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地自传

点击 领袖首脑 |作者:(印)莫·卡·甘地| 正版 | [收藏]

甘地自传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

1869年,甘地出生于印度南部一个吠舍种姓家庭,十三岁便结婚。受殖民环境的影响,他远赴英国伦敦大学留学,取得律师从业资格的第二天便乘船回国。1893年,甘地有机会前往南非从事律师工作。南非之行的最大收获是目睹了印度侨民艰难的生存境况,于是他积极领导当地印度侨民摆脱种族歧视,通过非暴力抵抗运动争取公民权利。1915年,甘地返回印度,同时也将“非暴力抵抗运动”的斗争方式带回祖国。带领印度人民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过程中,甘地又提出“不合作”理念。最终,他设计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为实现民族独立,争取公民权利探寻出崭新的路径,开启了社会发展的新篇章。

甘地在本书中详尽地回忆了自己的经历,尤其是他的精神历程,故副标题为“我追求真理的历程”。他不怒而威,将饱经忧患、历尽坎坷、不断追求真理的一生以一种平和、谦逊的态度呈现出来。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下载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目前市面上《甘地自传》有多个版本,但本版《甘地自传》显然更具有优秀特点:

  1.是真正的全译本

  2.译者是复旦大学历史系印度史专业科班出身

  3.纠正了其他译本的差错

  4.译笔流畅,杜绝了翻译腔

  甘地的思想背景和中国摆脱殖民统治的思想背景迥然有异,甘地的跌宕人生,是运用“妥协”思想的例证,是了解并理解他“非暴力”思想缘起与发展的第一手资料,具有极大的借鉴意义。此书中译本众多,启蒙编译所重译此书,希望为读者提供一个更具权威性的译本。

内容简介

  1869年,甘地出生于印度南部一个吠舍种姓家庭,十三岁便结婚。受殖民环境的影响,他远赴英国伦敦大学留学,取得律师从业资格的第二天便乘船回国。1893年,甘地有机会前往南非从事律师工作。南非之行的最大收获是目睹了印度侨民艰难的生存境况,于是他积极领导当地印度侨民摆脱种族歧视,通过非暴力抵抗运动争取公民权利。1915年,甘地返回印度,同时也将“非暴力抵抗运动”的斗争方式带回祖国。带领印度人民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过程中,甘地又提出“不合作”理念。最终,他设计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为实现民族独立,争取公民权利探寻出崭新的路径,开启了社会发展的新篇章。
  甘地在本书中详尽地回忆了自己的经历,尤其是他的精神历程,故副标题为“我追求真理的历程”。他不怒而威,将饱经忧患、历尽坎坷、不断追求真理的一生以一种平和、谦逊的态度呈现出来。

作者简介

  莫·卡·甘地(1869—1948),甘地出生于印度西部港口城市博尔本德尔。他一生致力于印度民族解放,是印度民族主义运动和国大党领袖,被尊称为“圣雄”。他带领印度人民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取得了国家独立。他身体力行的“非暴力”哲学,在全世界产生了深远影响。

精彩书评

  ★我认为甘地的观点是我们这个时代所有政治家中最高明的。我们应该朝着他的精神所指引的方向努力:不是通过暴力达到我们的目的,而是不同你认为邪恶的势力结盟。
  ——爱因斯坦

  ★全人类良心的代言人。是他,使谦逊与真理的力量超过了强权的力量。
  ——美国前国务卿马歇尔

  ★照耀在这个国土上的光辉非同寻常,千年之后,它仍将耀眼夺目。世人将看到这灿烂辉煌,它将为所有人带来慰藉。它代表生命和永恒的真理,为我们指引正确的道路,免入歧途,带领我们的古老国家走向自由。
  ——印度独立后首任总理尼赫鲁
 

目录

绪言
第1章 家世
第2章 童年
第3章 童婚
第4章 初为人夫
第5章 中学时光
第6章 一场悲剧(上)
第7章 一场悲剧(下)
第8章 偷窃与赎罪
第9章 父亲的过世与我的双重羞愧
第10章 宗教一瞥
第11章 准备赴英
第12章 被逐出种姓
第13章 抵达伦敦
第14章 我的选择
第15章 扮演英国绅士
第16章 改变
第17章 饮食试验
第18章 以羞怯为盾
第19章 谎言之蚀
第20章 了解各种宗教第21章 罗摩给无助者以帮助,给弱者以力量
第22章 纳拉扬o亨昌德罗
第23章 世博会
第24章 取得了律师资格证,然后呢?
第25章 我的无助
第26章 赖昌德巴伊
第27章 我该如何开始生活
第28章 受理第一宗案子
第29章 第一波冲击
第30章 准备赴南非
第31章 抵达纳塔尔
第32章 若干经历
第33章 前往比勒陀利亚途中
第34章 更多艰辛
第35章 抵达比勒陀利亚的第一天
第36章 与基督徒接触
第37章 寻求与印度人接触
第38章 做"苦力"是怎么回事
第39章 为官司做准备
第40章 内心的宗教躁动
第41章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第42章 定居纳塔尔
第43章 纳塔尔印度侨民代表大会
第44章 种族歧视
第45章 巴拉颂达朗
第46章 三英镑的人头税
第47章 比较研究各种宗教
第48章 持家
第49章 归国
第50章 回到印度
第51章 两种激情
第52章 孟买会议
第53章 浦那和马德拉斯
第54章 速归
第55章 暴风雨的声音
第56章 风暴
第57章 考验
第58章 暴风雨后的宁静
第59章 儿童教育
第60章 服务精神
第61章 禁欲(上)
第62章 禁欲(下)
第63章 简单的生活
第64章 布尔战争
第65章 卫生改革与饥荒救济
第66章 返回印度
第67章 重归印度
第68章 文员与听差
第69章 在国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
第70章 寇松勋爵的招待会
第71章 和戈克利相处的那一个月(上)
第72章 和戈克利相处的那一个月(中)
第73章 和戈克利相处的那一个月(下)
第74章 在贝拿勒斯
第75章 定居孟买
第76章 信仰受到考验
第77章 重返南非
第78章 爱的努力付诸东流?
第79章 来自亚洲的专制者
第80章 忍气吞声
第81章 鼓舞人心的奉献精神
第82章 反省的结果
第83章 对素食主义的奉献
第84章 体验水土疗法
第85章 一个警告
第86章 同权力的斗争
第87章 一次神圣的回忆与忏悔
第88章 与欧洲人密切往来(上)
第89章 与欧洲人密切往来(下)
第90章 《印度舆论》
第91章 苦力定居点还是苦力隔离区?
第92章 黑死病(上)
第93章 黑死病(下)
第94章 火烧侨民定居点
第95章 一本书的魔力
第96章 菲尼克斯办事中心
第97章 第一个晚上
第98章 波拉克放手一搏
第99章 上帝所庇佑的人
第100章 家事一瞥
第101章 祖鲁人"叛乱"
第102章 心的探寻
第103章 非暴力抵抗运动的开启
第104章 更多饮食试验
第105章 加斯杜白的勇气
第106章 家里的非暴力抵抗
第107章 致力于自制
第108章 禁食
第109章 当校长
第110章 文字训练
第111章 精神训练
第112章 良莠不齐
第113章 以禁食作为苦行赎罪
第114章 去见戈克利
第115章 我在战争中的角色
第116章 精神上的困境
第117章 小型非暴力抵抗运动
第118章 戈克利的慈爱第119章 治疗胸膜炎
第120章 归国途中
第121章 对律师从业经历的一些回忆
第122章 狡诈行为?
第123章 案件当事人成为同事
第124章 一位委托人如何得救
第125章 第一次体验
第126章 和戈克利在浦那
第127章 这是个威胁吗?第128章 圣提尼克坦
……
 

精彩书摘

  第1章 家世
  甘地家族属于巴尼亚种姓,最初好像是杂货商。不过,从我祖父起的连续三代都曾出任卡提阿瓦②几个邦的首相。我的祖父乌塔玛昌德·甘地,别名奥塔·甘地,一定是位很有原则的人。他曾是博尔本德尔的帝万③,但政府的阴谋迫使他离开那里前往居那加德寻求庇护。在居那加德时,祖父用左手向当地的纳华伯④致敬,有人注意到了这一明显的无礼举动,要求他对此予以解释,祖父答道:“我早已用右手发誓效忠博尔本德尔。”
  奥塔·甘地因丧妻而续弦。前妻为他生育了四个儿子,第二任妻子也为他诞下了两个儿子。小时候,我不曾感受出或说不知道奥塔·甘地的这些儿子并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六兄弟中排行第五的叫卡拉姆昌德·甘地,别名卡巴·甘地,第六个儿子叫杜尔西达斯·甘地,这两兄弟先后担任过博尔本德尔的首相。卡巴·甘地就是我的父亲,他曾是拉贾斯坦法院的法官。尽管现在该法院已经被撤销了,但在当时,它是一个颇具影响力的机构,负责处理首领与部族成员间的纠纷。父亲一度任拉杰科德的首相,稍后又出任过樊康纳的首相,去世前他已可以从拉贾斯坦邦领取养老金了。
  卡巴·甘地前前后后共有四段婚姻,每次续弦都是因为前妻去世。前两位妻子各自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最后一任妻子普特丽白则为他诞下了一女三男,我便是其中那个最小的儿子。
  父亲卡巴·甘地诚实、勇敢、慷慨大方,深受部族成员的爱戴,就是脾气有些急躁。在某种意义上,他很可能是个纵情肉欲的人,才四十出头,他就已经开始了第四段婚姻。但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外,他为人清廉,赢得了严格公正的好名声。他对邦政府忠心耿耿,这是众所周知的。有一回,一位政治代理人助理出言侮辱父亲的首领拉杰科德王公撒科热·萨希布,他勇敢地站出来予以驳斥。助理因此动怒并要求父亲道歉,但他拒绝道歉且因此被拘押了数小时。待这位助理意识到他是如此坚决,最终只好下令释放他。
  我父亲从来没有任何积聚财富的野心,因而并没有为我们留下多少财产。
  他没有接受过教育,但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充其量,别人只会认为他读到了古吉拉特语标准的第五条,而且他不懂历史与地理,但丰富的经验能帮助他处理好极为复杂的问题,而且能有效管理成百上千的人,可谓左右逢源,屡占上风。虽然没有受过多少宗教方面的训练,但父亲很有宗教涵养,而这是很多印度人需要频繁地进出神庙、听宗教讲道才能培养起来的。在一位与我们家关系要好且很有学问的婆罗门朋友提议下,他晚年开始阅读《薄伽梵歌》,每日做祷告时都会反复地朗诵某些诗篇。
  母亲的圣洁给我留下了最深的印象。她非常虔诚,如若未做祷告她绝不进食,前往毗湿奴寺派供奉的庙宇哈维立是她每日的例行事宜,而且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从来没有错过查土摩①禁食期,这期间她会许下最不易奉行的誓言且毫无畏惧地予以信守,生病也不能作为食言的借口。我记得有一次她在履行昌德罗衍那誓言时突然病倒了,但她依然坚持践行誓言。对母亲而言,持续斋戒两三天不成问题。在查土摩期间,她习惯于每日只吃一顿饭,但对此还感到不满意。有一次,她竟然每隔两天就禁食一天,还有一回,她许下誓言不见太阳便不进食。在那些天里,我们这些孩子就会静静地伫立着,仰望天空,等着太阳出来,以便第一时间告诉母亲。所有人都知道,在雨季正酣时,太阳是不会轻易露面的。我记得有时太阳突然出现了,我们赶紧冲去告诉母亲,于是她跑着去,想亲自看一眼,可等到她出来时,捉摸不定的太阳又隐没了,剥夺了她进食的权利。但母亲会愉快地说:“没关系,神不希望我今天吃饭。”然后又折回去继续做家务。
  我母亲有着丰富的知识。国家大事她都很熟悉,就连宫廷里的贵夫人们也很赏识她的才智。小时候我有幸能经常陪伴在她左右,至今我还记得她同王公撒科热·萨海布的寡母进行的生动谈话。
  我于1869年10月2日出生在博尔本德尔,也就是苏达玛普。我在那里度过了童年,也是在那儿开始上学的,费了好大劲儿我才背会了乘法口诀表。关于那段时光,除了记得和伙伴们一起给老师取各种绰号外,我什么都忘了,这也充分证明了我智力之愚钝以及记忆力之差劲。
  ……
 

前言/序言

  绪言
  四五年前,由于我几个最亲近的同事的建议,我答应了写一部自传。我已经着手写作,但第一页还没写完,孟买的暴动发生了,于是这工作便停顿下来。接着便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导致我被囚于耶罗弗达狱中。捷朗达斯先生当时和我同狱,他要我把别的事情搁下,继续写完我的自传。我回答他说,我已为自己订好了一个学习计划,除非完成这个计划,我不打算再做别的事情。其实,如果在耶罗弗达狱中服满刑期,我真的可以写完自传,因为我获释后,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写完。这时史华密阿南德又提出这个建议,而我也已经完成了《南非非暴力抵抗运动史》,我便准备为《新生活》写我的自传。史华密要我单独写一本书出版,可是我没工夫。我只能一周写一章,每周我总得给《新生活》写点东西,那么写自传不是很好吗?史华密同意这个办法,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干起来。
  然而有一个敬畏上帝的朋友,在我沉默的日子向我表示他的怀疑。他说:“您怎么这样冒失,写自传是西洋人的特殊爱好。除了那些受了西洋人影响的人,我不知道东方有谁写过自传。而且您想写什么?要是明天您否定了今天自以为有原则的东西,如果将来您改变了今天的计划,那些根据您的言论和行为而行事的人不是要犯错误了吗?您难道不觉得不写自传这样的东西,至少现在不写,不是更好一些吗?”
  这种说法对我有些影响。不过我的用意倒不在于写一部真正的自传。我只是想把自己追求真理的经历讲出来,因为我没有别的,只有这种经历,这个故事采取自传的形式倒是真的。然而只要这个故事的每一页所说的都是我的经历,采取什么形式,我倒不在乎。我相信,或者至少这种信念使我得意,就是把所有和经历相关的部分写出来,对读者不会是没有益处的。我在政治方面的经历不但印度都知道了,“文明的”世界也多少知道一些了。这些经历对我倒没有多大价值,因此它们为我所挣得的“圣雄”的尊荣,价值就更小了。这个称号常常使我感到痛苦,而且我不记得有什么时候,它曾使我得意过。然而我当然愿意把我在精神上的体验说出来,这些只有我自己知道,而且我在政治方面所具有的那种力量无不得自于此。如果这些体验真正是属于精神上的,那就没什么值得自吹自擂的了。它们只能让我更加谦虚。我越是回顾过去,就越发觉得自己不行。我想达到的——三十年来我所致力和争取达到的——就是自我实现,面对面看着上帝,达到“莫克萨”。我为此目的而生,为此目的而行,孜孜以求其实现。凡是我所说的和所写的,以及我在政治方面的一切冒险,无一而不导向这同一目的;但是因为我一直相信,对一个人可能的事,对所有人也是可能的,所以我的实验并不是关起门来而是公开进行的,我并不认为这个事实削弱了它们的精神价值。有些事是只有一个人和他的造物主才知道的。这些当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所要说的经历不属于这类,不过它们是精神上的,或者不如说是道德上的,因为宗教的本质就是道德。
  只有那些属于宗教的、大人小孩都能理解的事情,才包括在这个故事里面。只要我能够以一种平和谦虚的精神来讲,其他很多人会找到他们进军的食粮。我还不敢说这些经历已尽善尽美。我敢于宣称的只是像一个科学工作者那样,他虽然以极端的准确、远见和细致进行实验,却从来不敢宣称他的结论就是最终的,而对它们采取一种虚心的态度。我经历过深刻的自我反省,一再探求自己,并且检查和分析每一种心理状态。然而我还远远不敢宣称我的结论就是最后的,无误的。只有一样我敢于宣称,这也就是我所说的这一点。对我来说,它们是绝对正确的,而且似乎暂时是最后的。因为如果不然,我就不能根据它们采取行动,而我采取的每个步骤都是根据它们加以接受或拒绝,从而据以行事。而且只要我的行动使我的理性和良心感到满足,那我就必须坚决地按照我原来的结论行事。
  如果我只是讨论一些学院式的原理,当然不该写自传。然而我的目的是说明这些原理的各种实践上的应用。我给我打算写的这些篇章起一个题目《我追求真理的历程》。这当然包括非暴力、独身生活和其他一些被认为与真理不同的行为的原则。然而对我来说,真理便是至高无上的原则,它包括无数其他的原则。这个真理不单指言论的真实,也指思想的真实,不只是我们所理解的相对真理,而是绝对的真理,永恒的原理,即上帝。关于上帝,有无数定义,因为他的表现是多方面的。这些表现令我惊奇和敬畏,有段时间还令我惶恐。然而我只把上帝当作真理来崇拜。我还没有找到他,但我正在追求他。我为了达到这个愿望,宁肯牺牲最珍贵的东西。即使所要求的牺牲是我的生命,我希望能够把它贡献出来。然而只要我还不能实现这个绝对真理,我就得坚持自己理解的相对真理。那个相对真理同时还必须是我的光辉、护身符和防护物,虽然这条道路象刀刃那么径直,狭窄而锐利,对我来说,它却是最便捷而轻易的。就连我犯的喜马拉雅山似的大错误,似乎也很渺小,因为我已严于此道。这条道路已使我免于悲愁,而我已按照自己的灯光前行。我在前进过程中常常隐约看见绝对真理,即上帝的一点光辉,而且只有他是真实的,其他一切都是不真实的信念,天天都在我心里成长。让那些愿意的人了解一下这种信念是怎样在我心里滋长的,如果可以,让他们分享我的实验,分享我的信念。更进一步的信念一直在我心中成长:凡对我可能的事,对一个小孩也是可能的,而且我有充分的理由这样说。追求真理的工具既简单也困难。对于一个高傲的人,它们似乎是完全不可能的,而对一个无辜的孩童,却完全是可能的。追求真理的人应当比尘土还要谦虚。世界可以把尘土踏在脚下,但追求真理的人必须谦虚到为尘土所践踏。只有这样,也只有到那时,他才能一瞥真理。至富和妙友之间的对话极其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也充分地证明了这个问题。
  如果我在这几页所写的让读者感到骄傲,那么他就应当肯定我所追求的一定有什么错误,而我所瞥见的不过是海市蜃楼罢了。让成千上万像我这样的人毁灭吧,让真理盛行。千万不要让象我这样以毫厘之差判断错误的生命来降低真理的标准。
  我希望且恳求不要有人把以下几章所发表的意见当成权威。这里所谈的一些体验可以当作一种图解,人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所好和能力参照它来进行试验。我相信,假如只限于这个范围,这些图解就是确实有帮助的,因为我既不打算掩饰也不打算少说任何应当说的丑事。我希望把自己所有的错误都告诉读者。我的目的是要描写自己在非暴力抵抗的中的经历,而不是要说自己的为人有多好。对自己的判断,我将尽可能做到严格而真切,因为我要别人也这样。根据这个标准来衡量自己,我必须同首陀罗齐声高呼:
  哪里有一个坏人,
  像我这样邪恶而招人烦?
  我已抛弃我的造物主,
  我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
  因为我还离他那么遥远,这使我非常痛苦。我完全明白,他统治着我生命中的每一次呼吸,而我是他的后代。我知道我离他那么遥远是因为我还有不良的感情,可是我还不能完全摆脱这种感情。
  不过我得就此止住了。我只好在下一章开始这个真正的故事。
  莫·卡·甘地
  1925年11月26日于沙巴玛第学院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甘地自传 1869年,甘地出生于印度南部一个吠舍种姓家庭,十三岁便结婚。受殖民环境的影响,他远赴英  作者:(印)莫·卡·甘地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