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规模化:小经济的大机会

点击 贸易经济 |作者:赫曼特·塔内佳 | 正版 | [收藏]

去规模化:小经济的大机会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索取

在整个20世纪,技术和经济学驱动了一个主导性逻辑——“更大的”几乎总是“更好的”。在全球范围内,我们的目标是建立更大的企业、更大的医院、更大的政府以及电力网络和传媒集团。像这样扩大规模是明智的,因为它能够充分利用传统规模经济的优势。

而在21世纪,技术和经济正在驱动相反的逻辑——商业和社会的去规模化。它的影响远超初创企业撼动业内原有企业。 这种动态正在将20世纪所有的规模化瓦解为高度集中的市场。AI与AI推动的技术浪潮使得创新者能够有效地利用去规模化经济,与规模经济进行竞争。

这一巨变正在重塑诸如能源、运输和医疗保健等体量庞大、树大根深的行业,为企业家、富有想象力的公司以及资源丰富的个体开辟全新可能。 去规模化是一个了不起的将改变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的新概念。

如果说从2007年到2017年,去规模化的能量才刚刚显现,那么从2017年到2027年,它们的能量将10倍增长,因为我们正在创造的技术会产生复合效应。用去规模化的思维方式思考这些变化,我们才能从容应对变化和不确定性。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1.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技术终于能够以人处事的方式运作的时代,现在我们正处于AI驱动的去规模化过渡阶段。

2. 在摩尔定律和梅特卡夫定律的交叉点,经济的去规模化与连接至云的接入点成正比。经济体去规模化的能力伴随云中的新接入点呈线性增长。

3. 去规模化将包括从“拥有某物”到“获取服务”的过渡。

4. 去规模化不仅针对企业,也针对个人。无论好坏,依赖传统全职工作的人将越来越少,而拥有自己的生意、一辈子经营各种小型事业的人会越来越多。

5. 去规模化将改变经济和社会,影响行业、企业家和个人。掌握去规模化的思维方式,就掌握了一种塑造未来的颠覆性选择。

 

内容简介

在整个20世纪,技术和经济学驱动了一个主导性逻辑——“更大的”几乎总是“更好的”。在全球范围内,我们的目标是建立更大的企业、更大的医院、更大的政府以及电力网络和传媒集团。像这样扩大规模是明智的,因为它能够充分利用传统规模经济的优势。

而在21世纪,技术和经济正在驱动相反的逻辑——商业和社会的去规模化。它的影响远超初创企业撼动业内原有企业。

这种动态正在将20世纪所有的规模化瓦解为高度集中的市场。AI与AI推动的技术浪潮使得创新者能够有效地利用去规模化经济,与规模经济进行竞争。

这一巨变正在重塑诸如能源、运输和医疗保健等体量庞大、树大根深的行业,为企业家、富有想象力的公司以及资源丰富的个体开辟全新可能。

去规模化是一个了不起的将改变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的新概念。如果说从2007年到2017年,去规模化的能量才刚刚显现,那么从2017年到2027年,它们的能量将10倍增长,因为我们正在创造的技术会产生复合效应。用去规模化的思维方式思考这些变化,我们才能从容应对变化和不确定性。

 

作者简介

赫曼特·塔内佳,著名风投公司通用催化风投(General Catalyst)的董事总经理。

去规模化正是推动他对条码支付(Stripe)、色拉布(Snapchat)、爱彼迎和瓦尔比·派克(Warby Parker)等突破性公司进行投资的核心理念。

赫曼特是先进能源经济的联合创始人,该组织致力于改变美国的能源政策;也是非营利性教育组织可汗学院的董事会成员;除此之外,他还是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董事会成员。赫曼特在斯坦福大学开授了一门关于AI、创业和社会的课程,是**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去规模化现象的人。他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六个学位。

凯文·梅尼是《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一名专栏作家,著有多本关于科技与社会的著作。

 

目录

推荐序 面向大众的匠心时代 III

第一部分 别了,规模经济

1 了不起的去规模化 3

2 AI 驱动的技术浪潮与规模化经济 34

第二部分 去规模化:塑造未来的颠覆性选择

3 能源业与运输业的去规模化 69

4 去规模化的新型医疗 99

5 去规模化引领的终身学习 130

6 金融业的去规模化浪潮 151

7 媒体的去规模化路径 173

8 去规模化的力量:分割消费产品市场 193

第三部分 去规模化创造的商业和社会

9 人工智能、垄断平台和算法问责制 215

10 去规模化时代新的商业组织形式 235

11 人人都是解锁去规模化力量的创业者 252

致 谢 267

注 释 269

 

 

精彩书摘

一个多世纪以来,规模都很重要。规模经济具有竞争优势,其原理是这样的:倘若一家公司花费 10 亿美元开发一个实体产品并为之建立了工厂,那么均摊到这个产品上的成本就是 10 亿美元,而倘若这个公司生产 10 亿个同种产品,那么开发的成本便是 1 美元。所以规模化使得公司在竞争中更具成本优势。它还带来了其他优势,比如使得公司具备与供应商以更低价格谈成交易的能力,以及利用大众媒体投放广告的资本。一旦公司有了规模、积累了优势,这种规模对于竞争者来说就变成了巨大的障碍。后来者需要花费极高的成本才能建立同等的规模,才能有效地与高度规模化的现存企业进行较量。

在很长的时间里,规模化对于社会的方方面面而言都是一件纯粹的好事。规模化成就了全球银行、航空旅行、全面医疗以及互联网等伟大的事业。在过去的 50 年里,规模化产业使得更多人摆脱了贫困,数量超过之前 500 年的总和。

我们现在正在创造的世界将以全新的方式运转。小型初创公司使行业巨头陷入困境,已经变成了常规化的事件。全心全意服务于特定客户群体所带来的收益,超过了致力于使大众群体基本满意,因为谁不愿意拥有为自己量身定制的产品或服务呢?这一点能够从我们已经熟知的案例中看出,例如优步颠覆了长久以来的出租车公司制度,爱彼迎甚至超越了像万豪这样的豪华酒店集团。我们已经知晓,习惯于作为行业巨头的大型公司和老牌企业,也需要警惕由两三人从车库启动的初创公司。但是现在去规模化正变得系统化,并开始分解当前经济形态的各个环节。正如我将在本书中论述的那样,规模与成功之间的关系正在反转。赢家将是那些善于利用去规模经济的人,而非依赖传统规模经济的人。这种趋势在 2007 年左右开始显现,并将持续 20 年。

按照去规模化逻辑运转的世界究竟能否造福于绝大多数人,取决于我们从现在开始做出的选择。技术的责任、教育的作用、工作的本质,甚至对人的定义都将成为重大而困难的选择。我们需要确保去规模化革命能够广泛造福社会,而非仅仅有利于富人或者拥有先进技术的群体。这些都是沉重的责任。

虽然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聚焦的严肃问题,但绝大多数关于去规模化以及相关技术的新闻都是积极的。我们正在开创一些解决世界严峻问题的新方法,这些问题包括气候变化和飞涨的医疗保健成本。倘若我们做出正确的选择,去规模化便能消除许多由大众工业化带来的弊端,帮助人类创造一个比过去更美好的未来。

但是在这条路上,我们才刚刚起步。现在预测 AI 和去规模化的全面结果,正如退回到 20 世纪 80 年代预测个人计算机的影响,那时候微软抓住了机遇,把握了当时听起来不可思议的理念—在每家每户的每张桌上都放上一台计算机。去规模化一定会成为我们的未来,以及强大的 AI 技术发展的结果。夸大它的作用和否定它的价值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我们应当更好地理解即将发生的巨大变化,指引它的到来,并收获它所带来的回报。

强大的 AI 和去规模经济力量可以追溯至 2007 年,同一时期,苹果手机(iPhone)、脸书(Facebook)和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AWS)这些先锋科技产物开始飞速发展。归功于这些产物,更多工作和生活场景被转移到线上,数据的数量呈指数级增长。一开始,这种信息爆炸似乎仅能为商业提供更数据,我们甚至将之称为“大数据”(Big Data),似乎它的价值仅止于此。但随之大数据变得更有价值。它成为经历了漫长而充满失败的历史的 AI 得以真正改变世界的关键。其他新技术,如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以下简称 VR)、机器人学以及基因组学等,现在也迎来了突破式发展,所有这些都是由 AI 驱动的(关于这一点,我将在下一章深入论述)。

这些技术正在成为全球平台的基础。人类正在为子孙后代打造平台—州际高速公路系统、互联网、移动网络、云计算服务和社交网络,所有这些都是平台。平台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们能够减少个体的工作量。例如,货运公司要运输大量啤酒并不需要先修路;应用(app)制作商向消费者推出应用软件并不需要先建设移动网络或者应用商店。我们建造出的平台越多,公司和个人为了开发、生产、营销、运输产品所需要做的便越少。

在 20 世纪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虽然有一些像高速公路这样的平台已经建成,但大部分公司仍需要自主承担许多任务。这种需求催生了垂直一体化公司。垂直一体化需要众多为了使商品能从一个概念被开发出来并传递至消费者手中而存在的部门。一家公司可能需要能够开发产品的实验室、生产产品组件的工厂、组装组件的工厂、配送系统,甚至零售商店。这就意味着建立大规模公司需要花费时间和大笔资金。一旦建立起来,这些大规模的成型公司对于后来的竞争者来说便成了行业壁垒,因为再想达到那样的规模是十分困难的。

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伴随电脑、互联网的广泛使用以及全球化的发展,我们开始在垂直一体化公司之间发现机会空隙,这便是去规模化的雏形。公司发现它们可以将自己的功能外包给其他公司,甚至其他国家。这种连接性的外包动态正符合《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所说的“世界是平的”。我们运用新技术建造的平台越多,能通过这些平台完成某些工作或者任务的公司便越多。准入的门槛越来越低。新加入的竞争者可能规模更小,但由于能够利用平台的力量因而并不显得弱小。看看那些像线上眼镜公司瓦尔比·派克、杰茜卡·阿尔芭的保健品公司诚实公司这样的行业新星,是怎样快速利用互联网将产品销售至全球市场,与已存在的眼镜商和消费品巨头展开竞争的吧。由初创公司驱动的新时代已初步成型。

2007 年前后,平台创建加速。智能手机和移动网络使得新服务和产品几乎能够到达任何地方、任何人手里。社交网络爆炸式的发展,为公司提供了找寻客户群体,并向他们投放广告的新途径。云计算意味着任何公司都能即刻建立起计算密集型数字公司,而其在购买一台电脑,在亚马逊网站上设置几项参数,输入信用卡卡号后,便可以开始全球销售之旅。同时,更多生意也以数字的形式进行。数码业务特别适合利用平台即时创造、制作、营销产品并将其输送到全球各地。由于越来越多的商业行为数字化了,公司得以收集近乎一切数据,这些数据涉及消费者、产品、交易、物流。这些数据使得软件和平台更加聪明,并创造出加速发展的良性循环。更多数字平台建成,更多交易转变为数字交易,更多数据产生,伴随这一势头的迅猛发展,我们到达了拐点,开始重塑商业的动态性。

到了 2017 年苹果手机问市 10 周年时,这些平台几乎能够满足交易过程中的一切需要。一个人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里就能够开展全球贸易,其可以通过租赁一切来与行业巨头竞争,而在过去,大企业往往需要自己创造这些条件。瓦尔比·派克公司能够通过云服务得到计算力,通过社交网络和搜索引擎与消费者互动,通过合约生产商生产商品,通过联邦快递公司和联合包裹服务公司运输眼镜。这就是去规模化的本质:公司能够通过现有平台实现规模化,而不再需要自己搭建全部环节。这就改变了一切。

值得一提的是,去规模化才刚刚开始。由于 AI 和其他新技术的出现,以及平台的发展,尚待完善的微小企业服务客户的方式是大型的、面向大众市场的公司所难以想象的。企业家们依托平台,瞄准利基市场,迅速地生产出具有高度针对性的产品,然后在全球各地找寻具有浓厚兴趣的客户群体,并向他们销售商品。这之中产生的利润空间,在过去,只有通过规模经济才能实现。受制于自身庞大规模的大型公司,会发现自己越来越难战胜颇具个性、快速变化的商品和服务。这就是为什么 AI 和去规模化的力量正在瓦解 20 世纪的经济形式,并以完全不同的方法对其重塑。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去规模化:小经济的大机会 在整个20世纪,技术和经济学驱动了一个主导性逻辑——“更大的”几乎总是“更好的”。在全  作者:赫曼特·塔内佳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