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保安的灵异笔记

点击 灵异推理 |作者:嗷嗷高| 正版 | [收藏]

一个保安的灵异笔记
豆瓣评分:★★★★☆ [epub+mobi]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别问我这是不是真的,你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

你相信有人能看见鬼魂吗?你相信平行空间吗?你相信有人能看见未来的情形吗?

除了这些,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一些我们没有认识到的东西,它们不是鬼,却在这世界上不为人知道的神秘存在着。

生活,永远真实和出乎你的意外,人心鬼心,你的人生设防吗?小心,你随时都会掉进一个圈套,无处可逃 ……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00一章 神秘消失的保安

今年8月29日,深圳暴雨引发了两件怪事:一件事是一个叫许仙的女子,坐在车上困死在留仙大道低洼处的涵洞里;另一件事是宝安二十五区一个保安凭白无故在值班的地方消失了。

前者在网上传的很凶,留仙大道留住了许仙,会引起不少好事者猜想,用科学话讲只能是一次地名和人名的巧合。后者除了出事地点附近会有人听说,网上和纸媒都没有流露一点儿风声。原因你懂的,听说的人不会当真,知情的人当时也不会公开谈论这件事儿。

那个凭空消失的保安叫李宏明。我之所以知道这件事儿,是因为碰巧我和他换岗。

那是我到达深圳的第二天,也是我第一天做保安,按照惯例,新人从上夜班开始。

凌晨三点钟,老队员李宏波带我从三号岗换到四号岗。四号岗是另外一栋商务楼,与前面三个岗位所在的单身公寓相隔一个免费停车场。

这老队员李宏波也是颇有意思的一个人。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四五岁,但却是一副老于世故的样子。更让人无语的是,无论到哪里,他都习惯性的在摇手机,我忍不住问他:“哎,我说,你老摇它干嘛玩意儿?”

我说,是我的口头禅。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回答道:“我在摇微信啊,约炮!”

说话声音之大,让我这个外人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之后我每见到他,他不是在摇手机,就是在微聊。

雷阵雨刚停没多久,我和李宏波踩着雨水穿过停车场。进了富源商务大厦的大堂,发现大堂的值班岗位上没人。李宏波嘀咕了一句:“李宏明人呢?”

李宏明就是应该在大堂值班的保安。

李宏波走到值班桌上的监控画面前,我也凑上去看:整个商务楼里从四楼到七楼的走道里都没有人。李宏波从抽屉里拿出钥匙和笔递给我,他自己带上一把手电。我们不走电梯,他一边朝楼梯里走一边对我说:“不管他,我们先签到,他可能上洗手间了。”

李宏波一路微聊,一路指挥我开门关门签到,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二楼。整个二楼没有租出去。当然里面也没有电。黑咕隆咚的,房间还是这门通那门的,像摆迷魂阵。一进二楼门倒是个大空间,一边整面墙都装着镜子,我们经过时里面人影手电光乱晃。如果是我一个人,真有点儿怯劲。

我两个签完到回到大堂,值班台后的椅子上仍旧空着。我望望李宏波:“哎,我说,不对吧,我们签到怎么着也用了二十来分钟,上两次洗手间也够了。”

我从腰里摘下对讲机,就要呼叫李宏明。李宏波叫我等下,说他去三楼看看。三楼有一家网吧和一家桌球城。三楼和一楼(一楼我们值班大堂除外)都是被人家整层包下来的,所以我们值班电脑显示器上没有三楼的监控画面。

李宏波从电梯上去,很快就下来,用手机一敲脑袋说:“怪了,三楼卫生间也没有,这里值班的人一般去三楼上卫生间的。”

我提醒李宏波:“那一楼呢?”

李宏波苦笑了一下说:“一楼都是朝路开门的,夜里都锁门,外人进不去,包括我们。”

我不明白李宏波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对他说用对讲机呼叫一下不就得了。

李宏波摇摇头说:“一呼叫班长就会知道李宏明脱岗,弄不好就会被罚款,所以要看情况,不能什么事儿都用对讲机。我打个电话看看。”

李宏波刚拨通电话,值班台下面就有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朝下面一瞅,是一个手机在充电。对李宏波说:“别打了,手机在这儿。”

手机铃声一响,李宏波在我说话的同时就挂了电话。然后他左手抓着手机,右手摘下对讲机呼叫:“李宏明,李宏明。”

对讲机里传来嚓嚓两声响。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一声“收到”。

李宏波又叫:“李宏明,李宏明。”

对讲机里仍然传来嚓嚓两声响。那情形就和有人按了两下对讲机的讲话键却没说话一样。

“李宏明不在岗位吗?”班长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

李宏波拿手机敲打着脑袋,苦着一张脸说:“李宏明不见了。”

班长说我靠,鸟人又躲哪睡觉去了,罚款二十,你们等着,我这就过去。

班长一路走过来,还时不时呼叫着李宏明。除了嚓嚓的电流声,没有人回答。大堂外面电闪雷鸣的,大雨很快又会下下来。不一会儿班长来到大堂外面,人还没进来就问:“到处找找没有?”

李宏波此时也是估计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把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收了起来,不微聊了,说:“都找了,钥匙在这儿扔着,大部分地方都锁着门,他不拿钥匙也进不去,刚刚我和刘文飞签到巡查一遍,没见着人。”

我对班长说:“哎,我说,班长,刚刚呼叫李宏明时一直有对讲机的嚓嚓声,他对讲机肯定开着的,就算是睡觉,也会被吵醒,别是出什么事儿了。”

班长嘀咕着,会不会是其他人不小心碰到了对讲机?

说着对着对讲机呼叫:“我呼叫李宏明,其他队员都不要碰对讲机”

一连串声音回答收到。

然后班长呼叫李宏明。

一道闪电从天空一直落到大堂前面的地面上。吓了我一跳。这时候李宏明的声音意外地在对讲机里响起来:“我在商场二楼,救我。”

紧接着到来的雷声,把李宏明的声音淹没了。

班长愣了一下,和李宏波对视一眼,马上用对讲机呼叫:“所有队员到商场二楼找李宏明。”

对讲机里一连串回答收到。

这里需要简单介绍一下一二三号岗所在的富源单身公寓。这个单身公寓群有四栋楼组成。物业把一层二层全部打通建棚连接到一处,开了一家银凤凰女装商场,里面的商铺租给个人经营。三楼及以上都是对外出租的单身公寓。公寓这边物业办公室在3栋三楼,3栋的楼梯出口便是1号岗。然后商场大堂是2号岗,商场后门是3号岗。

1号岗一边,便有一道进入商场的电动伸缩门。我们三个人一边打了伞冒雨往商场赶,班长一边奇怪地问:“李宏明不吭不哈进商场二楼做什么?我一直在一号岗守着,没见人进商场啊。”

李宏波没好气地说:“鬼才知道,没听他在对讲机里说要救他?这事儿邪门儿。”

我们几个人拿着手电把二楼找了个遍连李宏明的影子也没有发现。二楼多是女装商铺,一家一家的用玻璃隔开,门都锁着,李宏明不可能在人家店铺里。两竖八横,所有通道都没有落下。除了我们的对讲机不时地嚓嚓响,一无所获。

李宏波急得要哭,手机在脑袋上使劲儿砸了一下,对班长说:“怎么办,要不报警吧,我弟弟可能真有危险。”

原来李宏明是李宏波的弟弟。

班长说报警怎么说,说失踪了,那也得二十四小时吧。

对讲机里还在嚓嚓地响,班长急火道:“都把对讲机弄好了。”

我们几个人看着班长,都说自己没碰对讲机。

物业管理处和队长都有对讲机,他们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去碰它。这就只有一种可能,这嚓嚓的声音,是李宏明的对讲机发出来的。

我提醒班长:“我说,那不有监控吗?可以查一下李宏明是什么时候怎么离开岗位的。”

几个人闻听应着说对呀。

班长对李宏波说:“你带刘文飞去四号岗,我去监控中心查录相,其他人都回自己岗位。”

我和李宏波一回到富源商务大厦的大堂,就是4号岗的位置,就瞪大眼睛盯着显示器。班长在监控中心调录相,这里也能看的到。

画面从李宏明坐在那儿玩手机开始。一会儿李宏明拿着手机人低了下去,在桌子下面倒弄什么。应该是在给手机充电。然后他人就走出了大堂。时间显示是两点五十分。

一下子大堂外面的监控画面又被放大,从两点五十分开始。李宏明从大堂走出来。来到外面一截矮墙边,对着矮墙审视着什么。

这时候画面亮了一下。估计是闪电。但是监控画面却亮的异常。一片白闪了几秒钟之后,李宏明就不见了。

接下来的画面就恢复了老样子,李宏明没有再出现在画面里,直到我和李宏波出现在画面里,从外面走进大堂。

第002章 他在二楼,我们都看不见他

监控画面又恢复成原来很多幅格子图的样子。估计班长离开监控中心了。

我和李宏波起身来到大堂外面那截矮墙边。那是一块一面光滑的大石头,到腰高。光滑的一面朝外,上面刻着富源商务大厦几个烫金字,实际上就是个牌子。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个字刻的很小,看起来与整块大石头不相匹配。本来刻字的这一面已经够光滑的,上面却装了一面透明玻璃。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怪异,这是做什么?用玻璃保护石头吗?

李宏波喘着粗气,手机把脑袋敲的啪啪响,脸色很难看地问我:“你说,我弟弟是不是被闪电击没了?”

看监控画面里的情形,李宏明确实是在一片闪电过后整个人就消失了。可是那一片白光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有这几秒钟,足够李宏明走出大堂外面的摄像头的监控范围了。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李宏明正在值班,他不会无缘无故就离开岗位。

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可以安慰李宏波的理由:“我说李宏明应该没事儿,你忘了班长过来后,我们还听到了你弟弟在对讲机里呼救的?他说他在商场二楼。”

“那我们怎么找不到他?他又为什么会出不来?”李宏波问。

李宏波这一问,还真问住了我。要是我在商场里出不来,那还有情可缘。李宏明是个老队员,对商场里的情形应该很熟悉了,又怎么会困在里面出不来,除非被人控制了。

被人控制更说不通。就算有人对李宏明不利,也不可能把他弄到我们自己看守的商场里。而且商场出口虽多,夜里却只有一号岗亭边上那一条。那是个大通道,前后门都有人,后门就是三号岗。不可能有人绑了李宏明进去不被发现。

如果李宏明就此消失了,那还可以牵强地认为他被强大的闪电给击没了。可是李宏明却在对讲机里说他在商场二楼。我们又找不见他。这事儿就显得诡异莫名。

李宏波一直看着我,等着我给他一个回答。

我让他失望了,摇摇头说:“我也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儿。”

看看外面的雨渐大起来,我拉李宏波回到大堂值班台前。监控画面又回放起李宏明消失前后的录相来。我用对讲机问班长,还在监控中心吗?有人回放录相。

班长说队长在看,我把队长叫起来了。

我们的对讲机里,仍然时不时嚓嚓地响。队长叫所有人尽量少用对讲机,注意听李宏明有没有在说话。

我们都回答收到。

大堂里猛的一亮,外面又一道闪电,就在停车场上空。对讲机里传来了李宏明的声音:“你们怎么不带我出去啊,我在商场二楼。”

队长突然叫道:“你自己出来,李宏明!”

李宏明带着哭音说:“我出不去,所有通道外面都是黑暗。”

队长叫所有人回商场二楼,打开所有通道灯找李宏明,特别要注意看有没有一只对讲机。

队长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他认为李宏明就在二楼,我们看不到他,所以让我们留心李宏明的对讲机。

那道闪电和雷声过后,李宏明又和我们失去了联系。

在灯火通明的二楼又找了几遍,仍然没有李宏明的影子。李宏波问:“我弟弟说所有通道外面都是黑暗,他出不来是什么意思?”

“那就是说外面黑呗。”我说。这话我自己都不信。商场没开灯的时候,外面比商场里面亮堂。

“天明他能出来吗?”李宏波用手机在脑袋上划拉着问。

这话没有人回答,谁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事实上后来李宏明真出来了,从一号岗亭边上的通道口,通向二楼的楼梯上。只不过出来了一半。

队长说我们报警试试。我就在队长边上,他手机的声音很大。

当队长说了这边的情况时,接警人员警告他说骚扰报警电话可是要被拘留的。

队长说是真事儿,我们这一个队员不见了。

接警人叫他够二十四小时了到最近派出所报案。然后不客气地把电话挂了。

队长又给老总打电话,关机。

队长看了看我们,说:“等老总来吧,只我们说,警察也不能马上过来。各人都先回岗位,该轮岗轮岗。”

然后队长对李宏波说:“你也别太着急,至少我们知道,李宏明现在没事儿。现在急也没用,等天明老总跟派出所的人沟通过,看警察怎么说。”

我和李宏波没有再去四号岗,我们现在该返回一号岗了,所以就直接留在商场通道这边。班长一般都在一号岗守着,叫我俩到公寓楼上签到。队长也没有回去睡觉,和班长在一号岗等着天亮。

我问李宏波:“李宏明是你亲弟弟吗?”

李宏波说:“是堂弟,我叔家的。”

“你怎么想这件事儿?”我接着问。

李宏波用手机轻点着脑袋说:“没法想,估计就是我弟在大堂里闷得慌,趁着雨停到外面转转,在那石牌前停留了一下,被闪电击中了,他一下子就从富源商务大厦到了这边商场的二楼。我们却看不见他。”

李宏波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露出吃惊的表情,然后结巴着问我:“你说,我弟弟会不会已经被闪电击没了,留在商场二楼的是他的魂儿?”

李宏波的想法让我大吃一惊,我只是想着,李宏明因为闪电击中,瞬间转移到商场里面,可能电击改变了什么,使我们暂时找不到他。这种想法虽然荒堂,却没想过李宏明已经死了,使用对讲机说话的只是个鬼。

我想起电视里很多情节,那里面夸张地让鬼能和正常人一样使用东西,而且比人的能力还大。但就算是这样,人看不见鬼,还是能看见物体的移动的。

我挥着手对李宏波说:“如果商场里面的是李宏明的魂儿,那个对讲机我们总能找到的,可是我们没有人看到李宏明使用的对讲机。”

李宏波突然回头盯着我:“那我弟弟还活着?”

我被他吓了一跳,轻声说:“应该还活着。”

但最后还是死了,死的很诡异,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所以这事儿,不便正经地说。

我当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就是李宏明自己躲了起来,他在这附近,可是不在商场里。这种可能我没有说出来。是因为这种可能虽然看起来最现实,动机却不明了。李宏明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第一天上班,不想多嘴,这样说可能会得罪李宏波。只要李宏明故意这么做的,那肯定不是什么好动机。

去公寓楼签到的时候,经过3栋330房间,我对李宏波说:“我就住这儿。”

李宏波哦了一声问我:“你自己?没住集体宿舍?”

我说:“我不习惯住集体宿舍。”

我是前一天夜里十一点到的深圳,住了半夜旅店,第二天中午起来转悠找工作,看到这边招人,就来了!然后直接敲定上班,直接在这个公寓里租了房,今天是我第一个夜班。

李宏波哦了一声后,说道:“我住在440,你有空上来玩儿。”

巡查到521房间,这个房间门前有一张签到表。我签了名,无意间看到这扇门上的装饰后,不由的愣了一下。

这个房间的门上头,挂着一面小红旗子,上面写着什么什么祖师佛祖保镇。一边还有几条带叶的竹枝,吊在门小旗子的一边,竹枝用一面红布裹着,红布上写着保佑平安。

我不由得问李宏波:“这家住的什么人,很迷信啊,租房都挂这种东西,又不是自己家。”

李宏波说前些天才有,应该是搬来没多久,广东这边的人信这个的多。

我站在这房门前,打心底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好像觉得,门里有人通过猫眼在看着我们。李宏波见我发愣,问我:“怎么了,走啊。”

我忙应了一声,赶紧和李宏波一起朝前走。

我和李宏波回到一号岗亭的时候,天已经有些亮了。雨还在下着。直到早上快七点钟,队长才打通老总的电话。老总很快就开车赶了过来。

这会儿雨停了,老总一停好车,就急急来到一号岗亭,见着队长就说:“谁被闪电击没了,现在还能联系上他魂儿吗?走,去看看监控。”

老总是本地人,很迷信,不过这会儿看起来因为这件稀奇事儿显得兴奋多一点儿。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一个保安的灵异笔记 别问我这是不是真的,你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你相信有人能看见鬼魂吗?你相信平行空间吗  作者:嗷嗷高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