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锦·终结篇

点击 青春小说 言情小说  |作者:明月珰| 正版 | [收藏]

四季锦·终结篇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

豪门媳妇不易做,这权势富贵皇子府里纷争不断。四皇子奶娘作威作福,奶娘养女、皇子表妹、瘦马们各显神通,情敌一个接一个,阿雾的生活堪称水深火热。

他是最优秀的美如妖孽般的皇子,无女不为之倾倒,只是由于幼时受过伤害,高冷洁癖,但却对她诸多调戏。随后他一心夺位,可阿雾从前的亲母福惠长公主却支持五皇子,与他为敌。阿雾左右为难。旧时恩怨横亘其间,步步杀机中,他能不能为爱放弃前嫌?她能不能为爱走出心囚?

这世上有一种人,活得清醒,活得明白,能够清楚知道对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还有一种人,只有在失去后才会明白什么对自己最重要。悲催的是,他似乎是后一种?更悲催的是,他还会敲一下她的头,“渣女,你‘作’够了没有?”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下载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他是完美英俊皇子,无女不为之倾倒!旧时恩怨横亘其间,他能不能为爱放弃前嫌?
  ◆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容忍另一个人睡在我的身边,睡在我的臂弯里,也没想过我有一天会爱一个人,爱得卑微到了尘埃里。
  ◆ 明月千里,此爱独净。我们的故事里从来都没有别人,只有你、我。待我拱手河山,携你从此悠游。五百年的佛前苦修,由我一人承担,只求三生石上,再刻情缘。

内容简介

  豪门媳妇不易做,这权势富贵皇子府里纷争不断。四皇子奶娘作威作福,奶娘养女、皇子表妹、瘦马们各显神通,情敌一个接一个,阿雾的生活堪称水深火热。
  他是最优秀的美如妖孽般的皇子,无女不为之倾倒,只是由于幼时受过伤害,高冷洁癖,但却对她诸多调戏。随后他一心夺位,可阿雾从前的亲母福惠长公主却支持五皇子,与他为敌。阿雾左右为难。旧时恩怨横亘其间,步步杀机中,他能不能为爱放弃前嫌?她能不能为爱走出心囚?
  这世上有一种人,活得清醒,活得明白,能够清楚知道对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还有一种人,只有在失去后才会明白什么对自己最重要。悲催的是,他似乎是后一种?更悲催的是,他还会敲一下她的头,“渣女,你‘作’够了没有?”
 

作者简介

  明月珰,女,晋江原创网超人气明星写手,多部作品荣登金榜冠军。以爱仿青云挽发髻,妄摘明月作耳珰,慕唐宗宋祖,喜环肥燕瘦,奈吉人已逝,唯畅想于笔尖,以尽倾慕之情。出版作品有《芙洛》《一念起》《皇瓜》《八点半的星光》等。

精彩书评

  ★置之死地而后生,是明月珰小说中必用的法宝,也是破解男女主角情感死局的唯一办法。四毛与阿雾,就如同光的一体两面,相似相吸相生相克。他爱她,却始终不曾托付真心,可他以为,她所依仗的,不过是他的喜欢。她爱他,却始终不曾信任他,可她以为,他不爱她,而她,也不爱他。救与被救,谁是谁的救赎者?
  ——读者:123
 

目录

第一章 败落
第二章 现世报
第三章 消融
第四章 算计
第五章 冰释
第六章 喜事
第七章 端倪
第八章 别扭
第九章 隐私
第十章 波澜
第十一章 流言
第十二章 遇险
第十三章 脱困
第十四章 册封
第十五章 揣测
第十六章 巫蛊谜案
第十七章 宫闱惊变
第十八章 死里逃生
第十九章 锦书难寄
第二十章 荣耀凯旋
第二十一章 纠纷不断
第二十二章 一波三折
第二十三章 装神弄鬼
第二十四章 前世今生
第二十五章 雪上加霜
第二十六章 奋不顾身
第二十七章 冰释前嫌
第二十八章 作茧自缚
第二十九章 大局已定
第三十章 祸福相依
第三十一章 否极泰来
第三十二章 一波又起
第三十三章 善恶有报
第三十四章 心结尽去
番外一 宫闱往事
番外二 一醉千年 

精彩书摘

  阿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还要去一个地方?
  如果阿雾此刻是男子,而且还打得赢楚懋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往他鼻子上招呼一拳。来回走了一个多时辰,她的脚都快不是自己的了,人也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晚饭为了养身,阿雾一向进得少,平日里用过晚饭就没什么活动,所以也不觉得饿。今日忽然走这许多路,那半碗粥根本就不顶饿。
  回来的一路上,冒着白烟,飘着甜香的小摊子实在不少,阿雾对它们的气味已经由嫌弃转变成了略可入鼻,眼睛更是数次不由自主地就往街边人们排着队围着的摊子飘去,白糖糕、大刀面、胡辣汤、羊肉泡馍、粉蒸牛肉、粉汤羊血、黄桂柿子饼……
  阿雾每看一种小吃,就瞄祈王殿下一眼,祈王殿下均两眼直视前方,丝毫不受这些街边摊影响。到后来阿雾瞄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祈王殿下也施舍了那卖粉蒸牛肉的两眼。
  竹叶包裹着新鲜出炉的粉蒸牛肉,粉嫩的牛肉、碧绿的竹叶、青绿的芫荽,看起来清爽又可口。然后阿雾顺着祈王殿下的目光就看到了老板娘系在身前的那油腻腻的围裙,以及她顺便在上头揩了一把的指甲缝里带着黑垢的手。
  祈王殿下皱了皱眉头,这会儿就是送给阿雾吃,她也不肯下嘴的,只能忍着饿,想着一回府就要来上一碗燕窝粥,最好就着酱肉酥饼吃,再拌一碟三丝春卷,上头浇上厚厚的卤汁。
  可当下,祈王府的大门都看见了,阿雾沉重的步伐也轻快了,祈王殿下居然说还要去一地儿。
  ""会不会太晚了?""阿雾婉转地回绝。但无奈她姿态优雅、教养绝佳,连笑容都还带着三分甜,以至于很容易让人将她的拒绝误会成体贴。
  ""不会,那儿是不夜天,现在去刚刚好。""楚懋答道,然后又问阿雾道:""会骑马吗?""
  这可真是问着了。阿雾姑娘,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琴棋书画样样皆通,诗词歌赋般般都妙,唯独不会骑马。像她这样要强的人,最是讨厌别人问她不会的东西。
  ""不会。""阿雾回答得相当生硬。
  楚懋大约听出点儿意思了,回头吩咐李延广道:""去租两顶轿子来。""
  不用府上的车马椅轿,却去外头租,才让阿雾的眼睛里多了几分探究。青帷小轿来的时候,她还是没能抵御自己的好奇心,躬身坐进了轿子。
  轿子在胡同里弯七拐八地走了许久,且不说大晚上的阿雾根本就不认路,便是白日来她也得被绕糊涂了。
  最后轿子停在胡同深处的一扇黑漆门前,楚懋亲自替阿雾打起帘子,虚扶她出来。
  ""殿下?""阿雾有些疑惑,这条胡同黑漆漆的不见人影,两边皆是青墙,只有这儿开了一扇小门,像是哪家的后门。院内伸出一枝红梅来,迎风而展。
  ""叫我景晦吧,你除了小字阿雾,可还有别的字?""楚懋问道。如今的女才子为了风雅,于后院方寸之地也给自己取字取号,以自娱。阿雾前生就有""养鸭客""的号,这是她在画上的钤印,这辈子却没有这等闲情逸致。
  所以,阿雾摇了摇头。
  楚懋低头认真地在阿雾脸上看了片刻,""你生得这样玉雪可人,不如就叫玉生吧?""
  阿雾脸一红,一时没顾得上反驳楚懋给她随便取的字。
  而刘向已经得了楚懋的眼色,上前叩响了小门上铜环,只听得里头一把娇滴滴圆溜溜的声音似不耐地道:""来啦,来啦,莫再敲啦。""
  只见门一开,出来个十七八岁的红衫女子,啐了一声道:""作死啊,也不知道轻点儿声,今晚客满啦,好走不送。""啐完,就要关门,哪知不过是随便地抬头一看,两只眼便锁在了楚懋的身上,顿时满脸的不耐化作了满眼的欣喜,""呀,林公子,快快请,快快请。""
  阿雾瞧着那女子烟视媚行、举止轻浮,心头升起了一丝疑惑。
  当那女子的眼光从楚懋身上好不容易挪到阿雾身上时,顿时欣喜化作了惊奇,""这……""
  ""这是我玉生贤弟。眉娘可在?""楚懋问道。
  ""在。""那女子回答得心不在焉,眼光还在阿雾的脸上逡巡,极为无礼。
  ""去叫她,带上琵琶。""楚懋跨前一步,挡住了那女子的视线。
  那女子这才应声在前头带路。阿雾这才发现这门后头是一个颇大的园子,江南特色、精巧雅致。那女子领他们进入一间花厅,随即就有小丫头来上茶,并进上果子点心。阿雾瞧她们进退有据,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此时阿雾早已是一头雾水,此地似烟花之所,又似大家后宅,瞧不出个名堂来。
  少许,一个青衫翠裙的二十五六岁的女子抱着一把琵琶走了进来,冲座上的阿雾和楚懋福了福身,便坐到了下首,想来就是楚懋口里的眉娘了。她螓首低垂,手指试弦,态度颇为倨傲。
  ""不知林公子想听什么曲子?""调弄好琴弦,眉娘才微微抬了抬眼,似怨含嗔地看了一眼楚懋,一湖秋波这才落在阿雾的身上,愕然后又低下了头。
  楚懋看了一眼阿雾,道:""拣你拿手的唱吧。""
  眉娘拨动琴弦,曼声唱道:""绿叶阴浓,遍池塘阁,遍趁凉多。海榴初绽,妖艳喷香罗。老燕携雏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骤雨过,珍珠乱糁,打遍新荷。""
  ""人生有几,念良辰美景,一梦初过。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玩赏,对芳尊浅酌低歌。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待唱到""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时,眉娘喉头一酸,又重复了一遍。
  一曲下来,听得阿雾如痴如醉,眉娘声音曼妙,不似少女清脆如乳燕初啼,也不似少妇柔靡如莺歌春林,乃是独特的清旷,前半阕的得意、靡艳,梦碎、惊觉,后半阕的怅惘、悲闷,认命、放逐,都在她的舌尖娓娓而出,唱得人的心绪随之而起伏、摇曳,最终沉寂,也恨不能杜康解忧,一饮入喉。
  先头,阿雾隐约猜到了眉娘的身份,本是蔑视的,可如今听了她的曲子,又惋叹佳人零落。
  一曲唱罢,余音绕梁。
  阿雾还在回味,却听见外头有人高声道:""不是说眉娘今天嗓子不舒服,不开唱吗,怎么这儿又唱上了?""
  ""五爷,今晚阿秀陪你还不够啊?""
  ""不够,叫上眉娘,人老也有人老的妙嘛。""外头被唤作五爷的人一阵淫笑,""你说是不是,老六?""
  屋里的眉娘听到这儿,抱了琵琶站起身,推开门就往外走。也不看来人,直冲冲就走了。
  这下屋外头和屋里头的人却对了面。
  ""哟!""那被唤作五爷的眼睛一亮道,""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阿雾此刻也认出那""五爷""了,可不就是五皇子楚懃。他身边站着的老六,正是六皇子楚愈。
  ""原来是四哥来了,怪不得眉娘推了我的场子还敢出来唱。""楚懃对楚懋笑道,那眼睛却淬了毒似的往阿雾瞪来。
  楚懋没理会楚懃,侧身为阿雾挡了挡,问道:""可要走了?""
  阿雾点点头,被人当场逮到女扮男装来这种地方,实在是叫她汗颜。
  ""我们先走了,你们慢慢玩。""楚懋向楚懃和楚愈点点头,便携了阿雾离开。
  ""呵,想不到啊,想不到,老四居然把她带到这儿来了。""楚懃看着阿雾的背影道,再侧头看楚愈,只见他一双眼睛痴痴送着阿雾。
  ""别看了,那可是老四的宝贝疙瘩。""楚懃讥讽道。
  楚愈回头笑了笑,宛如温玉,顿时叫一旁的阿秀看迷了眼,""五哥想哪里去了?""
  楚懃冷笑一声,""咱们一块儿长大,你撅撅屁股,我还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散了吧,没劲,这骚娘们儿整晚就看你一个人,还说什么请哥哥我开心。""楚懃拂袖而去。
  只留下阿秀一个人在风里可怜兮兮地看着楚愈,""爷。""
  ""下去吧,今晚你做得不错。""楚愈温声道。
  那阿秀咬了咬嘴唇,退了下去,可到底还是不甘,回头换了身儿衣裳,赶在楚愈离开前唤住了他,""爷--""
  ……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四季锦·终结篇 豪门媳妇不易做,这权势富贵皇子府里纷争不断。四皇子奶娘作威作福,奶娘养女、皇子表妹  作者:明月珰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