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洗残阳

点击 武侠仙侠 |作者:孤山玉| 正版 | [收藏]

刀剑洗残阳
豆瓣评分:★★★★☆ [麦谷多]

微信“搜一搜”免费领取

灭门仇人传授他武功,引出一段不为人知的前世恩怨。

师门传授的内功暗含玄机,强大的反噬让他出走师门后生不如死。

神医圣手为他除去内功反噬之苦,却让他近乎成为毒人……
...... 显示全部 >>

                                    
本站文档均豆瓣网,麦谷多不对发表的内容或上传的文件进行验证,不对内容的真实、完整、准确及合法性进行任何保证。如果您对本声明的任何条款表示异议,可以选择不使用麦谷多(www.maiguduo.com)。

温馨提示:“麦谷多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一个绿色的文学交流平台,本站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所有内容收集于互联网!

麦 谷 多
国 内 最 专 业 的 文 学 交 流 平 台 !
书籍详情
第1章 长春别院
  武当山真武殿内,武当门人齐聚,凡是入门习武一年以上者,全部在场。
  掌教欧阳子身穿黄色道袍,坐在真武大神之侧,面向众人,脸色凝重。接下来是武当三老,论辈份是欧阳子师叔,然后是欧阳子的三师弟。再看众弟子,无不群情激昂,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按照阵营站在大厅下。
  武当将有大事发生!
  “大家安静,请听掌教真人安排。”一个身穿青布道袍的道人站出来,中气充沛,不怒自危,语气中不无震慑味道。说完之后看向众人,等四下目光都凝集到这边,才退后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这位就是欧阳子的二师弟月阳子,功力仅在武当三老之下。
  一时间,大殿内寂静异常。
  “近日江湖传言,消失已久的风雷刀藏在武当山。虽我一再声明传言子虚乌有,然我武当近日接连受到江湖人士的骚扰刺探。据说一些歪门邪道正在广发英雄帖,准备纠集在武当山下长春别院,对我武当兴师问罪。我武当数千年清誉,不能就此被毁。为此,近日需加强防范,山中全体人员进入紧急戒备状态……”
  “报!”有弟子从殿外奔来,“禀报掌教师叔祖,山下长春别院方向传来火光。隐约有惨叫之声传来!”
  欧阳子挺身站立,威严之感瞬时弥漫到大殿之中,“三代弟子张正宇听令,你速带二十名弟子前往长春别院处查看情况。切记只需查明情况,不可与江湖人士发生冲突。”
  “弟子遵命!”厅下一名身着蓝衣道袍者答道。
  这张正宇,正是近年武当后起佼佼者。一把武当剑已经造诣非凡,江湖人送雅号“一剑封喉”。其剑速已经极快,“剑动风云随色变,身死瞬间一点红”。
  张正宇带领众师兄弟赶到长春别院的时候,长春别院已经惨遭屠戮,院中只剩下五十一具尸体。各个房间狼藉异常,连墙纸都被撕开,显然凶手不是寻常的劫财,而是在寻找什么。
  张正宇仔细查看各尸体的伤情,都是要害位置被利器所伤。心中惊骇,“如此手法,凶手功力似乎还在自己之上。”
  于是忙令师弟回武当山禀报,自己则留在别院查看其他线索。
  ……
  这武当山下的长春别院,并非武当山辖区。数年前,有一位虞姓富人相中此地,在此建造了长春别院。
  此地盛产万寿藤,又名长春藤,江湖术士告诉这位虞姓富人:此地长期因万寿藤吸取日月精华,住在此地可以延年益寿!故虞姓商人在此建造了长春别院。一直以来依附于武当山,为武当山没少打点香油钱,外界也一直视其为武当一脉。
  但此刻一家上下五十一口,惨遭灭门之祸……
  武当掌教欧阳子赶到长春别院后,张正宇向掌教汇报了自己的发现,“经弟子查看,庄内之人都是惨遭利器屠戮,所伤之处,全为周身要害,深及骨内,看不出是何门派所为。房间内凌乱异常,显然凶手不是寻常的打家劫舍……”
  “把尸体集中到院内,准备厚葬!”掌教真人脸色凝重!
  众弟子将尸体一尊尊搬出,放到院中。
  欧阳子仔细查看了各人的伤口。令欧阳子惊奇的是这长春别院内除了庄主虞熙之外,其余各人都似身怀武功。骨骼粗壮,好多右手掌心都有老茧,是长期手握兵器所成的老茧。
  这些人绝不是普通人。
  这一发现让欧阳子大惊,这虞熙到底是什么人?而这灭门者又是何人?这么多高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就被残杀,是冲着武当示威还是仇家寻仇?若干疑问在欧阳子心中翻来覆去,不得其解……
  欧阳子向张正宇挥挥手,示意将死人抬下去。刚才欧阳子在查看尸体的时候,没有发现虞熙的儿子虞复的尸体,不知是已经惨遭厄运还是已经逃脱,一层迷雾笼罩欧阳子心头。
  虞熙和欧阳子也算旧识。虞熙在武当山中惨遭此祸,欧阳子救援不及,心中满是歉意。这虞熙的遗孤若还活在世上,理应其照料,可目前生死不明,下落不清,武当又大敌当前,实在分身乏术。
  ……
  欧阳子带着武当弟子离开刚一会,长春别院书房内的墙画慢慢张开,一个小脑袋伸了出来。
  “啊?!”一把长剑架在了小孩脖子上。
  “出来!”
  小孩只好慢慢的从墙画后面爬了出来,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之人,一把长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另一个白衣蒙面人,体态婀娜,凹凸有致,马上闪身进入墙画后面。
  这是一间密室,密室内放着的全是珠宝奇珍,金银首饰。这白衣蒙面人搜索片刻,目露失望之色。拿出一个包袱,将各种奇珍尽数收入囊中。
  临出去前,见一个黑布包裹掉落在密室门口,刚才只注意搜查密室,倒是没有注意密室门口!
  白衣蒙面人捡起一看,惊喜之色溢于言表,“师兄,找到了!找到了!”
  说着就从密室后面跳了出来。黑衣蒙面人撤下长剑,顺势一个手刀砍在小孩脖颈处,小孩应声倒下。
  黑衣蒙面人从白衣蒙面人手中接过包裹,眼中露出激动的神色。
  “对,是它!终于找到了!”
  “快撤!”
  俩人对视一眼,作势离开!
  黑衣蒙面人走到小孩身前,举起长剑。
  “你干什么?”白衣蒙面人伸手抓住他握着剑柄的手。
  “斩草除根。要不然你想怎么样?”
  “师兄!他还是个孩子!”
  “孩子更不能留,虞老贼将其藏入密室中,必然与其关系密切!我看八成是他的遗孤。”
  “师兄,你看他脸上毫无悲伤之色,以他的年纪,不像是能够装的出来。也许他并非像是虞家之人。”
  “哼!那你说怎么办?”黑衣人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师兄!别生气了,我们快离开这儿!”白衣蒙面人说着抱起小孩就走。
  “你要带他回去?”
  “师兄,山中岁月实在寂寥!不如带他上山,或许能增加不少乐趣。”
  “想的简单,师父那边怎么交代?”
  “放心吧,我会找我娘和爹爹说,他一定会同意的!”
  “那随你便!快走!”
  俩人跃出长春别院的高墙,向北疾驰而去,不一会就消失在夜色中。
  ……
  武当山上,欧阳子一夜无眠。
  次日天亮后,欧阳子与三位师叔及师兄弟商议武当山困境。众人一致认为,近些年武当门人鲜在江湖走动,一些江湖宵小目中已无武当他日威严,竟敢在武当山下动手杀人。
  目前形势所逼,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争取主动。
  商议定,欧阳子命月阳子立即分发英雄帖,即日起分别送往各大门派。定于八月十五月圆之日在武当召开英雄大会。时间还有一月有余!
  月阳子领命前去办理。命手下弟子立即起身分往各大门派,广送英雄帖!
  少林、峨眉、丐帮、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青城、昆仑、天山各大门派尽在应邀之列。同时命弟子在江湖上散发消息,诚邀江湖上各位豪侠、绿林好汉前来参加。
  本来江湖上就盛传销声匿迹的风雷刀藏身武当,一些江湖宵小之辈既想拥有这风雷刀,又惧武当实力。这下武当广邀江湖中人举办武林大会,众人一扫心中顾虑,不约而同的往武当赶去。
  再加上前些日子武林中就有人暗传英雄帖,意欲共上武当,讨要风雷刀下落。
  故刚到八月初,武当山下已经聚来不少武林人士。各方人马还在源源不断的赶赴武当。老实说,这次武林大会将是史无前例的人多……
  八月初十,江湖上一些二三流人物,已大批赶到武当山下。众江湖豪侠不断揣测着武当广发英雄帖的意图,然而全是猜测,并无确凿之言。
  有人说是要选出武林盟主;也有人说武当接到蛮族入侵的消息,打算助朝廷一臂之力,特召集武林人士商议;也有人说风雷刀被武当夺得,召集天下武林同道商讨处置之法;还有人说武当长春别院遭人血洗,此次是问罪武林……
  总之众说纷纭,没有定论。喜好捕风捉影之人,皆来一探究竟!
  
第2章 英雄大会
  八月十五,少林寺达摩院首座悟空大师带领几名弟子最后上山。
  武当山上早已宾朋满座、水泄不通。各武林门派都划分了自己的位置,就连最新兴起的江湖小门派都留有足够的地方,山上童子穿梭,井然有序!
  众人感慨:武当千年来被誉为武林泰斗不是浪得虚名,其确实实力不俗。举办如此盛会,也是毫不费力。
  五岳各门派,少林、武当、丐帮、昆仑、崆峒、天山被列在上座。
  少林悟空大师刚刚落座,就有道童敬上香茗。片刻后,武当掌教欧阳子向台上各派示意,询问武林大会是否开始,众门派皆点头赞同。
  欧阳子站到台前,“感谢各位武林人士赏脸来到我武当,令我武当蓬荜生辉。在此,我武当全体上下对各位的支持敬表感谢!”说着向四周抱拳示意,声音传出千里之遥,山谷中回响不绝。
  台下居心不良者暗暗吃惊,就凭这千里传音之功,武林多少人一生都难及项背,怎敢造次有所非分之想?心中侥幸之情悄悄压下。
  “今日武林大会讨论的第一件事,就是关于我武当山下长春别院满门被杀一事,相信各位都有所耳闻。因我武当距离长春别院不及十里,故此事武当必将追究到底。不知各位对此有何听闻和见解?”说完后欧阳子退后,眼睛扫向台下各门派。
  “欧阳道长,小生乃南拳新任掌门无形拳侯正。在下听闻灭迹江湖的风雷刀现身武当,不知是否真假?但传言已遍及江湖,我认为长春别院之厄运全因你武当而起。难道大家不知道风雷刀一出,江湖振动,得风雷刀者威霸天下的传闻吗?风雷刀实为罪魁祸首,只要风雷刀现身,江湖必遭腥风血雨,此物实乃不祥之物,还望欧阳道长就此摧毁,免得遗祸武林。”
  “谁不知道你侯正只修拳脚,不用武器?风雷刀只不过是一把武器,武器杀人,岂能归罪与武器,实乃可笑!难道我杀了人,说是我的剑杀的,就与我无关吗?”另外一边有人针锋相对。
  顿时,场内一片哗然。
  “我武当光明磊落,我一再申明我等并不知情风雷刀下落,若是这风雷刀真在我武当,我武当自会将其公布于世,并代与保管,交到合适的人手中。”欧阳子用内家真气说出,字字珠玑,让场中修为略浅者,尽数感到不适。威严之感,遍布武当!
  “这么说风雷刀真不在你武当?”
  “不错!”
  “所谓无风不起浪,既然不在武当,江湖为何会有此传言?难道你武当想居为己有?”
  “信口雌黄!我武当虽不才,但也不屑于此等宝贝,干出如此龌龊之事。”
  “阿弥陀佛!我深信武当并不知风雷刀下落,以我对欧阳道长的了解,此物如在武当,欧阳子必会知会各门派,免去江湖纷争之祸。欧阳道长宅心仁厚,我看此事另有蹊跷。”
  “悟空大师所言极是,在下看来,这风雷刀很有可能与长春别院有关,否则也不会空穴来风,也不会有人在武当势力范围内为非作歹,做出灭门惨案。”天山剑派一剑飞雪白依然沉声说道,“不知欧阳道长可知这长春别院主人是何人?为何避居于此?”
  “实不相瞒,在下只知长春别院老庄主虞熙为一介商人,根本不懂武术。”
  “哈哈,我叫花子听不下去了。一介商人?”丐帮帮主吴超阴阳怪气的说道,“难道商人会与武林人士为伍,来这武当山下隐居?卧榻之处岂能容许猛虎相卧!”
  这丐帮帮主虽为天下第一大帮帮主,但生性直率,口无遮拦。大家都习以为常,并不因其言语无理而心生嫉恨。毕竟这是天下第一大帮,得罪不起!
  “敢问吴帮主是否已掌握事情缘由?”欧阳子心里暗暗吃惊。
  “据我丐帮所知,这虞熙祖上与西楚霸王源源颇深。西楚霸王自刎之时用的并非风雷刀,而是长剑。风雷刀乃项羽随身必带兵器,然其自刎之时不在身边,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西楚霸王将风雷刀赠与虞美人防身。”
  众人略加思索,皆点头同意。吴超的说法也与江湖部分传言相符。
  “长春别院中虞熙确实不会武功,但其庄内习武者颇多,相信欧阳道长也略知一二。”
  “惭愧,我在查看长春别院尸体时才发现庄内之人,除了庄主外都身怀武艺!”
  吴超眼光扫过众人,断定欧阳子并未撒谎,继续说道,“这虞熙原来在杭州做丝绸生意,生意颇好,忽然间销声匿迹,后来我才得知隐居于这武当山下的长春别院中。想必是已经知道仇家发现自己踪迹,假装隐居至此,借武当威名想得到庇佑,不料还是被仇家灭门。据我推断,这风雷刀很有可能原来就藏于他府中。”
  众人又是哗然。
  “阿弥陀佛!”
  ……
  “吴帮主真是耳目通天,解开贫道心中困惑,贫道有礼了!”欧阳子说着向丐帮帮主躬身一礼,“这虞熙真是心机用尽,差点让武当横卷其中,贫道在此谢过吴帮主点醒。”
  “既然长春别院之案已经解开,想必风雷刀已经落入歹人之手。我武林之后恐怕要灾祸不断了。”
  “阿弥陀佛!今日我擅作主张,只要有人发现风雷刀踪影,马上知会各大门派,各大门派将不遗余力追查其下落,不管歹人是何用意,都一定要阻止其阴谋发展。且不能让风雷刀为害武林。”
  “如是甚好,众门派必将追查到底!维护武林和平秩序。”
  “追查到底,维护武林和平!”众武林人士高声齐呼,声震九霄。
  欧阳子眉头紧锁,心里暗叫不妥,但见群情激昂,也只能作罢。
  近年来武林风平浪静,长春别院疑团解开,风雷刀下落也初见眉目。所以这武林英雄大会也没有再开下去的必要了。
  众人喝过英雄酒后,一些门派就先行离开。
  尽管武当一再挽留,山上也备足斋饭供大家享用,但一部分门派执意下山,武当也只好任其方便!
  武林恩怨,乃是难解难分。虽这些年风平浪静,并不代表武林内相安无事。像长春别院这种惨遭灭门之事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了,但一般寻仇比武,伤死乃是正常事件,恩怨自然难免。所以各门派之间的恩怨还是不在少数,有些先行离开躲避仇家,有些追踪仇家而去,有些暂时借武林大会庇佑留在山上,反正各怀鬼胎,外人难以知晓。
  想到这层,天下武林中人共同寻找这风雷刀下落,岂不是祸乱武林!本来惹不起风浪的一把武器,经这次武林大会的渲染,更是被天下武林中人关注。
  可想而知,如果风雷刀重出江湖,定然会有人推波助澜。就算无事也会平白无故的增加祸事……
  少林大雄宝殿内,少林主持悟净大师得知悟空在武林大会的提议,痛心疾首。暗骂师弟糊涂!不过事宜发展至此,悟净禅师也是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于风雷刀之祸,不要蔓延太广……
  
第3章 山中宗门
  那日,黒白蒙面人带着小孩,一路向北,昼伏夜行,足足半月有余,专走无人野径。
  这小孩也很是老实,不哭不闹,不说一句话,困了就睡,走路就趴在白衣蒙面人身上。这让蒙面人省了不少麻烦。
  这天,他们来到了秦岭一处腹地。只见山峰高耸入云,树木茂盛,林中野兽吼叫连连。
  眼前已经没有了可以攀爬的道路。
  蒙面人这才取下蒙面巾,只见男子相貌堂堂,面容不怒自威;女子亭亭玉立,闭月羞花;二人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那小孩始终不为所动,只是扫了他们俩一眼,目光便移向别处。
  二人拿出食物,女子照例拿出一部分分给了小孩。
  休息片刻之后,他们也不顾忌已经到了白天,二人从背包中拿出绳索,抛向悬崖。女子将小孩缚在背上,双双顺着绳索向上爬去。
  到了悬崖顶端,二人气息均匀。
  收起绳索继续向前飞奔,如此绕过几个山头,二人来到一个光滑的石壁前。这美男子向墙上敲了几下,顿时一座石门向一侧滑开,露出只容一个人才能通过的山洞。
  山洞建造的极为隐蔽,就算打开的时候,如果不留意,也是难以发现。
  俩人带着小孩进入之后,也不见任何人。洞中正对面有个山神雕塑,二人合力扭动山神手中石斧,石门又重新关上。
  白衣女子拿出火褶子,吹了一下,点燃了山神雕塑旁边的一个火把。二人拿着火把走到山神身后,只见又是一个洞穴仅能容一人通过,俩人带着小孩进入其中。
  一条简易的石阶一直向上。二人带着小孩,顺着石阶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看到刺眼的阳光从前面照下,火把被光亮处的风浪吞噬,变得忽明忽暗,最后完全熄灭。
  光亮处就是出口,距离几丈之遥,没有火把照亮已经无碍。
  两人加快脚步,爬出洞口时已经来到了山顶上。
  只见脚下雾气缭绕,如同仙境。二人对望一眼,微微点头。
  狭窄的洞穴攀爬,让俩人额头渗出淡淡的汗水。男子在一处悬崖边蹲下身子,好像是寻找什么机关。
  过了一会功夫,从云雾中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铁器撞击声,接着脚下一震,一条铁索已经出现在面前。男子飞身一跃,踩着铁索飞了过去;转眼就消失在了云雾中。
  过了一会,等铁索振幅趋于平静时,女子才背着小孩飞身跳上铁索,向前奔去。
  云雾渐渐吞噬了二人,女子如浑然不觉,只专注于脚下铁索。
  这可是万丈深渊,只要一脚踩空,万无活命之理。
  就凭这俩人在这里施展的轻功功夫,已经在江湖中可以傲视不少人。不过,他们隐居在此,江湖人自然难以知晓他们的本事。
  小孩暗暗抱紧女子脖子。不一会儿,就看见云雾缭绕的对面山顶上有一片开阔地。
  刚才踏索而过的男子与一位衣衫破旧的老者站在一起。老者满头银发、胡须花白。
  女子刚刚落地,就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拜见小师叔!”
  “灵儿快起,你爹在殿内等候多时了。”
  说着老者走到一旁开动机关,只听见脚下噜噜声起,刚才那铁索绷紧后,瞬间掉下悬崖。噜噜声继续,想必是正在收回掉在下面的铁索。
  “这是?”白须老者转身看到灵儿身上背负的小孩,于是指着小孩问道。
  “禀告师叔,这是虞氏遗孤,我见他经脉强壮,悲喜不形于色,很是适合练咱们神兵门的功夫。故带回请父亲发落。”
  老者看了看孩子,点点头说,“快去大殿吧!”
  三人带着小孩从山顶往下走去。
  这次是露天台阶,比刚才所走台阶明显做工精细很多。走了一会儿,就看见半山腰一片殿堂,规模远比寻常富人庄院还要阔绰几分。
  三人进入宅院,穿过前院,来到大殿,只见殿上一横匾,龙凤凤舞的写着“神兵鼻祖”四字。正中坐着一个白须老者,座次前面还坐着一男一女,皆是满头白发。
  带路的老者径直坐到旁边的一个空位上。女子放下小孩后,与青年男子同时跪地,“拜见掌门!”
  “嗯,起来吧。让你们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堂上老者问道。
  “禀告掌门,风雷刀已拿到。”说着男子打开背上包裹,打开之后一个精致的匣子露了出来。美男子将匣子交给掌门。四位老人凑到一起,显得格外激动。
  掌门打开匣子,露出一把长刀,剑柄刻着“风雷刀”三字。“风”字清晰,“雷”字已经暗淡。
  掌门拿出风雷刀握在手中,喃喃自语到:“就是他!就是他!终于找到了。”目中满是热切!
  四位老者对望一眼,三人移动身形站在掌门身后,排成一排,分别用双掌抵在前方人的身上。
  催动内力,三人的内力源源不断的传到掌门身上。
  掌门催动内力,只见刀身颤动,一声爆响,刀柄从刀字前面断开,从里面滑出两把一模一样的小刀来,掉在地上。于是长刀刀柄只有“雷”字,短刀刀柄均有“风”字。
  为首的掌门捡起地上的刀刃,将三把刀放到桌上,难以抑制的喜色。
  四人一时心急,直到这时才发现俩徒弟还在厅中,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桌山的刀剑。
  白发女子也是发现两个徒弟惊异的目光,柔声说道:“刚儿和灵儿,你们先带着他下去休息吧。待为师们商量完毕,再做决断。”说着目光扫向小孩。
  “是!”二人带着小孩退出大殿。
  白衣女子径直带着小孩回到自己屋中。
  大厅中只剩下四位老者,女子说道:“恭喜师兄,终于实现师傅平生夙愿,收集齐了这风云雷电四把神兵。”
  “苍天有眼,终于让我们找到了!”掌门不胜感慨,“对了,这虞氏遗孤该如何处置?”
  去山巅迎接两个徒弟的老者早就将带回虞氏遗孤的事情说了出来。几人心中想法是否相同外人便难以知晓了。
  “现在我们这风云雷电四剑已经凑齐,师兄已经将“鬼泣剑”传于刚儿,我和三师弟也已经将“神愁”和“莽苍剑”传于灵儿和惠儿,惟有小师弟的“鳞拂剑”尚未得到传人,不如试试这个孩子能否担当此大任。如果不行,再做处置如何?”那女子目光看向掌门师兄,满含期待。
  “师兄、师姐不可,此子乃虞氏骨肉,将来恐是养虎为患啊。”三师弟说道。
  “万万不可!我坚决反对!”接回灵儿和刚儿的老者态度坚决。
  “我觉得师妹说得对,……”
  “师兄,你也糊涂了?”
  “小师弟,那你有合适的人选修炼‘鳞拂剑法’吗?”
  “这……”
  “虞家反悔在先,何况灭门之灾是他自己立的毒誓!师祖被他活活气死,如此惩处也是他咎由自取。更何况我们将这孩子养大,若是有所成就,也算是让他重归师门。等他长大后晓以大义,我相信如果他是可塑之才,想必能够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如果他不成器,也只能让他自生自灭了。……”
  掌门似乎做了很大的决定,沉默片刻后说,“好了,就这么定了!小师弟你抓紧传授他武功。看看他是不是这块料。”
  “是!”
  旁边女子脸上一丝喜悦转瞬即逝!
  这边商量停当,掌门和那女子便来到灵儿房中。
  灵儿和小孩正坐在桌前,见父母进来,起身行礼问安。
  “灵儿,你好大的胆子。”父亲厉声说道。
  “师兄,莫怪灵儿,都是我的主意。……”
  白发女子将事情原委和盘托出:原来,灵儿在出发前,母亲私下告诉灵儿想办法给虞氏留下香火,故灵儿不远千里迢迢将这孩子带回。掌门师兄听完师妹的话,这才慢慢收起心中怒火,“灵儿坐下说话吧”。
  掌门转头看向那个孩子,见这孩子面目清秀,天额饱满,料来智力不低,心中稍加欣慰。
  “你叫什么名字?”掌门摸着孩子的头说。
  “我叫虞复!”孩子回答道!
  “虞复!虞复!哈哈哈……”掌门起身笑着走了出去。
  这边灵儿母女已经惊出一身冷汗,虽然掌门答应让小师弟传授虞复武功。但是凭师兄的作风,只要觉得这孩子没有可以造就的必要,斩草绝根绝不手软。刚才要是稍有不顺心,保不准他会指尖传力,将孩子斩杀当场……
  见掌门身影渐远,母女二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孩子暂时性命无忧了!
  
第4章 灭门毒誓
  这山中宗门就是神兵门!
  神兵门在江湖上鲜有人知。
  追溯神兵门历史,其开山祖师为欧冶子,欧冶子自铸造第一把铁剑后,就悉心研究各种金属性能的不同,将毕生研究记录传授给徒弟干将和女儿莫邪。干将和莫邪临死前,将手抄本留给了眉间尺。眉间尺一心为父母报仇,无心研究锻造术,将手抄本赠予李老君,李老君整理其内容成《铁艺》。并且改造出炼炉,用作炼丹。后来《铁艺》辗转民间数百年,最后落入铁匠公孙冶手中,公孙冶根据实际铸剑经验,发展补充铁艺不足,著成《神兵道》。
  公孙冶凭借非凡的锻造术,创立神兵门。专门为武林好汉和朝廷达官贵人打造兵器。
  那时天下第一铸剑宗师——神兵门轰动一时。
  公孙冶晚年,家境殷实,他深知树大招风的道理,为防止家人遭歹人所害,不再接受金银定剑。
  公孙冶定下规矩:凡上门求剑者,需要拿武艺、剑招交换。
  公孙冶辞世后,他的儿子公孙剑继承了他的衣钵,继续用剑换取剑招及拳谱武学,同时让儿子公孙志自幼开始习武。公孙志天资聪颖,又受到前来求剑的江湖能人侠士指点,武功虽驳杂但也造诣不凡。
  公孙志晚年授徒四人,将自身武艺融汇贯通,根据剑招的快慢和力度的大小,融入自己的心得。创了《莽苍》、《鬼泣》、《神愁》和《鳞拂》四本剑谱,分别传授四人。
  公孙志因驳杂不精,到晚年深受其害,皆因四种剑招配合的内息不同,公孙志强加练习,导致不同内力反噬其身,苦不堪言。
  鬼泣剑谱共九九八十一式,杀招连连,干脆利落!形如霹雳。
  神愁剑谱共七招二十一式,每招三式,每式又存在四种变招。诡异难以捉摸,剑路轻盈,剑走奇、快两路。
  莽苍剑谱实为刀法,因历来剑走轻盈,刀走沉稳。但莽苍既比剑法沉稳,又比刀法轻盈。凌厉而不失轻盈,剑法般的轻盈中又如刀风般刚猛,似奔雷般强势。
  鳞拂剑谱实为双匕匕法,如剃去鱼鳞般速度,以精巧著称。兵器寸短寸险,这鳞拂完全是拼命三郎的招数,但鳞拂和莽苍配合使用,又别有一番惊人威力。
  公孙志传授四人武艺后,又为四人分别铸剑,铸成霹雳剑和流云剑耗时十年有余,此时公孙志心力交瘁,精力不济。最后实在力不从心,奔雷刀和疾风匕还未铸造,想起铁艺描述:“兵器乃有灵魂,为了兵器和主人人兵合一,可以滴血相认;另雌雄双剑在铸造之时就同时锻造,日久生情,与人无异……”
  于是,公孙志决定铸造风雷刀。将疾风匕藏于其中,一来增加双兵默契,二来减少锻造时间。就在风雷刀即将出炉之际,小徒弟虞傲天竟然用迷香将看守炼炉之人迷倒,盗走了风雷刀献给项羽。
  公孙志也怒火攻心,吐血卧床不起。
  虞傲天盗剑有因,以为师傅只给三位师兄打造兵器,眼见师傅时日不多,唯恐自己没有兵器。暗自生师傅的气,怨怒师傅办事不公,才出此下策。虞傲天将剑送于项羽,本想在项羽手下谋差,不料项羽乃匹夫之勇,狂妄不可一世。虞傲天在项羽帐下无所事事,郁郁不得志,又听师父卧病不起,想起师傅对自己的栽培之恩,心中愧疚,鼓足勇气前去看弥留之际的师父。
  虞傲天到公孙府后,自然被师兄弟们第一时间拿下。他苦苦哀求,想见师父最后一面。师兄们见他诚恳,就把他带到了师父病
发表评论
表情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
麦谷多文学网 刀剑洗残阳 灭门仇人传授他武功,引出一段不为人知的前世恩怨。师门传授的内功暗含玄机,强大的反噬  作者:孤山玉

下载地址:

验证码:123456

×

QQ扫一扫,关注右侧QQ群" 领取[验证码]

会员登录