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线庶女太抢手

点击 穿越架空 |作者:南髅| 正版 | [收藏]

脱线庶女太抢手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现代小说家夏小茗穿越了,可她穿越的理由委实狗血——竟是为了帮祖先续命而穿越。 穿就穿了,醒来就是被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围着打是闹哪样?

打完了被卖掉人生自由是闹哪样? 可当她在古代混得刚有起色,为什么自家老头还把自己卖给了一个妖孽嘴毒男!夏小茗真是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辗转反侧,无奈还是嫁给嘴毒男。 洞房花烛夜当晚,她跪在男人面前,约法三章: 第一,动真情你就输了;第二,夫妻生活你自己估摸着办;第三,老子向东你不能向西,老子指狗你不能打鸡! 行,你狠!看着老娘我让你跪在我鞋前给我认错!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00一章 是时候该迎接死亡了

“又回来了,怎么样,就说你逃不出去,你还非要挑战朕。”柳晟祺又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带了几分王之蔑视的看着夏小茗,顺便手上还是在翻着那没批改完的奏折。

夏小茗顿了顿,然后低着头,闷闷着说道:“……你究竟想做什么,我来也来人,你还没满意吗?”

“满意?若是朕能满意,或许这个皇位要来,也只是累赘罢……”柳晟祺这话,在夏小茗耳朵里听来,却觉得有些惆怅,可惆怅过后,她却只觉得这是柳晟祺的自作自受——是不是有病啊?自己争取完的皇位,拥有了之后又觉得厌烦,你咋怎么厉害啊?

“所以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夏小茗无奈的偷偷伸出手,掩在袖子底下,揉着因为长时间跪着,而酸麻的腿,她本就膝盖不怎么好,这么时间长的跪坐,已经让她难以忍受的感觉有蚂蚁在心头啃噬的错觉。

嘶……好疼!这货为什么不赶紧让自己起来啊,而且,就这么干浪费时间,对他,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吗?闲的尿性。

“什么意思?”柳晟祺突然起身,跨步上前来,带了几分讽刺意味的蹲在了夏小茗的面前,如是说道,“用来作威胁哟,用你来作威胁的话,柳晟陵还怎么敢继续做一些谋反的举动?朕可是足够给他们留脸的!”

“什么啊?”夏小茗昂头,然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吸了吸鼻子,问着柳晟祺,在看到他某种带了些得意洋洋的气势。

“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他们都在想什么,那些小伎俩,早就被朕看穿了好吗?还自以为是的想要拉拢更多的人,真是异想天开……”

柳晟陵绝对没有想到,他所到之地,所寻之人,都已经死了不说,他手下的一切,也都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不复存在,简直就是做梦一般的消失好吗!

“这也太奇怪了!”这是第四家,也是柳晟陵的弟弟,结果一进门就看着自己弟弟的尸体倒在正堂,血液也都还是像刚流的那般,都还没怎么凝固,柳晟陵像不好奇也难啊!

“这都死了四个人了,而且,他们所管辖的这片地也是跟荒地一般,连人住的痕迹都没有了啊,根本就是个荒凉的毫无人烟的地方!”说话的是花念无,说来也是奇怪,在他们下山之后,这货就突然出现在路上,拦住了二人的去路,当时,便摆出一副“你不让我跟你们一起,我就不会轻易离开”的模样。

柳晟珏静静的看着那尸体,然后撇了撇嘴,很是不屑一顾的哼了哼,“啧……”

结果他们是万万没有想到的,身后突然一阵凉风吹过,慌忙扭身定神,却见着顾研喘息着站在他们身后,脸涨红着,整个人惶急的模样,谁见了都有点不自觉的把心提了起来……

“师父,你们不是去了另一边吗,怎么过来找我们了?而且茗儿……”柳晟陵一眼就看出了些许,眼尖的没有看到那个自己重要的人。

“柳晟祺、柳晟祺他派人把夏小茗抓走了!”顾研深深的吸了吸气,想要让自己浮躁的心静下来,毕竟,尤其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能让自己的心更乱,乱了,事情也就变得越糊涂。

柳晟陵一下就慌了起来,手更是直接就攥起了拳头,眉头拧的紧紧的,“什么?!”

“葬蛰山有窝里反,我们的那俩马车是柳晟祺的手下,何初的马车,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被何初带去不知道在哪的破草屋!”顾研顿了顿,然后眸光有点飘忽,不知道该看哪里才比较好,“茗儿现在应该已经被何初带走了,应该在皇宫的!”

“……”柳晟珏在一旁没有言语,紧紧抿着嘴唇,却在思考了很久之后,说道,“走吧,去皇宫,反正柳晟祺定是为了来压制我们,才把一切能拉拢的人都给杀死,反正也没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了,走吧!”

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承认,这是事实。

“走吧,去皇宫……”

柳晟陵刚说完这话,顾研便顿了顿,然后突然心下一阵猛跳,有种很异样的情绪油然而生,感觉很是不妙的攥住了柳晟陵的手腕,如是说道:“别……”

“恩?怎么了?”男人不知其所以然的顿了顿,然后轻微一偏头,问道。

很明显的看到了顾研一怔,然后面色煞白,“没、没事!”

孩子,你那样会死的啊……

顾研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在内心的挣扎之间徘徊并犹豫,因为,柳晟祺的想法实在是太明显了好吗?借此来铲除掉他的这种话,不能再明显。

“你们去皇宫,我要回葬蛰山,把所有兵力都集结在一起!”顾研握紧了拳头,终于决定了——既然事情会发生,那么她做好一切,来争取不让它发生,这一切的存在难道不也只是为了锻炼自己的吗?那既然如此,迎接一切就好了!

顿了顿,只当是没有看到顾研的纠结,轻轻一吸气后,便朝着柳晟珏微微一颔首,“也好……那我和柳晟珏先往皇宫那边赶,花念无你若是不大有立场出面,那便当后备力量也罢!”

他又怎会不知道顾研在想什么呢,而且,他也早就已经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了好吗?死亡或不死亡,或许早就没有了当初那么的执着罢。

可能有一种说法吧,就是为了爱的人,能付出一切。

听来只觉得讽刺和矫情吧,但其实这句话的真实和重要性,是那么的明显又有意义。

那毕竟是自己爱的人啊,爱的人出了一丁点的事情,相比自己都会过分追究的吧,更可况是生命了,自己的一切想必都已经是她的了吧?

喜欢看着她笑,看着她抿嘴唇,喜欢看她因为某事而微微皱起的眉头……喜欢她的一切,也是爱她的一切。

“师父,既然一切已经成为定数,我们要做的只有升华一切,并且为这一切,而付出自己所有可以付出的东西,甚至是生命。”

“孩子,既然你这么想的话,那便是吧,但,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师父……真的很感谢您这么多年的照顾和体谅,我知道我有很多方面不够称职……”结果柳晟陵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顾研给打断了,她静静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够了,一切并非尘埃落定,这种话不适合说的太快。”

夏小茗不知道柳晟祺的意思,只当他是胡诌来威胁自己的,所以也并没有当回事,一脸轻松的跟在丫鬟后面,顺便揉着扁扁的肚子,打个呵欠,“妹子,有什么吃的吗?”

“小姐,奴婢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夏小茗其实也是醉了好吗,貌似自己是人质吧?对待人质这么好,自己也是听也没听说过,有点好奇。

“呃,我指的是吃的东西。”

“啊,那您跟着奴婢去皇后娘娘那里,娘娘会为您准备吃食的。”宫女这么说完,夏小茗整个人都兴奋了——皇后娘娘耶,那岂不就是凌镜仪吗!自己终于可以找镜仪玩了!

果真,看着镜仪一如既往的模样,微微笑着,以及微微隆起的小腹,说句实话,夏小茗由衷的为她而高兴不说,还冲了上去,想抱抱她,“镜仪!”

“小茗!”镜仪自然也是高兴的很的,一见到夏小茗冲过来,她也笑出了声不说,还紧紧的抱住了夏小茗的脖颈,“唔,真是很久没见面了啊……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没事没事,就是最近吃的不大好,也没大有胃口就是了……”说句实话,夏小茗是不想让镜仪担心的,万一让她知道,自己又是被拐,又是被当做一个人质,就连现在,她能来见镜仪,都是凭借着人质的身份的话,她肯定能担心死的!

凌镜仪叹了口气,不知不觉的,好像说中了什么,“你要多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啊,也别太担心别人了,自己也是很重要的不是吗?”

夏小茗可不就是这样的吗,整天想这想那的,可她终归也是没有为自己想的啊,要不然,现在她又怎么会在这里?让人好奇。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别再担心我了,好好养孩子不是?我要做干妈。”

“干妈?”镜仪懵比的眨了眨眼,不是很理解夏小茗的意思,妈妈为什么要干啊?

夏小茗愣了愣,然后自以为找了一个不错的说道,朝顾研解释道:“额,就是第二个妈妈的意思,能听懂了?”

凌镜仪轻笑,微微含着些下颚,让夏小茗看起来觉得有些乖巧,“呵,有的时候,你真的不太像这边的人呢!”

结果这么听起来,夏小茗却被吓了一跳:“啊,哪有……”

镜仪了然的笑着,却并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强扭的瓜不甜,自己也没必要去强迫她做什么,“好了,吃饭吧,你定是饿了。”

“有你爱吃的鸡,以及丸子汤,尝尝吧。”

“谢谢呢。”

 

 


第00二章 一朝被迫穿

靳未离是盛世的CEO,刚下班回家,就看到“女朋友”夏小茗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

“小茗,你怎么……”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女人推倒在沙发上,于是抬头疑惑地看着夏小茗哭肿的眼睛,“怎么了?”不知为何,此刻的靳未离却是愧疚感。

一个冲动,夏小茗吻住了男人的嘴唇,可当靳未离夺回主权的时候夏小茗却只觉心慌,而且慌乱过后,身体是一阵痉挛,意识就好像是快被吸走一样,陷入了一个黝黑的怪窟中,周转不停。此刻的靳未离也发现了夏小茗的无常,于是带着些疑惑地放开她,却发现她整个人双目无神,怎么喊她的名字,她都不曾理会。

徘徊着,鼻尖冷冷且潮湿的空气和怎么挪动都不见出口的脚下路让她有些心烦意乱。自己不是在靳未离的家吗?自己不是秉持着一刀两断的心理去见的他么,为什么突然转换了阵地不说——难不成自己还在梦里?

迂回地行走,却突然被一阵刺眼的光灼伤,下意识地抬起手遮眼,可夏小茗哪成想,当自己一闭眼一睁眼,这短短两个微不足道的动作间,却迎来了整个人生的改变。

 

再次睁开眼,夏小茗突然发现一个肥头大耳的老头骑在自己身上。“你、是什么鬼?”一把推开身上的老头,夏小茗捂着胸口后退了几步。可当她凝好心神,仔细去打量面前的人时,她却突然明白了什么,“你是命格星君?”

老头也就是命格星君点了点头,然后他翻了翻手中的古今命格簿,清了清嗓,义正言辞地正视夏小茗道:“夏小茗,二十一世纪的网络小说作者,你是千年前夏小茗的转世,可她命不该绝,你也不该出生,所以……速速回来帮她续命。”

“续命?为什么要我帮她,你凭什么不找我的父母前辈!”夏小茗感觉莫名其妙,自己虽然也写过不少的穿越小说,可这么荒诞无稽的穿越理由,她还是第一次碰见。

“我已经挂念夏小茗多年了,况且这么多年也就你叫夏小茗。”

“所以呢?找个名字相同的替罪羊,意义何在?”夏小茗盯着命格星君,一副你不给我个理由,我是不会乖乖答应的模样,“你不会是打算着我和那个女人名字一样,好糊弄上面的头头吧?”

命格星君挑了挑眉毛,尽力掩盖眼中的心虚:“嘛嘛,夏小茗本来就不该死的,上面的人也说她遭歹人陷害……是要续命的。”还有个原因就是,你和她一样的性格、一样的狂妄自大!

“不可能,你找别人去吧!我就不信了,还找不出来个和我名字一样的人,”夏小茗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地上,也不管自己所处的周遭环境有什么不妥,“我还有我挂念的人。况且!夏小茗死之前有孩子了?我就算要穿越,我也不要穿在一个‘人妻’身上……”

“夏小茗是个十六岁的姑娘,而你是她弟弟的后代。”

“那和我就更没有什么关系了!”夏小茗扭头,不去看对面老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见对面的女人不为所动,命格星君咬了咬牙,说出了本不该说的话:“你又没有父母,挂念的人也就靳未离一个。可是你不知道,靳未离他从来都没有把你当过一回事。”

“呵,你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老头在瞎扯什么?”夏小茗声音轻微地颤抖,可她不想去承认也不愿去想。

要说没有察觉简直就是开玩笑,处了五年了不同居,不关心,夏小茗全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看不到他的身影,甚至那仅有的一天,靳未离也只是一句话不说,换个场地工作罢了。

靳未离笑称忙,忙到你奶奶家了,平时担心的话一句不说?

命格星君看着面前明知道些事情可硬是不想承认的倔强女子,突然生出了怜惜之情:“我知道你们两个的结局,与其到最后伤人伤己,还不如现在就放手,给自己个更好的方向和前途——你本不应该认识靳未离的。”是啊,她本不应该认识靳未离的。

认识靳未离是在一次相亲,夏小茗只是顶替好友去参加,可偏偏对他一见钟情,那时的他还并没有接手盛世,只是个单纯在盛世工作的白领。夏小茗借着好友的手,一次又一次的与他相处……

结果却是曲终人散,友情决裂,自己在滂沱的雨中迷糊地找到靳未离的公寓,和他做了伴,借着他负责的情话赖上他。想来,也够可耻,不提也罢。

“算了,走吧……你说的什么更好的方向和前途,无非也是个笑话罢了。”夏小茗起身,迎着命格星君有些期待的眼神,苦涩一笑。她是该放手了,反正,一切都无所谓了。哪怕五年的爱情,自己视若珍宝。

 

在自己的小说里,女主都是漂漂亮亮的,微微一笑迷倒万千屌丝的白莲花,关键是穿越后的身份很贵重,太子妃,侯府嫡女,皇后……这么想想,夏小茗觉得自己应该也差不多。就算差很多,好歹也有点钱吧?

可现实却是:自己穿着一身粗布襦裙,本就素白无花的衣服更是脏兮兮的,泛着说不清但是油腻腻的黄色物质,头发也乱糟糟的,沾着或多或少的菜叶。

命格星君,你早说夏小茗是个穷人窟的菇凉啊,这样我就算是被靳未离虐个体无完肤,也不要穿越过来受苦!夏小茗抹了抹糊了一脸的头发,腹诽道。

可突然,有个很粗犷的男声把她吓了一跳:“哟,还没打死呢!兄弟们继续!”

夏小茗满脸疑惑地放眼看去,结果才发现自己周身的黑暗,不是天黑了而是壮汉们肩比着肩,脚贴着脚,硬是围成了圈,把她拘在最里面。

穿越成穷女就罢了,还被一群男人围着打?宝宝真是命好苦。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脱线庶女太抢手 现代小说家夏小茗穿越了,可她穿越的理由委实狗血——竟是为了帮祖先续命而穿越。 穿就穿  作者:南髅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