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

点击 现代小说 |作者:理查德·罗珀| 正版 | [收藏]

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蓝色的月亮啊,你看到我孤独地站着。”
安德鲁42岁了,他常常厌恶自己。他总觉得自己会孤独终老,不知道该如何爱任何人。
安德鲁的工作是和死亡打交道:他一年参加25场无人问津的葬礼。如果有人孤零零地死去,他要去死者家里调查,确认死者是否尚有亲人在世,留下的钱是否足够支付葬礼。这是一份阴郁的工作。安德鲁觉得,总有一天自己也会孤独终老,不会有人参加自己的葬礼。
安德鲁孤独到窒息。突然有一天,新同事佩姬像一大口氧气涌进了他的生活。两人闯入一个个孤独终老者的房子,搜寻死者的生前故事,探讨人生的意义。渐渐地,安德鲁开始思考,如何再好好活一次……
我总觉得我会孤独终老,又总觉得有一个人正穿过人群朝我走来。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我总觉得我会孤独终老,又总觉得有一个人正穿过人群朝我走来。

 

◆一部处女作,被翻译成19种语言,畅销20多国,引发《纽约时报》等数十家世界知名媒体争相报道!

 

◆一经出版,获众多畅销书作家埃莉诺·布朗、克莱尔·麦金托什、比安卡·马赫斯等争相推荐,被读者称赞“又丧又治愈”!

 

◆这是一个神经质而内心柔软的人努力学习如何不孤独终老的故事,每一页都让人沉迷。——《出版人周刊》

 

◆读完本书,愿我们思考如何不孤独终老,愿我们抓住一生中真正重要的东西。

 

◆黑色幽默又古怪迷人。对于《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的忠实读者而言,《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是一部完美的作品。——畅销书作家埃莉诺·布朗

 

◆《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既温暖治愈又让人心碎,作者写尽了孤独,也写尽了人与人之间对情感联结的渴望。《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会让你为主角欣慰之余,更想要抓住当下。——畅销书作家比安卡·马赫斯

 

◆理查德·罗珀把痛苦、希望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联结描摹得动人且趣味十足。——《科克斯书评》

 

◆安德鲁拿回了一瓶啤酒,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允许自己这一刻完全放松下来享受着一切……每人每年至少有一个晚上,可以有权陷在软软的垫子里,肚子咕咕叫着等待享用意式馄饨和红酒,听着隔壁房间的闲聊,感受到即便只有短暂的一秒,自己还是有人在乎的。——选自《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

 

◆今后如果要寻找共度一生的伴侣,我一定是为了爱,而不是别的。我不再因为社会传统而结婚,也不会只是为了找个伴儿。——选自《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

 

内容简介

 

“蓝色的月亮啊,你看到我孤独地站着。”

安德鲁42岁了,他常常厌恶自己。他总觉得自己会孤独终老,不知道该如何爱任何人。

安德鲁的工作是和死亡打交道:他一年参加25场无人问津的葬礼。如果有人孤零零地死去,他要去死者家里调查,确认死者是否尚有亲人在世,留下的钱是否足够支付葬礼。这是一份阴郁的工作。安德鲁觉得,总有一天自己也会孤独终老,不会有人参加自己的葬礼。

安德鲁孤独到窒息。突然有一天,新同事佩姬像一大口氧气涌进了他的生活。两人闯入一个个孤独终老者的房子,搜寻死者的生前故事,探讨人生的意义。渐渐地,安德鲁开始思考,如何再好好活一次……

我总觉得我会孤独终老,又总觉得有一个人正穿过人群朝我走来。

 

 

作者简介

 

理查德·罗珀(Richard Roper)

英国作家,编辑。从小酷爱阅读,为人幽默风趣,极具魅力。现居伦敦。

《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是他的处女作,完稿后一年之内就被翻译成19种语言,在20多国出版,颇受读者喜爱;还获得《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等世界知名媒体及众多畅销书作家青睐。本书的创作灵感源于作者读过的一篇文章,那是一个关于处理孤独终老者身后事的特殊职业者的故事。

一次接受采访时,理查德·罗珀袒露了成为作家的契机。“我也希望有一个电闪雷鸣的非凡时刻,让我突然意识到我想成为作家。但我的那个时刻,其实只是在写完一封给公司全员的邮件之后。那一刻我想,与其写一封根本没人想看的邮件,为什么不写点比‘会议地点变更’更有趣的东西呢?”

 

译者王颖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语言文学硕士,毕业后留校任教,后移居美国。现为自由译者,闲暇之余喜爱撸猫,做美食,练瑜伽,看话剧。译有《BJ单身日记:理性边缘》《亲爱的伯德太太》等作品。

 

精彩书评

 

这是一个神经质而内心柔软的人努力学习如何不孤独终老的故事,每一页都让人沉迷。

——《出版人周刊》

 

黑色幽默又古怪迷人。对于《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的忠实读者而言,《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是一部完美的作品。

——畅销书作家埃莉诺·布朗

 

《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既温暖治愈又让人心碎,作者写尽了孤独,也写尽了人与人之间对情感联结的渴望。《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会让你为主角欣慰之余,更想要抓住当下。

——畅销书作家比安卡·马赫斯

 

理查德·罗珀把痛苦、希望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联结描摹得动人且趣味十足。

——《科克斯书评》

 

《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是那种会让你患上“不尽快读完不罢休的强迫症”的好书。

——读者SoyaKid

 

我爱极了这本书!它有趣迷人,情感细腻,诙谐幽默又温暖人心。

——畅销书作者J.莱恩·斯达德尔

 

吸引人忍不住读下去……罗珀写出的安德鲁的内心世界,不仅揭露了他是一个多么奇怪的人,也揭露了我们所有人都是多么奇怪的人。

——《纽约时报》

 

《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讲述了一个孤独又悲伤的人小心翼翼地重新面对这个世界。

——《人物周刊》

 

精彩书摘

 

看着眼前的棺材,安德鲁绞尽脑汁想要想起死者的名字。里面躺着的是个男人,这点他非常确信。但可怕的是,他对此人的名字完全没有印象。他努力地回忆着,觉得他不是叫约翰,就是叫詹姆斯,可就在刚刚,杰克这个名字又突然闪过脑海。在他看来,自己已经参加了成千上万场葬礼,肯定会在某些时刻出现记忆短路, 这也无可厚非,但并不能成为原谅自己的理由。一股厌恶感浮上心头,他痛恨自己竟然连死者的名字都忘了。

如果能在牧师提及之前想起死者的名字该有多好!这次的葬礼并没有悼词单,或许他可以查看一下工作手机。但那算作弊吧?估计是的。如果教堂里坐满了前来吊唁的送葬者,偷瞄一眼手机或许不会被察觉,很容易蒙混过关。然而,现场除了他,只有牧师一个人,根本无法实施计划。通常情况下,殡葬承办方也会出席,但那人今天请病假了。

令安德鲁不安的是,自从仪式开始,旁边的牧师就时不时地看看自己。在此之前,安德鲁并未跟他打过交道。有些孩子气的牧师说话有些颤抖,而教堂内部的回声结构无情地放大了他的颤音。安德鲁搞不懂这是不是出于紧张,他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想要安慰眼前的牧师,可似乎收效甚微。要给他竖个大拇指鼓鼓劲吗?不合适吧。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又看了看棺材。或许他叫杰克吧,尽管他死的时候都七十八岁了,自己也没碰到几个叫杰克的人能活到这么大岁数。至少,目前没几个。五十年后,当养老院里住满了一堆叫杰克、韦恩、“小叮当”、“气泡果汁”的老头儿老太太们—— 腰上刻着的类似“前方五十码正在施工”意思的部落文身也变得不可辨识——那可真的很奇怪了。

上帝啊,集中精神,他告诫自己。他在场就是要为踏上人生最后一段旅程的可怜人送行,见证他们的最终时刻,替亲友献上充满敬意的悼念。要有尊严地离开——这是他的座右铭。

不幸的是,对于这个不知是叫约翰、詹姆斯还是杰克的人来说,基本无尊严可言。验尸官的报告显示,他是蹲厕所的时候死的,当时正在读一本关于秃鹫的书。更为悲惨的是,安德鲁去现场才发现,那本介绍秃鹫的书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好书。当然,自己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可随手翻了几页后,安德鲁就发现该书的作者脾气极为暴躁,他花了整整一页的篇幅来诋毁红隼。而死者偏偏将这一页折了个角,粗鲁地留下记号,或许他也同意作者的观点吧。脱下橡胶手套的同时,安德鲁在心中暗暗发誓,等下次看到红隼—— 或任何隼的同类,他都要诅咒它们,算作对死者的一种哀思。

除了另外几本鸟类书籍,整幢房子里找不到一丁点儿可以推测出死者性格的物件。既没有唱片,也没有影碟,墙上没有一幅画作,连窗台上都找不到一张照片。唯一能看出点儿死者癖好的就是厨房橱柜里堆的大量干果麦片盒了。因此,可以推断出,这位名叫约翰、詹姆斯或杰克的先生是个敏锐的鸟类学家,身体消化功能极佳,除此之外,安德鲁便一无所知了。

安德鲁一如既往地仔细检查着房子的里里外外。这是一栋古怪的都铎式平房,在梯形街道的房屋群中赫然挺立,显得尤为突兀。他把房内翻了个遍,直到他确信未曾遗漏一丁点儿能与死者亲属联系上的证据才罢休。他还去敲了邻居的门,但那些人要么漠不关心,要么没留意到有这么个人存在过,也就根本不曾发现人已故去的事实。

牧师依旧小心翼翼地演讲着,等他说到上帝时,安德鲁根据经验得出,仪式要接近尾声了。他必须想起死者的名字,这是原则性问题。他已竭尽全力在做一个称职的吊唁者—— 即便现场再无他人,他也表现得如同参加那种几百名伤心欲绝的亲属在场的葬礼仪式一样毕恭毕敬。他甚至在跨进教堂之前就取下了手表,他不想让逝者最后的一段旅程受到一丝丝干扰,哪怕是秒针的嘀嗒作响。

可以确定,牧师已经在说结束语了,安德鲁必须作出选择。

约翰吧,他决定,他肯定叫约翰。

“而且我们相信,约翰——”

答对了!

“——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生活得不尽如人意,孤苦伶仃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身边没有亲朋好友的相伴。但我们可以放心,仁爱善良的上帝正张开双臂欢迎他的到来,这会是他最后一次踏上孤单的旅行。”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安德鲁不想孤独终老 蓝色的月亮啊,你看到我孤独地站着。 安德鲁42岁了,他常常厌恶自己。他总觉得自己会孤独  作者:理查德·罗珀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