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笑伊右卫门

点击 现代小说 |作者:[日]京极夏彦| 正版 | [收藏]

嗤笑伊右卫门
豆瓣评分:★★★★☆ [免费]

★ 京极夏彦江户怪谈系列令人敬畏的传奇之作  让人心生凉意的爱情故事

    ★ 玄妙的古典悲剧  浓郁的诡秘色彩  凄美的爱情绝唱

    ★ 忠贞相爱却毅然分离——“不管是生是死,你都是我的妻子,我都是你的丈夫。”

    ★ 荣获第25届泉镜花文学奖 入选第118届直木奖

    丑陋面容下深藏一颗高洁之心的武家之女阿岩,在家名断绝的压力下,嫁给了正直木讷、不苟言笑的落魄武士伊右卫门。日积月累,两人误会加深,渐生嫌隙。恶毒狠辣的伊东喜兵卫趁机用计挑拨,令忠贞相爱的两人毅然分离。恐怖的阴谋、错综的谎言、灵异的事件将众人拉入充满怨念的黑暗深渊。欲海中沉沦,苦海中挣扎,生命在因果循环的漩涡中逐渐消泯。当武士之刀再次沾染鲜血之时,谜团揭开,真相大白。

    1997年,时代小说《嗤笑伊右卫门》荣获第25届泉镜花文学奖,并入选第118届直木奖。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全站资源均免费。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编辑推荐
  京极夏彦江户怪谈系列令人敬畏的传奇之作《嗤笑 伊右卫门》,让人心生凉意的爱情故事;玄妙的古典悲剧,浓郁的诡秘色彩,凄美的爱情绝唱;忠贞相爱却毅然分离——“不管是生是死,你都是我的妻子,我都是你的丈夫。”;荣获第25届泉镜花文学奖,入选第118届直木奖。
内容简介
  《嗤笑 伊右卫门》介绍:丑陋面容下深藏一颗高洁之心的武家之女阿岩,在家名断绝的压力下,嫁给了正直木讷、不苟言笑的落魄武士伊右卫门。日积月累,两人误会加深,渐生嫌隙。恶毒狠辣的伊东喜兵卫趁机用计挑拨,令忠贞相爱的两人毅然分离。恐怖的阴谋、错综的谎言、灵异的事件将众人拉入充满怨念的黑暗深渊。欲海中沉沦,苦海中挣扎,生命在因果循环的漩涡中逐渐消泯。当武士之刀再次沾染鲜血之时,谜团揭开,真相大白。
作者简介
  京极夏彦,1963年出生于北海道小樽。日本独具特色的妖怪型推理作家,新本格派先锋人物,同时也是画家、设计师、妖怪研究家、藏书家。京极夏彦思维大胆灵活,创作风格多元,作品常取材于日本神鬼妖怪和古代传说,以独特的个人风格写作赋予其新面貌,开创了推理小说的新纪元。1996年获得第49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1997年获得第25届泉镜花文学奖,2003年获得第16届山本周五郎奖,2004年获得第130届直木奖。

内页插图

  •  
  •  
媒体评论
  ★从文字之间升腾出意味深长的气息,值得当今每一位读者珍视。京极夏彦是人们应该倍加珍惜的怪才。
  ——田边圣子(吉川英治文学奖得主)
  
  ★真相这东西,有时不知道反而更好。
  ——京极夏彦
目录
木匠伊右卫门
诈术师又市
民谷岩
灸阎魔宅悦
民谷又左卫门
民谷伊右卫门
伊东喜兵卫
民谷梅
直助权兵卫
提灯于岩
御行又市
嗤笑伊右卫门
精彩书摘
  《嗤笑 伊右卫门》:
  木匠伊右卫门 伊右卫门并不喜欢隔着蚊帐看出去的景色。
  透过蚊帐看到的世间景象,总有一种模糊朦胧之感,犹如在双目之中张开了一层薄膜般令人不快。伊右卫门虽然并不喜欢一切都清楚明白地展现在眼前,但也讨厌那种像是用力摩擦之后留下的累累伤痕的景象。在世人看来,居于蚊帐之中的自身之姿,毫无疑问,也像是映在疏于打磨的铜镜之中的虚像一样模糊不清吧。这恰恰与自己目前的真实处境相似。也许正因为过于相似,或者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令人觉得格外讨厌。伊右卫门目前的人生,确是如此茫然一片。
  说来说去,就是他讨厌蚊帐。
  本来蚊帐这个东西,就很容易纠结成团,难以整理。因他讨厌蚊帐之故,便更觉得每天早晚重复着挂出和收起蚊帐的过程相当麻烦。虽说讨厌蚊帐,但被豹脚蚊之类的蚊虫肆意叮咬还是很令人恼火的。而且,又不可能有人整晚帮自己驱赶蚊子。住在这种水沟旁造价低廉的房屋里,蚊子总是一团一团地聚集起来,像柱子一样,而到了夏天更是免不了受成群结队的小虫子的攻击。无奈之下,伊右卫门也只好不情不愿地挂起蚊帐,但每每挂起之后反而更觉得心情不畅。
  因此,今晚,明明没有人在旁边看着,伊右卫门还是同样以极度不愉快的心情将蚊帐挂了起来,就像是完成某种仪式一样。挂好之后,他在蚊帐里呆站了一会儿,便胡乱在被褥上坐了下来。这一坐,他既不能躺下来,也不能把脚伸直,所以坐得十分僵硬拘束。他无论如何都无法静下心来,感觉用蚊帐隔出来的暧昧不明的四方形空间一直在微微地伸缩着。四下里一看,原本就暗淡不明的夜灯在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该不会是灯油也要耗尽了吧,他想着,便探着身体、伸着脖子朝角行灯内看去,发现一只飞蛾正撞着灯的纸壁,痛苦挣扎,发出轻微而干瘪的沙沙声。
  伊右卫门沉默地注视着。过了一会儿,飞蛾被灯火烧焦,死掉了。
  一片寂静。
  伊右卫门毫无睡意,隔着蚊帐看向外面模糊的景色。隔着一层薄膜的夜晚,犹如奈落之底一样昏暗无光。仿佛泼墨一般黑暗,什么都没有。毫无疑问,若是没有蚊帐,自己一定也会被那片黑暗吞噬殆尽。
  —若是那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为何却做不到? 伊右卫门眉头紧锁,低垂着头。
  这时— 黑暗的另一端有些微波动,接着传来了持续不断的敲门声。
  “老爷。伊右卫门老爷。麻烦请开下门。小人是直助。” “开着呢,门没锁。” 听到“吱呀吱呀”的开门声。随着夜色涌动,一团黑影走了进来。
  来路不明的黑影轻手轻脚地关上门,说了句“我不客气了”。只听到“啪嗒啪嗒”的水滴声,接着是叹息般的声音,之后是“咔嗒”一声,听上去像是将水瓢搁在了一边,对方大概是喝了水吧。盖上水缸,那黑影发出摩擦榻榻米的声音后,在蚊帐外停下了脚步。
  模糊不清的黑暗之中,“呼”地一下浮现出一张脸孔,一张轮廓浅显、犹如鸡蛋一般的脸孔。并非狐狸、水獭之类的东西,那确实是熟悉的面孔—直助。
  直助在深川万年桥町的西田大夫那里做帮佣,住在雇主家里,包吃包住,也就是所谓的下人。两人之间因何结缘早已不记得了,但他却成了不喜与人交往的伊右卫门少数说得上话的熟人之一。
  直助用他那双像是在鸡蛋上切了两道缝的细长眼睛,隔着蚊帐看向伊右卫门,表情木然地说道: “这样可不行啊。这样挂着蚊帐,就算有女人路过也不会靠近哪。再说也没人在旁边监视着您,至少稍微放松一下膝盖不好吗?” “这样……就好。” “哦,是吗?像老爷这样坐在被子上摆好阵势、四方戒备,简直是一副像要切腹的样子。小人可不认为老爷是觉得舒服才这样的啊。” “不喜夏夜,无可奈何。” “既然这么讨厌蚊帐,那为啥还要每晚都像是举行仪式一样把它挂起来呢?” “是否不挂亦可?” “当然可以。在这种破破烂烂的长屋里挂蚊帐的,也就老爷您了吧?” “不挂蚊帐会被蚊虫叮咬。” “怕蚊子还住在这种臭水沟旁的小巷子里?”直助说完,抬了抬屁股,用手巾擦了擦后颈。随后,他再次看向伊右卫门,说道:“连阿袖那家伙也这么说啊!” 阿袖是和伊右卫门同住一幢长屋的女子,年龄大约十七八岁,住在伊右卫门斜对面的房间里。虽然直助说她是自己的妹妹,但事实如何,伊右卫门并不清楚。伊右卫门朝蚊帐外问道: “阿袖姑娘……对你说了什么?” “她说,伊右卫门老爷总是这么一本正经的可不行啊。” “这不好吗?” “虽说也不是不好啦……” 直助笑着,模棱两可地回答。
  “这样也好吧。老爷您这个人啊,就这样也挺好啊!” 伊右卫门只觉失望不快。他不明白有何可笑之处。
  “这个姑且不谈。直助,这么晚了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晚吗,才刚天黑不久吧?” “对时间的概念因人而异。” “对小人来说是昼夜不分的。” 直助脸上的表情忽然消失了。一不留神,他的脸就没入周围的黑暗之中,究竟是人还是黑影,已然判断不清。更兼隔着蚊帐,看上去愈发朦胧。
  “住在雇主家中的下人并非可以夜晚出来自由玩乐吧?” “我也不是出来玩的,是来照顾阿袖啊。” “她身体状况……不好吗?” 阿袖虽然是个坦率直爽的姑娘,但似乎体弱多病。伊右卫门虽然并未登门询问过究竟是何病症,但阿袖生病卧床已达三个月之久,看来定然是某种恶疾。
  倘若直助是为了照顾卧病在床的亲人,那也没有责备的道理。
  伊右卫门用极为轻微的声音说了句“抱歉”,随后又道:“两三日不曾外出,完全未曾留意。” “不必担心,这是老毛病了。不过啊……” 直助的声音忽然变得含糊不清,大概是背过脸去了。
  “滴答”一声。
  水瓢上的水珠滴落。
  “老爷……” 直助的声音很低。
  “人啊……” 滴答。
  “要说人啊……” 直助重复了同样一句话,随后沉默下来。
  伊右卫门挪动了下身子,落在蚊帐上的影子也随之移动。
  “怎么?你说人怎么啦?” 伊右卫门用毫无抑扬顿挫的刻板语调,面向蚊帐询问道。毫无疑问,他是对着外面的直助说话,但跟之前相比,现在更难判断那到底是直助还是黑影了。
  在伊右卫门眼前的,首先是这沙沙作响的蚊帐,因此,总有自己在跟蚊帐说话的错觉。
  “直助。”
  ……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嗤笑伊右卫门 ★ 京极夏彦江户怪谈系列令人敬畏的传奇之作 让人心生凉意的爱情故事 ★ 玄妙的古典悲剧  作者:[日]京极夏彦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