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在一起多久

点击 现代小说 |作者:唐七公子,浅白色| 正版 |

还能在一起多久
豆瓣评分:★★★★☆ [收藏]

唐七公子说“如今我依然经常梦到她,总是一贯慈祥的模样,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笑眯眯地看着我”;浅白色说“有我爸妈还需要看什么情景剧”;王臣说“人心柔软,注定一世将为感情所累”;青衫落拓说“没有什么回得去了,曾经的情感,过去的时光”……

九名作者,九个温馨的共处与任性的离别,九篇写给亲人的最深沉的爱与愧疚:无论还能在一起多久,现在,请允许我们说一声,谢谢,对不起……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为公版书籍,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阅读平台! 注册用户:每天均可免费下载1本书籍。 VIP用户:每天可下载3本。可下载VIP精品书籍。 加书友QQ群:650923332 ,送3天VIP会员!!!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还能在一起多久》看点: 

  1、畅销书作者唐七公子、浅白色、王臣领衔撰写,青衫落拓、自由极光、云狐不喜等畅销书作者共同执笔; 

  2、一本由同龄人撰写,写同龄人的亲情故事,泪点与笑点并存,温馨与离别碰撞,直抵人内心深处; 

  3、一本写给亲人的最深沉的爱与愧疚:在我们印象中,亲人仿佛无时无刻不陪伴在我们身边,他们仿佛永远会坚守在自己身后。但等我们长大成人后,真正能和亲人在一起的时间到底还有多久?


 

海报:


 

内容简介

  唐七公子说“如今我依然经常梦到她,总是一贯慈祥的模样,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笑眯眯地看着我”;浅白色说“有我爸妈还需要看什么情景剧”;王臣说“人心柔软,注定一世将为感情所累”;青衫落拓说“没有什么回得去了,曾经的情感,过去的时光”…… 
  九名作者,九个温馨的共处与任性的离别,九篇写给亲人的最深沉的爱与愧疚:无论还能在一起多久,现在,请允许我们说一声,谢谢,对不起……

作者简介

  唐七公子,85后,当下最热门的言情作家,单行本行销十万册以上。 
  代表作:《三生三世枕上书》《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华胥引》


  青衫落拓,AB型魔羯座。白天上班,晚上码字消遣,写小言情,无大追求。 
  代表作:《谁在时间的彼岸》


  自由极光,作家,编剧 
  代表作:《我曾爱过你,想起就心酸》《我也会爱上别人的》


  凌草夏,一个非常懒惰的写作者,一个不怎么勤奋的编辑。 
  部分短篇散见于各大杂志及图书合集。


  浅白色,非典型水瓶,靠谱宅女。曾任职媒体,现在是自由人。 
  已出版长篇小说:《始终不聪明》《我们在互相辨认中老去》


  王臣,被誉为“最具汉语文字美感”的作家。其作品曾先后被《亚洲周刊》《城市画报》报道。 
  代表作:《喜欢你是寂静的:林徽因传》《孤独是心的猎手》


  云狐不喜,作家。喜游荡,喜肉食,爱美男。旅行途中收获小说二三。 
  代表作:《永劫之花》


  一夏,80后, 警校毕业的法律工作者,即将上市《沉罪室》系列。


  乔伽,写手。策划人。做过各类工作,走过大多城市,一路寻找,一路丢弃,为了遇见新的自己。

目录
PART 1 念想
她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至少我们还有彼此
我们始终没有讲再见
家家
PART 2 珍惜
不科学家庭的二三事
唯有你们值得讲述
酒·乐·花
我已不能原谅过去时间我曾侍奉
等待
媒体评论
  一直想买这本书,感受深沉的感情。 
  ——京东用户评论 

  是我很喜欢的作家写的书,所以一到手就喜欢得不行。内容真的看得我想要落泪,内附插画,带着一点童真,很有趣。 
  ——京东用户评论 

  已经很久没有读过如此温暖的文字,有股清澈透净的力量涌入心田,质朴无华,而又掷地有声。像冬日里的一杯温开水,从口腔里慢慢滑入食道,落定在胃里,暖胃暖心,流淌过的地方都能感受到融融的暖意,虽不强烈,却足够深刻。 
  亲情,也是如此。如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奇,一样不可或缺,一样暖胃暖心。也同样,让你容易忽略。只等渴了的时候,才想起一旁的它。不过,开水会冷,亲情从不会冷却,你始终都来得及去爱你的亲人。 
  还能在一起多久呢? 
  那便爱多久吧。 
  闲暇之余,拿起这样一本书,浅土黄色的封面有着厚重的手感,内页精致,偶尔的插画是十分简易的风格,倒有了三分几米的味道,令人不自觉的会心一笑。九个作者,九个故事,无论是精心描绘的场景,抑或平淡无奇的叙事,都细细道出对亲人那割舍不断的爱意,正如扉页所写——写给亲人的最深沉的爱与愧疚。 
  我嬉笑于唐七公子的曾祖母,用一连串可爱的谎言骗得唐七养假山、救蚂蚁,忍俊不禁,不同于她以往文字的唯美煽情,而是用颇为平实的语言娓娓道来,如老朋友唠家常。我感伤于青衫落拓的“公墓记”,不经世事的孩子到而立的年纪,死亡的概念在脑海中愈加清晰,经过外婆、外公、小舅舅的离世,经过杂乱无序到格式统一的墓地,人生的某一处缺口悄然扩大。我沉醉于王臣对父亲母亲的细致描写,这位被誉为“最具汉语文字美感”的作家带领我们进入一个绝美的文字世界,以散文之笔触唤起对亲人久违的、浓厚的、深沉的爱意…… 
  也许城市的喧嚣遮盖了太多内心的声音,很少见的清澈蓝天,很常见的汽车尾气,总有地方在盖新楼,总有商铺换了门面,不知不觉中,我们都忙碌于挣扎在生存的缝隙,忘了生活的真谛。于我而言,有着“留守儿童”经历的童年,让我倍加珍惜如今与父母朝夕相对的时间,而几年后,我也将组建自己的家庭,脱离他们的生活,虽不至于隔着千山万水,但隔着一堵墙的距离,总会让彼此心灵的温度,低了几分。 
  还记得吗?孩童时期黏着父母讲童话故事,好像有个什么都懂的神仙爸妈,总能解答我们的“十万个为什么”;少年时期初入学堂,吵架打闹开小差,于是开家长会时爸爸的脸面都快钻进桌肚里;青春时期叛逆任性,学业的压力转变为对父母的大声呵斥,妈妈的眼眶红了多少次……后来我们成年了,越来越没有时间陪伴他们,曾经的撒娇调皮成了敷衍了事的对话,过后虽也觉得愧疚,却总在下一次,仍旧不轻不重的伤了亲人的心。 
  转念一想,我们还能在一起多久呢?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如果把在一起的时间结结实实的算起来的话,也不过六个月光景罢!我们浪费了多少时间在无谓的事情上,以致对与亲人相处的时间计算的如此精确,从不肯多停留一些时日。殊不知岁月正将一条条皱纹刻于他们的眉头眼尾,每多一条,便老一分,刻完了,也就化作尘土云烟归去。想到这里,心底蔓延出悔恨的味道,丝丝缕缕的酸涩交织一起,织成了一张网,网住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愁思。 
  还好,还好,亲情从来都不会太晚,亲人是世界上唯一的永远等待你的人。这真是件叫人幸福的事情。我们还能在一起多久,那便爱多久吧,我们缺席的那一段长度,会在此后的日子里用加倍的厚度来弥补。爱人这件事,从来都不算太晚。 
  也许,只需要一个闲适的午后,躺在阳台的藤椅上,感受阳光的抚摸,桌子上摆的是白开水,一边翻开这本《还能在一起多久》,一边抿一口水,温热的开水与温情的文字共同灌入你的身体和心灵,顿觉浑身轻松,豁然开朗。 
  这些缓慢映入眼帘的字句,正一点一滴的敲打心房,将尘封的美好记忆唤醒,那些与亲人亲密无间的年月,正逐渐苏醒过来,站在你身后,轻拍你的肩,“嘿,这些年过得还好吗?我永远都在身边,即使你一直忽略了我。” 
  文字的暖心力量,从来都是这么强大。让你一个转身,便找到了内心怀念已久却不小心忘却的东西。 
  ——亲情。嘿!别再让他们等了。 
  ——豆瓣网友评论
精彩书摘
  85后,当下最热门的言情作家,单行本行销十万册以上。代表作:《三生三世枕上书》《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华胥引》
  作者简介:
  她临终时,我终究没来得及赶上再见她一面。涕泪床前时,母亲说,好在她走时没有遭受太多。我们希望她能够去到那个她坚信存在的极乐世界。
  如今我依然经常梦到她,总是一贯慈祥的模样,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希望她能永远这样看着我。
  从小到大,我的学习成绩都算不错,这让我父母截至我写这篇稿子为止,一直误以为我挺聪明来着,并且从不干傻事。这是他们的一个美好愿景,因为其实小时候我干过不少傻事,只是不说出来让他们晓得,况且那时候根本不晓得自己干的是傻事,之所以没有表现出我的傻劲儿来,多亏了曾祖母提醒。
  长大后我仍然经常干傻事,但这时候就懂得分辨这件事情傻还是不傻,以及傻的程度了,当然更不会主动说给父母晓得。说到底,我不想颠覆他们对我的美好假设,怕他们承受不住我其实不聪明的打击,这也是一种孝顺。
  有人说,不犯傻的人没有青春;又有人说,常犯傻的人靠不住。这让绝大多数的朋友感到十分矛盾并且纠结,因为谁也不想承认自己没有青春,同时,谁也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靠不住。每当这种时候,我就非常感谢我的曾祖母。在她的帮助下,我在童年干了起码一箩筐傻事,这证明我有非常丰富的青春,同时,她将我每一次的犯傻经历都完美地进行了掩饰,又让大多数人觉得我聪明且靠得住。
  民间故事总要从有一次开始,曾祖母教我如何犯傻的故事细究其类属,因为在人民内部发生,我觉得要划分在民间故事中。
  那一次究竟是在何年何月甚至在何地已无从可考,印象是我的年纪不超过五岁,和曾祖母并排站在一座假山跟前,展开了一场具有自然科学启蒙教育意义的对话。我应该是用自己有限的语言对这座漂亮而巨大的假山进行了赞美,然后曾祖母叹息着说:“一座假山,要从小假山苗子长成这么大一座,起码要给它浇水浇个六七年吧。”我当时充满了震惊,难以置信地问:“这种假山,都是浇水浇大的?”曾祖母意味深长地笑了:“不,有些是天然的,有些是工匠凿的,还有一种特别稀有的,长到一定的年纪,就会生下小假山苗子,可以养成大假山。我过几天托人买个苗子给你养养看。”
  没几天,曾祖母果然送给我一座小假山,让我养在一个比汤盆略大的小浅钵里。她告诉我,别人问起这件事时切记不要告诉他们,因为假山苗子能长成大假山这事没多少人知道,若他们非问我为什么把这个摆在桌子上,就说觉得它好看。
  要知道我小时候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极虔诚地接过这件礼物,并且由衷地感激曾祖母将她送给我。此后,我的人生中有三四年时间都在发愁,小假山长大了,我该把它安放在什么地方呢。这是我童年时很重要的一大忧虑。
  前一阵清明时,回家为曾祖母扫墓,我问母亲还记不记得我小时候很宝贝一盆假山。母亲说是,那时候你可喜欢它,放在窗台上,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它,我们都奇怪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今天也看明天也看,不都长一个样吗?我心中长叹,你们自然不会明白,我每天看它一遍,是为了观察它和昨天相比有没有长得更大一点。当然,我一辈子都不打算告诉他们。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还能在一起多久 唐七公子说“如今我依然经常梦到她,总是一贯慈祥的模样,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笑眯眯地  作者:唐七公子,浅白色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