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巡

点击 外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莫迪亚诺| 正版 | [收藏]

夜巡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索取

《夜巡》出版于1969年,是莫迪亚诺的第二部小说,进入当年的龚古尔文学奖决选名单。这也是莫迪亚诺第一部被翻译成英文的作品。

小说的叙述者为抵抗组织“地下骑士团”工作,但他同时服务于法国的盖世太保。如何成为叛徒,如何不成为叛徒?这个问题始终缠绕着他。通过这本令人震惊的书,这本既温柔又残酷的书,莫迪亚诺试图为这段往昔岁月驱魔,虽然他并未在被占领的巴黎生活过。他唤醒了死者,以一种急促的乐调牵引着他们,完成这奇异的夜巡。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他用记忆的艺术再现了不可捉摸的人类命运”——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颁奖词
内容简介
  《夜巡》出版于1969年,是莫迪亚诺的第二部小说,进入当年的龚古尔文学奖决选名单。这也是莫迪亚诺第一部被翻译成英文的作品。
  小说的叙述者为抵抗组织“地下骑士团”工作,但他同时服务于法国的盖世太保。如何成为叛徒,如何不成为叛徒?这个问题始终缠绕着他。通过这本令人震惊的书,这本既温柔又残酷的书,莫迪亚诺试图为这段往昔岁月驱魔,虽然他并未在被占领的巴黎生活过。他唤醒了死者,以一种急促的乐调牵引着他们,完成这奇异的夜巡。
  大逃难开始了。整个白天,我在城中漫无目的地游荡。烟囱冒着黑烟:他们逃跑前要烧掉所有文件,摆脱不必要的行李拖累。无数的汽车排成长蛇阵,涌向巴黎的城门。而我却坐在街头的长椅上。真想也随他们逃去,但我却没有什么值得挽救的东西。一旦他们走了之后,幽灵就会出现,将我团团围住。
作者简介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法国当代著名作家,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迪亚诺1945年生于巴黎郊外布洛涅—比扬古地区,父亲是犹太金融企业家,母亲是比利时演员。1968年莫迪亚诺在伽利玛出版社出版处女作《星形广场》一举成名。1972年的《环城大道》获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1978年的《暗店街》获得龚古尔奖。1996年,莫迪亚诺获得法国国家文学奖。他还分别于2010年和2012年获得法兰西学院奇诺·德尔·杜卡基金会世界奖和奥地利欧洲文学奖这两项终身成就奖。莫迪亚诺的小说常常通过寻找、调查、回忆和探索,将视野转回到从前的岁月,描写“消逝”的过去;也善于运用象征手法,通过某一形象表现出深远的含义。自1968年至今,莫迪亚诺已经出版近三十部小说,在三十多个国家出版。
目录
版权信息
夜巡
媒体评论
  这是一种特别的记忆,试图从过去搜集一些片段,一些由匿名者和陌生人留在大地上的痕迹,这记忆也与我出生的1945年有关联。生于1945年,城市已被毁,所有人都消失了,这让我这一代人对记忆和遗忘的主题尤其敏感。 
  不幸的是,我觉得追忆逝去的时光惟有普鲁斯特的本事和坦诚才能完成。他描述的社会依然稳定,那是十九世纪的社会。普鲁斯特的记忆让过去在微末的细节里重现,宛如一幅活生生的画。如今,我感觉到记忆远不如它本身那么确定,必须不停地与健忘和遗忘斗争。由于这一层、这一大堆遗忘覆盖了一切,我们仅仅能截取一些过去的碎片、不连贯的痕迹、稍纵即逝且几乎无法理解的人类命运。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诺贝尔文学奖演讲词
精彩书摘
  黑夜里响起了阵阵笑声。总督抬起头。
  “这么说,你是打着麻将等我们啦?”
  说着,他把写字台上的象牙麻将牌给胡噜了。
  “就你一个人?”菲利贝尔先生也问我。
  “老弟,等我们很长时间了吧!”
  他们大声说话还时而耳语,表情严峻地点头。菲利贝尔先生微微一笑,随意打了个手势。总督则把头歪向左边,十分倦怠的样子。他的面颊几乎贴到了肩膀,就像是一只秃鹳。
  客厅中间摆着一架三角钢琴。四壁挂着紫色帷幔和窗帘。大花盆中栽满了大丽花和兰花。吊灯的光暗淡朦胧,宛若在噩梦中。
  “来点音乐放松一下吧!”菲利贝尔先生建议。
  “来点轻松的音乐,我们需要轻松的音乐。”莱昂内尔?德?吉耶夫说道。
  “《今明之间》怎么样?这是首慢狐步曲。”巴鲁兹伯爵提议。
  “我更喜欢探戈。”弗劳?苏尔塔娜却说道。
  “行啊,快点来吧。”莉迪娅?斯塔尔男爵夫人不耐烦了。
  “《你、你从我身边走过》吧。”薇奥莱特?莫里斯用悲伤的声调低声说。
  “就来《今明之间》吧。”总督拍了板。
  女人们浓妆艳抹。男士们衣着鲜亮多彩。莱昂内尔?德?吉耶夫穿了身橘黄色的西装和一件红褐色条纹衬衣;波尔?德?海尔德是黄色上衣,天蓝色裤子;巴鲁兹伯爵则穿着灰绿色的长礼服。已有几个人结伴起舞了:科斯塔切斯科和让法鲁克?德?梅多德,加埃唐?德、吕萨茨和奥迪沙尔维,西蒙娜?布克罗和伊雷娜?德?特朗赛……菲利贝尔先生则靠着左窗,立在一旁。当沙波乔尼可夫兄弟之一邀他跳舞时,他耸耸肩膀,并未接受。总督坐在写字台前,随着节拍轻轻地吹口哨。
  “你不跳舞吗?老弟,”他问,“是不是着急了?放心吧,你有的是时间……有的是……”
  “你瞧,”菲利贝尔先生明白地说,“警察就是久久的、久久的耐性。”
  他走向角柜,拿起一本摩洛哥山羊皮浅绿色封面的精装书:《叛徒文选:从阿尔西比亚德到德雷福斯》,随手翻看,将书页中所夹的各种东西——信件、电报、名片、干花都一一放在写字台上。总督似乎对这种研究很有兴趣。
  “是你最爱读的书吗,老弟?”
  菲利贝尔先生递给他一张照片。总督长时间地审视着。菲利贝尔先生站在他的身后。总督手指着照片,低声说:“他的母亲。”“对吧,老弟?是令堂大人吧?”他又重复了一遍,“令堂大人……”他面颊上流下了两行泪水,直流到嘴边。菲利贝尔先生摘下眼镜,两只眼睛睁得很大:他也流了泪。这时,响起了《来点柔和音乐》的曲调。这是曲探戈。但他们没有足够的地方尽情蹦跳。于是就互相碰撞起来,有的人已踉踉跄跄,滑倒在地板上。“你不跳舞吗?”莉迪娅?斯塔尔男爵夫人问道,“来吧,陪我跳下一曲伦巴。”“别缠他了,”总督低声埋怨她,“这个年轻人没心思跳舞。”“就跳一次伦巴,伦巴啊!”男爵夫人恳求地说。“伦巴!伦巴!”薇奥莱特?莫里斯连声嚎叫。在两只吊灯光下,这些人满脸通红,而且越来越红,都变成了深紫色。他们的两鬓全是汗水,眼神特别亢奋。波尔?德?海尔德的脸黑如焦炭,巴鲁兹伯爵的两颊塌陷了下去,阿希德?冯?罗森海姆的黑眼圈显得更大了。莱昂内尔?德?吉耶夫把一只手放在胸口上。科斯塔切斯科和奥迪沙尔维的动作也开始迟钝。女人们的脂粉已然龟裂,毛发的颜色越来越狰狞可怕。他们全在分解,肯定要就地腐烂发臭了。他们自己感觉到了吗?
  “咱们开门见山,别讲废话,老弟,”总督小声地说,“你是否跟叫什么‘朗巴勒公主’的人接上头啦?他是谁?他在哪儿?”
  “听见了吗?”菲利贝尔先生也低声问,“亨利问那个叫‘朗巴勒公主’的人,要了解他的详细情况。”
  唱片转到了尽头。人们分别散坐在长沙发、软圆墩、安乐椅上。梅多德打开了一瓶白兰地。沙波乔尼可夫兄弟出去片刻,端回了两盘杯子。吕萨茨满满地斟上酒。“亲爱的朋友们,让我们干一杯。”早川建议说。“祝总督身体健康!”科斯塔切斯科高喊。“为菲利贝尔警官的健康干杯!”米基?德?瓦赞也大声说。“为德?蓬帕杜尔夫人干杯!”这是莉迪亚?斯塔尔男爵夫人的尖叫声。一时间大家举杯相碰,一饮而尽。
精彩插图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夜巡 《夜巡》出版于1969年,是莫迪亚诺的第二部小说,进入当年的龚古尔文学奖决选名单。这也是  作者:莫迪亚诺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