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社会

点击 社会学 |作者:诺贝特·埃利亚斯(Norbert| 正版 | [收藏]

宫廷社会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本书以法国旧制度时期宫廷社会的人及其日常生活为研究对象,分析了宫廷生活在礼节、典仪、品味、服饰、习俗乃至谈吐方面的每个精心设计的细节,展现出宫廷社会中人的言谈举止与其他社会群体的明显差别,其居所内部结构与外表装饰都遵从严格的等级区别,不仅是消遣娱乐,还有他们的职业生活本身,都必须体现自己的等级,履行自己的社会义务和需求,因为这事关名誉,将决定自己是发达还是没落。作者以大量例子证明了这种宫廷生活形态是维持并控制贵族的一种手段,它不仅塑造贵族的人格,连国王都不能幸免;而且产生了文化、政治和历史的后果。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适读人群 :广大读者

◎通过礼仪、服饰、品味等细节分析宫廷社会对人的影响◎社会学和历史学在宫廷政治问题上的一次交会

内容简介

作者分析了宫廷生活在礼节、典仪、品味、服饰、习俗乃至谈吐方面的每个精心设计的细节,发现宫廷社会中人的言谈举止与其他社会群体有明显差别,其居所内部结构与外表装饰都遵从严格的等级区别,不仅是消遣娱乐,还有他们的职业生活本身,都必须体现自己的等级,履行自己的社会义务和需求,因为这事关名誉,将决定自己是发达还是没落。

作者简介

诺贝特•埃利亚斯(1897—1989),德裔英籍犹太社会学家,文化哲学家,出生于德国。1933年流亡法国,1935年流亡英国。1975年起定居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在那里逝世。主要著作《文明的进程》等,本书是作者的教授资格论文,出版后为其赢得了阿多诺奖,是作者的经典之作,也是社会学必读作品。

目录

一 引论:社会学和历史学

二 提出这个问题的导言

三 住宅结构作为社会结构的指针

四 关于宫廷—贵族政体相互交织的特征

五 礼节和礼仪:人的行为举止和思想意识作为其社会权力结构的功能

六 通过礼仪礼节和威望机会与国王产生密切联系

七 法兰西宫廷社会的形成和演变作为整个社会权力转移的功能

八 在宫廷化过程中贵族浪漫主义的社会渊源

九 论革命的社会发生

附录一 关于可能存在某种没有结构冲突的国家的观点

附录二 关于宫廷—贵族体制的财政总预算中财务官员的职位对理解宫廷—贵族体制经济伦理的贡献

 

编后记

译后记

 

 

精彩书摘

法兰西王政时期旧制度的宫廷贵族所居住的建筑,根据所有者的等级,相应地也根据建筑大小,称为“府邸”“官邸”或“宫殿”。《百科全书》中复制了这类官邸的基本轮廓,有关阐释和相应的词条,能否完全充实人们从这个基本轮廓的各个局部和区域空间的各种功能所获得的画面?其中有什么对于社会学是至关重要的吗?

人们看到自己面前的建筑物,其各部分围绕着一个巨大的长方形的庭院。庭院的一个纵侧面面向大街,有一条对外封闭的柱廊,柱廊中间有条宽阔的“门廊”,构成入口,同时也是豪华马车的通道。廊柱沿着左右两侧的建筑一直持续到中央建筑的另一个纵侧面,因此人们能够从入口一直走到这座中央建筑,不会淋雨,不湿鞋袜。这座中央建筑的后面和两侧围绕着巨大的御花园,建筑内设置了很多社交活动场所;紧贴着两侧建筑物的部分包含着各种“私人住宅”,住宅背面左右各有一个较小的花园,住宅这边通过一条大回廊与御花园隔开,那边则通过浴室和厕所与御花园隔开。最后,两翼比较接近大街的部分,设置了牲口厩圈、厨房、侍从仆役的住所和各种库房。它们在左右两面围绕着一个比较小的庭院,称为“侧院”,侧院通过建筑物的一部分与“私人住宅”窗前的各个小花园隔开。在这些小庭院内,会处理厨房的部分工作,来访宾客在其主人的大院里,在中央建筑的楼层里下榻之后,他们的马车就停放在厩圈之间,侍从仆役们就生活在小庭院内。

恰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这就是宫廷人士在他们的府邸里为自己创建的独特的城市住宅类型。虽然这是城市的房屋,但是在其结构上,人们还是能感受它与地主农庄的共同之处。(农村)地主庄院还是存在的,不过它的一切功能当中仅仅保留着升迁途径和体面交际应酬的功能。各种厩圈、库房、仆役住所还在那里,却和地主的房屋一起荒废,草木丛生,周围的自然环境中只剩下一些园子。

城市的府邸与农村地主庄院类型的这种关系具有象征性意义。的确,宫廷人士是城市居民,某种程度上他们身上有着城市生活的烙印。然而,他们与城市结合得不如有职业的市民那样牢固,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还拥有一处或几处地主庄院。在那里,他们一般还有姓氏,而且一般还得到他们收入的大部分,偶尔也会搬回那里住一阵子。

他们的社交内容总是相同的,但社交地点会有所变换。他们时而生活在巴黎,时而与国王一起到凡尔赛宫、马尔利宫或者国王诸多行宫中的某一处,时而又住回自己的城堡里,或者到某位朋友的庄园去做客。这种独特的情况,与他们的社会交际牢固地结合在一起,对他们来说这就是真正的家园,尽管地点比较容易变换,但至少不会改变他们的特性和他们房屋的特性。所有这一切表明与这个社会密切结合的东西,而不是某种与他们密切结合的东西,也许恰恰是各种错综复杂的东西被挤压成一个整体,表明某种在功能上与城市的结合。这一点,下面还会谈到。如果在农村建造这种房子,几乎不需要变成其他形态。房屋的所有者仅仅作为消费者被编织到城市的结构里,倘若撇开被编织到巴黎的宫廷社会不讲的话。这种消费在农村地区,如果有足够的仆役,几乎都能得到满足。无论如何,高度奢侈浪费的消费是在城市里。

 

不难理解,地点比较容易变来变去,与这些贵妇和领主能够支配大量的仆役息息相关。家政总管和宫廷总监握有对这些人手的支配权,从掌管财政收入、关照家政秩序和舒适度到监督其他人员乃至操持运输的马车夫和男仆。这种支配权构成这种特别有限的居住流动的前提,它让宫廷人士免于承担那些在经常出游的宫廷里的生活和宫廷社会里的生活给他们提出的任务,这些任务并非总是轻松的。

宫廷人士对这些支撑着他们的左膀右臂谈论不多。宫廷仆役生活在宫廷社会这出大戏的幕后;因此下文也很少会谈及他们。不过,在观察宫廷贵族生活在其中的房屋时,可以且必须首先看一下幕后的情况。

在观察围绕这两种侧院所扩展的生活和活动时,人们看到的是大量的人员,仆役的劳动绩效千差万别,无论是对于整个社会兴趣爱好的要求和培养,还是对于整个社会的家族文化,仆役劳动的分化具有十分典型的特征。家政总管在那里替主人和贵妇解决所有的事务。其中也有家政总管负责监视人员情况,比如,如果设宴招待宾客,登记出席人数。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人们发现那里不仅有一个大厨房,一个小的食物冷藏室,可以将一些易腐烂变质的肉食,尤其是家禽肉食,严密封存,而且还有一个配有炉灶和器具的厨房,由一个糕点师傅——也许与一般的厨师区别开来——监管,在那里准备制作、烹调诸如蜜饯、果酱、饼干和软点心之类的食品;旁边另有文火灶,用于制作饼干和糕点之类的烘干点心;紧挨着的是糕点师傅的工作房间,那里制作冰冻食品,恰如《百科全书》所说的那样,“在前面所提到的房间里,由于潮湿,其余的各种工作可能会被污染、弄脏”。还有一个常常关闭的房间,即“配餐间”,在配餐员监督下配餐。此外,他还监督铺餐桌,保管银质餐具。不过,这家的主人有时和他的朋友们也在这里用午餐。

人们简单地称之为“品尝食品”“提供食物”“做小点心”的东西,即与吃喝相关的一切,这样细致分化,在一个例子上搞清楚,从其他的观点看,并非完全无关紧要。因为在一个大领主的家里,用在这方面的只不过一两间房屋,而国王的家里却用整整一套房子,还有一个负责国王食物供应的领导管理部门,比如领导管理“水果库”,为宴席上准备各种各样的水果,领导管理“藏酒处”或“面包间”,负责保存、监督和分配酒类和面包,这是一个评价很高、薪俸很高的宫廷官职。因此,所有这一切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国王那里才有的东西,极少数情况下也能在领主那里见到。甚至也少不了有瑞士卫士。一边挨着入口,另一边靠近厩圈和工具房的一个小房间,是“瑞士卫队的住所”。不过,他们并非总是真正的瑞士人,个别的贵族把守卫家庭的任务委托给他们。人们往往认为,让男仆穿上瑞士人的制服就足矣。

 

恰如刚刚所描述的那样,用于这类家庭日常事务的房间和用于与此有关的仆役的工作场所的房间是经过精心安排的,让这些房间与居住的房间、社交的房间严格分开。同时,拥有一个广大的侍从仆役阶层的宫廷社会的结构,也直接表现在统治者的各种活动空间的结构上。入口处有一条道路,可以通往居住和社交的各种套房单元中的任何一个,或者有若干前厅。在家族男主人的卧室前,或者家族女主人的卧室前,或者守卫人员的卧室前,都能找到这种前堂,如同接待室一样,这个房间即前厅。恰恰是法兰西王政时期旧制度下的宫廷贵族社会的一种象征。在这里,穿制服的或者未穿制服的男仆和侍从时刻准备着,等待主人的指令。几乎没有什么能比主人对待这些仆役的态度更加富有特征,《百科全书》中的“前厅”词条,内容虽短,却几乎有一半描写主人对仆役的态度,或可作为一种注释:“因为第一个前厅‘总是为穿制服的男仆们’准备的,在这里很少使用壁炉。要是能站到锅炉前面,那会感到很满足,锅炉能使套房单元的其他所有部分免受寒冷空气的侵袭,从入口处到主人的各个房间的门总是打开着,这无疑会招来寒气。”

人们不可忘记,如果读到这种看法:贵族的核心团队、18世纪的(上流社会)“大世界”感觉到,在某种特定意义上(不受等级差别的损害),人人“平等”的观念根本不陌生。《百科全书》的内容非常接近这类想法,它在“仆役”一词里强调,法兰西不再有奴隶,各种仆役不可被视为奴隶,而必须视为“自由的人”。

此外,《百科全书》甚至还为这种现存的法律规定进行辩护,称“家贼盗窃判处死刑”。换言之,它辩护的东西是有道理的:在贵族领主看来,它除了为一切理性的道理辩护外,还不言而喻地相信后续的各种社会阶层的不平等现象。它不必对薄待仆役人员表态,也能就对于仆役人员的信赖表达看法。然而,无法消除的距离感在这些领主和贵妇的身上已经根深蒂固,就他们而言,一支或大或小的军队充斥着他们的家庭,这支大军经常无处不在,扎根于宫廷人士的生活。这种情况以我们今天的角度来衡量,会赋予其另一种不同的形态和气氛,即他们会感到在与一种陌生人打交道,即与“普通老百姓”打交道。《百科全书》也有“普通老百姓”一词。在每间主人房间的前面规定至少有一个前厅,也就是说,房屋空间的这种布局,就是常见的地域空间接近和常见的社会距离的这种同时性的表现,在一个层面上的密切接触和在另一个层面上的最严格的距离的这种同时性的表现。

这种独特的关系在社会等级金字塔的另一个层级上,也在国王的房子里重新出现,当然,在某种特定的还能更加详细描绘的方式上有所变化。在这里,大封建领主和“领主夫人”作为前一个阶层上的统治者,把低下的人指派到前厅里听候他们的召唤;现在反过来,他们作为被指派到前厅里的仆人,在那里等着他们的主子即国王的召唤。

 

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贵族府邸两翼中的每一翼,直接紧挨着“侧院”两翼的部分建筑,是一系列“私人住宅”,一边是房屋男主人的住宅,另一边是女主人的住宅。一套在大庭院的左边,另一套在大庭院的右边。两套住宅的结构几乎完全相同;(男主人的)卧室和(女主人的)卧室正好相对。不过,它们之间隔着这个庭院的宽度。居住者不能通过窗户对视;窗户面向两边,正如《百科全书》所指出的那样,是为了避免经常来来往往的车辆的嘈杂声;后面则朝向花园。他们的卧室边上各挨着一间属于他们自己的单窗户小房间,去洗手间时或者洗手之后,可以在此接待客人。紧挨着自己的房间,二者分别有一间自己的接待室,而且不言而喻,他们分别有自己的更衣室。

在这个社会里,关于这种家庭男女主人的地位,几乎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比通过指出他们住宅的这种均衡却完全分开的布局更能简要阐明其特征了。在这里,遇到婚姻和家庭的形式,在家庭的各种社会学理论里这种形式也许值得更加深入地观察。

“她如何与她的丈夫一起生活?”新来的男仆问女主人的女仆。

“噢,目前生活得很好,”她答道,“他有点儿拘谨,书呆子气,但是他极好虚荣,有野心;她有很多朋友;他们俩参加不同的社交活动,也很少见面,他们一起生活很正派、体面。”

当然,这是个案:这个社会并非每个男人都拘谨,都书呆子气,并非所有的夫人都有很多异性朋友。不过在这里,同时也可以看到某种对于这个社会十分典型的东西。这个社会活动空间很广,因此丈夫和妻子会有不同的社交圈。个人生活的活动空间是由此起步的,但肯定不限于此,对于已婚者来说,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空间,与一个活动空间比较狭隘的社会的情况是不同的。

另一方面,礼仪规矩、风俗习惯和体面的交际应酬义务要求夫妻之间有某些特定的接触,社会所要求的最低限度的接触,某些地方构成了对夫妻双方个人生活的限制。封建领主大贵族要求他的妻子必须做到的事是明显可见的,比如,上面那位女仆谈到的领主先生,中午到了他妻子的住处,后者还在睡觉,他会让女仆告诉她这番话:“请您告诉她,我们有8天要去吊唁戴索德夫人,让她去看望我母亲,我母亲病了。我要去凡尔赛宫,明天或者后天就回来。”

对社会承担义务——看望有病的婆婆也属于这种义务,广义上是为维系“家族”的名望和荣誉。如果说个人之间的其他共性已经消失,它却作为共同的东西保留了下来,而且即便缺乏让夫妻双方的任何一方去利用其自由空间的意向,它还是保留了下来。

在资产阶级的职业社会里,丈夫和妻子之间公开合法的关系表现在“家庭”的组成形式和概念里。在法兰西王政时期旧制度的高级贵族社会里,它表现在“家族”的概念里。为了能够使国王家族的姓氏世世代代地延续一致,人们谈论“法兰西家族”,所有封建领主高级贵族也谈论他的“家族”。在法兰西王政时期的习惯用语里,“家庭”的概念或多或少局限于高等市民阶层,而“家族”的概念则局限在国王和高级贵族上。《百科全书》着重指出了不同阶层的习惯用语上的这种区别,不难理解,其中怀着强烈的谴责情绪。而且,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这里不仅涉及一种“谈话的方式方法”问题,而且在这种习惯用语的背后还有一种现实,即高等贵族和高等市民在社会方面合法的宗族关系的结构和形态。

其中的相互关联,在此不能详尽深入地阐明。人们不得不满足于指出,宫廷—贵族的联姻实际上并不适合资产阶级社会人们一般所称的家庭生活,实际上这个圈子里的联姻,至关重要的首先是与男子的等级相匹配,要尽可能扩大他的威望和各种关系,为“家族”扬名,使之继续飞黄腾达;作为整个家族的代表去结婚的,要拥有家族的等级和名声,至少保持结婚者的家族的等级和名声。也就是说,必须在这种相互关联上来理解家族的丈夫和妻子的关系,理解宫廷的封建领主和他妻子的关系。社会所监督的事,首先是这(对夫妻)两个人作为他们家族的代表的对外关系;此外,他们相爱与否,彼此忠诚与否,相互接触是否频繁,只能在他们承担的共同代表的责任的许可下才可为之。在这方面,社会监督是若有若无的、脆弱的。上面所描述的王侯贵族的私人住宅的布局,在某种程度上极好地解决了居住的需求,这类需求与这种宫廷类型的婚姻——几乎不能运用资产阶级的“家庭”的概念——是相适应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宫廷社会 本书以法国旧制度时期宫廷社会的人及其日常生活为研究对象,分析了宫廷生活在礼节、典仪  作者:诺贝特·埃利亚斯(Norbert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