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爷们自家疼

点击 古代言情 |作者:心水淼| 正版 | [收藏]

自家爷们自家疼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李诺嫁给将军三年,始终奋斗在被他花样坑的道路上。 遇到梦中男神,李诺朝将军大吼你不高不富不帅气!

快休了我! 将军脸寒悠悠拔剑:嗯?我不高,不富,不帅气?

李诺腿一软,直接扑在将军怀里:可我就是爱你爱你爱死你~ 将军想:脸呢?!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一章 暴死的小妾

“将军,夫人不让花轿进门。”

亲信来禀报时,尹蘅刚从宫里出来,微一点头,略加快了脚步,走了几步又变得不紧不忙。

他身边跟着户部侍郎,心想这又是哪家大臣着了魔,硬将闺女塞给尹蘅做妾?这是看他平反贼立了功,成了皇上面前的红人,用各种方式拉拢他?

只不过,辅国大将军家有恶妾,名声在外,一般人也进不得那个门。

将军家三进三出的小院儿里,李诺趴在杏树下的软榻上,慵懒的晒着太阳,身旁侍着四名长相标致的丫鬟。

由春娇捏着肩,李诺漫不经心的望着向墙外茂盛开放的红杏说:“轿夫全拉肚子?吃了什么了?”

春娇手下力度收了收,又用小拳头给李诺砸着背说:“谁知道吃了什么,反正轿子当街一扔全跑茅房去了,那轿子上的小姐顿时就哭了,一边哭还一边责怪说定是那内院恶主子干的,不让她进门。”

李诺坐起来,甩甩还没干透的头发,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黑黑的大眼睛睫毛长长的,鼻子嘴本身就带着点娇,个子倒是不高,但该凸凸该翘翘,绝对的美人胚子。

“这妹子能不能成?真那么想嫁,没了轿子自己走进来不就行了,来都来了还非要在大门口给我加点恶名,走,会会她去!”

生香和解语对视一眼,叹了口气,心想外面那小姐今儿怕是过不去了,她们家夫人品性全没有坊间传的恶劣,但脾气是有过之无不及,一点儿亏都不吃。

冬媚颇有深意的看着已经快跨出小院儿门的夫人,嘴角浮上一抹含义深刻的笑容。

她清楚的很,这位来路不明的夫人背景不简单,看着傻,实际一肚子心眼儿,手里攥着至少三块免死金牌,皇上给的,太后送的,连皇后都给过她一块。

所以,就是惹出再大的乱子,也死不了。

李诺此时拉着春娇已经快走到大门了,春娇是真的急了,用力拽住李诺说:“夫人,您月事推了一阵子了,保不准是肚里有了孩子,万一惊了,得不偿失,咱还是别去了吧?”

“怕什么,怀没怀我能不知道么?”李诺嘴角一抹坏笑,她和她那相公房都没同过,怀孩子?天孕的?走了几步,李诺转身问跟过来的生香和解语:“外面那小姐什么来头?”

解语声音喏喏的说:“那位小姐是左丞相刘大人的嫡长千金。”

李诺本来都要跨出门了,听罢解语的话突然就顿了脚步,后退几步,低头盘算。

如果硬碰硬的招惹,她肯定讨不到好处,想必是刘大人给了很大压力,要不然尹蘅自己就挡回去了,能让这烫手山芋被抬到门口来,就已经不简单。

她答应过尹蘅,除了她以外什么女人都不能抬进将军府,但外面要嫁进来的姑娘一次比一次级别高,她也要招架不住了。

李诺心里早就默认了尹蘅在男性功能方面有缺陷,她不戳穿是给他留面子,男人嘛,最在乎的就是面子,他保她吃穿不愁就行。

只是坊间都把她传成什么了……她自然也清楚。

想到这里就来气,李诺双手插在小蛮腰上,一脸不满的说:“都是你们那混帐将军闹的,一个抡刀打仗的武夫,长一张走哪儿都惹桃花的脸,还都是烂桃花,自己不收拾就丢给我,让我……”

还没埋怨完,一抹玄色出现在李诺余光里,她倒是自然,小脚一跺,身子扭搭几下,背对了玄色撒娇样的立刻换了音,态度也跟着大转变:“让我一日不见都想得不行,你们说说怎么就有这么多女人这般讨厌?我们家将军确实英明神武,前途无量,可他说过的,就喜欢我一个,我也是将他宝贝在心窝子里的,哪儿容得下别人!”

丫鬟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看到将军回来也就懂了,夫人这秒怂的性子从进将军府到现在一点儿没变。

四位丫鬟先给将军行了礼,李诺这才假惺惺的转过身,装出一个好像特别惊奇尹蘅怎么突然回来了一样的表情。

尹蘅知道自家这小娘子是什么德行,也不和她计较,一边朝门里走一边伸手拉住了就要出门去的小娘子手腕说:“外面的小姐,麻烦你给扶进来,就安排住在西院吧。”

说完松开李诺,尹蘅头也不回的走了。

“夫人,要去扶么?”春娇小声的说:“要是扶进来了一个,岂不是将来抬起来就没完了?”

要说这京城里闺中女子最想嫁的男人,殊王第一,将军第二,如今两人差不多要并列第一了。李诺看着尹蘅离开的方向冷笑一声:“你怕什么,将军都不愁养不起,来多少只要他让进门,便都让进来!”

话虽这么说,李诺心口还是有些不舒服的,人嘛,和小狗儿没啥区别,自己的地盘占领时间长了,突然闯来个陌生人,总归是不爽的。

刘小姐给扶了进来,她只带了一个陪嫁丫头过来,连个说媒的婆子都没有。

堂也没拜成,倒不是李诺阻拦,尹蘅回来后,在李诺屋子里吃了饭,什么都没交代就出府了,一晚上没回来,完全不记得今天刚抬进来一只夫人这件事。

李诺从来是到点就睡,横竖她也不是当家主母,拜不拜堂她才不管,睡不好有了黑眼圈那才是最可怕的。

第二天,坊间闲话炸裂,到处都在传刘小姐成了三年来第一个强势入住将军府的女人,她身世显赫,府上原来那狐媚子搞不好就要给扫地出门了。

就在大家都等着看狐媚子被扫地出门的好戏时,传来了刘小姐暴毙的消息,就在她进入将军府的第三天,连着丫头一起,死的透透的。

第2章 是坑也得跳

尹蘅依旧不在府上,京城县衙里的捕头将这件事直接告知了锦上司,专门为皇上彻查案件的机构,他们派了几名资深上司使来调查此事,不到一天的时间,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东院的那位主子,李诺。

刘小姐和丫鬟都死于炭烟,且不说春日里不冷根本就不需要烧炭,就算是烧了,也万万不该晚上直接压小了火放在密闭的屋子里。

“刘小姐是大家闺秀,来的时候万万也没想到将军府里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她的近身丫鬟也不是日常粗使丫头,不懂得烧炭的道理,那就只能是有人专门教给她们这么做的。”上司使的头儿分析罢了看着李诺。

李诺任由上司使用罗刹锁铐了她的手,她一句都不争辩,心里却不停的盘算着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那刘小姐想自杀?否则没道理就这么被人给宰了。

“夫人恐怕要和我们回一趟锦上司了。”上司使的头儿张大人说话听不出语调,反正不怎么客气。

李诺知道,既是屎盆子,总是得扣下来的,只能静观其变,如果是阴谋,肯定还会有下一出。

走出东院,刘小姐和丫鬟的尸体都在地上,蒙着两块白布,李诺蹲下来看了看,伸手把其中一块拽了下来,上司使都给她的举动吓着了。

张大人心想这女人果然不简单,见到尸体面不改色,如此镇定,看样子杀人的十有八九就是她了,外面传的她恶毒还真是只有更甚没有最甚,挡不出去的直接要了命,这女人委实恶毒了些。

还没等李诺被带出将军府,尹蘅已经站在了大门口,风尘仆仆的,看样子是得到了消息赶回来的。

李诺刚要说话,尹蘅已经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像护着最宠爱的猫一样的将她抱的严严实实,一副不管是不是我女人杀了人,我就是要护她到无法无天的表情。

“张大人,内人柔弱,万不能做那害人之事,望大人明察。”尹蘅说话的时候言语间充满了焦急,被他蒙着脸的李诺却拧起了眉头。

不夸张的说,她嫁给尹蘅三年多,多过十个字的对话都没超过几句。

这几天尹蘅就好像是故意躲出去一样,李诺心里确定刘小姐的死和他百分百脱不开干系。

在被带走之前,李诺踮起脚尖趴在尹蘅耳边说:“是不是借刀杀人我不管,让我帮你顶岗也没什么问题,但你最好快点把我弄出来,牢饭我吃不惯,也得保证我安全,我要是受了伤……”

“你待如何?”尹蘅微低着头,眉眼间尽是淡然的望着李诺。

他这样的表情一出,就是真的要生气了。

李诺从不作死,突然就变了脸,嫣然一笑,眼神柔的都能掐出水来的看着尹蘅说:“不管别人如何污蔑我,夫君信我就够了,夫君,你可要快点为我澄清冤屈呀!”

李诺说罢还配合的抹了几滴小眼泪,用小拳头砸着尹蘅的胸口,麻的周围人一身鸡皮疙瘩。

李诺清楚的很,尹蘅和她是伺主和宠物的关系,她偶尔被他推出去顶个什么事儿也见怪不怪了,反正他的事情完了总会将她弄回来继续养着,她么无非损点名声,横竖她也不在乎,该吃吃该喝喝。

李诺被带走之后,门关上的那一刻,尹蘅脸上的焦急全部散去,换成了冷漠,转身回了住处,换了身干净衣服,听着冬媚的汇报,罢了才微回过头说了一句:“夫人可能猜到是我做的了。”

冬媚低着头说:“夫人聪慧,想必也瞒不住,她对大人做的事向来不感兴趣,替您出头也从没怨言,可那锦上司不是什么好地方,上司总使又和刘大人交好,若不尽快将夫人救出来,恐怕会吃了苦头。”

尹蘅自然知道,他还知道冬媚这姑娘现在心思被李诺收了一半,替她说话和担心很正常,但这一次不行,李诺不但得留在锦上司,还必得受酷刑。

戏演不真,狐狸不会信。

李诺被带回锦上司就给扔进了死牢,隔壁班房里都是被打的昏迷不醒的犯人,她本来不怕的,现在心里也打起了鼓,说起来尹蘅虽然以前也经常坑她,却从没有让她真的涉险,这一次他又是什么想法?

“夫人,这是尹将军派人送进来的,让您收好。”上司使说着递进来一只小包,李诺打开一看拧住了眉头。

包里面是太后娘娘送给她的纯金打造的如意坠子,送她的时候还说了,这便是免死的凭证,就算是皇上要杀她,也先得问过太后才行。

一股不详的感觉袭上心头,尹蘅此时将这东西送进来,是告诉她境况凶险,他都不能护她周全了么?

“有个电话多好,发个短信问问就都解决了,这破地方……”李诺靠在墙边坐下,刚将坠子戴好就有人过来,开了牢门。

瘟星说来就来,门口站着穿玄红色长袍的老家伙,这是文官朝服,配合他的官威以及怒气,应该是刘大人。

“犯妇可曾提审?”刘大人问身边的上司使,眼神恶狠狠的盯着李诺。

“回刘大人,张大人刚将她带回来,还未来及提审。”

“那就现在审吧。”

李诺不甘示弱的瞪着他说:“我还在拘留期呢,什么证据都没有,凭什么对我用刑?”

刘志阴着声音继续说:“提审和用刑是两回事,不过问你几句话,你态度便这般蛮横,妄图污蔑朝廷命官,既然你这么着急被打,那就打。”

她什么时候要污蔑他了?

上司使适时插了句话,小声的提醒说:“刘大人,她毕竟是尹将军的……”

不提尹蘅还好,这一提刘志反而更火大:“尹将军能让她进这里,就该做好心理准备!况且这恶妇在坊间名声本就不怎么样,本官教训她,也是顺应民心!”

李诺被两个上司使拖了出来,摁在木架子上绑起来的那一刻才明白,这回真的不是闹着玩的了。

李诺强装镇静的说:“我是你们拖进锦上司的,生死都由你们负责,横竖我现在身体状况不好,可能还有身孕,你们打了试试……”

刘志怒的更明显:“和她废话什么,打!”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自家爷们自家疼 李诺嫁给将军三年,始终奋斗在被他花样坑的道路上。遇到梦中男神,李诺朝将军大吼你不高  作者:心水淼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