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秘事

点击 灵异推理 |作者:大苛| 正版 | [收藏]

秦岭秘事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搜一搜”免费领取

2010年,网传秦岭村庄消失......

我和家人常居秦岭脚下,亲身经历讲述,这座横亘在中国腹地的巨大山系,隐藏着繁多惊天秘闻。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一章 石棺

秦岭自古就有不少山野怪谈,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去蓬莱寻仙问道之前,就先来的秦岭,后经高人指点,才去的蓬莱仙岛。

神农架野人事件轰动了全国,殊不知神农架就属于秦岭山脉的一支余脉,在神农架发现野人之前,我国最早发现野人的地点也是秦岭!

这里,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们,这座横亘在中国腹地,古老又神秘的山脉,隐藏着的那些不为人知的秘闻。

我叫徐然,是个早产儿,我爷爷说我娘生下我就因为难产死了。

在我五岁那年,我看到隔壁林伯伯穿着花花绿绿的寿衣走在大街上,当时吓得我大哭不止,后来请了隔壁的李奶奶帮我招魂,我才不哭了。可是没过几天,林伯伯不知道因为什么就死了。

还有就是我七岁那年,跟着爷爷去地里干活,发现地头上有好多人冲我招手,我把这事给爷爷说了,爷爷刨开地头,才发现里面密密麻麻埋着十多具尸体。

后来,隔壁的李奶奶说我天生具有阴阳眼,所谓阴阳眼,便是拥有通灵之术,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不过,后来我就再也没遇到过此类事情,渐渐地,大家也就把这事给忘了,我也过上了常人的生活,一直到考上了大学。

就在我回到村子里不久,村里的林狗子挖出一具石棺,,林家村的安宁随之也被打破。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这并非阴阳眼,因为我不仅可以看到鬼魂,还可以......

它被称为“灵瞳”!

记得那天我刚从地里回来,就听到村里有人议论,说林狗子在村北的河里挖出一具石棺,好多人都去看了。

我那个时候大学刚毕业没多久,毕业没找到工作,便回到了老家,跟着爷爷种地,整天不是去地里干活就是窝在屋子里看电视,日子过得很无聊,忽然听到这种事情,我当时就来了兴致,便和爷爷打了声招呼,兴冲冲的向村北河里走去。

林狗子是我们村的一个光棍,是个不学无术,好吃懒做的家伙,前段时间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整天拎着锄头满村子跑,嚷嚷着要挖什么宝贝,说是有神仙给他托梦,大家都以为这家伙想钱想疯了,都没当回事。没想到这才过了没几天,真让这家伙给挖着了。村里顿时就传开了。

村北的河不算远,没一会我就到了,刚下河道,就见远处黑压压的一群人,,挤进人群一看,果然有一口石棺,就见这棺材是个黑色的,上面还雕着一些奇怪的花纹,整个棺材高约一米,长有两米,看样子埋的还不深,林狗子这家伙运气还真好,真让他给挖到了。

“狗子,你这挖到石棺了,这你打算咋办?”村长林老千问道,林老千本名叫林三千,因为打牌出老千,被人抓住了,所以后来大家都叫他林老千。

“能咋办,拉回家,撬开,这石棺里面肯定有宝贝,卖了这宝贝,我就有钱买汽车,娶媳妇儿了。”说着,林狗子就咧嘴笑开了。

“卖了?”林老千瞪了他一眼,说:“这石棺是从国家的土地里挖出来的,是文物,你这样把文物卖了,可是犯了倒卖文物罪,这事要是让上边知道了,你就等着坐牢吧!”

林狗子虽然好吃懒做,没能娶上媳妇儿,但他一点都不傻,知道林老千这是什么意思,没挖到之前,林老千屁都不放一个,这才刚挖到,这个林老千就跳出来摆官架子了,这摆明了是要来分一杯羹的。

林狗子眼珠子转了转,把林老千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两个人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话,过了一会两个人才满意的走过来。

“那个,老二,你们几个去找辆地排车来,咱们把这石棺给拉回村子里,明天我带着狗子把这东西上交到县里去,毕竟这是文物,咱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可不能做这种违法的事儿。”林老千站在旁边,挺着大肚子,像模像样的指挥着。

“对对对,明天上交到县里去,幸好村长提醒了我,不然我就做了违法的事情了,这种事可不敢干。”林狗子在一旁赶忙附和道,说话时脸上都乐开了花。

这两人这表面功夫做的真不咋地,估计也就能糊弄一下三岁小孩。

不过村里人对林老千这人也了解,为人圆滑,贪了村里不少钱,可是这家伙也没少给乡亲们办事儿,所以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只眼。

可是这个石棺怎么看都不像一般的东西,看那上面雕着的花纹,估计这石棺就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按理说,这石棺是从林家村的地界挖出来的,这就属于林家村的东西,林老千和林狗子两个人就想私吞?当时就有人不满了。

“村长,你和狗子这事儿,大家都明白,也别拿我们当傻子糊弄,你们不就是想偷偷运出去卖了呗?”

林老千听了这话,脸顿时就拉下来了,说:“你们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偷偷运出去卖了?我林三千是那种人吗?”

要在平时,林老千或许能镇住村民们,可是这个石棺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呢,在绝对的利益下,谁还鸟你这个小村长?

“这棺材卖了钱得分我点,不然我不干。”有人说道。

接着,人群就开始渐渐骚动了起来,后来越来越凶,我看这架势,如果林老千今天不给他们一个说法,估计这事是不能善了了。

最后,林老千也是没办法了,一拍大腿,说:“这事明天再说行不行?眼看着天都快黑了,现在是赶紧把这石棺给运到村里去。”

听林老千一说,我才意识到,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估计再有个一会儿,天就黑了。

林老千这么一说,人群顿时就有些松懈了,可是还是没人动。

“愣着干什么?赶紧动手啊,平时没见你们对村里事儿多积极,这一遇到好事,看把你们一个个给能耐的!”林老千似乎也是忍了很久了,脾气终于爆发了。

村民们一个个缩了缩脖子,虽然刚才他们顶撞了林老千,可是他们从骨子里还是害怕林老千的,渐渐地,人群开始动起手来了。

我只是在一旁看着,林老千刚才也特意说我这事了,我是外姓人,不是他们林姓本家人,就算这棺材分钱,也就没我啥事,所以,为了避免以后不必要的麻烦,林老千也没让我动手。

虽然我没动手,可是从这些人抬棺材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这棺材很重,十多个大汉一个个憋得脸红脖子粗的,可以想象,这棺材得有多重了。

棺材被一大群人护送着到了村儿里,一下又围上了好多看热闹的人。

“咦,怪能哩,狗子真挖出这么一个宝贝玩意儿啊。”

“是哩是哩,看这雕纹,就知道不是一个简单的宝贝。”

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语,又开始了议论。大家平日里哪见过这种东西,所以不由得多看了一会。

忽然,有人问我。

“小然,你上过大学,你知道这是什么物件不?”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对文物没研究,对历史也没兴趣,所以我也看不出这是个什么东西。

“行了行了,别看了,拉走拉走。”林老千在一旁催促道。

一群人又拉着石棺进了林狗子家,这是林狗子挖到的,所以也就理所应当的放在了他家里。

十多个人又把石棺抬到了林狗子家的院子里,说是院子,不过是用几块碎石头简单垒的一堵矮墙,连个鸡都拦不住。

“狗子,这棺材你可要看紧了啊。”有人说道。

“放心,我晚上搂着这棺材睡。”林狗子笑呵呵的说道。

“你也不怕半夜跑出来一个女鬼把你给吃了。”

“女鬼?谁吃谁?”林狗子坏笑道,“我还不得把她吃了?”

我盯着棺材看了很久,可是对这方面的东西一点不了解,所以看着这棺材和普通的没什么两样。

只知道棺材上面都是黑线,很直的黑线,像是有人标着尺子刻意画上去的,看痕迹已经很淡了,再加上石棺也是黑色的,若不是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那是墨斗弹出来的,是道家的“墨斗封棺”。

就在第二天,村里也出事了。

第二章 诈尸

第二天一大早,我扛着锄头正准备下地,忽然听隔壁林二婶儿说林狗子死了。

我心里一惊,昨晚还看着林狗子好好的,怎么就死了?于是我放下锄头就向林狗子家里走去,想去看看是怎么个情况。

远远地就还没走近林狗子家,就见好大一群人围在那里。

我挤进人群一看,昨晚挖出的那具石棺还放在院子里,而石棺的旁边,躺着一人,用白布盖着,不用看,这人应该就是林狗子了。

一边站着的,是村里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林狗子因为挖出一具石棺,一夜之间就这么死了,毕竟这也不是小事,再加上林狗子没有什么亲戚朋友,所以这事自然也就成了村子里来料理。

林老千也在,这会脸色最难看的恐怕就是他了,他看了一眼旁边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说:“三爷,这事儿您看怎么办?”这是我们村里林家的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如今已有八十多岁了,经历过许多事情,村里面若是出了什么比较难办的事情,一般都由他出面来处理。

“幺妹来了吗?这事儿等幺妹看过了再说吧。”幺妹就是我家隔壁的李奶奶,是我们村里的阴婆,也就是她说我有阴阳眼。

看样子叫李奶奶那人刚去,一时半会也过不来,趁着这个功夫,我打听了一下。

原来,今天早上林狗子的邻居今天早上下地干活的时候,从他家门口路过,向里看了一眼,大家也都知道,林狗子家的院墙和没有没什么两样,那个邻居就见棺材还放在院子里,而林狗子,却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这邻居看着不对劲,就喊了林狗子一声,可是一连喊了好几声,林狗子一点动静也没有,这邻居顿时慌了,可是他胆子小,只好找了个胆大的进去看了看。

进去一看,才知道林狗子已经死了,身子都僵了。

林狗子死了这事顿时就在村里传开了,昨晚他拉石棺进村这事儿大家都看到了,今天早上一死,所以大家自然就把怀疑的目光放在了石棺身上。

没一会,李奶奶就来了。

“幺妹,你给看下,狗子死了是咋回事。”林三爷磕了磕烟枪,眯着眼睛问道。

李奶奶估计昨晚没见石棺这东西,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她应该也听说了,所以李奶奶并没有多余的话。

就见她围着棺材转了一圈,又掀开白布看了林狗子一眼,我伸长了脖子,想看看林狗子的死相,可惜离得太远了,根本看不清。

“幺妹,你能看出狗子是咋死的不?”

林狗子的死相很诡异,如果说他是被吓死的,表情应该很狰狞才对,可是看上去他那表情却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这就代表,林狗子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死去的。

李奶奶估计也没见过这种石棺,所以她一时也不敢下定论,就又围着棺材转了一圈,似乎还是一点头绪没有。

说到底,李奶奶不过是个乡村阴婆,平时也就帮人求求神,烧烧香啥的,这种阵仗,估计经历的次数也不多。

忽然,李奶奶看见了我,她冲我摆了摆手,示意我过去。

我不明白李奶奶好端端的叫我干嘛,我姓徐,不是他们林家村本姓人,村里也就我们这一家外姓,林狗子死了,按理说这是他们林家的事才对,为什么叫我一个外姓人过去?

我走了过去,李奶奶对我说:“小然,你有阴阳眼,告诉奶奶,你能从这棺材上面看出什么东西吗?”

听李奶奶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我小时候遇到的那两件奇怪的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那两件事,我根本就没再看见过什么别的东西,李奶奶要不说,我都忘了我有阴阳眼这事儿了。

我又看了一眼石棺,和昨晚似乎没什么两样,不过那一道道黑线看上去好像更淡了一些,便说:“除了这上面的黑线变的更淡了一些,我也看不出来有什么。”

“什么?”李奶奶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你说这棺材上面有黑线?”

“对啊,好多条呢。”我如实说道,“难道你们都没看见吗?”

“这,这上面哪有什么黑线?”林老千在一旁说道,说完,他还刻意仔细打量了这棺材几眼。

李奶奶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阴沉了下来,她说:“那不是黑线,是墨斗线,这是一具被墨斗封了的鬼棺。”

“什么?”在场的人听了,顿时发出一阵惊呼,本以为挖出一件宝贝,没想到竟然是一具鬼棺,而且林狗子看样子就被这鬼棺给害死了。

“那,那这可怎么办?”林老千顿时就慌了,最先开始是林狗子打的这鬼棺的主意,后来他林老千也来插一脚,万一这鬼棺里头的主儿找人报仇,下一个不就是林老千吗?

“慌什么?瞧你那出息!”林三爷淡淡瞥了他一眼,不慌不忙的说:“幺妹,这事儿你能解决不?”毕竟林三爷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关键时刻,还是得靠他来镇场面。

“我也说不好,试试看吧。”林奶奶和鬼怪打交道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估计鬼棺里面封印着一个恶鬼,看样子这鬼晚上跑出来害人了,林狗子应该就是被这鬼害死的。”

听了这句话,人群顿时有些骚乱,想要逃离这里,万一里面那恶鬼跑出来伤人怎么办。

“大家不用慌,这鬼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大白天的也不敢出来,更何况我们这么多人,阳气足的很,它这个时候赶出来,绝对要灰飞烟灭。”李奶奶安抚众人说道。

听了这句话,人群才有些安静,可还是有一些胆小怕事的人悄悄走了。

刚才李奶奶掀开白布看完林狗子以后,那白布没盖上,我看了一眼林狗子的死相,这一看,吓得我一个趔趄,直接摔在地上了。

“他,他笑了。”我结结巴巴的指着林狗子说道。

我过来的时候看了林狗子一眼,表情显得很安详,就在刚刚,不经意间我又瞥了他一眼,这一看,我发现林狗子的表情变了,嘴角微微上扬,虽然闭着眼睛,可是仍然能看出他脸上的笑意。一时之间,我觉得诡异无比。

“带笑?”李奶奶看了看地上的林狗子,又看了看我说:“你说他脸上带着笑?”

“难道你们看不出来?”

李奶奶的脸色顿时剧变,说:“小然,你确定没有骗我?”

“千真万确,我骗您干嘛。”

也对,我有阴阳眼,能看到他们看不到的墨斗线,看到林狗子发生变了的表情,也就不足为奇了。虽然他们没告诉我,可是从他们的言行可以看出,在他们眼里,林狗子的表情似乎没变。

“那你再看看这棺材还有哪里不对劲的。”说着,李奶奶又把我推到了鬼棺面前。

我又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石棺,除了那些我看不懂的雕纹以外,一点发现也没有。

“没有什么了。”我摇摇头,说道。

“不好办了,这事儿不好办了啊!”李奶奶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回事,幺妹婶儿。”林老千问道。

“死前带笑,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这鬼棺不简单。”

“有把握解决这事儿吗?”

“我也说不好,试试吧。”

“三千,你找人去给我弄些桃木树枝来,要手指粗细的,多找点。”

林老千虽然不明白李奶奶要桃树枝做什么,但他还是找了个小伙子去了。

接着,李奶奶又转过头看着我,说:“小然,一会要用你一点血,没问题吧?”

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李奶奶会用我的血,可我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不过是放点血而已,虽然这是他们林家的事,可毕竟是一个村子的乡里乡亲的,能帮还是尽量帮一下吧。

“三爷,能在你家找只大公鸡吗?”李奶奶说道。

“大公鸡?没问题。”林三爷估计明白李奶奶要大公鸡做什么,没说多余的话,便让他孙子去捉一只公鸡来。

林三爷家里养了不少公鸡,说来也怪,别人家都是想着养一些母鸡下蛋,可是林三爷家里却养了一大群不会下蛋的大公鸡,这些公鸡整天没事干,互相斗得血淋淋的。在我们附近几个村很有名。

“李奶奶,您用我的血,做什么呢?”我好奇的问道。

“一会我要做一个镇魂阵,你有阴阳眼,能看到我们看不见的墨斗线,说明你的血能够起到压制性的作用,一会取一点你的鲜血做引子,这次只能拼一拼了。”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林老千派去砍桃木的人回来了,现在是初春时节,桃树都还刚刚发芽,这人也实在,直接将一颗胳膊粗细的桃树给拦腰砍断,拉进了院子里。

李奶奶命人砍下二十节手指粗细的桃树枝,分别削尖,放在了一起。

这时,林三爷家里的大公鸡也抓来了,是一只看上去格外凶猛的大公鸡,看林三爷的孙子灰头土脸的样子,估计抓它可没少费力气。

李奶奶吩咐几个人把林狗子的尸体放在院子里东南角的一张床上,又将那二十节桃树钉插在棺材周围,刚好将棺材围了起来。

又从随身的包裹里面拿出一些朱砂,将我的手给割破,放了几滴血滴在朱砂上,最后又用大公鸡尾巴上的一根特别亮丽的羽毛搅拌了一下朱砂,然后挨个儿把这些朱砂蘸在那二十根桃木钉上。

做完这些,李奶奶又将那只大公鸡放在了棺材上,说来也怪,本来一直到处乱跑的公鸡,被放在棺材上以后,顿时就老实了,鸡头用一种奇怪的角度拧着,正对着棺材,同时公鸡也“咯咯咯”叫个不停。

做完这些,李奶奶长舒了一口气,说能不能成就看能不能熬过今晚了。

完事以后,李奶奶告诉林三爷说林狗子这尸体不能久放,中午十二点之前必须得埋了,不然要出大事。

林三爷也没反对,便把这事儿交给了林老千,林老千也见林三爷都同意了,他也不好说什么,便自己掏钱买了一口便宜棺材,将林狗子给埋了村西头的地里。这次林老千自己掏钱给林狗子买棺材这事,也算做了一次正经事儿,估计是怕鬼棺里的主儿找他,为求心安才这么做的吧。

忙完这些,李奶奶说今晚谁都不要去林狗子家,晚上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管出了什么事儿,大家都不能开门,更不能出来,这事儿如果过去了,全村儿都没事儿,如果过不去,整个村子都跟着遭殃!

临走的时候,我见那只公鸡还站在鬼棺上,还是那个奇怪的姿势对着棺材,仿佛成了一个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这天晚上,我们村里家家大门紧闭,林狗子挖出来一口鬼棺害死了自己这事儿,鬼棺里面的主儿晚上要出来害人这事儿早已在我们村里传开了,甚至都传到了别的村儿。

为了活命,大家都很老实的呆在了家里,哪里也不敢去。

这一晚,看似平静,其实大家心里一个个都害怕的要命。

晚上我睡得很晚,一直等到了凌晨,村里似乎也没发生什么事儿,就在大家以为这事儿都过去了的时候,又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传了出来。

林狗子诈尸了!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秦岭秘事 2010年,网传秦岭村庄消失......我和家人常居秦岭脚下,亲身经历讲述,这座横亘在中国腹地的  作者:大苛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