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 : 含苞待放的新时代、新女性

点击 散文随笔 |作者:茂吕美耶| 正版 | [收藏]

明治 : 含苞待放的新时代、新女性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索取

茂吕美耶著的这本《明治(含苞待放的新时代新女性)》介绍了,东京,它最初的命名标志着日本一个全新时代的来临。

明治时代对于当今日本社会的塑造是奠基性的,日本文化达人茂吕美耶以简练的笔触,全景式展现新时代的社会风貌,并在风云变幻的历史氛围中聚焦日本女性的蜕变。

日本福利事业的奠基人、日本女性解放运动的开拓者、“明治一代毒妇”、日本最早的女医师、日本近代社会的宫廷女官、“鹿呜馆之花”、日本女孚教育的先驱……她们是谁?她们有怎样的际遇?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阴阳师》作者梦枕貘十分信赖的中文代言人;全景式展现东京诞生之初的社会风貌;在明治时代风云变幻的氛围中聚焦日本女性的蜕变

内容简介

本书是日本作家茂吕美耶以明治时代为背景,介绍当时传奇女性及其生活方式的文化随笔。明治时代是1868年至1912年,是日本通过各项改革迈入近代化的时期,并通过一系列战争迈入列强的时期。作者在本书前一半介绍了明治新日本的社会衣食住行的变化,社会风貌,婚姻制度,女性地位等。后一半着重介绍了明治时代的新女性,这些新女性走在时代前端,大多是在教育、医疗领域开辟新天地的代表女性。作者的文笔非常通俗,对了解日本女性地位的发展演变具有普及启蒙作用。

作者简介

茂吕美耶,日本琦玉县人,生于台湾高雄市,1986—1988年曾在中国留学。她是作家傅月庵、导演吴念真感慨力荐的日本文化达人,是梦枕貘大师信赖的中文代言人。已出版多部中文著作,如《物语日本》,《江户日本》《平安日本》《传说日本》《战国日本》 (合为"历史系列")等 。

精彩书评

 

茂吕美耶的书我基本上是每一本都必看。

——袁腾飞

目录

明治元年的一些事 001

明治新日本

脱胎换骨新社会 003

首都东京/003 一世一元制/008 推销天皇的苦心/011

太阳历与国民假日/015 华族制度/018 书生风俗/021

明治时代的婚姻内情 024

公然的一夫多妻制/024 一夫一妻制的确立/026 福

泽谕吉与森有礼的“ 女性观”/029 近代恋爱的

萌芽/032 丈夫管理妻子的财产/037 军人的结婚许

可制/038 明治时代的离婚/041

“日本的新娘”事件 043

奇妙的事件/043 对田村牧师的惩罚/046 强而有力的

父权、户主权/048

前言

 

 

精彩书摘

明治一代的毒妇

以“稀世毒妇”之名留传至今的高桥阿传,被捕两年后,于明治十二年(1879)一月三十一日,在东京市谷监狱落下了她的人生帷幕。她是日本刑罚史上最后一名斩首受刑者,得年三十。

“明明是个男人,胆子真小。看看我!”

阿传在刑场甚至口齿锋利地如此斥责先一步被斩首的男人。

刽子手是著名的“斩首浅右卫门”第八代山田浅右卫门的弟弟吉亮。轮到阿传时,由于她不停扭动身子,呐喊着情夫小川市太郎的名字,导致斩首技术高超的吉亮竟失手了两次,第三次才

斩下阿传的头颅。

“山田浅右卫门”(Yamada Asaemon)是日本江户时代大名及武士门第的御用刀剑试斩者兼处刑人,名字为世袭制。能让斩首高手失手两次,可见阿传当时肯定狂乱得像只疯狗。

同年二月十二日的《东京曙新闻》,刊载了阿传的解剖验尸报告,曰:“关在监狱三年,丝毫不减其壮硕身躯,肥肉油浓……”

阿传杀害日本桥的古物商后藤吉藏事件,发生于明治九年(1876)八月二十七日上午七点左右。

“我有事先回去。我丈夫脾气不好,麻烦你们不要唤醒他。”

一名女子如此交代女侍后,留下昨晚与她一起投宿的男人,离开东京浅草御藏前片町(台东区藏前)的丸竹旅馆。

到了中午,旅馆房间的男人仍不起床。

女侍觉得很奇怪,到房间查看,翻开被褥,只见男人被剃刀割断喉咙,躺卧在血泊中。警察接到旅馆通报后,立即制作通缉告示,四处分发。之后有人告发阿传行踪,警察在阿传居住的京

桥、新富町一带仔细搜寻,终于逮到阿传。

从小就寄人篱下

阿传生于嘉永三年(1850),家乡是上野国(群马县)利根郡下坂村。据说母亲被某藩国家老(首席家臣)看中,事后又遭遗弃,之后怀着身孕嫁人。阿传两个月大时,父亲便将她送给别人当养女。母亲则遭丈夫休妻,不久就过世。

阿传十四岁时,因养父母推荐,与村内某个勤于干活的男子结婚。可是,阿传不喜欢这个丈夫,一年多后离婚。十六岁时,又与村内的高桥波之助结婚,然而,厄运正自此接二连三发生。

高桥夫妻俩感情很好,是村人羡慕的理想鸳侣,不料,婚后一年,悲剧便来袭。波之助患上在当时普遍认为是绝症的汉生病(癞病)。由于当时没有所谓的人权意识,夫妻俩受到全村人都

与其绝交的歧视。尽管如此,阿传仍无微不至地照顾丈夫。

所有财产都花光后,二十岁的阿传终于下定决心离开村落,于明治四年(1871)年底,带着丈夫前往新天地东京。阿传打算去横滨向名医詹姆斯·柯蒂斯·赫本a求救。

两人最初寄居在阿传的同父异母姐姐家,后来又搬到横滨。阿传为了挣治疗费和生活费,起初当女佣,不久成为流莺。

也就是说,阿传并非自甘堕落,她是为了医治丈夫的病,不得不站在街头拉客。赫本的诊所全部免费,阿传把钱都花在昂贵的民间中药偏方。

然而,所有治疗均无效,丈夫于明治五年(1872)九月去世,此时的阿传二十一岁,命运竟随之一路狂跌。

强盗杀人罪?或为姐姐复仇?

失去心灵支撑且身心交瘁的阿传,为了喘一口气,委身为东京某生丝商小妾。几个月后,恢复健康的阿传又离开生丝商身边,打算自己做茶叶掮客。这时,她认识了小川市太郎。

小川长得俊俏,脾气很好,却是个懒汉。阿传没有和小川同居,她为了茶叶掮客生意,经常东奔西走,有时回来和小川住一起,有时又背着背袋出门做生意。

当时和阿传有生意往来的人,日后在法庭证言阿传穿着朴素,外观不起眼等,有些人甚至没有留下任何深刻印象。这也表示,阿传在做生意时,完全没有利用任何女人的武器。

明治九年(1876)八月,二十五岁的阿传因生意失败,生活跌入谷底。据说,小川市太郎是个吃软饭的家伙,他的生活费及所有欠债都是阿传在支付。

阿传经人介绍,向古物商后藤吉藏借钱,结果对方说,只要阿传愿意陪睡,他愿意出钱。

这个名为后藤吉藏的男人,其实是阿传的同父异母姐姐的丈夫。阿传在生丝商身边当小妾养病期间,姐姐家的房东遣人带来口信,说阿传的姐姐趁房东不在时擅自搬家。阿传到姐姐家查

看,姐姐行踪不明,家里空无一物,姐夫也不知去向。

也就是说,阿传经人介绍而认识的古物商后藤吉藏,正是四年前失踪的姐夫。四年后,阿传再度见到这个姐夫时,对方不但改名换姓,更另结新欢,唯独姐姐就那样离奇失踪了。阿传坚信

姐姐遭后藤吉藏杀害,但是,这些供述于日后全被法院否定。

八月二十六日,阿传为了打听姐姐去向,同吉藏在东京浅草藏前片町的旅馆“丸竹”度过一晚。八月二十七日早上,阿传独自一人离开旅馆,吉藏死在旅馆房内。

由于阿传离开旅馆时,夺走吉藏钱包里的钱,两天后,阿传被捕时,罪名是“强盗杀人罪”。

死后成为媒体的炒作商品

明治十二年(1879)一月二十九日,东京法院判阿传为死刑;三十一日,在东京市谷监狱,由第八代山田浅右卫门的弟弟吉亮负责执行死刑。

明治政府于明治三年(1870)公布将以绞刑替代现有的斩首死刑执行法,并于明治六年(1873)制定绞罪器械图表,将“勒死”改为落下式的“吊死”。也因此,当时被宣告死刑的罪人,可以选择斩首刑或绞刑。

阿传选择了斩首刑。

但是,阿传在刑场因为没看到养父和情夫小川市太郎的身姿,疯狂扭动全身挣扎,大喊大叫市太郎的名字。为此,吉亮失手了两次,第三次才成功斩下阿传的头颅。

阿传的苦难并没有随她的死而结束。

死刑执行后不久,通俗小说作家仮名垣鲁文编著的《高桥阿传夜叉谭》全八篇合卷上市。

据说这套有插图的合卷书在短短两个半月制成,这在当时的木版印刷界算是空前未有的火速记录。书中让多数虚构的赌徒角色登场,并形容阿传为“脂膏多、情欲深”的女人。

阿传便如此被打造为“妖妇”“毒妇”形象,随着当时刚传入日本的西方文明印刷技术,大量打印,传遍日本的大街小巷。

仮名垣鲁文深知文明开化期的读者偏爱煽情内容的心理,遂以至今为止被压抑的女性欲望为主题,创作了“毒妇高桥阿传”形象。之后,其他戏作者也跟风出版了《其名高桥毒妇小传,东

京奇闻》全七篇合卷。四个月后的五月,新富座剧场也上演了毒妇高桥阿传的舞台剧,叫好又叫座。

“明治一代毒妇”的阿传形象便如此形成。

至于阿传的真实面貌呢?读者根本不关心也无所谓。据说,阿传的情夫小川市太郎曾对饰演阿传的歌舞伎演员说:

“她很顺从,做事规规矩矩,不知情的人会以为她是士族的妻子。”

看来,阿传不过是生活在底层社会的不幸女性之一而已。

日后,仮名垣鲁文在报纸向读者(或向阴世的阿传?)公开谢罪,承认取材不足与事实误认。著名的歌舞伎狂言作者河竹默阿弥也写了有关阿传的剧本,但人家至少用假名以掩人耳目。

日本著名小说家山田风太郎曾批评道:“阿传只杀了一个人,而让她成为稀世毒妇的人正是仮名垣鲁文。”

不知是不是噩梦做太多,仮名垣鲁文于阿传死后第三周年忌辰的明治十四年(1881),向相关人员展开募款活动,再以小川市太郎的名义在东京都立谷中灵苑为阿传修建了一座坟墓。

这座坟墓虽然没有遗骨,但墓碑后刻着八十多名捐款人名字。其中,不但有出版社和报社,也有新富座等著名歌舞伎演员,以及打鼓说书人和说书艺人,甚至连日本桥的花柳界也来凑

热闹。这些人都因为高桥阿传而赚了一把大钱。

只是,这也不能怪当时的媒体和炒作的演艺人,完全是时代使然。

江户时代的绘本小说便有“毒妇”一词,而杀死男人的“毒妇”比只玩弄男人的“恶女”更具有煽情作用。文明开化的明治时代初期,报纸逐渐蜕皮为以报道事实为主的媒体,但承接江户时代的“实录”绘本仍是最受欢迎的通俗读物,出版界及演艺圈若想大捞一笔,只能将阿传升级为“毒妇”。

换句话说,“毒妇传说”是明治时代媒体近代化过渡时期的产物。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明治 : 含苞待放的新时代、新女性 茂吕美耶著的这本《明治(含苞待放的新时代新女性)》介绍了,东京,它最初的命名标志着  作者:茂吕美耶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