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品仙厨

点击 现代都市 |作者:李铖泞| 正版 | [收藏]

神品仙厨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领取

神级厨艺,做出无数神级美食,俘获无数美女芳心。战胜无数对手,获中华厨神称号,名利双收。陆子光偶遇山中清末大太监的徒弟,得其真传并收受一块神奇的玉佩。

凭着一身武功和厨艺,闯荡都市,武功让他保护自己的同时,还不时来个英雄救美,出神入化的厨艺让他混得风生水起。

陆子逊不满足于现状,他要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打败世界各国的厨神,让全世界知道,中国人不仅不是东亚病夫,还是超级厨艺大师。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下载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洪荒之力救美女

刚入夜,灰蒙蒙一片。

陆子光踩着他的破自行车,在村道上驰骋着。

参加完高考后的他,可以说一身轻松,在县城中学寄宿读书,每个星期回村一次,现在终于可以在家好好帮忙了。

他家是开小饭馆的,因为一道御前红烧肉,四处的乡亲都不时来尝。有时,从山外面还有些开车的贵客前来,生意不错。

可是,几个月前,他那个八十多岁的掌厨爷爷去世后,生意就一落千丈。红烧肉是爷爷做出来的,也只有他爷爷,才能做出那吸引四方客的诱人味道。

除了他爷爷,家里没有一个人能做出这御前红烧肉,包括他父亲。想到这里,陆子光就咬着牙,也不明白为什么爷爷自他小时候,就一直只教他功夫,却不教他厨艺。

否则,他绝对要回家去当这个掌厨,把小饭馆重新撑起来。

陆子光清楚的记得,爷爷曾对他说过:“子光,做厨很辛苦的,你可要好好读书,将来在城里谋份好工作。我就只教你功夫,让你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不想让你学厨。”

那个时候,只有几岁的陆子光,就知道爷爷做出来的菜特别香特别好吃,立刻吵着叫嚷:“爷爷!我要学厨!”

可是,直到爷爷离开人世,陆子光也没有拿起过锅铲一次。

然而,爷爷传授给他的武功,却足以让他在学校里当了出类拔粹的大哥,没有人能欺负他,不时他还路见不平拨刀相助,每次出手,都让对手惊得张大口,在惊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中国功夫?

确实,爷爷教给他的功夫,跟电视里面飞檐走壁开山劈石的功夫差不多,或许真的会让世人惊讶,而陆子光也从来不拿这些学到的功夫炫耀,只会在最危急的时候使出来。

自行车在村道上不断溜达,这天晚上的月光格外明亮,星星也在夜空中闪烁着。陆子光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就看到村子里的灯光,很快就要到家了。

这个时候,他经过村头,听到了一片女性嬉笑打骂好不快活的声音,至少有十多个女的,当中有中年妇女,少女,还有女孩子,却没有男性声音。

陆子光一阵脸红,心想她们可能是在村边的晓阳溪洗澡去了。之所以没有男的,是因为这些女人在洗澡时,都光着身子。

这声音对少年气盛的陆子光来说,是一种撩动。他真想跑过去,在那小树丛的掩护下往那边偷看,毕竟尽管上过生理课,可对于女性衣服之内的构造还没有一个了解。

可是,他也很清楚如果被发现的后果。

光着身子游水是他们这村里全体妇女的权利,以前也有些男村民躲在树丛中,偷看那清澈溪水中妇女们美不胜收的胴体。结果,一个村妇告到了村长那儿,村长立刻派出治保队来镇压。

最后,其它的男村民都闻风而动不敢再偷看了,村里的单身汉二狗子却忍不住去偷看,结果被抓住,关了几天,成了这次镇压的牺牲品。

自此,再也没有男村民敢偷看这些妇女光身子洗澡。

经过那个溪水一百米旁,陆子光忍不住瞟了一眼那边,心想只是瞟这么一眼,也不算犯罪吧。

只见树影中隐约有几个白花花的身子在动,那股诱惑真的强极了,让他有继续瞟下去的想法。可陆子光按捺着自己,立刻把头扭了过去。

尽管他知道那绝对是美丽至极的绝妙风景,看了后就几天睡不着觉。

可这样的险,他还是不想冒了,到时让这些妇女告发,他可会落得个二狗子那样的下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紧急的叫喊声:“缺灞了,上面缺灞了!快点上岸啊!”这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陆子光甚至听得出,这是村里张寡妇发出的。

他这时心中一怔,张寡妇口中叫喊的缺灞,意思是这条溪流上游位置的一个堤围口冲垮了,这是他们村中常发生的事。

如果发生这个情况,那溪中的水流就会急涨,并且有洪水不断从上方涌下来,从而让溪水变得湍急,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在游泳,很容易被冲到下游去,如果一直被冲下,那就会冲到一千米开外的瀑布,从那个地方掉下到崖,将粉身碎骨。

在过往的历史里,已经有几例事故,村民在这种情况中不及时上岸,从而掉了性命。

“希望她们能及时上岸吧!”陆子光心里想着,可他心中也一阵紧张,真的不想这群妇女中的一个,再发生以前那样的悲剧。

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尖叫声,继而是岸上面一片妇女们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声音。

“救命啊!有人被冲下去了!”这把声音让那些妇女惊得不知如何是好,也让外面骑着自行车经过的陆子光一阵惊讶,立刻停了下来,并不顾被视作偷窥之徒的风险,往那个树丛后面的溪边望过去。

就在陆子光不知是冲过去救人,还是避讳自己被当作偷窥犯抓去时,突然从树丛中冲出来一个妇女,她正是刚才发出叫喊声的张寡妇,只见她围着一个毛巾,把丰满的身子掩盖着,慌张的出来后,就对陆子光说:“我刚才就看见你了,你怎么还站在那里啊?快去救人!”

陆子光这时一阵犹豫,心想她们这些女的肯定没有力气,游泳技术也不好,自己作为男性,当然要过去救人,可是….

“张嫂,你不会把我告到村长那里吧,如果我进去,可是把你们都全看光了。”陆子光一脸难为情的说,可他心里却无比紧张,心想那被水冲走的人究竟怎样了,现在很危急,需要抓紧时间。

张寡妇立刻说:“哎!你还忌讳这个干什么啊?我到时保你就是,是因为你救人,绝对当你是无罪的,可以了吧?快走吧!”

陆子光其实已经迈开步想冲过去,就等张寡妇这句话,听到张寡妇叫他不要忌讳之后,陆子光就飞也似的冲向树丛中,并来到了小溪边。

只见这溪水果然湍急,尽管表面是一条溪,但实际上宽度却达到了三四十米,要游到对岸去也得花一番力气,湍急的溪流正中,有一块大石,而大石下面,只见有人在使劲的用手挽着石头的侧边,并不断呼救:“快点救我!”

陆子光松了一口气,心想这落水者幸好能在紧急情况下,用手扣住了那块石头,从而没被冲走,可眼下,形势也不容乐观。溪水似乎越来越凶猛,湍急的往下面流去,而那个落水者的叫喊声也显得嘶哑,显然她没多少力气了。

如果这样下去,她撑不了多久,就会从那块大石松开,并被溪水冲到下游去,等待她的,将是死亡!

陆子光再认真看了那落水者一眼,发现这张脸分外的美丽,尽管是黑夜,可在月色下,也可以看出这落水者是个大美女。

尼玛!就算是一般妇女我也会救的,更不要说这样的大美女了,这次就算是拼了命,也值!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大美女被冲走了。

陆子光心里想着,他已经开始利落的脱下了全身衣服,然后想跳到水中去,可是,陆子光却突然想到,这湍急的溪流,只会让他难以游到那大石旁边救美女,如果从这个位置下水,有可能他游到一半,就已经冲到了美女的下游位置。

这一刻,陆子光想到的,是爷爷在他小时候教他练的轻功!当年他也曾在这个小溪中玩耍,他爷爷就拿起几块树皮,扔到那溪面上,让他踩着那树皮跳。刚开始时,陆子光总会掉到水里,可慢慢地,他真的可以踩着这些树皮在水面上飞!

隔了这么多年,这轻劲还灵不灵?毕竟他的体重也增加了许多。前些时间他还想着要减肥,呢玛,到这个真正重要的时刻,就无比后悔了,或许减肥以后,轻功就可以如常运行呢。

不管怎样,他还是试一下了。陆子光于是向张寡妇说:“有没有树皮,快点找些树皮来!”

张寡妇一开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想着陆子光平时也经常救人,这个时候肯定是想到了办法,于是也不问,就跟其它的妇女找到了好几块大树皮。

这时,陆子光闭目运气,在这个危急时刻,把气劲运了出来,然后把那几块树皮全部往那溪流里扔。

嗖!嗖!嗖!

几块树皮在强劲的力量作用下,全部齐整的铺在溪面上,只是那么一秒不到的时间,陆子光就发出叫喊声,并向着那几块树皮冲过去。

只见他踩着那些树皮,没几步就飞到了十多米之处的溪正中,并停在了那块大石上,接着,陆子光伸出手来,把那个美女的手拉住,并对她说:“美女,你得救了!”

可是,当他回头看时,却发现那些树皮已经被溪水冲得七零八落,好几块已经不见了。这时,他知道只有背着这个美女,然后使劲的往岸边游。

于是,他也进入水中,然后用臂弯扣着美女,另一只手不停的划。但那溪水依然在冲着他们,这时陆子光突然发劲,并大叫:“呢玛!来点洪荒之力吧!”

他突然如有神助般,臂力猛增,不停拖着这美女往岸边划!那水面被他拍打得水花四溅!

最后,他终于把那美女救到岸边。

第2章 山中惊现怪异光

当陆子光拖着美女在水里游时,他感到这美女的身体格外柔软,到岸后,他才放开,不停喘气。而美女也从水里抬起头来,那头发划着空中形成一条美丽的弧线。

陆子光骤然发现,这美女不是别人,竟然是村花杨紫菱。杨紫菱是这边几个村里公认的大美女,甚至放到城里,估计也绝对是天字第一号美女,她认了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 

想到刚才就是拖着杨紫菱的身体在水里游,跟她有过亲密接触,陆子光即时在心里燃起一股精神上的快感。 

更让陆子光兴奋得要张大嘴巴的是,透过清澈的溪水,陆子光可以看到下面,只见杨紫菱这时是真空状态,跟其它光着身子游水的妇女一样,杨紫菱同样不想受束缚,从而也就没穿任何东西。 

这一刻,杨紫菱看到陆子光的眼睛正瞟着自己,立刻脸红耳赤,惊叫了一声:“啊!”,接着用可以放开的一只手护住胸部,羞愧难容地对陆子光说:“不许看!快闭上眼睛!”

陆子光立刻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杨紫菱这才慌张的从溪里爬上岸边。旁边的一众妇女有些光着身子,有些用毛巾包着,全部走向这边来,扶住了杨紫菱。 

“哎呀,这次幸好小光救了你,紫菱!你得好好的谢他!”张寡妇对杨紫菱说。 

这时,杨紫菱正光着身子找衣服,她一边找,一边对水里闭着眼睛的陆子光说:“那谢谢你了,子光!不过,这次我给你占便宜了,也算是…..”

就在杨紫菱说着的时候,她突然发现,陆子光的左眼正微睁开一道缝来,立刻再次惊讶的叫了一声:“啊!”

陆子光心想,以前见到杨紫菱穿着衣服的时候,就觉得这身材分外的好,总是想像着她没穿衣服的样子,这是多么深层次的渴望,现在有机会了,再怎么着也得争取一下吧。

可现在杨紫菱竟然好像发现了,并叫了一声:“他偷看!”

这一刻,其它在场光着身子的妇女也叫喊起来,一遍混乱。

陆子光立刻把眼睛紧紧闭上,然后说:“我没偷看,我真的没偷看!”

杨紫菱这时已经找到她的衣服,立刻手忙脚乱的穿起来,一边穿一边对陆子光说:“这次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就告到村长那里去了。如果你再偷看的话,我就把你这些衣服全部拿走,让你光着身子回村!”

陆子光一阵惊讶,他连忙对杨紫菱说:“不要!我不会偷看的,千万不要把我的衣服拿着,得留给我,不然的话,我可真的没衣服回去的。”

杨紫菱看到他闭着眼睛却焦急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对他说:“子光,真想不到,你还有害怕的时候,好吧,这次还是谢你救过我,不跟你计较了!”

说完后,杨紫菱已经穿好了衣服,其他的农村女人也大部分穿好了衣服,准备离开。 

这时,陆子光在水下问:“哎!你们好了没有?我什么时候可以睁开眼睛!”

杨紫菱对他说:“那我现在就准备数十下了,你就等我数到第十,你才可以睁开眼睛!”

陆子光点着头说:“嗯,我就等你数这个!”

杨紫菱开始窃笑起来,在不断的叫嚷着:“一!二!…..”

当她数到第五下后,就没再数下去,和其它的农村女人全部离开了。

陆子光还是闭着眼睛,这时听得没了动静,于是马上叫喊着问:“我可以睁开眼睛没有啊?”

可是,四周一片静悄悄。他这时才睁开眼睛,发现刚才是杨紫菱在捉弄他,给他开了个玩笑。

他也没有生气,爬上岸后,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杨紫菱并没有把他的衣服拿去,这时他暗自庆幸,便马上穿好衣服,然后走到外面去,踩上自行车后继续赶路。 

不一会,他就进入了村道,并往回家的方向不断飞驰,当他看到那“御前红烧肉”的招牌,心里就有了一丝温暖,这是爷爷当年挂上去的,现在已经有点破旧,漆也脱了一些,满是苍桑感,有点歪斜的挂在他们小店上方。 

当他进去后,发现父亲陆文志已经坐在那里,眉睫紧皱。

“爸!我回来了,妈呢?”陆子光叫喊着。

“子光,你回来了?妈正在外面,你不要碍着她了,让她哭个够吧。”陆文志见到他还是流露一丝喜悦,可笑了一下后,又再次皱起眉来。

陆子光一阵惊讶,他连忙问:“爸!妈怎么会哭了呢?” 

陆文志说:“村长今天来过了,他还把陈书记的话也带来了,说这里马上就要修一条新的村道,咱们这小店挡在这村道上,所以一定得拆,拆了以后,也没别的地方可以让我们做了,这红烧肉,也就卖不成喽。”

陆文志尽管说得很平淡,但语气中透出一阵无奈,这是陆子光听得出来的。

陆子光连忙说:“妈就是为了这个哭吗?我们可以找村长评理啊,咱们可是老字号,村里的人和村外的人,都喜欢咱们的红烧肉!我们这个店不能拆!”

陆文志却叹了一口气,对他说:“那是以前的事,你爷爷在生时候的事!你爸无能啊,不能继承你爷爷的这个绝技。自从你爷爷死了以后,咱们就没有一个人能做出这味道正宗的红烧肉,你说村长会保住我们这个店吗?以前,陈书记也很喜欢我们的红烧肉的,经常开车过来,专程就是为了尝一顿。可现在,我做出来的红烧肉,他就是不喜欢吃,说吃不到原来的味道啊!”

陆子光立刻说:“爸!你教我做这个红烧肉!我一定要做得跟爷爷一样好吃!”

陆文志却无奈地说:“没用的!你爸学了这么多年,也不能做出来,你这么一个小年轻,可以做出来吗?况且,你爷爷说过,最好不让你学厨,他想你好好读书的,你忘了吗?”

陆子光说:“可现在,咱们这红烧肉快要失传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家里也没有收入来源,怎么撑下去?我得为这个家去做点事,你让我学吧,或许我的悟性好,可以悟出里面一些你悟不出的东西!”

陆文志却说:“你一个读书人,从来没有下过厨,怎么悟….”

正当陆子光要跟父亲争辩到底的时候,他的母亲赵梅从天井处走了出来,对着陆文志说:“儿子他爹,现在咱们儿子这么懂事,为家里着想,你就教一下他喽,让他多一个手艺也行,就算是保不住这个店,以后咱们老了,也有人做红烧肉给我们吃,是不是?”

陆文志无奈之中也有一点希望,想着儿子或许悟性高,或许真能做出更好的红烧肉,这样,他们这个家也就不用再犯困。于是他对陆子光说:“好吧!我答应教你,但现在已经很晚了,还是等明天吧!”

陆子光铁铸般的脸上尽是坚毅,他对父亲说:“嗯!爸,我一定会加把劲的学,到时做出的红烧肉,要跟爷爷的一样好吃!”

这一夜,父母很快就睡了,而陆子光也重回到家中的被窝,不一会灯就全关了。 

夜深人静,陆子光睡不着,他想着这天跟杨紫菱接触时那份美妙,直直的陶醉其中,不能自拨,心想如果哪天杨紫菱答应当自己的女朋友,那就真的梦想成真了,而杨紫菱也不是不喜欢他,只是她的父母就一直不允许她早恋,尽管她已经十九岁,跟陆子光一样大。 

回味了一会那份美妙感觉后,陆子光爬起了床,他觉得不能再发这样的白日梦了,想着如果能把红烧肉学成,然后做好,再把店子发扬光大,那他迟早还是能娶到杨紫菱的。 

或许这天的脑里皮层太兴奋,让他不能再入睡,只好蹑手蹑脚的走到天井外面,仰望着夜空,这时,他的练功劲又来了,以前爷爷红常教他修炼内劲,每次总是让他冥想着茫茫星空,这刻他又想练功,更想起了爷爷,不禁一阵唏嘘。 

再次走进屋里,他把爷爷留下的那本《内生诀》翻出来,这是一本教习如何修炼内劲的书,以前爷爷只是教他练气,而招式和功夫,都是他从其它的功法书籍中学到的,或许是因为有充足的内劲,所以他无论练什么功夫,八极,内家,武当,少林等拳法,学得又快又易上手,并且打出来威力,也比常人高出几倍。

自此,他就深深明白爷爷强调的那个内劲的作用,也从来不曾放弃对内劲的修炼。 

这一刻,他把《内生诀》折起的页面翻开,上次就练到这个部分,他必须接着那个位置继续练习,看了几句口诀后,他就开始呼气,运气,一起一伏,吞吐吸纳。 

就在他闭着眼睛冥想夜空之时,突然他感到眼幕中有点闪烁的红光在异动,心想这绝对不是某颗星星。他立刻睁开眼睛,发现这点红光是来自远方连绵起伏的群山之中。 

如果在平常人看来,那一定是山火或者是鬼火,可陆子光却觉得奇怪,他知道那一定不是火,就算是火,也是没有烟的火。

以前就听说过,他们村旁边的大山,住着一个怪人,这个怪人在山洞里煮食。难道,这种无烟之火,是这个怪人发出的?

不一会,那红光不见了。

陆子光也不再作更多的猜想,把那个疑问埋在心底。

第3章 学做御前红烧肉

这红光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了,村里人也把这个当成平常事,都知道,这是山上那怪人在作崇。

有人说,这是怪人在那山洞中煮食。也有人说,这是怪人在练功,如此种种,没有人能确证,因为村民们都不敢去惹这个怪人,大多数没有真实见过。

陆子光自小就听过关于这怪人的传说,也一直就当是个神话故事那样,从来没有想过要上这深山中看个究竟。

然而,一件事,却让陆子光增添对这个怪人的好奇心。

他小时候有一次无意中听到,这个怪人竟然跟自己的爷爷有关系。究竟是什么关系,当时那人没再说,并且那时他的爷爷还在世,那人或许也惧怕这事情让爷爷知道。

他当时就去问爷爷,可是,爷爷并没有作出任何的回答,只是苦笑。陆子光又继续问下去时,爷爷说:“子光,这些事情并不重要,你不要再问,也没必要知道。对于你来说,读书和练武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吗?”

后来,陆子光又问了父亲,也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但他可以肯定,父亲其实知道,只是不给他说而已。

这个怪人,为什么要生活在深山中,他没有任何的亲人?他是靠什么生存方法,在某个山洞中生存了长达二十多年之久,甚至现在爷爷死了,他还好像活着?

他跟爷爷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

当陆子光再次望向那漆黑一片的深山,发现这山上完全不见了那束红光,只是在明月的映照下,披上了一层银纱,这不能不说是一幅美景,或许是城市人欣赏不到的。

可现在,陆子光真的是累起来了,刚才那一会儿练功,已经让他进入疲乏状态,现在又因为想起那个怪人的事情,更觉得脑里沉沉的想倒下,他于是慢慢走回到里屋中,倒头就睡。

到了第二天,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父亲陆文志已经站在他床前,还戴着个厨师专用的围裙,对他目无表情地说:“是不是学做红烧肉啊?这一睡就是大白天的,什么时候能起来?”

陆子光一听到父亲立刻就要教他做红烧肉,即时兴奋不已,从床上几乎跳起来,对父亲说:“马上!”

不一会,陆子光就跟着他父亲走进了厨房中,开始忙活起来。

“子光!你先去砍柴!咱们烧这个肉,最正宗的做法,就得用荔枝柴!”陆文志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竟然在二十一世纪叫自己参加完高考的儿子陆子光砍柴。

“啊?”陆子光一阵发呆,他心想,这厨房中也有煤气炉了,干吗还要用这种旧时的柴火,那多费力气啊。

可是,陆文志却严肃地说:“你爷爷就是一直坚持用荔枝柴来烧的,这样才能把这荔枝柴的香味也烧进肉里面,明白吗?要想做出香味独特的肉,就得这样,这是不能省的工序,明白吗?”

这时,厨房里已经有厚厚一大堆荔枝柴,估计是一直备用的,陆子光于是拿起斧子,开始砍起柴来,而陆文志在一旁已经拧开水龙头,开始盛一盆水。

一边洗肉,陆文志一边说:“子光,你可能没看到一个工序,我现在就说给你听听,这也是比较重要的,就是选肉,咱们的猪,可是猎户从山上打来的黑野猪,但不是这猪全部的肉都能拿来烹的,一定得选厚实,多层次,肉质紧的五花肉,这样才能肥瘦结合,口感丰富。”

陆子光看着那块肉已经在父亲手中,洗了一遍后,然后扔到了砧板上,接着拿起了一把切肉刀,这刀锋利无比,前头微弯,并且刀柄上刻有古怪花纹,这可是爷爷以前专用的。

“起!”陆文志突然抖动了一下那砧板,只见那块厚重的肉突然升到半空。就在它快要降落的瞬间,陆文志手中的刀在不断挥舞。

刷!刷!刷!

只见无数刀锋在闪动着,刀光剑影之后的那块肉,重重的落在砧板上,却没有被分开,还是一块完整的肉。

“爸!你这是干吗?不是要切开吗?”陆子光不解地问。

陆文志说:“不!我只是在这块肉上划出很多个十字架,这样就能让肉一会儿在烧的过程中,更能入味,也更容易熟!”

陆子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时,他还在继续砍柴,斧头一下一下的砍下去,把荔枝柴头破开成很多小块。

正当陆子光已经有点累的时候,他父亲已经在那儿一边拿起个大叉把那块肉叉起来,一边对陆子光说:“行了!这么多柴也够了,你去切葱和姜吧!”

厨房里一共有两个砧板,陆子光知道,他父亲前面的大砧板是切肉用的,而旁边不远处的那个小砧板,是切菜用的,并且那里已经放了好几把葱和姜,那姜也早就做了去皮。

陆子光于是走过去,拿起刀来一刀一刀地切着。

不一会,陆文志已经把那块肉叉好了,看到陆子光切得那么慢,他走过去,拿起那刀,对陆子光说:“看我是怎么切的!”一边说着,他一边麻利的三两下就把那葱和姜都切得整整齐齐,速度快得陆子光几乎看到眼也不眨一下,心里在惊叹着,原来父亲是这样的厉害。

“另外,还有蒜子!这是最重要的。”陆文志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盒子拿出珍珠般大小的圆蒜,这种蒜子是独立成蒜的,味道也强劲得多,去腻的功效也更好。

手起刀落,陆文志又把那结圆蒜全部处理完毕,然后对陆子光说:“好了!现在开始生火!这个事情,还是我来吧!”

说完,陆文志把那些荔枝柴全放进火炉中,然后划着了火柴,不一会,他就把火烧得很旺,可这个时候,陆文志并没有立刻烧,而是在做着些准备工作。

陆子光问他:“爸!为什么还不烧啊,这不,柴都成了炭火啦。”

“对!”陆文志说:“咱们就是要用炭火来慢烧,如果用烈火来烧,那是野人才会这样做的,烧出来的,绝对是糊得要命的黑肉了,还能吃吗?”

说话之中,陆文志已经把那巨叉上的肉放到那炭火上,只见那炎炎高温就在那肉下面升腾着,不一会就让这肉变了颜色,陆文志又立刻把肉转了一个面,然后继续烧。

这时,陆文志又开始用勺子把旁边准备好的蜂蜜汁盛起来,然后洒到那块烧红的肉上面去。

只听到“哧哧!”的不断响声,那些蜂蜜接触到高温之下的肉皮表面,立刻像跳舞一样,不断爆起来,冒出一个又一个小泡。紧接着,是一股浓烈的香气在厨房中散发开来。

“爸,很香啊!”陆子光闻着这气味,不禁陶醉其中,他可以闻到肉香,还有蜂蜜以及荔枝柴的香气,这样三股香气的结合,实在是让人难以抗拒,几乎要扑上去抢吃那块肉。

可陆文志却对他说:“子光!这只是一半的工序,还不算最香的,一会你就知道,最后会怎样个香法!”

一边说着,他已经把那块烧得香喷喷并通红火热的肉拿起来,放到罩子上,还不忘洒了一把胡椒,这时,那股香气中,又夹杂了胡椒的香气。

接着,陆文志又拿起一个大砂锅,放在刚才的火炉上,然后对陆子光说:“加柴!这次要把所有的柴放进去,把火烧到足够旺!”

陆子光立刻把所有的荔枝柴全部放进了火炉里。

这时,陆文志已经把那个大砂锅放稳并定好位,接着,他把一大勺油倒到那大砂锅中,这油很多,几乎要占到大砂锅的一半。

“爸,放这么多油干吗?”陆子光问。

陆文志说:“是要把肉的油脂煮出来,也就只有用植物油,才有最好的效果,而且,要用菜花籽油,这个油可不便宜啊,但你爷爷就是一直坚持用这个,其它的油他都不会用的。”

一边说着,陆文志已经一边把整块肉放进了那锅热油中,这时,那哧哧的声音,立刻就像交响乐一般,在厨房中不断响着。

煮了一会后,陆文志又指着肉旁边分解出来的白色状液体,对陆子光说:“你看!这块肉的油脂是在不断的煮出来,拿这个方法来煮肉,才能做到肥而不腻,香而不油。”

一阵阵香气再次游荡在厨房中,这次显然是因为那玉米油把刚才那股三合一的香气升华了。

陆文志看到时机差不多了,他果断地把肉拿起,然后放到了砧板上。待了一会后,举起了那把锋利无比的切肉刀,刷刷刷的几下,把那块肉切成了工整的九块。

接着,他把这些肉放进一个瓷碗中,这个碗硕大无比,足以把几斤重的肉全部容下,并且那碗上的花纹也格外鲜艳,看上去像古代瓷器一般精致。

“把刚才切的所有配料,姜,葱,蒜,还有芫藜,全部放进去吧。另外,还有一个是你怎么也猜不到的。”陆文志说。

陆子光立刻问:“是什么啊,爸,还要放什么?”

这时候,陆文志已经把一大瓶花雕酒拿起来,然后倒在那盛着肉的瓷碗中,对他说:“还有这个!”

是花雕酒?

陆文志说:“对!如果没有这个,肉就没有那么容易松化,口感就没这么好!”

放好花雕酒后,陆文志又把锅里的油全部倒起,然后放了一半沸水,再在锅里放了两条竹篾,调了一下角度后,再把那个大瓷碗放到竹篾上,也就是锅的正中。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神品仙厨 神级厨艺,做出无数神级美食,俘获无数美女芳心。战胜无数对手,获中华厨神称号,名利双  作者:李铖泞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