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点击 现代言情 |作者:平山子| 正版 | [收藏]

最强小农民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山村小农民意外获得上古禁术,从一个人见人嫌的乡村小懒鬼变成了能力超凡的小邪神。

他是富家千金的邪少保镖,是当红明星,还是个拥有亿万身家的集团少总。乡村都市两头通吃,他开工厂,惩恶霸,带领村民致富,成为村里的大土豪。

村花、美女老师、护士、小太妹、女明星、富家女甚至异族公主纷纷为之倾倒,她们都想成为这家的女主人!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0一章 蒋杏儿找人帮忙

樱桃沟这里,天上那日头盘旋到顶上,家住村东的蒋杏儿风摆柳一颗,在太阳地里疾行着。燕儿蝶儿的行到杏树荫下,摘了草帽扇风,香腮还是直冒香汗。这留守妇看看四下里没人,一古脑地扯了红外套,脱下毛衣,上身只留一件黑色紧身小衣,两个肥球儿把紧身小衣绷得贼紧,时不时的摇拽着,把路过的野男人眼都看直了!

蒋杏儿娇媚的骂一句:“臭男人,看饱没?没看饱,回家看你老婆去咯!”把那男人骂跑了。好容易凉快一点了,蒋杏儿水汪汪的杏眼儿忽然大发亮,她张见远远的苗竹林里,蹦出一个十八左右的后生子,那后生子一看就是村里的浪荡子。蒋杏儿迎着热风娇娇的喊一声:“小强,你来一下!”

那邪少没注意听,叮叮当当的一闪就没了。蒋杏儿怪好羞的嘀咕着,这小子,成天偷鸡摸狗,出去浪了几年,回来也没个正经营生。她巴巴的走来找他,是家里要洗冬被、晒被子。她要个人打下手,顺便把家里的油烟机拆下来洗洗。想了想,全村男女老少都在地里种地,也就小强在家当轻闲公。

妇喊了个空,没奈何,只得颠着肥臀儿,从桃河的河畔穿过一片玉米地。那玉米地也是她自家种的,满地绿油油,都窜得半人高了,金灿灿的玉米棒子让人眼馋。

蒋杏儿心说家里除了婆婆,没男人,也是拿集市上卖的份。妇心思一荡,随手摘了几根最肥嫩的玉米棒,拿小衣蔸着,给小强吃。

妇人风摆柳的闪入苗竹林,穿过林子,就看到一栋泥瓦房,有简陋的院落,那边厢静悄悄的,估摸着小家的富贵和王甜菊都去种地了。蒋杏儿扑闪着杏眼儿,一蹦蹦了进去,叫声小强,半天没人应答。她就把玉米棒蔸到凳子上。不知道那小滑头蹦哪去了,妇内急,丢了外套,匆匆跑到院外,直奔小家的茅房。

这种茅房简陋得很,不带门的,里头是一个四方大坑,搭桥似的,把一排木板搭上就成了。上茅房的人就一屁蹲在木板上,晃晃荡荡的,胆小的人会害怕。一不小心掉坑里,那不臭死啦。

蒋杏儿看到这样式的茅房,心里就打哆嗦。反正四下里都是翠油油的竹子,妇不敢进去,就在茅房门口,一个屁蹲,开始小解起来。

小家那个浮浪邪少正上大号呢,黑地里门口塞过来一截屁股,顿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混小子看见是村里单身小媳妇蒋杏儿,噌的一下,一腔热血就沸腾了,直冲上脑门。眼前这堆雪白,眼馋得他这货喷出鼻血来了!

大饱一番眼福,小强不地道的提醒说:“杏儿姐,有人啊!”

把蒋杏儿唬了一大跳,本能地直了下身子,听得是小强在里面说话。妇又蹲下来了,嬉笑道:“臭小子,老娘急得不行,干脆一起上。”过了一会儿,蒋杏儿瞥见黑地里一双贼眼灼灼的,盯着自己,妇就娇娇的不乐一声:“你狗眼往哪里瞄,不准乱瞄!”

小强目光热辣的岔开道:“杏儿姐,你找我干嘛哦?”

蒋杏儿嘤咛了一声,好羞道:“魂淡,找你帮个忙不行啊?”

“帮神马忙哦?”这家伙的目光越来越炽热。

“上我家看就知道了。”蒋杏儿完事了就蔸起裤子,嗔白眼道:“你这小子,老娘都给你看了个底掉,真是便宜你了喔!”

妇心说男女就那么回事,他小子爱看,让他看呗,看了也不会少块肉。

小强也完事了,囫囵溜出了茅房,嬉皮直乐道:“杏儿姐,你是樱桃沟数一数二的美女村花,给别人看,不如给我看是不是?”

蒋杏儿一点头道:“我反正也是给前夫看过的,你跟我是谈得来的好朋友,你爱看就看呗!跟我走吧,姐做红烧肉给你吃!”

小强笑嘻嘻的答应一声,走去院里净手。看到七八个玉米棒,惊讶一声:“这么肥的玉米棒啊!”

“嘻,我种的哦,给你吃!以后想吃,就去地里摘去,自己人,别见外!”蒋杏儿皱了下眉,原是罩子买小了,把上身的凶器勒得难受。

妇就摘了罩子,日头地里吃小强抢了过去,笑嘻嘻道:“姐,反正你戴不上了,给我做纪念?”

蒋杏儿明眸皓齿一闪,咯咯乐得打跌:“死小子,你得有多想女人了。姐的物事,你想要就拿去呗!”

小强郑重其事,把蒋杏儿的物事放屋里珍藏。打出来吃了一惊,只见杏儿姐不知怎么,一脚在地上葳了,正屁蹲在地上直倒气儿呢。

“杏儿姐,你丫真行啊,这也能摔地上。”

蒋杏儿一点红从腮边起,含娇带怨的道:“你还说呢,院子也不铲平一点,哎哟,疼!”

“我看看!”小强捧起女人的玉足查看伤势。不看还好,一看下原是弓玉美足,生得又白嫩又圆润,还有这白腿,够玩一年的啊。

“强子,估计是扭到了。”

“嗯,还好没伤到骨头,我去拿正红花油!”

忙着给妇人上了回药水,按摩了两下子,蒋杏儿试着站起来,冷不丁哎哟了一声,只叫疼。

“强子,走不了了,你背我一下!”

“啊?”小强是雄性荷尔蒙最旺期,整天在家想媳妇,可是家里穷叮当,娶不起媳妇。眼见蒋杏儿二十六七,出挑身材,一水的白肤,脖子以下的丰满快要撑爆了!顿时害心痒痒,一个屁墩蹲在那里,把女人过到背上。

蒋杏儿是寂寞少妇,孤身在家,空旷多时了。偶然跟小强发生肢体接触,顿时就碰撞出一股电流,在她体内鱼走电窜,电得她都软趴趴的了。

小强呢,这家伙只觉背部软绵绵的一团,传递出一阵酥麻。

一路绿柳夭桃,小强背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沿着春讯期的桃河走得要多慢有多慢。这家伙寂寞啊,背着一个好看的女人,能多背一会儿是一会儿!

蒋杏儿怕村里人看到说闲话,一个劲地催促他小子道:“小强,你不会是数地上的蚂蚁吧,能不能快点呀?”

“啊?我走很快了啊,这也嫌慢!”须夷走到蒋杏儿家,只见一栋漂亮的三层小洋楼,掩映在青碧的杏树底下。吱呀推开新崭崭的院门,家里静悄悄的,原来蒋杏儿的家婆回娘家探亲去了,家里没人。

小强在家不干活,但是给蒋杏儿干起活来,那是要多卖力有多卖力。

蒋杏儿歇了一个钟,扭伤的腿缓过劲来了,两个合力,把厨房笨重的油烟机抬下来,拆开不锈钢罩子,清洗干净,再装回去。这东西上百斤重,一场忙活下来,小强也出了一身汗。这小子勤快起来也是个拼命三郎,又是帮着拧被子,又是劈柴,还换了几个灯泡,俨然是蒋杏儿家的雇工。

妇人就在厨房叮叮当当剁肉块儿,一边做饭,一边心里边美滋滋的,心说家里还是得有个男人才行哦!

猛地一低头,惊呼忘了系围裙,妇人就叫小强:“强子,你进来!”

小强这混小子一蹦蹦进来了,眼睛就灼灼的贴在了妇人的丰满那里。

蒋杏儿吃他小子盯得怪好羞的,脸红道:“愣着干什么,给我系下围裙咯!”

他这小子系着系着,就不老实了,猛地就是在蒋杏儿的身上畅游了一下,吓得妇人变色道:“死鬼,你吃了豹子胆啊。等下我婆婆回来,打断你的狗腿!”

“你婆婆不在家。”这小子其实也就是个嘴炮,到底还是嫩,蒋杏儿数落几句,他马上就老实了。

“万一她回来呢?这不是闹着玩的,想看可以看,可别坏了规矩哦!”

几句话说得小强怪没意思,暗忖道杏儿姐是他媳妇就好了,想怎么来都行。

吃饭的时候,蒋杏儿见小强闷闷不乐,就知道把话说重了。心说这小子怪可怜的,打小就不知道亲生的爹娘是谁。

现寄养在小富贵家,给小富贵当养子,听说父子俩见面就打,见天就爆起小富贵的怒吼声。这妇心疼小强是个孤儿,就心软了道:“明儿上午,我在樱桃湖边种红薯。刚好我家那块地打单,给林子隔开了,看不到人,要不你有胆就过来?”

第02章 蒋杏儿嫁人

眼下正是换季时节,快要初夏了。南边好似安了炉子,把暖烘烘的春风刮到樱桃沟,把樱桃沟熏得一阵炽热。在地里种地的留守妇纷纷减了衣裳,淋漓的汗水打湿了身子。

碧绿的樱桃湖撑起一大片肥沃的土地,彼时,在这迷人的鱼米之乡,农家小子小强却是一脸的紧张。

他小子到底还是个雏儿,昨天跟杏儿姐约好在红薯地里见面。没想到蒋杏儿会这么直接,一下子把小强吓到了。

“杏儿姐,不要——”小强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青涩的脸孔胀得通红。他面前三尺远的地方,一直单身的蒋杏儿好似一头饥渴的母狼直扑,弄得他小子哭笑不得。

他的身后是一片茂密的玉米地,不妨身后出现一条沟,小强一脚踏空,叫声妈呀,摔了个王八朝天。把蒋杏儿逗得格格娇笑,笑得她肚子疼,一径调笑他:“笑死我了,小强,你昨天还雄雄势抛,怎么才一夜功夫,就变得比女人还害羞啊?咯咯咯——”

正笑得欢实,三不知就听她家婆婆喊她,蒋杏儿听到有人,吓得娇呼一声,把波涛收起来,脸臊得红苹果一般。脚底抹油,丢下小强一溜烟跑了。

此时五月夏初,黄昏夜幕把半人高的玉米地蒙上一层阴影。小强一屁股蹲到樱桃湖的洗衣石边,猛可地瞧见水中他那眉清目秀的脸,顿时心情大好,嘿嘿笑了两下。

蒋杏儿的男人在矿上勾搭了有钱人家的女儿,跑路了,几年来她一直单身。在樱桃沟,来自五保困难户的贫家小子小强跟她无话不谈。

两个人时常在田间地头打情骂俏,村里人知道也是见怪不怪。小强还是小孩子,没人朝那方面想。蒋杏儿三十出头,青春未艾,家里没男人,实在饿得急了,经常撩拨小强。

小强十三岁在彩云观瞎混,一混就是三年。回来就赖在家里当小地主、清闲公,在家什么都不干,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天天听他说要干大事,却不见有任何的实际行动。

樱桃沟是个距离仙海市十里远的二奶村,村里上千人口,有的富得流油,有的穷得当裤子。村中女多男少,男的都出外打工挣钱去了,女的管在家带孩子,事奉双亲。

小强的思维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出去打工,挣老婆本,他死活不去。就赖在家里想媳妇,他想媳妇都想疯了。

偏偏在这节骨眼上,他在村里唯一的知音蒋杏儿被不知道哪里冒出一个媒婆,把她介绍给城里一个什么官的傻儿子当媳妇。蒋杏儿起初不愿意,后来婆婆嫌她碍事,她虽然跟那个男人离了,却还住在婆家。

因为盖的房子她也出了钱的。蒋杏儿的婆婆多年见不到儿子回来,把气撒在媳妇头上。听说有城里人要她,就使出无赖本事,天天在家哭闹,嚷嚷着要见儿子。

骂她是扫把星,把村长都招来了,村长也来劝,叫她能嫁就嫁了好,你小媳妇的,没个男人,受人欺负不说,还难打熬。蒋杏儿无奈,一赌气就答应了。

这不,明天城里人就会开车来接她走。

蒋杏儿的对象是个歪嘴呲目的傻子,今天她躲在屋里哭了一场,穿上漂亮衣服来找小强。她想在出嫁之前,用自己的满腔柔情安慰安慰他。她觉得小强太可怜了,舍不得他吃苦难熬,两下引到玉米地,抱住小强就亲嘴。她万万料不到,这小牛犊子别看挺壮实,一上真场就装假正经。

蒋杏儿埋怨地瞪了小强一眼,臊着脸家去了。

天色早黑,天上一轮团圆明月升上来,珠斗烂斑,洒下一地明辉。小强没了知音,越发难过,无精打采,在田间地头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赶。

突然,小径旁边的葡萄架下,有人在喊他:“小强,你耳朵聋啦?”小强定睛一看,却是蒋杏儿姐。喜得抓肝抓肺,见四下没人,一溜溜入了葡萄架。

蒋杏儿扑到他怀里,大送媚眼道:“小强,我明天就走了,以后就见不着你了。你不想给姐留点念想吗?”

两个就抱作一团激吻了一番,小强第一次和女人接吻,心里面好似有一面鼓在敲,敲得他心慌意乱。很快想起了自己的凄苦身世,意兴大减。蒋杏儿见他精神萎靡,顿时也没了兴致,拿出一个红包,偷偷塞入小强的裤蔸内,抹着眼泪,心有不甘地跑回家去了。

小强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刚有了个相好,还没抱热就被老天生生地拆散。特别是在这家伙尝到了女人的滋味的情况下,好容易得来的相好没了。不过他只是郁闷了一小会,很快便没心没肺起来。暗想只要牢记师父的教导和师父教给的本事,不愁泡不到妞,干不起大事业。

他在葡萄架下鬼鬼祟祟,把村一组的组长赵长发给引来了。

那个滑头打着管手电,朝葡萄架下一照,发现是村里最穷的五保户小富贵的养子,打心眼里瞧不起,劈头就骂道:“小兔崽子,你在这里扒窝生蛋啊,不知道的以为你无家可归了!还不快滚回家去!”

小富贵这个名字是印在户口本的正名,他家就姓小。整个樱桃沟,虽是杂姓村,却有三分之一的人家姓小。

小强蔸眼看到赵长发在那骂自己,嬉皮笑脸起来:“嘻嘻,赵秃头,瞧不起人啊。你不会做人,我当你老子好不好?”

气得赵长发地下抓起石头打过来,骂道:“小兔崽子,你当小富贵的儿子都当不好,还想当我老子?我打出你的三尸神来!”

小强哈哈大笑,一溜烟跑了。路老远还要回敬一句:“老秃头,我晓得你干啥去。你一定想去刘村长家捧臭脚!去吧,刘村长会提拔你哟!”

小强敢跟村干部对着干,那是因为他家穷得叮当响,除了一栋漏雨的破屋,几条烂命,啥都没有。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村干部想打击报复,能报复到哪去?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最强小农民 山村小农民意外获得上古禁术,从一个人见人嫌的乡村小懒鬼变成了能力超凡的小邪神。他是  作者:平山子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