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后裔

点击 灵异推理 |作者:王十四| 正版 | [收藏]

茅山后裔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我是一个“灾星”,刚出生就克死了奶奶,爷爷以前是个道士,为我逆天改命,却在我二十岁生日那天离奇死亡。

临死前,他将一本名为《登真隐诀》的小黄书交给了我,却让我四年后才能打开……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00一】灾星

我叫王林,渝城人,1990年出生。

在我出生当日,我的奶奶去世了,一个本无病痛的老人,就在我第一声啼哭声响起时,踉跄倒地,与世长辞。

“灾星!”

见到奶奶摔倒在地,爷爷竟没有上前搀扶一把,而是冷冷的瞪了一眼刚刚出世的我,便气呼呼的回到了屋里,反锁上了房门。

更让人不解的是,整个丧礼期间,爷爷都再没露过面。直到出殡的那天早上,有人才看见他贴着玻璃窗,远远的望了一眼送葬的队伍,神情复杂。

他怎么能如此的狠心?

自己的老伴儿死了,他居然连面也没露一下?

爷爷的反常举动,无疑引起了家人的强烈不满,而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更是导致家里人联合将我爷爷扫地出门。

那是在我刚满一周岁的时候……

因为是家中的独子,父母特意为我办了一个“周岁宴”,请来一大帮亲戚朋友吃酒庆祝。

酒足饭饱,有人却忽然提议要给我搞个“抓周”仪式。

所谓抓周,又称拭儿、试晬、拈周、试周,这种习俗,在我老家乡下由来已久。简单来说,它是小孩刚满周岁时,所举行的一种能预测前途和性情的占卜仪式。

见到大家伙儿兴致颇高,父亲自然应允。然后大家便一起动手找来了各种小物件,比如:印章、笔、墨、纸、砚还有各种零食、玩具以及女人用的胭脂、口红等。

然后就让我妈把我抱到了中间,在不经过任何诱导的情况下让我随意挑选。

抓周的小物件,每一件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比如抓到印章,将来就有可能会做大官;而抓到女人用的胭脂、口红,则说明长大后有可能是个沉迷女色的家伙。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

无论我抓到了什么,这也就是个家庭游戏,博亲朋们一笑,仅此而已。

可怪就怪在,就在我刚要挑选时,爷爷却一脸“高深莫测”的出现了。二话没说,直接便将一把湛蓝色的匕首放进了那堆物件当中,然后我就稀里糊涂的抓向了那柄匕首。

就在众人一脸纳闷儿的看向我爷爷时,爷爷却像是发疯了一般,突然暴起,一把便夺过了匕首,同时嘴里大骂了一声:“妖孽!”

寒光闪过,爷爷手中的匕首已是径直划向了我的胸口。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以至现场那么多的亲戚朋友,都没来得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匕首,将我胸口的衣服一劈两半,在我稚嫩的胸口上划下了一道足有十来公分的恐怖血痕。

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身下的毛毯,我也“哇”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哭起来。

我妈当场就吓昏了过去,我爸则是气得一把将我爷爷推倒在地:“你疯了吗!”

虎毒尚不食子,又更何况是襁褓中刚满周岁的幼孙?

我爸估计也是气蒙了,上前就踹了我爷爷两脚,然后便抱着我,火急火燎的冲向了医院。

所有人都搞不懂我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到底是图什么呀?

后来,也有很多亲戚朋友问过他,但他死活不肯开口,只是梦呢般嘀咕一声:“灾星!”

事情没过多久,爷爷便被赶出了新房,回到了山里的老房子,孑然而居。

而我则在医院的救治下,勉强捡回了一条小命。但那条长达十公分的疤痕,却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越发狰狞。而我也因为这样,从小体弱多病,以至很多人都担心我会夭折。

一直到我上了初中,过了第一个本命年,身体慢慢变好,家里人这才松了口气。

在我的印象中,有关于爷爷的记忆一直都很模糊。少不更事时,我也曾去过我爷爷居住的老房子里玩耍,但每次都被我爷爷厉声赶了出去,他还是那么的不待见我。

懂事后,我就极少见到我爷爷,也再没有去过老房子。偶尔在街上碰到他,他也从不拿正眼瞧我一眼,仿佛多看我一眼,就要折寿一般。

直到我二十岁那年考上大学,即将前往邻省上学,临行前的头一天晚上,爷爷却突然找到了我,让我跟他去老房子一趟。

说实话,当时我是真不太想去。

一来是因为第二天就要走了,晚上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收拾。

二来,其实我挺怕我爷爷的,同时也对山里阴森的老房子有着阴影,那地方简直就是我儿时的梦魔。

不过,我到底还是去了。

什么原因我不清楚,也许是因为他那满头的白发、佝偻的身躯。又或者是因为,他那哀伤而又期待的眼神……

总之,我去了。

我从来没怪过我爷爷,我不怪他骂我是“灾星”,也不怪他在我胸口留下这么一道恐怖疤痕。

血浓于血,他终归还是我的爷爷,而且我总觉得我爷爷应该有苦衷。

哪个老人不想儿孙满堂,哪个老人不想自己的儿孙过的幸福?

而我爷爷选择在我的胸口划一刀,付出的代价却是整整二十年孑然一人,除了逢年过节给他送点儿好吃的,平日里根本就没人去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我想,他有他的苦衷。

到了老房子,爷爷一脸平静的看着我,问道:“你怪我吗,王林?”

“以前怪,现在不怪了。”

“那你愿意叫我一声爷爷吗?”

爷爷一脸期待的望着我。

“爷爷。”

我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的问题。

“好--好--”

一声“爷爷”,竟叫的他老泪纵横,我注意到他当时的眼神,有欣慰,有感动,似乎还有委屈……

他一定是有他的苦衷的,我越发坚信这点!

过了好久,爷爷这才拭干眼角的泪水,脸上再度恢复平静道:“你相信爷爷吗?”

“嗯!”

我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同时心里窃喜,这么多年的谜团今天终于要真相大白了吗?

“那你以后随身带着这个!”

爷爷从他的枕头下取出了一件用红布包裹着的东西,无比庄重的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很好奇,正准备打开看看。

“别看!时机不到!”

爷爷吓了一跳,赶紧拦住了我,这才说道:“你是伴着血光出生的,生来就命带孤煞,接下来的四年里,你的运气可能一直不怎么好,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四年后的明天,你可能会遇见一件你无法解决的事情,到那时你才可以打开红布!如若不然,就把它烧了,永远不要打开!切记!切记!”

“四年后的明天?”

我很纳闷儿的看了爷爷一眼,问道:“为什么不是今天呢?”

“明天你就知道了!”

爷爷的眼中越发哀伤说道:“还有就是,今天你离开以后,就再也不要回老房子了!叫你爸一把火烧掉好了!记住了吗?”

“哦……”

尽管心里满是疑惑,对于爷爷所说的什么“命带孤煞”也并不以为然,但我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你走吧!以后再也不要回这里了!”

说完这话,爷爷再次将我扫地出门。

“爷爷!”

我叫了一声,爷爷却迅速反锁上了房门,再没有应声。

唉,果然是个怪脾气的老头……

我对爷爷的怪脾气早已见怪不怪,知道他说一不二,也不坚持,掉头便准备离开这里。

刚刚没走两步,我忽然感觉我的心里好难过,回头看了一眼老房子,心里像是忽然生出了某种感应一般,我总觉得,这很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见我爷爷了!

内心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克制住了想要回去找我爷爷的冲动,只是隔着好远,对着老房子的方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我不知道的是,就在我对着老房子磕头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此时正躲在门缝里偷看,泪如泉涌。

回到家,我好几次想开口劝我爸去将我爷爷接回来一起住,话到嘴边,终究还是又咽了回去。

爷爷的性格太孤僻了,行事又有诸多古怪,我想我爸之所以会顶着不孝的骂名,将爷爷赶回老屋去住,肯定也有他的考虑,我这个当儿子的也不好多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爸把我送上了火车,伴随“哐当、哐当”的铁轨撞击声,我离开了这个养育了我整整二十年的家。

邻省黔州离家并不算远,历经十个多小时的车程,中午时分,我抵达了黔州的省会黔阳。

刚一下车,我便接到了我爸的电话,我爸开口后的第一句话便将我整个人惊呆在了原地:“你爷爷过世了,走的很安详。”

爷爷死了?

【002】霉运滔天

如同被雷劈中,我整个人呆在了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为什么是四年后的明天,而不是今天?”

“你明天就知道了!”

爷爷的话历历在耳,我终于明白了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早就知道他今天会死!

还是说,他这压根儿就是自杀?

今天是2010年8月24日,农历的七月十五。

“七月十五!”

忽然间,我猛然惊醒:这不刚好是我阴历的生日吗?

……

有时候我常常在想,我究竟是不是我爷爷嘴里所说的“灾星”?要不然,怎么我一出生,我奶奶就去世了?我爷爷也恰好在我20岁生日这天死去……

那一天,我哭的非常伤心,就在这个伤心的日子里,我的大学生涯开始了。

爷爷的话很快就应验了。

从我入学的那一天起,霉运似乎就一直伴随着我。

到校后的第二天,之前交往了快两年的女朋友,打电话和我分手了;我爸提前转给我的生活费也被别人盗刷;去开水房打水,还被爆炸的暖水壶烫成了二度烫伤……

如果不是我自己亲身经历,我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世上竟有如此倒霉的人?

不光是我自己倒霉,和我亲近的同学、朋友也经常莫名其妙的跟着倒霉,仿佛谁对我好,谁就要遭报应似地。

很快,我的倒霉在全校都出了名,简直让人“闻风丧胆”。

同学们见了我,全都跟见到扫把星似地,避之不及。老师也不敢管我,每次我去教室上课,周围都会空出一大片的座位,没人敢坐在我的周围。甚至,连我交上去的作业,老师连碰也不碰一下。

再往后,和我同寝室的室友也不肯我和一起住了,我就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孤家寡人”,连狗都嫌。

半个学期很快过去,学校出动了一个又一个领导来劝我,让我主动退学。我当然不肯,最后连来劝我的领导也跟着倒霉了。

不是汽车被划,就是家里被盗,要么就是被以前潜规则过的女生举报……

到最后,学校也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得在学校的杂物间,给我隔出了一个单独的住所。

就这样,我搬离了学生寝室,成为学校有史以来第一个住学校杂物间的学生。既来之,则安之,我对学校的安排倒也泰然接受了,为了自嘲,我甚至还为杂物间取了一个雅号:陋室!

不过,很奇怪的是,等我搬到杂物间以后,有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却隔三差五的来我的住所串门儿。

更奇怪的是,他竟然并没有被我的霉运传染!

换了旁人,别说隔三差五的找我串门儿,就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都得担心出门会不会被车撞,而他竟丝毫不受影响?

这八字,绝对够硬!

老头姓张,是学生寝室的宿管,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就和其他人一样,叫他老张头。

因为整个学校内,就只有老张头一个人敢和我交流,而且不用担心被我的霉运传染。所以,我和老张头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确切的说,应该是忘年交。

老张头今年已经快六十了,据他说,他的孙女儿都有我这般大了。

老张头的存在,仿佛就像是茫茫大海里的一盏灯塔。

因为有他,我终于有了勇气,继续留在了学校。任旁人对我白眼冷对,背后指指点点,我也无所畏惧,有时候,我还会主动去挑衅他们。

一开始,还真就有人偏不信这个邪。可当有一次,一个一米八大个,据说还是校篮球队主力的男生,胖揍了我一顿,第二天就莫名其妙的被高空抛物砸进了医院时,所有人都开始怕了。

我就是这么个怪人,不但关心我、爱护我的人要跟着倒霉。欺负我,辱骂我的人,同样也没有好下场!

很快,我就成了学校里的一霸!当然,这所谓的“一霸”,得加一个引号。

不过,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整个学校里,没人敢TM的惹我。而且,我的倒霉还给我带来了另一个好处:我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排队。

因为,一旦当我出现在队伍的最后面时,前面的人,立即就一哄而散了。

我上课不用占座,去图书馆不用抢位置。

唯一麻烦的是,我的衣食方面是个大难题。自从我去食堂吃了两次饭,导致食堂的锅炉发生爆炸之后,食堂的门口便张贴了“王林不得入内”的警示牌。

洗衣服也很困难,因为但凡被我使用过的洗衣机,第二天绝逼不会再转。它们就是这么任性,没钱也TM的任性。

无奈之下,我只能学着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

还好有老张头,他也不去食堂吃饭,不是食堂不卖给他,而是他嫌食堂的饭菜太贵。所以就和我一起搭伙,有时候,他还会帮我洗衣服。

我俩就这样“相依为命”的过着,感情倒比爷孙还好。诺大的校园里,我就只有老张头这么一个知心朋友,我在爷爷身上缺失的那份亲情,仿佛一下子就在老张头的身上找到了。

我觉得他一定是上天派来补偿我的,有时候,我甚至真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爷爷。

老张头有关节炎的老毛病,一到刮风下雨,就痛的不行。为此,我还特意选修了一门中医推拿,为的就是能在关键时刻,帮他缓解一下疼痛。

而老张头平日里的一些表现,也像极了我爷爷。我爷爷生前时,一有空手里就抱着一本《易经》研究个不停,要么就是《四柱命理》,或者《六壬》之类的玄学书籍。

而老张头似乎也对这方面抱有极大的兴趣,不光喜欢看这些书籍,而且还喜欢在一些黄纸上涂涂画画。画出来的东西却很怪异,跟鬼画符似地,我压根儿就看不懂。

有时候我也会问他,为什么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老张头总是一本正经跟我说道:“学了好盗墓啊!穷了一辈子了,就指着这个发财呢!”

我自然当他是开玩笑的,盗墓,切,我还摸金校尉呢!《盗墓笔记》看多了吧?

闲暇之余,老张头也会教我一些玄学,还说现在大学生工作也不好找,学得一技傍身,将来才不至于饿死。

我却对此兴趣缺缺,鬼神之说,我向来不信。

不过,老张头毕竟是我在学校里唯一的朋友,有时候,我也不好拂了他的好意,只得跟他虚与委蛇。

这一来二去,我竟还真的学会了不少的玄学知识。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上街的时候,学校天桥下有一个算命的老先生一把拉住了我,说: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惊奇,印堂发亮,必定是个贵人啊。

当时我就笑了,心说,我TM都倒霉成这逼样了,你还说我是贵人?

望着老先生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也不由玩心大起,耐心等他给我推八字,摸骨算命。等他叨叨的说完之后,我才用从老张头哪儿学到的玄学知识,一一将他刚才的论调推翻。

老先生一时惊为天人,直说是遇到高人了,最后不但没收我钱,我走的时候,他还不忘塞了一百块的封口费给我。

我刚转身离开,两名威武的城管直接上来砸了他的算命摊。他已经很走运了,一般摸过我的人,不被车撞,就已经应该去庙里烧高香。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咣当一声,一辆电瓶车直接撞在了他的老腰上……

“唉……”

对此,我也只能对他表示深切的同情,因为担心他再被别的大车撞上,我没敢将手里的一百块钱还给他,我甚至都不敢对他露出关切的眼神,我是为了他好。

时候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我就是这么一个低调的人。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焰火。

“呸!你丫就是个扫把星!”

我仿佛听到了我内心深处的另一个声音。

哎,扫把星就扫把星吧。反正爷爷说,只要我能坚持到大学毕业,我的运气就会好转,否极泰来!

对于爷爷的话,我深信不疑,这也是我明明对爷爷留给我的那件东西极感兴趣,但却一直坚持着没打开看的原因!

我坚信,爷爷不会骗我!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茅山后裔 我是一个“灾星”,刚出生就克死了奶奶,爷爷以前是个道士,为我逆天改命,却在我二十岁  作者:王十四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