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惹外星帝凰妃

点击 灵异推理 |作者:柠檬籽| 正版 | [收藏]

勿惹外星帝凰妃
豆瓣评分:★★★★☆ [epub+mobi]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本文一对一,女强加宠文,男女主1V1,清白干净】 她,殷朝左相嫡女花舞月,天生废材祸国命,爹不亲娘不爱,单纯外带运势衰,摘朵花还被外星人砸死。 她,传说中的外星人,代号五月,超能力霸气侧漏,耍计谋运筹帷幄,鞍前马后造神舟,却被人类一脚踹下外太空。尼玛,穿越一次容易吗? 妹子挑衅是吧?抽你耳光! 庶母装逼是吧?让你生娃!

玩腹黑?装深沉?老娘十倍玩回去! 大家闺秀白莲花?对不起,老娘可是外星人。 【片段一:斗得了妹纸】 水仙不开花,还真当老娘是蒜头? “花舞月,你竟敢打我?” “不好意思打的就是你。理由很简单,我是嫡,你是庶,我是长,你是幼,姐姐教育妹妹,合情合理,你到底要我打几次才能明白啊?” “你…***。” “那就请***转告楚王,老娘还在披荆斩棘的路上,还有龙床未上,美女未看,帅哥未泡,叫他继续作死吧。”

【片段二:逆得了女主】 “花舞月,我才是临王看上的女人,你只不过是替身而已,嚣张什么?” “抱歉,人生就像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你是女主,可惜我是外星人。” “你既然休了他,为什么还霸占他的床?” “老娘就是喜欢占着茅坑不如厕。不过,害得老娘下不来床的罪魁祸首还是苏长夜!” 【片段三:败得了节操】 一日,某女屁颠屁颠逃离皇宫,在郊外寻了个地摆摊,继续打着神医的幌子招摇撞骗。 忽然,一绝世佳人款款而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某女两眼发直,色眯眯的把脉,“姑娘,你有了。” “恩?谁的?” “我的。”某女凑上前去,捏着绝世佳人的下巴,狂吃豆腐,“老娘最爱看美人了,跟了我,有肉吃哦。” 绝世佳人抬眸,顾盼生辉,“那你还舍得休了朕吗?” “…你还有没有节操了?”某女雷到在地,男扮女装,丫的,够无耻?! “节操一物,朕早已败光。”某男唇角勾着极浅的笑意,霸气的封住某女的唇。 某女心里咆哮,“苏长夜,总有一天,老娘要给你戴绿帽子去。”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00一 外星人,也玩穿越


暮冬时节,帝都东郊,红梅似火,冰月海结着千重厚冰,雪雾浩浩,映着残冬暖日。

岸边有序栽种的红梅树生机勃勃,如火如荼朝着两岸蔓延开来,冰月海中央端端立着一座院子,炊烟袅袅,给十里梅林徒添暖意。

五月缓缓醒来,浅淡的香气熏得鼻子有些发痒,这断然不是自己日常所用的香奈儿Cristalle,不过也还算过得去,就是味道略重了点。

她尝试给自己换个睡姿,窗外潺潺滴水声音不断回旋,高原上的冬雨总是让人眷念,湿湿的气息,夹杂着青草的味道,徒增浓浓睡意。

高原?这是什么情况?人类不是迁徙到银河系X行星上了吗?

猛地睁开眼睛,却被古香古色的床幔晃得有些头晕。明明记得和人类一起乘着诺亚神舟离开地球的……

等等,在神舟穿越黑洞的时候,她被抛弃了有没有?!

嘴角漾着一丝残忍的笑意,凡人皆薄幸,过河老拆桥,古人诚不欺也。不过想想也就罢了,对于人类而言,非我族人其心必异,她的存在对他们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威胁。

手撑着床沿,几经周折,勉强靠着床头坐直身子,四肢传来钻心的疼痛,额间渗出薄薄冷汗。

幸亏她是B&C0108S行星来的外星人,仗着超能力勉强保住一命。用脚趾头想想,从外太空掉到地面,没被大气层烧得尸骨无存,也得摔成肉酱了,普通人类怎么可能活着。

所以肉体穿越什么的,除了人品大爆发的个别人之外,就只有外星人能够做到。

而她,就是传说中的外星人,代号五月。

思绪混乱之中,这个空间的一切一切,她竟是那么的不熟悉。

她头疼的挠了挠头发,“谁能告诉我,我到底穿到哪了?”

“小姐,你醒了?!”雀跃欣喜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倒将抓狂的她吓了一跳。

五月侧脸打量门口端着脸盆的丫头,一袭粉色的丫鬟装将她映衬得粉嫩机灵,乌黑的眸子隐隐挂着泪花,楚楚可人。

“啊,醒了。”她有些浑浑噩噩的,弯着嘴唇,琢磨半天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姐,你可吓死屏儿了。”屏儿愤怒的抓着脸盆,泪水夺眶而出,“二小姐她太过分了,仗着二夫人娘家的势力,偷梁换柱抢了小姐的夫君还不算。竟然使了这么歹毒的法子,让小姐去送死,若不是上天见怜,小姐就……”

“送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好意思,我摔得有点晕。”五月挪挪位置,欣慰的抬起手,暗自庆幸,身体自愈能力还在,那么重的伤势居然好得差不多了。

从屏儿抽噎中,大抵知道,三天前,她家废材小姐舞月接到相府密信,如果能够在丞相寿诞之前采到七彩佛铃就可以重回相府。

七彩佛铃生于断魂崖壁,百年来从未有人采得到。废材小姐人品极好,虽然采到了花,却摔得一身重伤。被救回兰亭阁的时候,才知道事情因果并非如此。

原来是圣元帝病重需要七彩佛铃当药引,而二小姐知画利用舞月拿到七彩佛铃,风光一时。换而言之,就是废材小姐堂堂正正成了炮灰。

五月皱眉,屏儿不知道的是,其实废材小姐采到七彩佛铃之后很顺利的爬回崖顶,只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上崖的那一瞬间,她从外太空掉到此间,拉着废材小姐一起坠崖。

她是外星人,命好死不了,更是因为和废材小姐长得相似,被神医司命救了回来。

五月叹息,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的鸠占鹊巢,也不知道废材小姐是否活着,依照眼前形势,只能一边借着废材小姐的身份活着,一边找寻她的下落,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来个完璧归赵,岂不妙哉。

既然占了废材小姐的坑,少不得要做好各项功课,莫要露馅才是。

幸好废材小姐也叫舞月,五月,舞月,只改一个字,也算对得起祖先。改名换代号,对于外星人而言可是禁忌。

轻咳一声,掀开被子,打算和屏儿好好聊聊。

屏儿瞧见舞月乱动,急忙丢掉脸盆,冲到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小姐,你找死吗?大夫千叮咛万嘱咐,养病期间不能乱动的。”

嘴角扯出一抹真挚的浅笑,古人可比现代人真诚多了,屏儿这丫头当得上朋友二字。

“屏儿该死,屏儿不该对小姐发脾气。”屏儿稳住舞月之后,哭丧着脸,跪在床前,一个劲的扇嘴巴。

舞月好不容易拉住自残的屏儿,黑着脸训斥,“身体发肤受诸父母,岂能这么轻易的伤害呢。我看看,脸都肿起来了,不知道发炎了没有。有没有冰水、消炎膏之类的医疗物品?”

屏儿目瞪口呆的瞧着舞月,弱弱的问,“什么是医疗物品?”

舞月叹了口气,扯开被子,赤脚着地,拾起摔在一旁的脸盆,转身朝着屏儿展颜一笑,“现在是冬天,外面都是冰雪。我去拿些冰来兑水,你在这等我,不要乱跑。知道吗?”

“小姐,你就别折煞屏儿了,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屏儿蹭的跑了过来,抓着脸盆,朝着舞月作揖,“小姐果然还病着,奴婢再去端盆水来,小姐乖乖的去床上躺着,好吗?”

“啊。”舞月卡顿片刻,夯着头,默默的爬到床上,“知道了,你早点回来。洗漱一番,我们出去逛逛。”

屏儿端着脸盆,转身看了舞月一眼,应承道,“是。屏儿马上就来。”

紫砂菱花薰炉悠然冒着白烟,屋角等身铜镜上端端映着绝世容姿。紫纱绫裙勾勒出曼妙身姿,云袖广舒映衬着玉手如脂。

鹅黄色腰封系着七彩丝结长穗宫绦,七彩玉石挂于腰间。青丝似墨,用乌银扁钗挽起云髻。凝香冰肌,唇不点而红,素颜清远。秋瞳剪水,明眸流转,顾盼生辉。

舞月揉揉脸颊,目光扫了扫梳妆案上胭脂水粉,打开一个宝蓝色瓷瓶,小指醮了点,凑到鼻前一闻,淡定摇头,“这是什么?二硫化汞?这玩意不能直接涂脸上的,知道吗?”

“那是朱砂,化额状的时候会用到的,不过小姐素来不爱用这些东西。”屏儿给舞月披上红色披风,由衷赞道,“小姐什么都不抹也一样好看。”

“那是,本小姐天生丽质难自弃,360度无死角的完美女人。”舞月泛泛自夸,眉宇之间难掩桀骜自信。

屏儿一时之间被舞月脸上的洋溢的光彩迷了眼,由衷的笑了笑。

因为卜言,小姐从小被关在兰亭阁,不得踏入帝都半步,就连夫人病重也不容例外,成日郁郁,都快憋出病来了。所幸,劫后逃生,小姐的性子变了很多,不像以前那么多愁善感。

002 二小姐,你悲剧了

章节名:002 二小姐,你悲剧了

“西伯侯那神棍,凭什么说小姐祸国殃民,害得小姐有家不能回,还得受二小姐的气。”屏儿愤愤不平的抱怨,小姐招谁惹谁了,凭什么处处被人欺负。

“没事,今后我们欺负回来……”话还未说完,舞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眸子朝着门外瞟了瞟,唇角微微扬起。

屏儿反应过来,小脸苍白的厉害,紧张的盯着门外,生怕刚才的话被人听了去,非议皇室,罪可当诛,一个不慎,可能会株连九族。

“姐姐从那么高的崖顶摔下来居然没摔死,当真命大。”娇俏的声音传来,夹杂着竹门吱嘎声响。

舞月厌恶的挑眉,这话听着似乎哪里不大对劲。

屏儿止不住脚软,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脑门,结结巴巴的问安,“二……二小姐吉祥。”

知画挪着小碎步走了进来,脸上薄施粉黛,青黄色锦缎宫装,三千青丝绾成流月追星髻,发间零星别着几只白玉簪子,眸子流转,薄唇刻薄。

舞月波澜不惊的撇嘴,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只是嘴巴臭了些,心肠黑了些。可惜,她可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废材小姐。得罪外星人,可是会遭天谴的,二小姐,你悲剧了。

“有你这么好的妹妹记挂着,姐姐怎么舍得死呢?”舞月径直的坐在椅子上,反手拉住要去倒茶的屏儿,“寒舍招待不周,妹妹自便。”

知画顺着舞月旁边的位置,端庄的坐着,“司棋,这儿的奴才不识好歹,府里嬷嬷怎么教导你们的,你也好好教导她,如此不规不矩,若是传了出去,会坏了我相府的名声。”

红衣丫鬟应了声是,端端的走了过来,吊眉高挑,一看就是个刻薄刁钻的奴才。

“屏儿,还不给小姐端茶去。”司棋站在屏儿面前,趾高气扬的戳着屏儿的额头,“下贱蹄子就是登不上大雅之堂,长得倒是白白净净,脑子怎么那么不好使。楚王妃驾临,招待不周可是你这蹄子担待得了的。”

“你这奴才指桑骂槐的本事倒是不赖。”舞月将屏儿拉退一步,正好躲开司棋的手指攻击,顺手扇了司棋一记响亮的耳光,“可惜的是,本小姐的丫头还轮不到你来指摘。”

司棋一下子被打懵了,眼泪在框里打转,愣是掉不出来。

知画柳眉高挑,愤然站了起来,“大胆,你居然打我的丫头?”

知画因着楚王妃的身份,相府上下无不毕恭毕敬的候着,谁也不敢对她大声过。花舞月,相府被冷待的嫡女竟敢打她的丫头。

舞月唇角一勾,轻车熟路的狠甩了知画一巴掌,嚣张的打量着她蓄泪的眼睛,一本正经。

“一则我是主子,司棋是奴才,主子教训奴才,天经地义;二则我是嫡,你是庶,我是长,你是幼,姐姐教育妹妹,合情合理;三则楚王尚未娶亲,何来楚王妃。就算有婚约,那也是准楚王妃而已。最后奉劝一句,做人最好低调一点,欺负人总有一天会被欺负回去。惹急了,老虎还是会发威的,姐姐我就是。”

知画无言以对,咬牙跺脚,张牙舞爪盘算着打回来,却被舞月反手一推,退了三步。

“姐姐,你好大胆。放纵奴才谩骂西伯侯,非议皇族,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司棋,去报官,我就不信要不了你们主仆的脑袋。哼哼,这次看你的命是否真的那么大,能够躲过这一劫!”

知画脸上挂不住,心一狠,破罐子破摔。

屏儿惨白着脸,屈膝跪了下去,机械般的自扇耳光,“二小姐,奴婢知错,奴婢该死,求二小姐不要报官。这事和小姐全无干系。”

舞月拉住屏儿的手,没心没肺的笑出了声,“你还知道叫我姐姐,那么这个九族算不算上你呢?反正我是无所谓,从小都被关在这里,能活多久就活多久,随缘。你呢?从小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楚王妃还没当上呢,死了不挺可惜的吗?”

知画一时语塞,手拽着锦帕,恨恨的揉着,却是反驳不了。司棋扯了扯知画的袖子,默默的摇头,示意知画不要冲动。

“屏儿。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准楚王妃和整个相府都愿意给我们陪葬,死得其所,值。”舞月弯腰将屏儿扶了起来,笑若星辰。

“小姐……”屏儿含泪望着舞月,心中泛着酸意。她不过是一个丫头,能得主子如此相待,就算死也在所不惜。

舞月提着袖子,将屏儿脸颊上挂着的泪珠子擦干,“你是我的丫头,不能总是被人欺负。小姐我打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可是学乖了。人善被人欺,以后我们要好好向知画学习,将平日里受到的委屈,一一还回去,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对么,知画。”舞月眸子一转,意味深长的看着知画。

崖顶?坠崖那天,如果知画没在现场,怎么会知道废材小姐是从崖顶上掉下去,而不是从崖壁上掉下去的?如果真是知画下得手,那这个仇可得好好报了。

“哼,就算你是嫡女又怎么样?要报仇吗,有本事回到相府再说。妹妹我拭目以待!”知画咬牙切齿,愤怒转身,“司棋,我们走。”

“妹妹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到时候,你可别哭啊。”舞月好不容易憋着笑意,一本正经的送客,心下得瑟,玩火呢,妹子,你还是弱了点。

“小姐……”屏儿蜷缩着身体,好奇的打量舞月半响,眼神有点儿奇怪。

舞月被屏儿瞧怪物的眼神盯着有些不自在,咧着嘴干笑,“我脸上长痘了吗?干嘛瞧得这么起劲。”

许是屏儿接受了舞月的改变,激动的抓着舞月的手,笑得很是开心,“小姐,你刚刚真的好厉害。奴婢从来没见过二小姐那么吃瘪的样子……”

“很好玩对不对?人生就该这么过,想想以前,还真是浪费青春十五年呢。”舞月一脸正色的捧着屏儿的脸,“以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得再自称奴婢了,也不许动不动就下跪扇耳光,你就是你,我们没什么分别。”

屏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有些哽咽道,“奴婢知道,小姐是全天下最好的人。”

舞月被屏儿打败,闭着嘴掬出笑,伸出双手挠向屏儿咯吱窝,“都说了,不要自称奴婢的。呀,奴婢什么的整的我头晕,听到没有。”

“小姐饶命,奴……奴婢知错,哈哈哈……”

冰面竹屋,银铃般笑声响彻天际,红梅赫赫,化开残冬暖日余晖,染橘冰面。

不要怀疑女主的彪悍程度,话说外星人都是女汉纸……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勿惹外星帝凰妃 【本文一对一,女强加宠文,男女主1V1,清白干净】她,殷朝左相嫡女花舞月,天生废材祸国  作者:柠檬籽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