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好春风似你

点击 现代言情 |作者:桑榆未晚| 正版 | [收藏]

恰好春风似你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扫一扫”免费领取

二十岁的杨拂晓,初吻没了,初夜没了,就连卡里的那十万块钱都不翼而飞了。 人人都说她傻,被人渣骗了身骗了心骗了钱财,死里逃生才捡回一条命。 没有人知道,那一年,她最爱的人死了。 三年后,继母把她卖给了别人,还逼着她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

心如死灰的她反抗无效,屈辱之下,一个神秘的男人却忽然闯入了她的世界。 面对职场性骚扰,无奈之下向他求助。 他嘴角噙着一抹淡笑:“哪只手动的,砍掉解不解气?” 看

着他英俊的脸,她再三告诫自己,人死不能复生,他却好似一个黑暗的漩涡将她生生裹挟进去。 她想要抽身,他却步步紧逼,“撩拨之后还想要全身而退?杨拂晓,游戏规则是我定的,不是你。”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一 手术

闪电划过夜空,紧随其后轰隆隆一阵响雷,大雨瓢泼而下。

安静的医院走廊上,女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跺了跺脚,掀开口罩叫了一声:“下一位,杨拂晓。”

坐在走廊上的只有一个长头发的娇小女生,黑直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脸庞,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医院惨白的墙壁,似乎是定住了。

“杨拂晓!杨……”

“哦,我在!”杨拂晓猛的回过神来,举了举手,“我是!”

女护士上下扫了她一眼,“拿来单子。”

杨拂晓手中攥着一张手术缴费的收据,指甲已经将票据的一角攥的皱皱巴巴了,被手掌心的汗浸湿的几个字,伸过去的时候手有点抖。

手术缴费单据上,赫然写着的是:处女膜修复手术。

女护士从领口处将一支圆珠笔拿下来在单据上勾画了一下,“二十三?”

杨拂晓点了点头。

女护士说:“你进来吧,医生已经准备好了。”

杨拂晓默默地攥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手掌心的汗濡湿了衣角,跟在女护士身后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内的无影灯明晃晃的照着,照的杨拂晓眼前发黑,她嘴唇紧抿的发白。

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医生站在手术台边,正在消毒手中的手术工具,温和地说:“放心,不会疼的,局部麻醉,半个小时就好了……张开腿吧。”

杨拂晓觉得自己已经快要透不过来气了,当女护士正要准备注射麻醉剂的时候,眼前飞快闪过一圈白光,她忽然从喉咙里喊出来一声:“等等!”

她从手术台上直接翻身滚了下来,转瞬就已经提上了牛仔裤,明显能看出眼圈红了。

“对不起,我不做了,”杨拂晓向手术台旁边的女医生说,“给你们添麻烦了。”

说完,她就一溜小跑跑出了手术室。

外面下着暴雨,在医院门口堆了很多人在避雨,杨拂晓挤出去,不管不顾地一头扎进了雨中。

医院前的站牌正好驶过一辆公交车,杨拂晓冲过去上了车。

这个时间点在公车上的人并不多,杨拂晓径直走到公车的最后一排,靠窗坐下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别开脸看着车窗外,雨势很大,噼噼啪啪地打在车窗上。

右边忽然伸过来一张纸巾,杨拂晓顺着纸巾看过去,是一个笑的甜美的女孩子。

“谢谢。”

“不客气,”女孩子说着便将一包纸巾递给杨拂晓,“你用吧,我到站了,再见。”

因为来自陌生人的关怀,杨拂晓扯了扯嘴角,在这个暴躁的夜晚,才露出了第一个笑脸。

半个小时后,公车到达终点站,随着报站声响起的,还有杨拂晓的手机铃声。

她看了一眼手机,抿了一下嘴唇,原本就发白的唇更加白了,手指在屏幕上方游移了一下,才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刚接通了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十分严厉的女声,说话毫不客气:“你手术做完了没呢?”

杨拂晓有点底气不足,用指甲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声音有点低:“做完了。”

“今天晚上你就别回来了,家里来了贵客,你来了也不好解释。”

“……好。”

切断手机,杨拂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摸了一下自己的钱包,要找酒店睡一晚么?还是旅馆吧,便宜一些。

…………

第二天上午九点,杨拂晓从旅馆出来,坐地铁到中转的公车站点,再坐公车回到杨家,下了公车,就刚好看见从院子里面走出来扔垃圾的王阿姨。

“二小姐,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那位沈管家刚走呢。”

一听沈这个姓,杨拂晓浑身的汗毛就都竖了起来。

因为在名门望族的沈家,有一个怪癖的少爷,传言是患有精神病,还有各种豪门公子哥见不得人的特殊癖好,在三年前公开选妻,众多名门淑媛里偏偏就挑中了她,下了一亿三千万的聘礼来娶她!

当杨拂晓从养父母口中听了这个消息当时就想笑。

她一个名门捡回来的弃婴,为了行善积德给养大的假千金,竟然值得了一亿三千万?这个天文数字砸在她的头上恐怕也能把她给砸死。

但是,很可悲的是,她的养父母杨栋梁和宋天娇,竟然瞒着她已经将钱给收下了。

用养父母的话来说,就是:“你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我们养了你二十三年,可不要当白眼狼。”

用眼前这位娇滴滴的杨家大小姐杨素素的话来说,就是:“沈家是豪门,多少人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呢。”

杨拂晓笑了一声:“那姐姐怎么不嫁过去呢?”

杨素素的脸忽然就白了一下,后面的宋天娇忽然走过来,将杨素素挡在后面,拍了拍她的手背,看着杨拂晓,关切的问道:“你昨天那个手术感觉怎么样?”

杨拂晓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重获新生的感觉。”

宋天娇紧跟着就问:“注意事项都是什么?是不是这几天不能吃辣的了?”

如果是普通人家,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母亲在关心自家女儿手术之后的康复,但是,何曾想到,这位母亲竟然为了逼着女儿恢复处子之身去做处女膜修复手术!

“那多长时间能同房啊?”

这最后一个问题,才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宋天娇一出口,杨栋梁和杨素素父女两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杨拂晓。

杨拂晓上楼的动作顿了顿。

她在心里暗道了一声糟糕,她也不知道需要注意什么。

“医生没有跟你说需要注意什么?”

杨拂晓装作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医生给我写了个单子,我昨天手术完疼的快死了还没看,等我一会儿看看。”

门嘭的一声关上,杨拂晓靠在门板上,松了一口气,捏了捏手掌心里,又是一手汗。

她拿出手机来搜索注意事项,她现在必须要保证宋天骄相信她,要不然难保宋天骄不会押着她去医院。

因为在沈家这位少爷的选妻标准里,有一条就是:必须干净。

…………

杨拂晓将从网上搜来的注意事项看了三遍,足够来应付宋天娇的盘问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需要几个月才能同房。

吃晚饭的时候,杨拂晓用竹筷夹了块豆腐塞进口中,说:“三个月。”

宋天娇算了算时间,说:“婚礼是在三个月后了,这段时间你别去鬼混,记着这回第一次一定要留到婚礼当天……之前让你去做,你就是不做,一直往后推,等事到临头了,才……”

“我吃好了。”

没等宋天娇把话说完,杨拂晓便打断了她的话,将碗中的粥喝完,搁了碗转身就要离开。

“坐下!”

杨栋梁呵斥了一声,杨拂晓僵在了原地,手已经不知不觉中抓紧了椅背,三秒钟后,她还是选择了坐下。

“别以为你要嫁给沈家当少奶奶了,对家里人就这么不冷不热的,还是要拎的清楚你自己的分量,养育之恩不是谁都能给的,对待长辈也要有应该的尊重,等***把话说完!”

杨拂晓没有回话,低着头,看着面前的空碗,就这么默默地坐着等到杨栋梁和宋天娇都吃完饭离席,她才起身帮着王阿姨收了碗。

在厨房里,王阿姨说:“哎,二小姐你就不要脾气那么倔了,老爷夫人也都是为你好的,之前那个男的来历不明的,就因为人家的一点小恩小惠就要跟人家私奔,万一是人贩子怎么办?”

“胡说!”杨拂晓一双眼睛忽然就红了,咬着牙说,“他不是那样的人!”

“算了,二小姐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的钱是怎么没的,十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怎么说人都死了,过去有三年了,小姐你就放下吧。”

王阿姨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杨拂晓的肩膀,转身出了厨房。

一时间,厨房里只有水流哗啦啦的声音,杨拂晓瞪大眼睛看着洗碗池中的水流,过了几分钟,抹了一把眼睛,跑了出去。

杨素素刚好站在厨房门口,里面杨拂晓急速冲出来差点将她撞翻,她踉跄了几下,皱着眉:“杨拂晓,你又发什么疯!”

她还记得,三年前杨拂晓得知那人死讯之后,完全失去控制,竟然不管不顾地就要从三楼的阁楼上往下跳,还是父母给捆了让医生给打的安定。

2 人死不能复生

杨拂晓已经冲出了门,她甚至都没有带钱包,就一直在马路上跑,到上了公车才想起来需要投币,身上却是一个硬币都没有。

身后已经有人催促了,“快点啊,没看见后面好多人排队等着么?”

杨拂晓有点尴尬:“对不起,能不能借给我一块钱呢?我走得急忘了带钱了。”

“切,不会是外地来的吧,什么身无分文得了绝症的吧?”

“是啊,指不定还是什么孤儿呢。”

顿时就是一阵唏嘘声,明显看向她的目光全都是不屑。

忽然,后面脆生生的响起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你上来吧,我帮你投币了。”

叮当一声,硬币进入投币箱的声音。

杨拂晓转过身来,就看见了昨天晚上在下雨天借给她纸巾的那个女孩子,眨了眨眼睛,“我们又见面喽。”

“谢谢。”

“不客气,只是一块钱嘛。”女孩子笑了笑,“现在地上掉一块钱一些人都不会捡了。”

这么一句话,倒是说的刚才冷嘲热讽的一些人脸色讪讪了。

杨拂晓落座,问了这个女孩子姓名和手机号,说:“等我回去还给你。”

“不用了,”女孩子摆手笑道,“你现在问我名字和手机号,我还以为是你看上我了呢,要不要给你qq啊。”

杨拂晓笑了一下,便收起了手机,别人都有隐私,都是陌生人,自然也就不好透露。

“东区墓园到了,请下站的乘客从后门下车,下一站……”

这一站下车的人寥寥无几,没有人在这种阴森森的晚上来墓园。

不过,其中就有杨拂晓。

让杨拂晓有些诧异的是,两次帮助她的这个女孩子也在这一站下车。

“好巧啊,你也是来墓园。”女孩子手中捧着一束花,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好像是星辰一样亮。

杨拂晓点了点头。

夜晚,接近墓园的时候莫名就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里面的灯光幽幽,随着脚步一步步走近,内心已经有一股浓重的压抑感,压抑的她透不过气来了。

进了墓园,女孩子向右,杨拂晓向左。

“诶,你等等!”

走了不远,听见女孩子的叫声,杨拂晓停下脚步。

“给你一枝百合花,”女孩子从怀抱的花束里将一枝白色的百合抽出来递给杨拂晓,娇俏一笑,“不用说谢谢咯。”

杨拂晓手中捏着这一枝百合,看着女孩子已经转身离开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阴沉的好像是要下雨了,很压抑。

东区墓园,是和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点是一样的,三年前,杨拂晓为了给他买下一块墓地,将自己身上剩下的钱全都拿了出来,也就仅仅才够一个零头,最后实在逼于无奈,才开口向杨栋梁借钱。

但是,却不曾想到,杨栋梁竟然借此机会,逼迫她嫁给沈家的少爷。

之前她也曾经听养父母提起过,但是她就是抵死不嫁。

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了,收了人家的钱,就要听人家的话。

这三年,她就好像是养在笼子里待宰的家禽,只等着有一天拿上砧板。

当时所有人都说她傻,傻的无可救药,被骗了身骗了心,还要为了一个死了之后连完整的遗体都没有的男人,买一块好几万的墓地,将自己给赔上去。

来到墓碑前,杨拂晓蹲下来,将手中的百合花放在墓碑前,看着照片上的人,穿着一身深色迷彩,英俊棱角分明,她伸出手来将上面的灰尘抹去,盘腿坐在墓碑前。

她想起三年前,总是逃课偷偷跑去兵营,然后坐在门口的传达室里一等就是一个下午,一直等到他满身热汗的跑出来,“杨拂晓!看过来!”她放下手中的报纸看过去,却不料唇角已经被人偷吻了一下。

她记得,那个傍晚的晚霞特别红,染的她整张脸都红了。

大约过了有二十分钟,杨拂晓打了个喷嚏,动了动已经麻木的腿,站起来跺了跺脚,转身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看着墓碑上那张俊秀的面庞,说:“慕珩,我要嫁人了。”

一片阴影里,墓碑依旧稳稳地伫立着,似乎万年不变的样子。

“这次是真的。”

杨拂晓抹了一把眼角,狠狠的别开脸向墓园门口走去。

远远地,一片灯影中,杨拂晓看见了帮过她几次的女孩子,身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身影颀长,抬手将她散落下来的鬓发拨到耳后,男人的目光好似不经意间向杨拂晓这边看了一眼。

只这么一眼,杨拂晓脑中闪过一道惊电,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是他!

是慕珩!

待她回过神来,那一男一女已经出了墓园门。

杨拂晓飞快的跑过去,墓园前一辆黑色的私家车驶过,她冲着车影大叫:“慕珩!许慕珩!”

但是,私家车却没有停,驶入夜幕中。

杨拂晓追着跑了一段路,扶着路边的电线杆气喘吁吁,眼眶发热,手指甲掐着粗糙的石灰面。

或许,真的只是背影相像而已,许慕珩已经死了。

已经三年了,她真的应该放下了。

夜风森冷。

杨拂晓身上没有带钱,她沿着马路边向前走,冷风吹拂黑发扬起,身边偶尔行驶过的车灯明晃晃的照着她惨白的脸,好像孤魂游鬼。

车辆来去匆匆,有一辆车忽然在路边停了下来,车灯闪了两下,杨拂晓眯了一下眼睛,就看见从车内下来一个女人,适应了车灯光线,她才注意到,是刚才的那个女孩子!

那么,车内那个男人……

女孩子上前一步,甜美的笑了笑:“我忘了你身上没带钱了,你上车吧,我们送你一段路。”

杨拂晓呆愣在原地,逆着车灯,目光落在三米外的车身上。

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一个身影走下,不期然的闯入了杨拂晓的视线,就如同在三年前的那个午后,闯入了她的心里。

“慕……”

倚靠在车身的两道冰冷视线向杨拂晓看过来,她口中的话陡然卡住了。

明明就是许慕珩,但是看向她,却全然是冷漠陌生的眼神。

男人转身,对杨拂晓身边女孩儿说:“笙儿,上车。”

…………

“光华路121号。”

车内与车外完全是两个温度,杨拂晓已经将自己内心的狂喜和震惊交织的情绪按压下去,指尖慢慢的暖起来,心却是越来越凉了。

这个人和许慕珩长得完全一样,却总是感觉有哪里不一样了,比如说眉眼之间成熟涵养的气质,以及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森冷。

三年前,是她亲手为残缺不全的遗体盖上白布,推进火葬场,他不是许慕珩。

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么?

“是去光华路121号?我记得那里是有一个紫薇花园。”女孩子笑着说,“我叫秦笙,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得到回答,秦笙身后在她眼前猛地晃了一下:“喂!”

杨拂晓猛地回神,转眸的瞬间,与两道幽沉视线在后视镜中汇聚,她心里无端一慌,躲开了视线,“我叫杨拂晓,破晓黎明前的拂晓。”

“拂晓……”

低沉的声音从前座传来,好似在用唇齿咀嚼着这个名字,听的杨拂晓心中一动,偏了头看向车窗外,灯影好似拉长的流线似的飞快划过。

光华路很快就到了,杨家门口停下。

秦笙摇下车窗,惊讶极了:“你是杨家的女儿啊?”

杨拂晓点头,“嗯。”

……如果说养女也是女儿的话。

杨拂晓向前走了两步,忽的又折回来,跑到车边,敲了一下驾驶位的车窗,车窗摇下,即使是面对一模一样的侧颜,她都呼吸一滞。

“先生,请问您认识许慕珩吗?”

男人看向她的目光薄凉,在这样的视线下,她心脏猛跳,躲开眼神的一刹那,错过了男人迫人眼神中忽然闪过的一抹红光。

“不认识。”

杨拂晓向后退了两步,鞠了一躬:“很抱歉先生,冒昧了。”

她站在原地,目送着黑色的私家车与夜幕融为一体,才转身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家里走去。

车子平缓地行驶在马路上,手机铃声响起,开车的男人单手稳妥地握着方向盘,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接通了电话。

“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的婚礼之前,能不能办到?我需要确切的答复。”

听筒内声音森森,男人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来,叼在唇间,手指滑动打火机,烟蒂火星明灭,他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气。

“没问题。”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恰好春风似你 二十岁的杨拂晓,初吻没了,初夜没了,就连卡里的那十万块钱都不翼而飞了。人人都说她傻  作者:桑榆未晚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