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校草你别拽

点击 青春校园 |作者:发发| 正版 | [收藏]

恶魔校草你别拽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领取

莫家有女初长成,年方二八,貌美如花,谁想有一日,向来无视她的父亲大手一挥要将她嫁给大官家的傻儿子,她只得逃婚,翻墙?不成!出走?

不成! 七夕灯会上,偶遇一神秘公子,赠她一把古琴,以血唤醒古琴,她从唐朝穿越到了2016年,一来就遇到把自己当神经病的混混许亦安,还有“大姐大”唐茵,他们联手骗光她的财物,还要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00一章 穿越千年 锡城缘起

长安城内的打更声传进莫家的高墙深院之中,莫嘉禾数着,三下,三更了,她再不逃就来不及了,可是她又该怎么逃呢?

莫家是长安城内最大的经商世家,她是莫家最小的女儿,年方二八,貌美如花。可惜她娘亲因生她难产而死,她一出生就被传为不祥之人,所以虽为富家千金,却不得父亲宠爱,长年养在深闺,一年到头若不逢家族盛事,就仅有七夕乞巧节可以出门见人。

这两年家族生意每况愈下,为了莫家的稳固,她爹当即决定与大官家许家联姻,将于明日把她嫁给许家的……傻儿子。

她怎么会愿意嫁给一个从未见过的傻小子?想着自己一辈子都快毁了,她终于有了点觉悟。得知了她爹的这个决定之后,唯唯诺诺了十六年的她,第一次向她爹提出抗议,奈何抗议无效。

于是她放下绣花针放下琴棋书画,开始学翻墙逃跑,可惜经验不足能力不够,每次都是还未逃出院墙就被捉了回来。她爹派人严密看管她,就连前两天的七夕节她去灯市庙会乞巧,也有一大帮家丁跟着,她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那晚,她乞巧完,在灯市上拥嚷的人群里走着,意图甩开身后紧跟着的婢女和家丁,因为慌张,走起路来跌跌撞撞,像一只六神无主的小白兔。

她不知道的是,同时,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位青年公子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公子凝望着她,忍俊不禁,而目光温柔如水:“原来她一直都是这样笨手笨脚的……”

仙风道骨的老人轻抚白须,说道:“你去吧。反正一切姻缘皆注定,你和她终究以此方式相遇。”

然后笨手笨脚的她就撞进了一个人怀里。

当时路边白花开满枝丫,盈盈灯火下,那人立在她面前,白花飘落在他肩头,金色的面具遮住一半面容,唇角勾起露出含带一丝桀骜的笑,面具下有一双光华流转的眼眸。与那双眸对视一眼,她顷刻间双颊绯红,羞涩地低下了头,心跳如鼓,不知所措。

她听见他如梦如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把古琴,名为天涯,以你的血滴在琴之上,就能奏响它,它能带你穿越时空,离开这里,去往千年之后,你要是后悔了它也能带你回来,但是,记好了,你只有两次机会。拿去吧,奏响它,有一个人在千年之后等你。“

他将琴递给她,她当时如同身在梦中,愣愣地接过,待她回过神来,那人已转身而去,她想去追,而那道身影已随着人流,走到长街的尽头,消失在那灯火阑珊处。

忆起那晚的满城灯火,忆起了那晚街边的一树白花,就算是在这样的时刻,她还是心生暖意怦然心动。她知道,在撞进他怀里的那一刻,她有了十六年来未曾有过的快乐。

那把古琴就放在琴台上,取代了她弹了十几年的旧琴,但其实,这把琴看起来更为陈旧,不,应该说是古老,琴身是近似黑铜般的红,镶嵌着繁杂而庄重的金色纹饰,琴身一角用赤金勾写了两个字“天涯”,字体是复杂的大篆,琴弦更为古怪,她试着弹奏过却发不出一丝琴音。

房内烛火早已燃尽,她借着月光望着这把琴。这些天她一直在想着那个人对自己说的话,可是她又不敢确信,穿越时空?到千年之后去?千年之后又有谁在等她?

她决定试一试。于是她咬破了手指,滴了一滴血在那“天涯”二字上,她的血一落下就渗进了那两个字里,那两个字开始发出白光,接着琴弦也变得剔透如银丝,她吃了一惊。

她最终还是按照那人的话,用流血的手指拨动琴弦,琴弦发出天籁般的清音,她似乎看到了希望,这种希望让她不知畏惧,她继续弹奏,奏响自己最擅长的《同生曲》。

这是她听过的最悦耳的琴声,让她如痴如醉,渐渐就失去了身体的意识,强烈的白光将她包围,她感觉自己好像飞了起来,不再被困在闺房内,自己好像在长安城上空。

她看不到哪里是莫府,只见长街深巷,烛光寥寥,满城沉寂,间间客栈打烊熄了门前的灯,匆匆赶路的行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处,她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大明宫高高的宫闱,那流光溢彩的琉璃也失去了颜色,长安陷在一片月色朦胧之中,她离这一切越来越远……

 

当嘉禾再睁开眼,黑夜已变成白昼,她抱着古琴直立着,脚下的路不是一块块石板铺就的,路面竟然是很平整的几乎没有缝隙的,像是极小的黑砂块铺成的,上面还有白色粗线条。

她抬头环顾四周,着实吓了一跳——周围有好多很高很高的楼宇,拔地入云,她都看不到它们顶部,这些楼宇的表面几乎看不到砖瓦,在日光照射下闪着金光,好像缀满了琉璃,又比琉璃透彻。

她身旁有很多扁长的小房子络绎不绝地移来移去,每个小房子都有四个圆圈,这些房子有很多种颜色,但是她看不出它们的材质,它们还会发出奇特而刺耳的响声“嘟嘟嘟呜……”她被这些“小房子”包围,这些对她来说无疑是可怕的怪物,她惊慌失措起来,躲闪都躲闪不及,四周的“嘟嘟呜”声越来越响……

路边人行道上,许亦安微仰着头,快步往前走,眉头皱着,目光冷漠,似乎对所有的一切都非常不屑,有一种鄙夷全世界的高傲之气,就算是平常的行走他也能走出要去与谁同归于尽的嚣张势头。

他身上的高中白色校服皱巴巴的,肩上随意地搭着一个黑色背包,但是背包里没有任何书本,只露出半截棒球棍。

他后面的唐茵快跟不上他的步速了,叫了他几声,他不理,她暴脾气上来了,踩着七公分高跟鞋冲上去打了下他的肩膀,爆了粗口:“许亦安!你赶着去投胎啊!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北区来是不是来帮海哥接那批货的?你还真敢啊!”

许亦安停了下来,转回身不耐烦地瞥她一眼,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冷冷地问她:“那说该怎么办?小晨还躺在医院里,就等着钱做手术呢,你告诉老子要是老子不跟着海哥入这行,老子到哪儿去弄几万块钱?卖你吗?”

唐茵不服气地推了他一下:“那你也不应该一个人来!叫我一起来会死啊!去你大爷的许亦安!要撇开姐姐我门都没有!你想都别想!”

他说:“你是不是蠢啊!这事犯法的你不知道啊!”

她双手抱臂在胸前,不吼了,嘲讽地笑,问他:“你大爷的许亦安!我十四岁就跟着你混了,犯法的事我们做得少吗?偷钱抢钱骗人打架哪件事不犯法?你可别忘了我们是东区长大的野孩子,可不是这北区的乖乖女小少爷,我们谁能保证在十八岁之前不进监狱溜一圈就是投错胎了!反正为了你……弟弟小晨,我也是做什么都愿意,你不能撇开我!”

她说着,拿过许亦安指尖的烟吸一口。

许亦安眉头皱得更紧,不理她,甩头继续走,唐茵继续跟着。唐茵扔了烟蒂,对许亦安的背影说:“其实,我倒希望我们都不是这样的,你有天才的脑子,不应该长成犯罪天才的,我也不想生在东区的,可谁让我们就偏偏是东区的人呢……”

许亦安回头瞅了她一眼:“别废话,滚回家去!”

唐茵哪肯理睬他,犟了几句嘴,却见他停下了,没有回身看自己,而是看着前面马路中间。她也望到了,在十字路口中心,有一个穿着一身鹅黄色唐装的女孩子,抱着一把琴,样子就像电视里的古代小姐,样貌十分清纯可爱,有一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她翻了个白眼,冷哼了一声:“不就是一个玩Cosplay的嘛?多好看啊?傻头傻脑地呆在马路中间也不怕被车撞!”

许亦安的眉头舒展了,一边唇角勾起浅笑:“卖了应该能值不少钱……”

唐茵笑了:“好吧,我还以为我们得过几年才会发展拐卖人口这项业务呢,现在提前干也行,海哥那里有渠道吗?是卖到山里去还是只要器官啊?”

许亦安白了她一眼:“白痴,我是在说她抱的那把琴!”

唐茵说:“那也不值几个钱吧,不就破木头一把吗?”

他语气中多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好歹也是跟着瘸叔长大的,怎么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呢?我看那肯定是个古董,应该会值不少钱……还有那傻姑娘头上的那些东西,挺像回事的,没准真的是珠宝……”

“许亦安,你傻吧?还都说你是天才呢,我看你就是个大蠢才,也不想想谁会戴真珠宝玩Cosplay啊?”

许亦安已经在往那边走了,“啰嗦什么啊,你就说你干不干吧?”

“干!怎么不干?骗人总比送那些玩意儿强……”她也跟了上去。

嘉禾在十字路口不知进退,慌乱地打量着这个陌生奇异的世界,无数她不认识的车辆在她旁边飞速驶过,周围已经成了汽笛声的海洋,她慌张躲闪,往前走了几步,她侧面的马路上刚好一辆车飞驰而来……

她被人一把拽开,没有站稳,跌进一个人怀里,刚好躲过了,不然差一点就被车撞倒了,怀里的古琴失手落下,被另一双手接住。

她这时候还不会想是自己命大还是那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她睁大了眼睛,一张脸进入眼帘,那个人的目光居高临下地与她的目光相接,他的一边嘴角微微勾起,神色有一瞬的深沉却又立刻变为驯桀。

许亦安将她拖到路边,才放开她的手,“你不怕被车撞死啊?”

“车?”她已木然,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连忙移开惊奇的目光,双颊浮上一层红云,还不忘礼,“小女子莫嘉禾见过公子,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那晚那个戴着面具的人说的话又在她脑海闪现,“……有一个人在千年之后等你。”

眼前的人装束都好奇怪,周围的东西都好奇特,自己好像的确是来到了一个与唐朝迥然不同的世界,这就是千年之后吗?那这个救了自己的人会不会就是那个在等自己的人呢?何况他如此熟悉。

于是她喜上眉梢,顾不得其他,怯怯地望他一眼,眉目浅笑:“小女子从唐朝而来,只为赶赴公子的千年之约。”

他问:“你是从哪家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

 

 

 

 

 

 


第00二章 古琴被骗 初入东区

“精神……病医院?是何处?”嘉禾疑惑不解。

唐茵不禁偷笑,在许亦安耳边说:“原来真是个傻瓜,呵,这下好办多了,看我的。”

她憋住坏笑,换上一副纯良无欺的温柔表情,对嘉禾说:“小美女,你真是从唐朝来的?”

嘉禾将一直落在许亦安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这才注意到帮自己抱过古琴的唐茵,看她的容貌,估摸是和自己一般年纪,没有盘发髻,齐肩的头发又黑又直,穿的衣服对嘉禾来说特别暴露,上身一件单衣,露出白稚的手臂,下面更是不忍直视,竟然只穿了一条很短的黑裙子,两条又白又直的腿赫然外露,嘉禾瞄了一眼就红了脸。

唐茵的装扮对嘉禾来说虽然是很奇怪的,但嘉禾依然无法忽略她的美丽,细长的眉,薄唇殷红如血,面孔精致毫无瑕疵,削瘦中显出一种凌厉,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炯炯而灼人。

嘉禾点点头,以示回答她的问题。

唐茵又问:“那你要到那里去呢?”

嘉禾认真地想了想,最后摇摇头:“我不知道,只是,送我古琴的那位公子,说这里有一个人在等我……”她的目光还是扫了下许亦安。

唐茵自从接过了她的古琴就没打算再交给她,听她亲口说这是古琴,唐茵和许亦安对视了下,唐茵接着问:“你能不能把你的事跟我们说一下,比如说你叫什么呀?你多少岁啊?你家在哪啊?你家里有什么人啊?没准我们能帮你呢?”她这样问自然不是真想帮什么忙,只是试探她是否真的脑子不好,问清家里的情况也好确定短时间内会不会惹上麻烦。

听到她说要帮自己,嘉禾瞬间欣喜,以为真遇到了好人:“那就先谢过姑娘和公子了。小女子名为莫嘉禾,今年十六岁,生于长安城西莫家,我爹是长安第一富贾,娘亲早逝,二姨娘生有一女一男,为我的哥哥和姐姐。”

没等她回答完,唐茵就又和许亦安对视一眼,脸上闪过狡黠的笑,那意思就是,这真的是个傻子啊!

唐茵装作听得很上心,说:“长安啊?哦~那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嘉禾把自己的事跟他们说了一遍,“莫非这真的距唐朝有一千多年?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唐茵和许亦安真的很努力在憋笑,憋到双颊都酸了,若能放开笑的话,估计都要笑得肚子痛。许亦安回答她:“恩啊,现在是2016年,距离你说的贞观二十一年的确有一千多年了!原来你是……穿越过来的古人啊!”他这话的嘲笑之意满满。

可惜嘉禾不懂,还以为她们相信自己了,她也在惊异之中相信了,自己真的来到了一千年之后,顿时惶惶不知所措。

唐茵在心里吐槽,啧啧,想象力多丰富的一孩子,偏偏是个傻子,没法当编剧真是可惜了了。她深呼吸一下,把笑憋回去,装作关切的样子:“可是这里是锡城啊,离长安很远,离你说的唐朝更远,那你现在该怎么办?你是要回去?还是留在这里?”

这对于嘉禾来说的确是最应该考虑的问题,她眉头微蹙,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是不想回去的……我不想嫁给一个傻公子……可是……”

唐茵连忙见她泪光闪闪的,连忙将琴塞给许亦安,然后温柔地搂上她的肩膀,轻轻拍她的肩:“你当然不能回去啊!你既然来了,就得呆在这嘛,就那句……既来之则安之!明白吗?嘉禾是吧?你不用烦,你看我和这位帅哥,我叫唐茵,比你大一岁,他是许亦安,也比你大一岁,你在这举目无亲的,可以把我当姐姐啊!没地方住,就住我家去!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他们都还不确定古琴的价值,还有她身上这些饰品看起来也挺值钱的,他们想一并弄到手,得先拿去给瘸叔看看才行,她就是想哄骗她跟他们回东区。

这北区治安太好了,在这里抢的话太冒险,东区就不一样了,那里只要不打出人命就别指望能听到警笛声,而且街道蜿蜒复杂,就算东西到手之后把她随便丢在哪个巷子里她都不可能再找到他们。

唐茵让她颇为感动,她自己的亲姐姐从小到大都没正眼瞧过自己一眼,而这个刚认识的姑娘却对自己这么关照,要不是唐茵及时搀住她都要跪下拜礼了,她瞬间热泪盈眶,说道:“唐茵姐姐,你真好!未曾有人如你这般照拂过嘉禾,嘉禾感激不尽!”

唐茵很满意,继续搂着她,说:“诶对嘛!姐姐会照顾你的,就叫我茵姐姐吧,这个呢是你亦安哥!”唐茵边说边对许亦安调皮地眨眼。

嘉禾乖巧地叫:“嘉禾记住了,茵姐姐!见过亦安哥!”

于是,他们成功地把她哄上了一辆公交车,驶向东区。

一路上嘉禾惊奇不断,先是认识了“车”这样东西,又见到了很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物,哪怕是在别人眼里最为普通的一个小塑料盒,她都会觉得好神奇。

公交车上的人都以为她是穿着戏服的演员或是在玩Cosplay,她一身唐朝服饰,长得清秀可人,气质古典柔美,的确让人觉得十分赏心悦目,很多人拿出手机拍她。

她发现有人拿着一个个小扁盒子对着自己,不知发生了何事,不知那是何物,用疑惑的目光向唐茵求助,唐茵配合她“犯傻”,告诉她那是手机,她依然不懂,在别人的围观下觉得很不自在很难堪,低下了头,有点想逃跑。

这时,许亦安站到了她前面,将她护在靠窗的一个角落里,挡住了众人的摄像头,给她隔出了一片小小的天地,她望着他笔直的背脊,顿时觉得心安一些。

许亦安微仰着头,把背后的棒球棍抽出来架在肩上,冷冷的目光好像在看所有人,也好像什么人也没看,总之就是一副拽上天的样子,和他平时一个样。

他的声音字字如铁,强势而霸道,说:“拍照十块,合影二十!”

唐茵爆笑,头都在扶手上嗑了一下,然后很配合地离开座位到那些人面前去收钱:“诶!拍了几张?三张?那三十块……想合影就去呗!她可是在拍一部很火的古装剧,跟胡歌搭戏的知道吗?以后肯定大红大紫,二十块买一张合影多有纪念价值啊……”

自然有人不买账:“我删了还不行吗?才不花钱呢……”他一说,许亦安就闪到了他跟前,棒球棍敲在他椅背上,一个冷厉的眼神抛过去,是个人都得怂,只好乖乖掏钱。

有几个真来和嘉禾合影,嘉禾依然很愣怔,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钱收得差不多了,许亦安就和唐茵平分了,就这样轻轻松松地捞完一笔,车也到站了,他们把嘉禾拖下车,带她往自己住的街区走。

嘉禾都看出来了,眼前这片景观与之前那个地方大为不同,之前那个地方的建筑虽然对她来说是很奇怪,但是给人鳞次栉比整洁美观的感觉,道路也很宽阔干净,一切都井然有序的样子。

而这里,她所看到的每一栋建筑的外观看起来都有点陈旧,有的甚至可以用杂乱来形容,有高楼,却不是直插如云,而是墙壁斑驳,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错觉。

每栋楼之间的距离很近,两相对望,感觉有些拥挤,楼与楼之间的道路也显得窄,路面不平整,有很多裂缝和浅坑,路上也有积水和污物的地方,走过几处,还能嗅到一阵阵叫人恶心的味道。

每栋楼都高低不等外观不同,每栋楼前的人也各有不同,围坐在小木桌前打麻将的老人们,身上脏兮兮还到处跑个不停的小孩,黄色头发面容冷峻结伙走过的年轻人,还有随处可见的倒在路边酒气冲天的醉汉……

唯一相同之处,就是,他们让嘉禾觉得害怕,这些人,这些楼,这些路,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腐朽。

周围人很多,吵闹声也不时地从四周传出,然而驻足静想,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这个地方仿佛是被遗忘的一个角落,就像一个被抛弃的人,只能自生自灭。

不时有男孩子或女孩子向许亦安打招呼,无论他们是多么张扬或懒散,或互相追逐打斗,见到许亦安都是一律地含带恭敬语气地喊他“大安哥!”,也会和唐茵打招呼,大多叫“茵姐!”也有闹着叫“大安嫂!”

那些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与他们擦肩而过,自然也都会打量嘉禾,还戏谑地对她吹口哨。她只是低着头,紧紧跟着唐茵。

许亦安嘴里叼了根刚才别人给他点的烟,回头瞥了她一眼,吐出一口云雾:“怎么?害怕啦?”

她摇摇头,问道:“这……这是哪里?”

许亦安勾唇一笑,没有看背后的她,大笑了一下:“这就是东区!”也就是锡城这座二线城市遗忘的贫民区。

很多很多年后,她已熟知了这里的一切,并且已经离开了这里,她是这样向别人回忆这里的:“那是一个人人都说是人间地狱的地方,而对于我来说,却是人间天堂。”

那人问她为什么。

她回道:“因为我是幸运的,当时把我骗到那里去的是许亦安,他还问我怕不怕,其实我很怕,但我摇了头。还有唐茵,所有对我吹口哨的人,都被她瞪了回去……”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恶魔校草你别拽 莫家有女初长成,年方二八,貌美如花,谁想有一日,向来无视她的父亲大手一挥要将她嫁给  作者:发发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