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的学生时代

点击 作品集 现代小说  |作者:J.M.库切| 正版 | [收藏]

耶稣的学生时代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索取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J.M.库切最新作品 第6部布克奖入围作品,《耶稣的童年》续篇 只有库切,才敢这样写小说。 我们靠什么标准,决定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

“如果你乘一条船穿越大海,你的记忆会全部被洗干净,你开始全新的生活。就是这么回事。不存在以前。没有历史。那条船在港湾码头停靠,我们从船的跳板上爬下去,然后就被扔进这里,来到此时此地,时间从此开始。” 本书是《耶稣的童年》的续篇。

男孩大卫和他的“父母”西蒙、伊内斯为逃离诺维拉的教育制度来到了一个新的城市,作为“逃犯”的他们在这里必须隐姓埋名。

大卫需要上一所新学校,于是进入了埃斯特雷拉的舞蹈专校,这里的教学方法颇为匪夷所思——校长夫人,也就是舞蹈老师,指导学生们通过跳舞把数字从星星上召唤下来。 毫无预兆地,一桩谋杀事件降临在校长夫人身上,而谋杀背后的故事比学校的教学方式更为耐人寻味……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如果你乘一条船穿越大海,你的记忆会全部被洗干净,你开始全新的生活。就是这么回事。不存在以前。没有历史。那条船在港湾码头停靠,我们从船的跳板上爬下去,然后就被扔进这里,来到此时此地,时间从此开始。”

 

本书是《耶稣的童年》的续篇。男孩大卫和他的“父母”西蒙、伊内斯为逃离诺维拉的教育制度来到了一个新的城市,作为“逃犯”的他们在这里必须隐姓埋名。

大卫需要上一所新学校,于是进入了埃斯特雷拉的舞蹈专校,这里的教学方法颇为匪夷所思——校长夫人,也就是舞蹈老师,指导学生们通过跳舞把数字从星星上召唤下来。

毫无预兆地,一桩谋杀事件降临在校长夫人身上,而谋杀背后的故事比学校的教学方式更为耐人寻味……

 

作者简介

J.M.库切:

南非当代著名小说家,被评论界认为是当代南非*重要的作家之一。曾两度获得布克奖,并于2003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1940年出生于南非开普敦,现居澳大利亚。

 

杨向荣:

译者、作家,译有《鳄鱼街》《*蓝的眼睛》《斯通纳》《孩子们的书》等,著有短篇小说集《果园之火》。

 

精彩书评

这部小说可以说是库切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的又一力作,凝注了作家对世界的深沉思索与审视性批判。

——邱华栋

 

一部穿越时空的成长小说。

——陆建德

 

“在很多人看来,库切是在世的英文小说家中*优秀的。”

——《纽约时报书评》

 

精彩书摘

他一直以为埃斯特雷拉要更大些。在地图上,它跟诺维拉显示为同样大小的圆点。但诺维拉是座城市,埃斯特雷拉却顶多算个位于某个充满山丘、田野、果园的乡下的外省小镇,它杂乱无章地朝四面八方延伸,一条无精打采的河从镇子中间蜿蜒穿过。

在埃斯特雷拉开始新生活可能吗?在诺维拉,他还能依靠重新安置办公室安置住所。他和伊内斯还有这个男孩在这里能找到家吗?重新安置办公室是慈善性质的,是没有个人感情色彩之别的慈善的具体化身,可它的仁慈会延及一个逍遥法外的逃亡者吗?

搭便车的胡安在去埃斯特雷拉的路上跟他们走到一起,他建议大家可以在某个农场找份工作。农场主总是需要帮手,他说。更大的农场甚至还有给工人住的季节性宿舍。不是橘子季就是苹果季,不是苹果季就是葡萄季。埃斯特雷拉以及周边地区是个名副其实的丰饶角。如果他们愿意,胡安说他可以带大家去自己的朋友们曾经打过工的一家农场。

他和伊内斯交换了下眼神。他们该听胡安的劝告吗?钱不用考虑,他兜里有的是钱,他们可以舒舒服服地待在一家旅馆里。可是,如果诺维拉的当局真的在追寻他们,那么或许隐藏在无名无姓的临时过客中可能会更安全些。

“好吧,”伊内斯说,“我们就去这家农场。我们圈在车里也太长了。玻利瓦尔需要跑一跑。”

“我也是这么想,”他,西蒙说,“不过,农场可不是度假村。伊内斯,你准备好了整天在烈日下摘水果吗?”

“我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伊内斯说,“既不多也不少。”

“我也可以摘水果吗?”男孩问。

“很遗憾,不行,你不能摘,”胡安说,“那会犯法。那就是当童工了。”

“我不介意当童工。”男孩说。

“我敢肯定农场主会让你摘水果,”他,西蒙说,“但不会太多。不会多到让摘水果变成劳动。”

他们顺着主大街开车穿过埃斯特雷拉。胡安给大家指了市场、行政大楼、朴素的博物馆和艺术画廊。他们穿过一座桥,把小镇抛在了身后,沿着那条河道方向行驶,最后来到半山腰上,看见了一幢宏伟气派的房屋。“这就是我说的那家农场,”胡安说,“我的朋友们找过工作的地方。避难所原文为西班牙语,refugio。就在后面。它看上去挺沉闷,其实非常舒服。”

这个避难所是由两个长长的镀锌的铁皮棚屋构成,用一条带篷顶的走廊连接,一边是个洗浴房。他把车停住。除了一条双腿站立的灰狗在锁链限制的范围里朝他们露出黄黄的长牙嚎叫外,没有一个人出来招呼他们。

玻利瓦尔舒展开身子,从小车里溜出来。他在一定距离之外审视了一番这条异乡的狗,决定不理它。

男孩冲进棚屋,然后又跑出来。“都是上下铺床!”他大声喊叫道,“我能睡上铺吗?求你们了!”

这时一个在一件宽松的连衣裙外系了条红色围裙的胖女人从农场住宅的后面走出来,一摇一摆地沿小路朝他们走来。“你们好啊,你们好!”她大声说。她仔细看了看装得满满当当的小车。“你们是走远路过来的吧?”

“是啊,很远的路。我们想你们这里是不是需要额外的帮手。”

“帮手多了我们事儿就好办多了。人手越多干活儿越轻松。——书上不是这么说吗?”

“可能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妻子和我。我们的朋友在这儿有自己要办的事。这是我们的男孩,他叫大卫。这位是玻利瓦尔。可以给玻利瓦尔安排个地方吗?他也算这个家的成员。我们去哪儿都带着它。”

“玻利瓦尔是它的真名,”男孩说,“它是条阿尔萨斯狗。”

“玻利瓦尔。这个名字不错,”这女人说,“很特别,我相信会有它待的地方,只要它自己举止规规矩矩,能心满意足地吃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不要打架斗殴或者追赶鸡就行。这会儿工人们都出去上果园了,不过我来带你们去看看睡觉的地方吧。男士在左侧,女士在右侧。我想,恐怕没有家庭房。”

“我要去男士那边,”男孩说,“西蒙说我可以睡个上铺。西蒙不是我爸爸。”

“随你挑,年轻人。地方多得很。其他人快要回来——”

“西蒙不是我真正的爸爸,大卫也不是我的真名。你想知道我的真名吗?”

这女人迷惑不解地看了眼伊内斯,而伊内斯假装没看见。

“我们在车里一直玩一个游戏,”西蒙插嘴说,“为了打发时间。我们都试着给自己用了新名字。”

 

 

前言/序言

恐怖库切(译后记)

 

译完库切这本最新小说,我的感觉是好恐怖:并非情节多么惊悚,让读者感到害怕的那种恐惧,而是文本意义上的恐怖。有时,我们在赞美一个事物的时候,也会说好恐怖。首先,表面上的恐怖感来自它的犀利。更进一步,粗略地说,恐怖有三。一是故事高峰设置的恐怖。二是邪恶人性自我辩护本能何其顽固的恐怖。三是写作工具的恐怖。

两个成年男女要给即将上学接受正规教育的六岁天才少年大卫寻找教育资源,在某个虚构的小城镇找来找去找到一所专教舞蹈的学校,我勉强译为舞蹈专校。他们之所以不敢让男孩进正规的公立学校,因为他们刚从另一座城市诺维拉的学校逃出来。我们以为这所由高雅的音乐家和舞蹈家管理、教学的学校会给男孩带来美轮美奂的学习、成长体验,不料,很快人亡校毁,导致这个结局的原动力居然是所谓爱的激情。舞蹈专校美若天人的女教师安娜被丑陋、肮脏、邋遢、没文化的看门员德米特里杀害,随后暴露出的两人往来信件以及杀人者的坦供又惊人地证实,他们俩居然是情人关系。这是这本小说的高潮和转折点,也是最撕扯常人认知和情感体验的地方。我们满以为这本小说会继续写一个喜欢问最简单却最抽象问题的男孩如何成长的故事,书到这里却异峰突起,情节顺利转到跟死亡有关的事物和思考上。因为男孩是这本小说叙述的主轴,当死亡突然出现在一个非常聪明的六岁孩子面前时,这事件就犹如尖削的巨峰突然横亘在男孩心中,它要比成年人遭遇死亡事件更加醒目和惨痛。让孩子见证死亡、处理死亡,这就是库切恐怖之处。假如没有这个简单的情节设置,这本小说可能波澜不惊,更难以产生犀利的震撼感。情杀难道有新意吗?细想并没有。不料,简单之至的,似乎没有新意的情杀,在这里却成为这本小说涌现新意的分界点。

库切让男孩同时深深地喜欢上不修边幅的杀人者和美丽年轻的舞蹈教师。麻烦在这里,可怕也在这里。男孩遭遇到了两种魅力的撕扯,几乎不知该何去何从。库切从这个简单的事件中探寻到了孩子蒙昧心灵中对死亡、杀人、善良这些概念界限的模糊认识和可以自由穿越的幽暗真实。看门人杀死了自己最喜欢的女老师,男孩没有建立起对杀人者的厌恶、憎恨和害怕,居然还继续与之偷偷往来甚至搭救他走出监禁的医院。这就是库切的无情可怖之处,但这也是大师的境界,换了即使其他优秀的作者,大概也要让男孩对杀人者展开报复或者想象报复。我们要知道,大卫可是个天才少年,他可以有邪恶天才的选项,库切忍住了这个冲动。唯其天才,却在复杂的人性问题上出现了认知上的复杂,这又多了些心智成长中的复杂,少年内心会有成年人想当然的那样清晰明白、井然有序的道德认知体系,且必然会本能或者理智地做出社会公认的善恶判断和正确的行为反应吗?细想起来也很可怕。

这场情杀的施加者德米特里的杀人动机也被犀利的库切挖到了不可思议的根上。德米特里被小城博物馆招聘为类似保安那样的工作人员,望之不似人中之龙,形貌丑陋,浑身脏乱,大概也臭气熏天,收入只可租得起博物馆的地下室。而在博物馆之上,却有位仙女在宽敞的教室翩翩起舞,仙女的先生弹奏着渺渺仙乐。德米特里被舞蹈教师击溃后无偿给舞蹈专校打些零工,目的是一睹仙女的仪容,仅仅有一睹的机会就是对他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实力的中年男人的赏赐。一个无论外貌还是地位都处于社会生物链最低端的男人,最后却跟身材、气质、修养收入均位居高位的美女颠鸾倒凤,而且这个曾经只可远观的美女居然还对这个脏男子在爱情上谦卑到低三下四的地步,这段爱情从渐进到质变的过程,库切几乎没有任何正面涉及,虽然庸俗如我辈者很想贪婪地知道。这段暗中发生的情感交织和变化历程留给我们很多猜度的空间,这样极其强烈的反差使得我们对后来发生的杀害倍感痛惜,也倍感可怕。无论情爱的发生还是结局都出乎我们的常态思维之外,难道那个发出这个杀伐令的大脑或者人性司令部不可怕吗?稍觉安慰的是,这个指令是库切发出的,恐怖之梦醒来后发现现实中的人都还好好的。不过,库切杀伐令的意义在于,除了把少年可东可西尚不定形的道德认知体系坦呈在大家面前外,还把成年男女意识领域中不可思议的激情错乱(这个词仍然不足以表达我想象中感知到的那个东西)找出来,晾晒于光天之下。让人觉得最不可思议的事情竟一切皆有可能,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库切之切,实在毫不留情。库切之刀锋,可不恐怖乎!

如果细究,库切所写之死,性质由布衣之死,貌似骤然升级到令人心之天下缟素的高度。但是,库切一死,绝不仅仅只有我感觉到的那维度的意义,可以开掘的向度和深度还有很多,我只想从直观的可怕这个角度向库切略表致敬:大师手下没有什么素材是俗不可耐的,天地万物,人心八极,均可当作构筑虚拟世界和思考的材料。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杀完人,不是让警察善完后,各方涉事人员或劳教或反思或叹息或汲取教训后就结束了,那样的话就又不是库切了。警方的任务完成了,库切对他的角色的追杀才刚刚开始。他同时追杀了纯洁少年大卫和肮脏中年德米特里。他让男孩出于崇拜继续跟杀死老师的凶手继续来往,甚至不允许自己的养父议论凶手不好,我们也许可以说德米特里不会杀害大卫,但谁又能百分百肯定他不会出于对大卫的所谓爱护与报答杀了大卫呢?大卫跟凶手的天真来往无异于与敌同眠,让人提心吊胆,惊心动魄,不能不说又是桩悬而未决的恐怖。库切在这里对大卫的追杀是要挑出男孩的混沌,对危险的无知,更重要的是少年道德意识形成、清晰、建立过程之维艰,甚至追杀出少年内心深处那种忘恩负义和被偏见蒙蔽后的无情,这点让资助他上学的三姐妹都感到不适。库切并不因为大卫是个少年就美化或者粉饰,而是冷静地呈现和研究。

最恐怖的还在于,库切对德米特里的追杀让我们对此人的顽固意志感到不寒而栗,有种形而上和形而下的双重绝望。他对德米特里隐秘、复杂、混乱的内心世界进行了各种切割、剖析、追查,这些都是小说发展过程中可能理该涉及的内容,令我感到惊悚的是这样一个人试图洗脱自己罪恶时表现出的那股不屈不挠的顽强意识,他自我辩护的努力本身都快变成暴力行为了,真可谓心之死最难。由库切写来,凶手辩护自己激情杀人的动机实在太复杂了。有道德的考虑,形象的顾忌,忏悔的需要,后悔的缓解,惩罚的减轻,良知的撕咬,意识深处的恐慌,形形色色要素交织缠扭,有时互相说明,有时互相矛盾。杀人者时而对审判他的法官以无可辩驳的理性进行说服,时而用情感的脆弱博取西蒙的同情,时而绝望地求助男孩的天真,时而深沉地自责,时而把凶残的杀人动机粉饰成绝望的爱,但是在所有这些真真假假的动作背后,他的狡猾、凶残、自私、暴虐本质却丝毫不改,当他在陶醉地掩饰这些的时候,其实却正在明明白白地呈现这些。相对他的惊天谋杀,法律对他的制裁要宽松得多,即使如此,他也要百般逃避,口口声声却说要接受炼狱的惩罚。如此复杂之心,叹为观止。

如果库切在这本简单却意蕴多维的作品中同时也研究了道德维度的问题的话,我想他虽然呈现了部分人物在道德表态上出现的或含糊、或偏颇、或明哲保身、或辛苦塑造的种种形态,但大卫的养父西蒙却在道德判断和道德勇气上表现得斩钉截铁,令人感到安全。他的道德意识清晰,绝无模糊空间,他可以充分地人道主义怜悯,但最终会把人道主义怜悯与道德的纯正结合起来,他是激情、怜悯与理性、克制兼具的道德家,在道德感淡漠,甚至道德体系有被侵蚀和出现分崩离析趋势的当代社会,西蒙具有定海神针的象征意义。

假如可以拙劣地把这本小说比作匕首,我甚至看不到刀把以及相关的装饰性结构,只望见犀利的刀锋。它切割材料,它挑出问题,它结束过程,都干净利落,寒光闪闪。捉刀人是个哲学家兼激情家,但他把哲学与激情消解在貌似没有激情的刀刃般的工具中。库切这种刀刃般的锋利以及力量来自对简单的自信和敬重。书名虽云“耶稣的学生时代”,其实与耶稣无关,真正有关的却是圣经般的简单。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这样的圣经式思维没有理论推导过程,省却了各种逻辑关联。库切想要获得的叙述效果与此有点类似。圣经使用的是最基本的语言和句式,库切同样钟爱的是最基本的词汇和形式。唯简单方可多义,唯基本方可接近本质。库切敢于简单,不怕简单。我们从库切这本简单的小说中可以解读出的东西太多了,原因在于它的简单,情节简单,词汇简单,句法简单。事实上,它却一点都不简单。

最后,为了排解翻译过程中有待治愈,我需要特别把这个感想说出来:貌似美得不可方物的舞蹈女教师爱上了浊世中最肮的一块泥巴,这块泥巴却窒息死了美之尤物,这样的社会生物链上的残酷吞噬,让我们看到了大千世界好不热闹,也好不费解。

杨向荣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耶稣的学生时代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J.M.库切最新作品第6部布克奖入围作品,《耶稣的童年》续篇只有库切,才敢  作者:J.M.库切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