往车内挤去。

而沈小楼也无所谓的笑了笑,刚刚为了救司机大哥,他使用了“真元透穴”的手法。

这种手法看似简单,实际上,却需要对力量进行极其精准的控制,而且还颇为损耗元气,沈小楼双手在丹田结了个法印,靠在车窗边闭目养神起来。

大概半个多钟头左右,公交车到了终点站。

车厢的吵闹声中,沈小楼回过神来,便看见大部分人都已经下了车,但是方晓雨却还站在车门口处,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望向自己。

沈小楼一怔,然后他马上猜到了方晓雨的心思,于是干脆冲她笑了笑:“嗨,大美女,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

方晓雨一听,那张冷艳的脸上,顿时掠过一抹羞红,她没好气的瞪了沈小楼一眼道:“臭小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再见到你的!”

说罢,方晓雨气呼呼的一跺脚,转过身噔噔噔下了车,只给沈小楼留下了一道清丽动人的背影。

“原来是一个地方的啊!看来还是有机会再见的,嘿嘿…”

沈小楼望着她走去的方向,写着“滨江影视艺术学院”,他忍不住扬起嘴角,微微邪笑起来。

第2章 报答一下

九月,骄阳似火,也是个青春如火的季节,至少对于沈小楼来说是这样的。

“哇!这么多美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美女如云的滨江影视艺术学院!”

沈小楼拎着他那个老旧的黑色帆布袋子,站在滨江影视艺术学院门口,看着出出入入的各种大长腿,各种美好身材,青春靓丽的美女,感觉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

这滨江影视艺术学院,是华夏数一数二的艺术学府,亦是华夏影视艺术的摇篮,位于华夏东部经济中心滨江市,以出产美女闻名全国,因此不少富家子弟削尖了脑袋往里挤,就是为了来这泡妞。

“哇哈哈,看样子,我是来对地方了!死老头子总算是做了一回好事!”

沈小楼吹着口哨,美美的走进了学校,他那“杀马特”一般的造型和土鳖的风格,引来了不少人的白眼。

当然,沈小楼是不在意这些的,他现在的心情很愉快,感觉美好的未来在等着自己…

“咚咚!”

沈小楼敲开了滨江影视艺术学院办公楼的一间办公室。

“进来!”

一个温柔的女声从办公室传来。

沈小楼推开门走了进去,眼前猛然一亮。

坐在办公桌后,是一个穿着白色办公室OL装的美丽女子,长着一张极其动人的面孔,微微的波浪卷自然的披在肩上。干净无暇的脸上,带着一副粉红色的眼镜,眼镜后面有一双清澈动人的眼睛。

而这双眼睛,水灵通透,就像是会说话一般。真是个美丽动人的美女老师啊!

与之前在公交车上遇到的方晓雨比较起来,这美女老师有一种温柔如水的美感,让人有一种,想把她捧在手心细细呵护的冲动。

“哇擦,这艺术学院就是爽啊,到处都是美女,连老师也不例外!”

沈小楼习惯性的舔了舔嘴唇,这还是跟老头子师傅学的,一见山里年轻妹子就舔舌头,长时间下来这毛病就落下了。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么?”

那美女老师看着沈小楼舔嘴的怪异举动,全身不由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尤其是对方的那身行头,更是让他显得有些猥琐和另类。

沈小楼看了一眼美女老师办公桌前的牌子。

“苏若云,好名字啊……”

沈小楼暗暗嘀咕了一句,他觉得自己喜欢上这地方了,连美女老师的名字都这么的美。

“这位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可要下班了。”那美女老师耐着性子说道。

“等等,若云啊,其实我不是学生,我是来应聘工作的!”

沈小楼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牛皮纸信封放在桌子上,微笑道。

“应聘工作?”

苏若云一怔,然后接过那个牛皮纸信封打开一看,然后皱了皱眉头:“唔?这是刘主任的推荐信…”

“是啊!是啊!若云老师啊,这封推荐信,你们学校的刘主任亲自写的哦!他很热情邀请我到你们学校当医生呢!”沈小楼立即涎着脸笑道。

原来,在两个多月前,沈小楼在山里头,救治了一个突发急症的游客,正是滨江影视艺术学院的刘主任。

出于感激,也出于对沈小楼神奇医术的叹服,刘主任希望“年轻有为”的沈小楼,能够进入将这医术发扬光大,还给他写了这封推荐信。

“额…这信是刘主任写的没错,但是这个事情…没办法啊!”苏若云看完推荐信以后,却是这样说道。

“啊?这是为啥?”沈小楼一愣,连忙问道。

“刘主任上个学期就已经退休了,而这个学期,学校里已经发生了人事变动,他并不清楚,所以嘛,你这个事情…”

苏若云说到这里,一脸为难的看着沈小楼。

沈小楼顿时傻眼了:“不会吧,若云老师,你的意思是,我,我当不成医生了?”

“是的!实在是不好意思,校医处那边已经招满了,你进不去了!”苏若云点了点头。

“我擦!那刘主任的这封推荐信,岂不是没卵用了?”沈小楼觉得自己都快要晕了。

“沈先生,我不是不给刘主任面子,主要是,他的这封推荐信是两个月前写的,当时你若是马上来报道,那还情有可原,可是在上个月,校医处那边就已经满员停招了,我也只是按规则办事,希望你能理解。”

苏若云对沈小楼的印象不是很好,但是她还是冷静客气的向他解释了一下。

“妈的,出来时还夸下海口,要好好干一番事业,将中医发扬光大的,结果…若是就这样被刷掉让,死老头子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死我。”

沈小楼暗暗想着,然后他马上满脸痛苦的捂着胸口,开始向苏若云诉苦起来:“哎呀,若云老师啊,我从大山深处出来,这一路爬山涉水、翻山越岭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背负着家里老头子的期盼!本想好好工作的,可是…你看我这一路奔波而来,连胡须都没刮,风尘仆仆,温柔的你于心何忍,拜托若云老师,你就帮帮忙,通融一下吧。”

苏若云抬起头,看着胡须拉碴,满脸风尘的沈小楼,见到他眼中泪光闪闪,看起来很是可怜,心中隐隐一动,于是对他说道:“校医处那边…医生确实已经招满了,你若是想当医生的话,肯定是进不去了!”

“额…那,那能不能换另外的专业,我可不想就这样回去。”沈小楼一听急了。

“你等等,我再看看啊。”

苏若云白玉般的嫩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动作着。

“门岗,车库库管,校食堂伙夫,宿舍管理员,水电工......”

“不好意思,沈先生,学院里招人的这些岗位,基本都满员了,你还是请回吧。”苏若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

“若云老师,你别这样啊!你再看看…只要能让我留在学校就行,做什么工作都无所谓……”

沈小楼想死的心都有了,难道这滨江影视艺术学院就真留不下来?留不下来,怎么实施自己的计划?

苏若云抚了抚额头,见到沈小楼那副苦比的样子,她心头一软,于是又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校医处那边有个主治医生跟我是好朋友…昨天她还跟我说,那边缺个校医助理,你若是不介意可以去那,每月工资二千五,包食宿,你觉得如何?”

沈小楼马上说道:“没问题,若云老师,那我就去那里先试着吧。”

按照他的想法,只要能在滨江影视艺术学院留下来,干什么并不重要,反正就是不能回去让老头子看笑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帮跟校医办那边协调的,你留下来应该不是什么问题!”苏小小说道。

“真的吗?太谢谢若云老师了。”

沈小楼眼睛一睁,就近这么一看,发现这苏若云的身材,貌似也很不错,尤其是穿着这身白色的职业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韵味。

苏若云一抬头,就看到沈小楼那猥琐的眼神,她忙微微咳嗽了下,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很是怀疑自己是否是引狼入室了。

“若水老师,为了表示感谢,我要向你报答一下…”沈小楼舔了舔嘴巴说道。

“为什么要…报答?”

苏若云刚抬起头想问他是什么意思,却突然觉得嘴巴一热,已经被沈小楼给吻住了。

一股炙热的气息,从沈小楼的嘴里传出,直透苏若云的眉心。

眉心传来一阵剧痛,很快那股热气从眉心转入双目,双目传来火灼一样的疼痛。

苏若云很想呼叫,但是嘴唇被沈小楼给堵住了,一阵阵热气不断的从他嘴里灌入,很快连气都喘不过来,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呃?这样就晕过去了?看来是我输元气的方式过猛了,没办法,现在只能用人工呼吸了,反正初吻已经没了,给大美女老师做人工呼吸也不算太亏。”

沈小楼这样想着,然后咧开大嘴,准备给苏若云进行人工呼吸。

这时候,苏若云却已经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张满是胡茬的大脸朝自己的压了过来。

“啊!非礼啊…”一声尖锐的大喊划破了办公楼。

校长室内,气氛很是凝重。

“嗯,陈校长,这确实是刘主任写的推荐信,看来他跟这沈小楼是认识的。”

教导主任仔细的看了一下沈小楼的那封推荐信,然后点头说道。

“老刘这人啊,就是太爱当老好人了,咱们这可是一流学校,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

坐在最正首的陈校长这样说了一句,然后他用傲慢目光的扫了沈小楼一眼,问苏若云,“苏老师,你确定他是在对你施行不法行为么?”

苏若云红着脸,事实上这是一件令人很尴尬的事情,她感觉这也许是个误会…

只是出于自己的一时应急本能,发出了那样的尖叫声,却没想到,把隔壁办公室教导主任和校长也给惊动了。

“我没非礼苏老师!”沈小楼不耐烦的从凳子上站起来辩解道。

“哼,你只是行为未遂。”陈校长一脸笃定的说道。

“未遂你妹啊,我要真想那样,早就得手了,还坐在这里跟你们瞎扯?我是用真元度气之法,给苏老师治她的近视!”

沈小楼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他感到很是无语,看来以后这种法子要少用。

“治疗近视?还真元度气?你唬谁呢?武侠小说看多了吧。”陈校长和教导主任都不相信他说的话。

“你们仔细看看,苏老师不带眼镜是不是更漂亮?这就是我真元度气法的功效,都看清楚了没?我这真元度气法,无毒无副作用,而且还有美容样颜,滋润肌肤的作用。”

沈小楼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他走到苏若云身边,介绍自己的成效,以示清白。

反倒是苏若云坐在那低着头,红着脸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真元度气法?这是什么玩意?不过话说回来,苏老师不带眼镜,确实变得更加漂亮迷人了许多呢。”

那教导主任的打量了苏若云一番,明亮迷离的双眸,如同星辰闪烁一般,迷.人至极。

第3章 神秘针灸

“校长,主任,我,我想…应该是我错怪了沈同学。”这时候苏若云轻轻说道。

现在的苏若云心里头,如同小鹿一样乱蹦,因为以前她一脱了眼镜,眼前就是模糊一遍。而现在一脱掉眼镜,就发现一切都变得透彻清晰,也更有色彩,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而这一切变化,都是眼前这个沈小楼带来的。

“不行,这次惊动这么大影响太恶劣了,这件事必须交给公安部门处理,王主任,扭送他去警局。”陈校长却不相信这些解释,直接这样说道。

“我擦!扭送去警局?这也太狠了吧。”沈小楼一听,头皮一炸。

陈校长说完以后,就站起身,往门外走去,晚上还有重要的新生大会,他不想在这浪费太多时间,一切交给警察处理就好。

“且慢,陈校长,你今天又尿裤子了吧?”沈小楼突然说道。

陈校长面色一变,停住脚步。

“如果我没看错,你的前列腺炎很多年了吧。尿频、尿急,然而每次都是点滴的尿,经常不自觉尿裤子,是不是?”沈小楼继续款款而谈。

“你们…你们还愣着干嘛,将这小子带下去!”

王主任没想到这小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陈校长难堪,赶紧吩咐保安拉人。。

“慢着,你们都出去吧,这位沈…沈先生留下来,我要单独处理这件事情。”陈校长面色一沉,威严的摆了摆手道。

王主任和保安都退了出去,苏若云向沈小楼抱歉的笑了笑,无奈的退了出去。

房间内只剩下陈校长和沈小楼。

“咳咳…这位沈先生,这个,你,你怎么知道我有前列腺炎的?”

陈校长关上门,然后一脸尴尬,又带着紧张的复杂神色问沈小楼道。

因为陈校长已经被这个病困扰了多年,而且到处求医问药,国内外的,中医西医的,几乎全都试过,就是不见成效。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病情变得愈发的严重,搞得他每天都得在裤子里面垫放好几层的尿不湿。不然的话,那地方就会像漏开的水龙头,不停的滴尿。

做为一个公众人物,这种情况对陈校长来说,可以说是苦不堪言的一个心头大患。

沈小楼身子斜靠在办公桌,背着陈校长懒懒道:“我不但知道你有前列腺炎,而且我还知道你有口臭、脚气,睡觉流口水,而且呼噜声特别大等一堆臭病!”

陈校长一听,额头上冷汗直冒,他老脸一红激动道:“太神奇了,你连这些…都看出来了?小兄弟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些都是他难以言杂的隐私,没想到全被沈小楼一语道破,沉校长激动的全身颤抖,连称呼都改变了,“小兄弟,我这些情况,还有,还有的治么?”

沈小楼笑道:“我是怎么知道的,这点你不需要知道!不过嘛,你这些毛病,想要治好也不难。”

“啊,你,你真的有办法治么?”

陈校长听沈小楼这么一说,又见到他一脸淡然笃定,胸有成竹的样子,心情激动起来,因为这些毛病已经困扰了他多年,只要是有一线希望,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当然能治!”

沈小楼说着,对陈校长道:“你准备好一盆清水、一包精盐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陈校长一愣。

“你到底治不治呢?”沈小楼不满的瞥了他一眼。

“治!必须治!”

陈校长忙打开门,招呼了一声,不多时门卫送来了一盘清水和一包精盐。

沈小楼让他把门关上,然后将那包精盐撕开,倒入清水盘里搅拌了一下:“陈校长,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尽量洗干净点。”

因为沈小楼的鼻子很灵敏,他已经能闻到陈校长身上的怪味,他可不想待会捂着鼻子给这家伙治疗。

“好的!好的!”

陈校长像个恭敬的小学生,应了一声,乖乖去了办公室内的洗手间,只听见一阵哗啦啦水响声以后,不一会儿,陈校长围着一张浴巾走了出来。

“沈先生,我已经洗好了,你可以开始了吧。”陈校长迫不及待道。

你在书桌上躺下吧。”沈小楼道。

陈校长愣了愣,老实的躺了下来。

沈小楼凑上前去,一把扯掉了陈校长围在身上的浴巾。

“啊?你,你干什么?”陈校长捂着要害坐了起来,一脸惶恐的问道。

“治病啊!不治拉倒。”沈小楼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

“不,不,我只是有点不习惯,沈同学你别生气,这是个小误会,咱们继续,继续…”陈校长忙哀求起来那张胖乎乎的脸,笑起来很是怪异。

“我替你治疗,你就得老实配合,别那么多废话!”沈小楼提醒他道。

“晓得!晓得!”

陈校长重新在书桌上躺好,尴尬的闭上眼睛,只是脸上的表情甚是怪异,就好象即将被那个啥一样…让沈小楼看得很是蛋疼。

“怎么这么小,看来毒气很深啊。”沈小楼惊讶的看着陈校长那“重患区”。

“唉,这十几年各种工作太忙了,那玩意都给憋坏了,好久都没用过了。”陈校长尴尬又痛苦说道。

沈小楼暗暗笑了笑,也没再说话,然后他从那黑色帆布袋子里,取出一个精致古朴的鹿皮囊。

打开鹿皮囊以后,里面出现了许多大小不一,排列整齐的细小银针。

这是老头子师傅传给他的宝贝,沈小楼都是随身携带着的。

只见沈小楼半眯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将真气催动至双手上,然后他猛的睁开了眼睛。

随即,他双手连动,将十几根银针取了出来,以行云流水般的速度,扎在了陈校长身上的各个关键穴位里。

天突,关元,气海,神劂…

陈校长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上下,如同被小蚂蚁叮咬着一般,并不感到有多少疼痛,反而有些电流注入一般的酥麻感。

于是他偷偷睁眼一瞥,就看见沈小楼双手飞快的运动着,如同蝴蝶飞舞一般灵巧,将各种银针扎到自己身体上。

“我擦,好厉害的针灸术啊!”

陈校长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物,他当然知道沈小楼在实施针灸疗法。

这种疗法陈校长以前也尝试过,但是并不见有什么疗效,但是沈小楼的手法和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不但神秘莫测,还带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宗师风范”!

正因为如此,陈校长心里头,才充满了期待和紧张…

随着沈小楼将一根长长的银针,扎入了陈校长的“廉泉穴”里头,并将一缕真气透了进去。

陈校长顿时觉得,全身猛的一通,然后有一股热流,从身下迅速往上翻涌,并很快就涌到了咽喉处,就好象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

而这个时候,沈小楼伸手在陈校长脖颈后一拍而下。

“哇!”

陈校长立即张大口,往脸盆里呕吐了起来,一团巨大的腥臭黑痰,落在了那盘盐水里,被盐水融化冒着乌气,房间内,顿时变得臭不可闻。

“搞定了,把窗户打开吧!”

沈小楼扇着鼻子皱眉道。陈校长这家伙身体内的毒素也太浓了,怪不得这家伙又是脚臭、口臭,睡觉还流口水打着如雷般的呼噜…

“啊,真舒服,整个人像是重新活过来一样,从来没有这么清爽过。”

陈校长忙爬起身,打开办公室后面的窗户,然后探出头美美的吸了一口气,一脸的陶醉。

“你体内的毒气,基本上已经被我排除了,不过要想治好你的前列腺炎,恐怕还不够。”沈小楼道。

“沈同学,我想你肯定是有法子的。”陈校长忙恭维道。

“嘿嘿,那当然,你去把这杯子倒满水。”沈小楼指着办公桌上的茶杯对陈校长说道。

陈校长忙乖乖的拿着杯子,走到饮水机边倒了一杯水,沈小楼道:“喝水吧,就站在那喝,喝到我叫你停为止。”

喝了足足七,八杯水以后后,陈校长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喘着粗气说道:“沈先生,不行了,再喝我非得撑死。”

沈小楼笑着问他道:“想尿尿没?”

陈校长苦着脸说道:“当然,我憋得都快要炸了。”

“那行,你去洗手间尿去吧。”沈小楼笑道。

陈校长忙钻到洗手间里,但是他尿到一半,竟然又停了,急的他脸红脖子粗,差点抽搐起来。

这时候,沈小楼却已经出现在陈校长身后,右手掐成剑指,猛的朝他的“命门穴”位置一戳。

“啊!”

陈校长登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怪叫,却感到全身一震,然后身下一通,一股强有力的喷发了出来。

哗啦啦的,那叫一个痛快。

“爽,从来没有这么爽过,沈同学你真乃神医啊。”

陈校长穿回衣服,捂着还有些发疼老腰,呲牙咧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多年来的老病根,竟然就这么被沈小楼解决了,那种喜悦的心情无与伦比啊!

“得了,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去学校医务室报道。”沈小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道。

“去什么医务室嘛,沈先生你说,只要你想去哪个部门,我立即给你安排。”陈校长豪气的说道。

沈小楼忙摆了摆手:“算了吧,我还是老老实实当校医助理,我对其他部门又不熟悉,也没兴趣。”

他当然不会告诉陈校长,他来这里,纯属是为了实施自己的“计划”,当个校医多好,可以经常帮那些美女学生们检查身体,想到这里,沈小楼不禁裂开嘴乐了。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明星学院男校医 沈小楼自幼随师父古老头子在深山长大,无奈天生五行奇缺,若不续命,就活不过25岁。为了破  作者:景泰蓝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