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告白

点击 外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罗莎蒙德•勒普顿| 正版 | [收藏]

沉默的告白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索取

11月24日,著名物理学家雅思明和先天失聪的十岁女儿露比踏上了阿拉斯加的茫茫雪原,然而期待中本应在机场迎接的丈夫马修并未出现。 几个小时之后,雅思明和露比开始了在冰封荒野里的孤独跋涉。这里渺无人烟、寸草不生,连眼泪都能瞬间成冰,漫长的黑夜还将持续54天。 她们要寻找露比的父亲,深入荒原腹地的野生动物摄影师,警察断言他已经在大火中丧生,可是雅思明知道,他还活着,在等着她们。 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漆黑无边的荒原上,她们并非独行,有一双眼睛一直监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危险如影随形……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沉默的告白》是英国百万级畅销书作家罗莎蒙德?勒普顿的力作,一出版便大获成功,位列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畅销书前十名,英国理查德&朱蒂俱乐部春季选书。电影版权已由奥斯卡获奖电影《房间》制作方购下。《沉默的告白》讲述了阿拉斯加荒原上,一位带着孩子的女人所经历的一场以生命为代价的冒险和救赎,在她脚步的尽头,死神和至爱的丈夫在同时等候。整个故事错综复杂、刺激惊悚、描写生动流畅,扣人心弦。更彰显了环境保护和经济利益之间、人性道德和贪婪之间的激烈冲突,极具话题性。

内容简介

11月24日,著名物理学家雅思明和先天失聪的十岁女儿露比踏上了阿拉斯加的茫茫雪原,然而期待中本应在机场迎接的丈夫马修并未出现。

几个小时之后,雅思明和露比开始了在冰封荒野里的孤独跋涉。这里渺无人烟、寸草不生,连眼泪都能瞬间成冰,漫长的黑夜还将持续54天。

她们要寻找露比的父亲,深入荒原腹地的野生动物摄影师,警察断言他已经在大火中丧生,可是雅思明知道,他还活着,在等着她们。

然而,她们不知道的是,漆黑无边的荒原上,她们并非独行,有一双眼睛一直监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危险如影随形……

 

作者简介

英国当红畅销书女作家,英国皇家宫廷剧院编剧,毕业于剑桥大学。2010年以第一部长篇小说《妹妹》出道成为专职作家,销量超过150万册,该书成为2010年英国畅销的小说,也是《星期日泰晤士报》和《纽约时报》的超级畅销书。《沉默的告白》是罗莎蒙德的长篇小说,位列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畅销书前十名,为英国理查德&朱蒂俱乐部春季选书。

目录

第1章…001

第2章…015

第3章…032

第4章…054

第5章…067

第6章…082

第7章…093

第8章…103

第9章…119

第10章…132

第11章…148

第12章…163

第13章…172

第14章…182

第15章…193

第16章…204

第17章…230

第18章…246

第19章…264

第20章…272

第21章…283

感 谢…337

 

精彩书摘

父亲说好要来机场接我们。可现在,我们只见到了这个“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说”的警察。这会儿,她大踏步走在我们前面,好像我们在参加学校旅行,博物馆要关门了,可一群女孩子还在她身后大喊:“老师,我们去礼品店买点东西,一会儿就好。”要是一个女人这样走路,你就知道,她一定不会放慢速度。

我戴着护目镜和面罩。父亲命令我们必须带一些东西来——恰当的极地装备必不可少,巴格——这里天寒地冻。我很高兴听了父亲的话。我一直没哭,至少在别人面前我没哭过,因为,一旦你开始顺着斜坡而下,到最后,你可能就穿上了粉红色芭蕾舞裙,变成一个娇气包了。可戴着护目镜哭不算当众大哭,我觉得别人都看不到。父亲说过,在北阿拉斯加,眼泪会被冻住。

 

雅思明握着女儿的手,停下脚步,不再向机场的警务大楼走,那个年轻的警官见状蹙起了眉头,不过,她有充足理由为眼前的一切驻足一会儿。大雪在她们周围飞舞,覆盖住一切,放眼望去都是白色;这样的场景像是用烧石膏做成的。她看到脚边的雪地里有精致的鸟儿足印,这才意识到她正低着头。她强迫自己为了露比抬起头来,周围的清澈叫她深感震撼。雪停了,天空是那么晴朗,清澈而透明;如同再拨弄一下刻度盘,就能更加澄明,能看到周围空气中的每一粒尘埃。这就好像眼前的景象久久不曾消失,太清晰了,却不像真的。女警官从桌上拿起一份报纸,好像觉得我是个小孩子,不可以看报纸,于是我举起我的全部手指,表示我十岁了,可她没看懂。

“过一会儿,会有个高级警官向你们交代一切。”她对母亲说。

“看来我们的待遇还挺高。”母亲打手语告诉我。人们时常注意不到母亲是个风趣的人,好像长得像电影明星的人都不会讲笑话,这太不公平了。她很少和我打手语,一直希望我能读唇语了解她说了什么,于是我笑了,只是我们的笑都很勉强,心里可高兴不起来。

母亲说她很快就回来,要是我有什么需要,就去找她。我竖起拇指,表示“好的”。听力正常的人也会用这样的手势,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母亲才没对我说:“用你的嘴说话,露比。”

要是我提到“我说”,意思就是我用手语比画了什么,或是我打了字,打字其实也是一种“手语”。有时候,我使用美式手语,这就好像人们说美式英语。

这里有3G网络,我查了查,并没有父亲发来的邮件。我竟然盼着父亲发电邮来,真是太蠢了:

首先,他的笔记本电脑两个星期前就坏了;其次,即便他找朋友借,北阿拉斯加也没有手机信号或是Wi-Fi,他现在肯定是在北阿拉斯加,因为他的摩托雪橇坏了;他只能用卫星接收终端给我发电子邮件,可冰天雪地的,很难做到这点。

“巴格”是鸭嘴兽宝宝的名字,父亲拍摄野生动物,他喜欢鸭嘴兽。可鸭嘴兽,特别是鸭嘴兽宝宝,到了阿拉斯加绝对活不过两分钟。在这里,需要北极狐那样的特别皮毛,才能保暖,需要雪鞋兔那样的脚,才不至于陷进雪里,要不就得有麝牛那样巨大的蹄子,可以把冰踩碎,得到食物和水。如果你是个人,就需要护目镜、极地手套、特制衣物、极地睡袋,父亲有所有这些东西;即便他在连眼泪都能冻住的北阿拉斯加生病了,也不会有问题,他就跟北极狐、麝牛和雪鞋兔一样。

我对此深信不疑。

他一定会来找我们。我知道他一定会的。

我们从英国坐飞机来到这里,真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在飞机上,我一直在想象父亲在做什么。我是这么想的:这会儿,父亲从村子出发了;这会儿,父亲坐上了摩托雪橇;这会儿,父亲就快到着陆点了。

 

“巴格,这里荒无人烟,说到这样偏僻的地方,真是又美丽又空荡,因为能发现这份美的人寥寥无几。”

父亲此时肯定在等出租飞机了。

“就好像信和邮递员的关系,必须准时等着,不然就赶不上了。”

我睡了很久,等我醒过来,我就想,父亲一定到了费尔班克斯国际机场,正在等我们!我还发了一条推特信息,说我特别兴奋地看到父亲那件伊努皮克风雪大衣上毛茸茸的帽兜,感觉着飞机着陆的震荡,虽然当时并没有着陆,可我觉得那一定是最酷的感觉;轰然落地,父亲就近在咫尺。

跟着,空乘匆匆向我走过来,我知道,他是要告诉我关掉笔记本电脑,母亲看到我开电脑已经很不高兴了,她很讨厌那台该死的电脑。我让母亲告诉他,我会把电脑调到飞行模式。只是我可不能确定母亲帮我转告了,她一定很高兴看到我把笔记本电脑关了,可空乘看到我和母亲打手语,这才意识到我是个聋哑人,他做了一件人们都会做的事,那就是为我感伤起来。父亲觉得,正是美丽的母亲和聋哑小女孩(就是我!)这样的组合,才会让他们产生这样的反应——好像我们是周六下午电影里的人物。这之后,伤感的空乘并没有检查我是不是真的打开了飞行模式,只是给了我一块免费的推趣巧克力。但愿没有十岁的聋哑小女孩做恐怖分子,要是真的有,只要给她们免费糖果,就能打败她们。

我一点也不像电影里的小女孩,母亲也不像电影明星,她太风趣和聪明了,可父亲倒是很像哈里森?福特。你知道的,他就是那种人,只要愿意,就能让恐怖分子消除敌意,还是会读催眠故事给我听。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他,他觉得很有意思。即便他从未让恐怖分子放下屠刀,可只要他在家,就一定会给我读睡前故事,虽然现在我都十岁半了,可我喜欢看他在我面前比画手语,渐渐入睡。

跟着我们就降落了,飞机轰轰落地,我一下子兴奋到了极点,

我连接上免费Wi-Fi,发送了推特信息,我们取回行李,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腿都有点发软了,可我们还是快步向抵达大厅走去。可等我们的并不是父亲,而是一个女警,她的口头禅是“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说”,跟着便把我们带到了这里。

高级警官来晚了,雅思明趁机去看看露比怎么样了。四周后,她和露比就要来这里和马修过圣诞节,可在八天前她和他通过电话之后,她就要立即和他见个面,虽说是立即,可她还要安排好在学校上学的孩子,需要照顾的一只狗和一只猫,还需要去买极地服装。她很担心不让露比去上课对她影响不好,可自从马修的父亲去世以来,这世上就再也没有露比喜欢的人了。

她透过门上的窗户看着露比,就见她正在敲打电脑,富有光泽的头发垂在脸边。上周三晚上,露比自己剪了头发,很不规则,当时她看到玛姬?杜黎弗独自剪头发的桥段,非要自己也试一试。要是在家里,雅思明一定会让她关掉电脑,进入真实的世界,可此时此刻,她愿意由着她去。

有时候,雅思明看着女儿,会感觉时间似乎变得模糊了,甚至会停止,而别人的时间都在没有她的情况下向前移动。她错过了所有对话。这就好像宫缩,自分娩时便开始痛,分娩之后以另一种方式存在,却同样强烈,她不知道这种分娩是否有结束的一天。等到露比二十岁的时候,她会不会依然有这样的感觉?露比到了中年,她还是会如此吗?现在她的母亲对她也是这种感觉吗?她很想知道,没有了母亲的爱,一个人可以坚持多久。

年轻的女警官大步向她走来,这个女人不管到什么地方都走得飞快。她告诉她,副队长里夫正在等她,她的行李箱在办公室,很安全,好像行李的问题与副队长里夫要说的话一样重要。

她跟着女警走到副队长里夫的办公室。

他站起来迎接她,并伸出了手。她并没有与他握手。

“马修怎么了?他在什么地方?”

她的声音中夹杂着愤怒,像是为了没露面这事在责怪马修。她怒火中烧,声音并没有随着现在的新情况而改变;不管这新情况是什么。

“我有几件事要与你确认一下。”副队长里夫说,“我们这里有在阿拉斯加工作的外籍人士记录。”

自从露比被诊断为全聋(他们说这非常罕见,仿佛她失聪的女儿是一种珍稀兰花),雅思明就把声音看作波。作为一个物理学家,

她早就该这么做了,可有了露比,她才明白一个事实:声音是有形的。有时候,当她不想听一个人说话,比如声音前庭专家、粗心的朋友,她就想象着在他们的声音波上冲浪,或是在这些波中潜水,而不是让他们的声音波冲击她的耳膜,再转变成可以理解的文字。

可她必须听。她知道这一点。必须如此。

“根据记录,”副队长里夫继续说,“你的丈夫一直在安纳图。不过一开始记录显示他在卡纳提?”

“的确如此,他在那里待了八个星期,过了整个夏天,在一个北极研究站拍野生动物。后来,他遇到了两个安纳图村民,他们邀请他到村里住。他在十月份回了阿拉斯加,和他们在一起。”

虽然没必要,可她还是说得很详细,也说得很磨蹭,不过副队长里夫没有急着给出答复,如同他也不想进一步谈话。

“安纳图发生了重大火灾。”他说。

重大。这可是形容大灾难的词儿,比如火山爆发、地震和陨石撞击地球,却与安纳图这个小村子扯不上关系,况且还是个没多少人的村子。

愚蠢的是,她来这里是为了和他吵架,为了发出最后通牒。她飞过半个地球,就为了告诉他,他必须回家,立刻就回家,她才不信他和那个伊努皮克女人之间清清白白,她绝不会在地球另一边,眼睁睁看着这个女人毁掉她的家。

可马修因为这件事变得胆怯软弱,那个女人和她自己决定了他的忠诚和未来,她越来越生气,所以她和露比两个人箱子里的所有东西都不是折叠好的,而是乱七八糟塞了进去,要是她们在阿拉斯加打开箱子,羽绒服啦,戈尔特克斯牌衣服啦,一准儿会弹出来,

“我们相信是一所房子里的加热器或炉灶使用的煤气罐爆炸了。”副队长里夫说,“大火引燃了一堆摩托雪橇燃料和发动机用的柴油,因此引发了更大规模的爆炸和大火。安纳图村无人生还。对不起。”

她感觉好像被爱刺了一刀,撕心裂肺地疼。这种感觉异常熟悉;那时候他们刚刚认识,没结婚,也没生孩子,彼时,没有任何具体的保证,到了明天,他还会和她在一起,只是现在的感觉要更强烈。时间不再向前推进,却开始后退,幻化成无数碎片,她深爱的那个年轻人活灵活现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与此同时,他也是八天前与她争吵的丈夫。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沉默的告白 11月24日,著名物理学家雅思明和先天失聪的十岁女儿露比踏上了阿拉斯加的茫茫雪原,然而期  作者:罗莎蒙德•勒普顿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