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给本宫镇宅 第二卷

点击 穿越架空 |作者:秋风画扇 | 正版 | [收藏]

皇叔给本宫镇宅 第二卷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母妃死了,迟宴在斗争之路上越走越远,斗亲爹斗后娘,斗便宜姐妹斗无良哥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景亲王忽然还朝,她一眼就相中,这个男人是她的!

谁也别想动,今天怕王爷被张家女抢了,明天怕王爷被王家女惦记了,更害怕王爷被皇上的金口白牙给赐婚了。真是累心!

谁说老男人会疼人,明明更让人闹心。 她早想嫁给他了,可是这该死的年龄还长不大,眼看着他的桃花挡也挡不住了,迟宴急的想骂人:“瑾年,怎么办?” 景王不慌不忙:“加把劲,我迟早是你的人!”

傲娇如他,半夜为了她连宫墙都爬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呐,专心宫斗,专心嫁我,本王连聘礼都准备好了,三千里河山与你执手相望!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八十一章 不甘寂寞

于牧瘪了瘪嘴,老实的站到一边去。

听了于牧这一大堆话,迟宴心里放心了不少,想着此次回宫还有不少事情要安排,迟宴倒是也没有多少伤感离别。

事情进一步的推动,迟瑾年早一步的完成了自己的霸业,他们才能执手看天下。

“那即是如此,我便上路了。“

迟瑾年点头,将她拥入怀中抱了许久,良久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走吧。我会派人悄悄的跟着你的。你到了自然便会知道。“迟瑾年说道

迟宴与他互道了珍重,扮作侍女出了王府。

迟瑾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朱衣巷,这才转身回了王府,于牧紧随其后。

忽然,她想起了那避火图的书册,便沉声问于牧:“公主的那副避火图,可是你给买的?“

于牧心里咯噔一声,吓的忙站住了脚步,目光偷瞟着迟瑾年,磕磕巴巴的说道:“是…是小的去买的…但是…是..是因为…小的认为王爷可能会需要…“

他可不敢说公主让买的,宁可自己挨了揍,也不干埋汰了公主的名声。

否则,很可能会比自作主张死的更惨!

迟瑾年斜过头看着他,于牧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就在他觉得自己可能逃不了一顿惩罚的时候,突然听到王爷说了声:“干的好!“

然后,就见他大步流星的远去。

于牧长舒一口气,简直要吓死他了。

迟宴回到三清观后,趁夜偷偷溜回了柴房,推门就看见坐在床边,顶着两个黑眼圈,一脸幽怨的桃朱。

“桃朱,我回来了。”她笑嘻嘻的掩门而入。

桃朱见到她就扑了上来,抱着她的脖子就大哭:“公主,您要是再不回来,桃朱就要去见阎王爷了。皇后娘娘下午派人过来通知,明天上午便要收拾行囊回宫。介时,您要是不出现,桃朱干脆撞死算了。”

迟宴拍着她安慰了半天:“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桃朱抽抽噎噎了半天,这才擦干眼泪,天知道这些天,她是怎么过的,不过好在公主终于回来了。

翌日,浩浩荡荡的皇家仪仗队从三清观出发,朝山下进发,当晚便回到了宫中。

果然不出迟宴的意料,虽然当晚宫中乱成了一团,但是皇上却按下三皇子之事不表。

先是一回宫,暂代领携后宫的贵嫔娘娘去皇后处诉说了这一个月多以来的不易,将太子在宫中如何遇刺讲了一遍,又将那三皇子是如何醉酒误闯后宫,睡了新入宫的秀女之事,详加描述了一番。

紧接着,皇后便带着贵嫔去了养心殿将这几日宫中的情形说了一遍。

随后,萧贵妃又哭天抹泪的跪在地上,拽着皇上的龙袍为三皇子哭冤。

三皇子亦是振振有辞的说道,乃是有人陷害他。

一夜下来,宫中妃嫔纷纷猜测,三皇子定然少不了一顿挨罚。

谁料,皇上竟然没有处置三皇子,只是将那名秀女赐给了三皇子为侍妾。

过了没有两日,便有人在宫中议论,那名秀女死了,原因是冲撞了萧贵妃,被萧贵妃杖杀了。

此事至此告一个段落。此后,迟宴在宫中也曾遇到了三皇子几次,倒是见他谨言慎行,颇为小心。

一年结束,正值岁末,宫中又开始张灯结彩,迎接春节的来临。

景王迟瑾年已经与锦漓姑娘换了名帖,过了年后便是纳征,六礼已经进行了一半,不久之后大漠国战功赫赫景王将迎来了他的王妃。

皇上闻之大喜,更让他觉得喜悦之事,便是四皇子要回宫过节了。

四皇子生来聪慧,三岁熟读四书五经,五岁便可辩音律,七岁能作诗,皇上甚是喜爱此子。

但他志向不在朝堂,八岁便跟着老师出门游历不曾归来,只是每年寄上几封信笺给皇上,表达一下对父皇的思念。

今年,四皇子已有十七岁,皇上惦念儿子一再召他回来,四皇子这才应召回宫。

今夜,皇上便设宴请他,只请了宫中的皇子和公主们,妃嫔一个都不在邀请之列。

夜幕降临,宫中华灯初上。

皇上依旧设宴流光阁,流光阁取流光溢彩之意,每逢夜色降临登阁楼远眺,必能欣赏到京城的美景。

今夜,阁楼之上景色更佳。

站在楼阁之上,放眼眺望,阖宫上下的廊檐之上都挂满了火红的灯笼,在夜色之中随风轻摆,星星点点的光亮宛若银河中的繁星,煞是好看。

迟宴出神的望着远方,思念着离京而去的景王。

“长乐妹妹,如此出神可是思念什么人?”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迟宴回头去看,但见四皇子迟墨玉面带微笑站在离她不远之处。

一袭碧色长衫,乌冠束发,眉目清秀俊雅,气韵独特超然。

迟宴亦回礼,淡笑:“多年不见,四哥哥越发的丰姿卓越,放眼这京城之中竟然难寻到比你更出色的人了。”

四皇子朗声笑道:“长乐妹妹抬举了。我看妹妹才是陌上人如玉,当得起天下无双这四字。”

迟宴掩唇轻笑:“四哥哥说笑了。”

“哪里说笑了?”云湖公主见此两人聊的正好,便从屋内款款走来,一袭妖冶红妆衬的她艳若桃花,“四哥最是会说实话之人,长乐公主自然当得起,你看那文人骚客闲来无事写的那供人消遣的话本之中,最能摄心心魄的便是那修炼千年的九尾狐。我看以长乐公主的绝色,绝对比那千年九尾狐精还要艳上几分。”

迟宴自知她是那话语取笑她也不闹,微微一笑,反唇相讥:“能当起这名号的可不光是我一个人,我看姐姐也能当得起,不过是有人随貌,有人随性罢了。”

听出她话里的含义,云湖公主迟沁水脸色一变,怒道:“你这是在骂我水性杨花?”

迟宴扬唇,蔑笑:“我哪里敢?云湖公主何必着急对号入座。”

云湖公主本就心中不忿,成婚许久,她的夫君沈瑜一次都不肯碰她,却搂着她的婢女发泄欲望。

那小贱蹄子白日里看她倒是挺稳妥,一到了晚上便像是换了一个人,两人欢好之时发出莺声浪语就像是那猫爪挠着她的心。

沈瑜是她的夫君,年轻俊朗,血气方刚,她尝过那蚀骨销魂的滋味,更知道他的勇猛威武,可凭什么?凭什么他放着她不碰,偏偏去找那上不去台面的婢女?

这分明就是在侮辱她!宁可碰一个出身卑贱之人,也不动她这位尊贵的公主一根手指!

她早已经是破了身子的女人,长夜漫漫难熬,叫她如何能够把持的住?

他敢找女人,她堂堂一国公主难道就不能找个男人消填补寂寞吗?

能走到今天这样悲惨地步,以为她愿意吗?还不是拜她长乐公主所赐?

迟沁水恼火不已,翻掌就超迟宴的脸上掴去,却不料手腕却被人死死的攥住了,她抬眸一看竟然是三皇子迟镌。

“哥哥,放开我!我今天要教训找个***!”

慵懒邪魅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六皇子迟韵斜倚在红漆柱旁,嘲笑她:“我说姐姐你就别白费力气了,和她较量你有几次能赢得?“

‘你胳膊肘往外拐!闭上你的嘴,滚一边去。“迟沁水瞪着他说道。

迟韵伸了个懒腰,朝屋内走去:“懒得理你们。好自为之吧。”

三皇子迟镌将迟沁水的手松开,沉声说道:“沁水,收起你那凌厉的锋芒。”

迟沁水这才敛了性子,低声的说道:“是。我知道了三哥。“

迟宴冷笑着从她面前走过,目光瞥见她恨的咬牙切齿的样子,笑容愈发的浓了:“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即便是抢来了,他的心里没你就是没你。世间万事皆如此,强求不来的。“

“三哥四哥,你们瞅瞅她那招人恨的样子,若不是今日父皇设宴,我非撕了她那张嘴不可。“迟沁水气的七窍生烟,脸都变了颜色。

四皇子迟墨玉淡笑:“即是做不到,为何要说这种狠话?”

“你…你们都跟我作对!还是不是我的哥哥了?”所有的人都向着迟宴,就全凭她的一张狐媚子脸。

看着迟沁水跺着脚离去,迟镌摇了摇头:“她到底还是太年轻了,这样的性格会让她吃亏的。”

“不然。“迟墨玉笑的温雅,”这与年轻无关。“

“皇上驾到~”伴随着莲安尖细悠长的喝唱,皇上身穿玄色五爪龙袍出现,众皇子公主前来迎驾,齐齐的跪在了殿内。

“平身吧!”皇上笑容满面,态度慈和。

众皇子公主等他入内落座之后,才纷纷的坐了下来。

一切坐定之后,才发现紧邻着皇上的座位还空着,那是太子之席。

迟宴正纳罕为何太子还未到之时,就见门口人影晃动,太子殿下到了,将近两月未见他似乎显得有些清瘦,但丝毫不影响他如玉般的气质。

紧随他身后到来的是太子妃,她已有将近三个月的身孕,面色略显憔悴,想必是怀孕太过累人的缘故。

不过,她的精神倒是十分的好。

经过迟宴的席前,她抿唇朝她微微一笑,迟宴浅笑颌首算是还礼。

见太子来晚,皇上心有不悦,脸上却未表现出来。

太子与太子妃相携上前请了安,皇上示意二人平身入座。

 


第八十二章 不轨之事

沈玥微笑着谢过皇上,不急不缓的解释道:“今日里父皇设宴为四弟接风原本臣媳与太子殿下应该早到。但是,临行之前臣媳略感不适,拖了太子殿下的后腿。是臣媳的不是,还请父皇和四弟多多包涵。”

皇上面露笑容,语气亦是温和:“无妨。快请落座吧。凡事小心些为好,不要亏待了朕的孙子。”

沈玥微笑的谢过了皇上才入座。

迟宴看在眼里,不禁暗笑,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足以将一个飞扬跋扈的将女,改变成一个温婉可人的小媳妇。

皇上宣布宴会开始,鼓乐声起,舞女鱼贯而入,腰肢柔软长袖带风,将一曲曲动听的曲目演绎的淋漓尽致。

鼓乐结束之后,皇上才端起酒杯:“在做的列位都是朕的儿女,今日朕一看你们都长大了,朕甚是欣慰。如今,太子妃已有身孕,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朕的小四子也回来了,远游了这么多年你也该回归朝堂,帮着你的太子哥哥分忧了。”

四皇子迟墨玉端着酒杯离席站起,朗声道:“儿臣这些年也非常想念父皇,也非常想念宫中的兄弟姐妹。今日儿臣先敬父皇,再敬各位兄弟姐妹。儿臣祝父皇万寿无疆!”

说完,便一饮而尽。

接下来,殿内的各位皇子公主,纷纷举杯共同的敬皇上酒。

一圈下来,皇上已经喝了不少的酒水。

这些年不必往年,身子大不如从前,更容易醉酒了,他托着昏沉沉的脑袋,看着殿内儿女们相互敬酒。

迟墨玉端着酒蛊走到太子和太子妃面前,笑着鞠躬:“许多年不见,皇兄已经是一国储君,娶了如此美貌贤淑的太子妃,着实让人羡慕。不久,皇兄也会儿女绕膝,纵享天伦之乐。”

“四弟。你既然回来了,父皇自然也会为你择一门好亲事的。“太子笑道。

“借兄长吉言了。臣弟,敬皇兄和皇嫂一杯!”说完,便仰头一饮而尽。

太子也饮干了杯中酒,太子妃沈玥因为被太医叮嘱过,要少饮酒为了肚子中的胎儿。

她正在犹豫之中,却见迟墨玉伸手将她的酒杯夺了过来,修长的手指扣住了杯口,“皇嫂有孕在身还是不喝为罢。不如,皇嫂以茶代酒可好?”

沈玥正有此意,忙点头称好。

迟墨玉将杯中酒水到了,亲自为她斟茶。

迟宴远远的坐在席间目光正看着迟墨玉,在宫中的皇子之中,她还是很欣赏他的,不是每个皇子都有这样的迫力能放弃皇位。

当年,宫中都盛传,若不是四皇子离京游历四方,恐怕太子之位应该是他的,并不是迟容轩的。

迟墨玉一手持茶壶,一手端着酒蛊,正在倒茶时,有一瞬间宽大的袖口滑落,险些打翻了茶水,他似乎也吓了一跳,定了定神继续倒水。

“皇嫂赎罪,是臣弟莽撞了。”迟墨玉微笑着,将她酒杯递给了沈玥。

沈玥并不在意,以袖掩唇将杯中的茶水如数的吞入肚中。

迟墨玉敬过了太子和太子妃,便又去敬三皇子迟镌,云湖公主、华阴公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皇上喝的也有些醉醺醺了。

他体力不支,便要先行离开。

皇上离开了,其他人便也纷纷起身准备离开,迟墨玉忙起来招呼各位:“各位兄弟姐妹,我此次回宫特意为各位兄弟带了礼物而来,都是些宫中见不到的新鲜玩意,现在时辰还早,不如各位到我的宫中坐坐?“

迟墨玉既然提出,各位便不好推辞,迟沁水着急回公主府,便不准备去了,让他明日将礼物送到府上。

他笑着答应了。

迟宴不想去凑热闹也不准备去,迟墨玉提出第二天当亲自拜访她,将礼物送上。

她闻言一笑,便带着桃朱独自离去了。

太子妃因觉得有些累想要离去,太子也不欲前去,迟墨玉顿时觉得有些驳面子,略显羞赧的说道:“皇兄可是嫌弃四弟的寝宫简陋?“

经他这么一说,迟容轩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推辞。

沈玥见状,忙他理了理身上的黑色狐氅,嘱咐他:“去吧。早些回来便是。“

迟容轩这才点点头。

迟墨玉笑道:“皇兄皇嫂真是伉俪情深。“

说完,他又转过身来望着三皇子:“三哥?你要不要同去?”

迟镌觉得长时间不见自家兄弟,确实也想过去坐坐,但是碍于人又多,他便有些退缩,他是喜净之人,并不喜欢太过热闹。

“噢,对了。你若不想去,便去看看母妃吧。我来前儿听她说似乎有些不适。”迟墨玉说道。

迟镌点了点头:‘如此也好。”

人都散开了,沈玥由宫女扶着慢慢的走着,宫中的积雪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路并不是很滑。

迟镌在后面跟着走,眼见她十分小心觉得有些可笑了。

“不若,命人抬轿子来接你罢?”他走上前去说道。

“不用,御医说了多走走对胎儿也是好的。”沈玥笑道。

迟镌不在多说话,便默默的跟在她的后面走着。

“三皇子若是着急,便可先行。”沈玥觉得自己老是挡着他的路,非常不好意思。

迟镌却一反常态“无妨。一同走吧,路上兴许能对你有个照应。”

‘那多谢了!”

沈玥在前款款而行,迟镌在后跟着,他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清风吹着沈玥身上的香气不停地扑向他的鼻间,他闻了只觉得浑身燥热,一股难以压制的冲动在撩拨着他的心扉。

怎么会这样?

难道他自己会对太子妃动了情?即便是那日他在西山围场见识了她精绝的箭法,对她有所欣赏,也不至于到了这种难以自持的程度。

他越走越觉的艰难,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沈玥的影子,他的浑身灼热燥烫,心痒难耐,一股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宠爱的欲望如潮汐般不断朝他用来,他克制再克制,想要与她分开走,却发现他的心根本支配不了他的四肢。

理智告诉他要赶快离开才好,心里却告诉他,压上去与她欢好。

“沈玥:“他开口唤她的名字。”

沈玥一愣,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来。

看到她如冰雪般洁净的容颜,迟镌再也无法忍受,他蓦地上前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朝花园前方的凉亭的走去。

“啊…你要干什么啊?三皇子,请你放我下来!“沈玥失声尖叫。

顾忌着腹中的胎儿,她不敢用力的挣扎。

迟镌不说话,只是一味低头猛走。

“放我下来!请你自重!”沈玥惊叫。

一直跟在沈玥身旁伺候的宫女见状吓的魂飞魄散,她忙跟上前祈求着三皇子放下太子妃,却被他一拳给打晕了。

等她醒来之后,就听到太子妃在凉亭里凄厉的大叫。

接着灯笼微弱的光,她看到了三皇子扒下她的狐裘,用锦帕死死的塞住了她的口唇,便想要侵犯她。

宫女大惊,又不敢声张,忙跑到皇后宫中求救。

皇后原本准备歇下,已经卸掉了头上的珠钗,听到有人在院落之内大声喧哗不由的恼火:“谁这么晚了还在喧闹?“

话落音,太子宫中的宫女闯了进来,扑通跪倒在地,哭求:“皇后娘娘,求求您,救救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怎么了?“皇后脸色惊变。

那宫女已经是泣不成声:“三皇子要侵犯太子妃娘娘!”

当啷~手中的珠钗落地,皇后浑身哆嗦,腾的从凳子站起来,连外袍都顾不上穿就冲出了康乐宫。

等到了凉亭之中,迟镌还未得手,沈玥毕竟练过武功,虽然不能与他匹敌,却也能抵挡一二。

她已经精疲力尽了,一个不小心被他绊倒压在了丢在地的狐裘之上,他疯狂的撕扯着她的锦衣。

“畜生!“沈玥头发凌乱,满脸泪痕,手指紧紧的攥着被撕破的衣服,怎么也遮不住胸前的美景。

皇后恰好赶到,看到此时情形,气的顿时就晕死了过去。

秋彤赶忙掐她的仁中,将她救活了过来,皇后一睁眼跳起脚就冲上前,狠狠的揪着他的衣领扇了起来。

“你这个畜生!你的心让狗吃了!你个王八蛋,怎么能做出这种违背人伦的事情?”

皇后的叫喊声,宫女的呼救声和太子妃的尖叫声引来了宫中的侍卫,熊熊燃烧的火把照亮了天际,也照亮了迟镌和太子妃狼狈的情形。

这突如其来的惊吓,让迟镌的理智迅速回神,看到眼前的情形,他简直不敢相信是自己做出来的事情。

冷汗滂沱而下,他只觉得膝盖一阵发软,先后退了几步才勉强靠在了柱子之上站稳了脚跟。

“母后!“沈玥悲鸣一声,”我没脸活了,她起身就要朝红漆柱上撞去,被皇后给拦下了下来。“

皇后紧紧的抱着她,将她的狐裘裹上,轻轻拍着肩膀安慰着他:“孩子你受苦了。母后定然为你做主!“

说完,她厉声喝道:“来人呐!把皇上和萧贵妃请来,本宫非要让他们看看三皇子坐下的腌臜事!”

宫女们得了令,匆匆而去,此时沈玥忽然觉得腹中一阵绞痛,她艰难用手握住肚子,忍不住的发出痛呼:“我的肚子好痛…”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皇叔给本宫镇宅 第二卷 母妃死了,迟宴在斗争之路上越走越远,斗亲爹斗后娘,斗便宜姐妹斗无良哥哥,攻无不克战  作者:秋风画扇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